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死王爷的一百种方法》花欲舞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8-12-13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12章 不要再气我了,好吗? ...

  •   从蓝倾士怀里醒来,顾三娘有些不好意思,脸颊红红,见他没有睁眼,也就装睡。
      “别装了,起吧。”
      蓝倾士冷脸看她。
      被戳破,顾三娘也不装睡了。
      “昨日,谢过王爷了。”
      自昨晚回王府,蓝倾士一直未吱声,这件事原是她做错了,见此,她也一言不发。
      回府后,那传说中冷酷无情的十王爷却如同饿狼,怎么吃都还饿着,将她折腾得好生难受。
      “离了本王,你这小妇还有几天好日子可活?看你还整日疯癫,闹着要本王休妻不。”
      顾三娘就不依了:“若是我没记错,这次的平白遭罪跟王爷也脱不了干系吧?”
      “干本王何辜?”蓝倾士隐隐发怒。
      顾三娘冷笑:“那宫婢可是因爱慕你才陷害我,王爷还敢说这件事与您毫无干系?”
      “那是本王英俊潇洒。”
      “得了。”顾三娘从床上起身,穿好衣裳,“王爷,三娘只是一名商贾之女,身份卑贱,是上不得台面的,还望王爷还我自由,让我自行离去。”
      “顾三娘!”蓝倾士捏住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你再说一次?”
      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这小妇自嫁给他就这般不快活,日日都吵闹,王府简直家无宁日。
      “王爷,你我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何苦执着不放手?三娘不想过这样勾心斗角的日子,求您放了三娘。”
      “你是本王的妻,生是本王的人,死是本王的鬼,想让本王放了你,休想!”
      蓝倾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遇顾三娘,所有的情绪都控制不住,这小妇总有办法让他暴怒。
      顾三娘还想回话,门外突然传来红鹦惊慌失措的声音。
      “王妃,请您救救绿鹉,她被人劫走了。”
      “什么?”顾三娘微微一愣,“我入宫之前不是还好好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奴婢与绿鹉刚去顾府报信,回王府途中,突然冲出一群黑衣人,劫走了绿鹉。”红鹦抽泣着说完,又继续哭。
      蓝倾士正色:“为何那些人只劫走绿鹉?”
      红鹦脸色一白:“难不成他们就是冲着绿鹉去的?”
      “绿鹉就一个奴婢,与什么人有仇有怨?红鹦,你仔细想想。”顾三娘觉得这古代治安真是差极了。
      “绿鹉一向口直心快了点,但总是心善的,没有与何人结仇啊。”红鹦哭着说。
      “你再仔细想想。”顾三娘催促道。
      红鹦只是哭,方才的惊吓令她还未缓过神来,此时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好了!你也别逼她了,先让沐鱼派王府的侍卫出去找找绿鹉,红鹦,你跟着沐鱼一起,说出他们劫走绿鹉的具体地方,总会留下线索。”
      蓝倾士分析问题十分通透,顾三娘再无异议,只能留在府中等待消息。
      有了这样一个插曲,之前的争吵被打断后,二人再怎么样也没法继续吵。
      蓝倾士心不在焉:“你别担心,绿鹉会没事的。”
      顾三娘也感觉到他的关心,点了点头。
      沐鱼离开王府时带了一大队侍从,红鹦将绿鹉失踪的地方指给他看,沐鱼眯着眼,观察着墙壁和地面,发现有几个男人的鞋印痕迹。
      “你们几个朝那边去看看,你们几个去集市拿绿鹉的画像问问人,我就不信了,这青天白日,还有人胆敢在京城劫走王府的婢女。”
      “带几个人去官府,拿着王爷的令牌去报案,让京兆府尹配合一点。”
      吩咐完后,沐鱼看着眼睛肿成核桃的红鹦,不由得轻声安慰:“你放心,绿鹉会没事的,我先派人送你回王府,别绿鹉这边还没找着,你却跟个小花猫似的跟丢了。”
      被沐鱼逗乐,红鹦一边哭一边笑:“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带她回王府。”
      “放一万个心吧,我不仅会找到绿鹉,还会将她安然无恙带回来的。”沐鱼拍拍胸脯,打包票。
      红鹦这才放心,看了眼沐鱼,跟着两个侍卫回了王府。
      在红鹦走后,沐鱼收敛起嘴边的笑,深沉地看了眼地上的脚印:“恐怕大事不妙。”
      “大人,我们不是顺着脚印就能找到那伙贼人吗?”身边跟了他最久的侍从不解。
      沐鱼摇头:“这脚印分为两部分,看来是有两伙来历不明之人劫走了绿鹉,只是她一个王府婢女,怎么会招惹那么多人?”
