《气死王爷的一百种方法》花欲舞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03 17:46: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气死王爷的第五种方法 ...

  •   自打那日顾三娘去了一趟丞相府,京城里最近的谣言又多了几起。
      有人说,蓝倾士移情别恋,这才让顾三娘去丞相府拜访白小姐,为的就是日后将白小姐迎入府中。
      还有人说,顾三娘心生怨念,大闹丞相府。
      更甚者,谣传成顾三娘根本就与白家小姐姐妹情深,因一个嫁入十王爷府上,这姐妹被迫分开,更是难舍难分,这蓝倾士才是破坏她们二人之人。
      “王妃,您不能再去白府了,您都不听听外面的谣言都传成什么样儿了!”绿鹉不依,见顾三娘还在叮嘱红鹦把刚刚亲手做的燕窝酥捎带上,等下去见丞相府千金白柔柔。
      “传成什么样,嘴还不是长在别人身上,你能挨个拿浆糊给他们粘住?”顾三娘脸上毫无波澜。
      想到等下要见到白柔柔,她心里就乐开了花儿。
      她本以为穿越到古代,跟这群古人交流是十分费劲儿加大写的痛苦,可没想到,拐个王妃当当挺好玩儿的。
      这可在现代没有任何可比性,这堪比铁饭碗,只要如果能将蓝倾士这个王八蛋给解决了,她想着,在古代的日子,也是十分惬意的。
      更别提,她那日在白府看到了谁。
      那白柔柔长得跟她在现代的闺蜜简直是一模一样,这让顾三娘情不自禁就想对她好。
      她与她的闺蜜仅仅一墙之隔,什么也别想把她们分开,今儿个,她是一定要出府的,只有天天在白柔柔面前凑凑,才能刷好感不是?
      “王妃!”绿鹉气得不行,看向红鹦,找她求助。
      红鹦一向有主意,给了绿鹉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在她看来,王妃看似做的事情毫无章程,实则大有深意!
      比方说,这个扮“丑”,寻常妇人都会去讨好夫君换心,可唯有王妃反其道而行之,不仅引起王爷的高度关注,还令其念念不忘。
      再比方说,这个送红豆羹,这一招简直绝了。吃的不是羹,吃的是情趣!这一送王爷吃不吃不打紧,却与王妃圆房了!
      她可是日盼夜盼,如今王妃总算与王爷圆房,也算得上是名义上事实上兼备的夫妻了!
      是以,红鹦以为,王妃日夜往白府拜访,看似是闹腾,实则指不定大有文章,她们不能打扰了王妃的计划!
      将快要跳起来的绿鹉支走后,红鹦面露微笑,十分恭敬看向顾三娘:“王妃,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
      顾三娘顿时汗毛乍起。
      怎么感觉她拐骗了某个纯善的小绵羊?
      刚到白府。
      白府守门的两个侍卫一见是顾三娘,本来都要被困意虫子勾了魂去的躯体,瞬间精神抖擞,他们虎躯一震。
      真是怕了这位王妃!
      日跑,夜跑,跑哪儿去不好,偏偏要来他们丞相府。
      还偏偏指定要见白小姐。
      开始还好,白府上下以为是十王爷果然开窍了,这才让顾三娘前来与白小姐联络感情,白府上下对待顾三娘还算客气。
      可日子一久,还迟迟不见十王爷有所动作,丞相曾明里暗里都敲打了一下蓝倾士,无奈那人就是个呆子,油米不进,从前只知道他成日穿着一套道士服招摇过市,现在倒好,直接穿棉麻禅服了。
      学人家做什么世外高人。
      这棉麻粗布是他们这样身份的人穿的衣裳吗?偏生万岁爷就是一再包容他,白家小姐又从来芳心只在那人身上。
      一日,又将蓝倾士逼入墙角直道要告白。
      惹得蓝倾士连连尖叫,如见恶鬼般,抱头狂奔而去。
      这倒好!蓝倾士倒没有被鬼吓到,白小姐可真真是哭得泪雨梨花,我见犹怜……
      白府上下这才知道,这蓝倾士原来对白家小姐无意,顾三娘的行为只代表她个人,并不代表十王府。
      “跟两傻大个似的,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去通传,就说十王妃想拜访白小姐。”
      顾三娘皱着眉头,拿手帕擦了擦手,心里却想着,等一下见到白柔柔,是先让她尝她亲手做的燕窝酥呢,还是跟她讲个好听的段子,逗乐她。
      怎知,在门口站了半天,那两个侍从还没进去禀报。
      顾三娘有些怒:“怎么?本王妃指挥不动你们?”