      “这件事颇为蹊跷,你先带人禀告王爷,另外一波人跟我前去一探究竟。”
      “是,大人。”
      白府此时也是人心惶惶。
      “孽障!是谁让你派人去劫走十王府的婢女!你简直是要害死整个丞相府。”
      白丞相气得直咳,他一个茶盏下去,砸在地上,惊得跪在地上的白柔柔一个激灵,浑身直颤。
      “父亲,女儿只是气不过那婢女顶撞我,这才……”
      “蠢货!”白丞相一个巴掌就扇在白柔柔脸上,“老夫英明一世,怎么会生下你这样一个蠢女儿,那绿鹉再如何卑贱,也是十王府的人,你想处置她,可以等十王妃与十王爷和离后再结果她。”
      “现今,你却找人暗杀那婢女,若是被十王府的人知道,老夫如何在朝堂上立足?如今皇上因为国墙之事,十分器重十王爷,你这样做,无非是让老夫与他为敌。你还不知错?”
      丞相夫人心疼女儿,抱着她直哭:“她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你想怎么处置她?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老爷您就想想办法怎么将这件事遮掩过去,在这里吓唬柔柔做什么。”
      白丞相扶了扶额头,差点气晕过去,幸好手快又扶住身旁的桌子。
      所谓溺爱溺爱,他第一次发现这么多年以来对白柔柔的溺爱让她成为一个蠢货,他后悔不已,连带将白夫人也恨上了。
      “女儿都是被你宠坏了!来人,将夫人跟小姐锁在房里,没我允许,不可放出府。”
      “父亲!”白柔柔失声尖叫,“我不过就处置了一个那贱人的婢女,您何苦要对女儿做如此惩罚?还有,不是有另外一队人马将绿鹉又劫走了吗?此事又与女儿,与丞相府何干?”
      白丞相朝她冷笑:“你以为十王府的人都是窝囊废?这点戏码他们看不出来?”
      十王府上下,从不养闲人。
      蓝倾士看着低调,行事无章法,实则深不可测。
      当年,皇上登基,众臣反对,他们都以为是太后出了计谋,将皇上的皇位保住,谁人知道,这背后献计的是十王爷蓝倾士。
      这个闲散王爷,在众臣皇子的目光都集中在梨国京都时,他孤身一人,前去香国,派军协助梨国,助当今圣上登基。
      香国从来都是与梨国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人知道蓝倾士是如何劝动当时新帝登基的香国国君点头派兵协助。
      那一年,蓝倾士才十岁。
      一个仅有十岁的少年,就有那般的谋略和胆识,白丞相不敢想象,如今成年后的蓝倾士是何模样。
      白府这边的动静不大不小,十王府这边却是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十王妃失踪了!
      “去找,传我令,将皇城内所有的兵马全部调动起来,一定要安全无恙将十王妃带回来!”蓝倾士勃然大怒,究竟是什么人,竟这般猖狂,敢在他十王府上劫人。
      沐鱼出去找绿鹉了,此时只剩下沐盒,他是第一次见到王爷这般惊慌失措,整个人都苍白了。
      从什么时候起,王妃在王爷心中的地位变得这般重要了?
      是从他们日常斗嘴?还是从上次王妃被人诬陷杀人差点入狱,王爷不顾旧疾,翻身跃马,冲进皇宫救人……
      蓝倾士坐在顾三娘的房间里,仿佛这里变得更加空荡,明明跟他约好晚上一同前去寻找绿鹉,怎么人就凭空消失了?
      虽说这顾三娘每时每刻都想离开他,但她却是个仗义的人,如今绿鹉下落不明,以她的性格不会不管不顾趁乱离开。
      那她会去哪儿呢。
      顾三娘被人蒙着眼,只能凭借着感官往前走。
      “喂,你要带我去哪儿?绿鹉在哪儿?”
      身旁的黑衣人奉命一个字不与顾三娘多说,一个时辰之前,他们潜入十王府,只问顾三娘。
      “想见绿鹉,跟我们走。”
      没想到这女人就抛下一切,跟他们走了。果真如主子所料,这女人重情重义。
      听声音,这里应该是在郊外,荒野之地,都听不见人声,只有虫鸣鸟叫。
      顾三娘觉得她有点冲动了,只是一听到这人说有绿鹉的下落,就跟他跑了,万一他们是骗她的,万一他们要杀人灭口,她是毫无反抗之力。
      这样一想,她有些怂了,心里有些害怕,脚步一停,不走了。
      “不告诉我绿鹉的下落,我就不走了。”顾三娘抱着一棵树,与他们谈判。
      黑衣人给旁边的人试了一个眼神,那人会意,朝他点头后,朝顾三娘脖子处一劈手,她就软塌塌倒在了地上。
      “梨国的女人,真是聒噪难忍。”
      黑衣人皱起眉头,扛起她,轻功一跃,朝不远的山洞处前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