      “王妃,这是丞相府。”红鹦扯了扯她衣裳,小声说。
      那我还是白府千金的好姐妹呢!顾三娘心道。
      “王妃,不是小人不肯帮您,实在是……”侍从憋了半天,总算发声,“是我们家小姐不想见到你。”
      轰隆——
      顾三娘听闻这个答案后,心房瞬间像坍塌了,整个人摇摇欲坠,差点晕倒在丞相府门口。
      “王妃,您没事吧!”
      红鹦吓得一跳,赶紧扶住她,连带着惊慌没顾着手上的食盒,燕窝糕倏然地洒落一地。
      看得出来,那些糕点花了顾三娘很多心思,但她现在一点看它们的心思都没有。
      回到王府后,顾三娘不吃不喝,就坐在窗前发呆。
      绿鹉急得满头大汗:“这,这是怎么了?怎得就去了一趟白府,王妃成了这副模样?”
      红鹦赶紧捂住她的嘴,给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不敢打扰王妃。
      二人做贼一样,悄悄地退出屋子。
      “王妃这是怎么了?”
      一时之间,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一道男声。
      绿鹉条件反射就是脸一苦:“还能怎么着了?还是不是因为白家的那位千金小姐。”
      红鹦轻轻撞了一下她,绿鹉这才发现,同她说话的那人,竟是王爷。
      她惊慌失措,这是第二次被王爷抓包了?
      见她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蓝倾士摆摆手,“无事,本王就随便逛逛。”
      见蓝倾士离去的背影,绿鹉与红鹦二人对视一眼,这是要多随便逛,才能从前院逛到后院来?
      王爷这想念王妃的借口,还真特别啊!
      这去了一趟王妃院子,蓝倾士回来也一直坐在窗口,对着月亮发呆。
      惹的沐鱼和沐盒十分担忧,手上端上来的夜宵,也不知送还是不送。
      “王爷可是还在为国墙之事担忧?”沐鱼口直心快,直接问了出来。
      国墙?蓝倾士瞥了眼他,又迅速将目光继续放在月亮上。
      国墙哪有这件事令人心烦。
      沐盒眼见蓝倾士竟不是为国墙而烦恼,立刻正色道:“王爷,可是发生了什么?”
      肯定是比国墙更严重的事,否则王爷不会如此担忧。
      蓝倾士看了看他,摇摇头道:“从前本来一直以为王妃冷着我,是与本王置气,如今才觉悟,原来,她是这般的倾慕我!”
      如果不是非常非常倾慕他,怎么会隔三差五去白府找白家千金置气?
      弄到今儿个这样尴尬的境地,还被别人扫地出门,赶了出来……
      这样说起来,果真是他的不是。怪他太过招人,这才令顾三娘求而不得,处处痛苦,天天想尽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这话要是被顾三娘知道,她肯定一口大锅朝蓝倾士拍了下去,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掉这个自恋狂再说。
      沐盒闻言,一时被噎住,他很想告诉王爷,其实王妃这样做真的不是为了他,而且,她也没有让人赶出来,只是人家不想让她进去。
      虽然这两者结果无异,但却大大不相同!
      “别说,都别说。”见沐盒想吱声,蓝倾士微微一抬手,制止他,而后,面露纠结之色,“这难道是元始天尊给本王的考验?”
      “曾经有份真挚的爱放在本王面前,本王却选择忽略不见……不,这不是本王。”
      突然之间,蓝倾士想到那日与顾三娘做的那件羞羞的事情,虽说他活了二十多年,却从未做过男女情爱之事。
      遇见顾三娘,纯粹是个误会,娶了她,也是迫不得已,但那小娘给他的体验却是极好的。
      是不是这种事,做过一次就会上瘾?
      蓝倾士心疑,不知顾三娘此刻有没有想他,这几日都忙活着国墙之事,还没找出个对策来,本是不该为女色分心,但……
      劳逸结合嘛,嘿嘿嘿……
      蓝倾士当机立断,“走,今儿个去王妃屋里歇着。”
      沐盒与沐鱼又是一顿吐血,那是您的王妃,又不是他们的,您这样公然秀恩爱,真的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求收藏收作收哦,这篇文换种男主性格,希望大家喜欢,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