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袋之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5 00:21: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并肩作战 ...

  •   在向里包恩大魔王真诚祈祷之后,原本因为心情焦虑而难以入睡的沢田纲吉果然昏昏沉沉地睡下去了。不过兴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在睡梦中沢田纲吉真的梦到亚特里斯和暗族开战了,而大战的导火线是……弱小的他被暗族轻而易举地绑架了。
      身处敌方阵营中的他,震惊无比地看到绑架犯中几个熟悉的面孔——XANXUS、斯夸罗、列维、贝尔菲戈尔……这让被绑架的沢田纲吉恍恍惚惚,这不是瓦利亚暗杀部队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不服指环争夺赛的失败,所以在试炼里要进行另一场别开生面的决斗吗?
      
      也就在此时,玛蒙告诉他,要放过他可以,但是放过他有两个条件:
      一是艾伯特国王要付出合适的赎金;
      二是他必须要在亚特里斯的民众面前裸奔。
      
      第一个条件是可以理解的,但第二个条件……当沢田纲吉还在思考,为什么暗族会想出如此鬼畜的条件的时候,他惊愕地看到,统领暗族的大魔王众星捧月地出现了。黑压压一片的群魔乱舞中出现了一个极其瞩目的,自带闪光灯背景出现的有着卷曲鬓角的黑西装小婴儿
      
      ——里包恩!
      
      然后,浑身冷汗的沢田纲吉就从大床上吓醒了。
      
      回想起睡梦中最后一幕里小婴儿嘴角勾起的笑,沢田纲吉身体自动反应地感到不寒而栗。
      
      我怎么会做如此可怕的噩梦!
      
      沢田纲吉的确希望,里包恩能够陪伴在他的身边,虽然里包恩的魔鬼教导让他备受折磨,但是里包恩一直以来都在指引他帮助他。但是,如果在这场试炼中,亚特里斯要面对的敌人是里包恩大魔王的话,那绝对是极其恐怖的灾难了。
      但沢田纲吉的直觉告诉他,试炼中所面对的敌人肯定不会是里包恩,否则这个实力差距实在是太过悬殊了。但如果里包恩真的以友人的身份留在他的身边的话,恐怕他老早已经拼着必死的决心在亚特里斯的大街小巷里裸奔了,这样也不行。
      
      顶着光明神的光环,却做着让子民见证自己光裸躯体的蠢事?
      
      作为光明神的沢田纲吉,不知不觉也已经有了神的包袱,不想做这破廉耻的事情。
      
      无论如何,光明神苏醒的喜讯,早已传遍了整个亚特里斯。
      
      正如同预言所示,人们因为光明神的苏醒而终于从亚特里斯的暗淡未来里看到了光明的希望,但同时也代表了亚特里斯与暗族的最后一战就在眼前。
      
      沢田纲吉的生活并未因此感到愈来愈紧张的压迫感,因为艾伯特从未将暗族与战争的讯息透露给他。艾伯特仍然尽可能抽出时间陪伴在沢田纲吉的身边,似乎是竭尽所能地希望在这样短暂的和平时间里能让苏醒的神主无忧无虑地在王城内享受生活。
      身为一个平凡的中学生,却在这里享受着被视为尊贵神明的待遇,这着实让沢田纲吉感到难安与罪恶。但是艾伯特对此的坚持,又总是能让沢田纲吉无言以对。
      
      庆幸的是,在这几天惊吓值的状态良好,保持在90%的高峰,没有更进一步。感觉就差临门一脚便能成功通过试炼的沢田纲吉,非常自律,没有做出任何有可能会让国王受到惊吓的事情。
      强行增大试炼难度的沢田纲吉,有一种亲手将自己一步步往绝路上逼的感觉。明明有一条通往成功的光明大道,他却偏偏走进一片荆棘重重危机四伏的阴暗森林,这让沢田纲吉有一种自虐的感觉。
      
      一切都很平静,但所有人都知道,毁灭性的漆黑风暴即将来临。  
      然而就在真正的灾难抵达之前,被漩涡所挑起的风浪还是打破了这被刻意维持的平静。
      
      “你们这是做什么?”
      
      正在享受着与光明神用餐的宝贵时间的艾伯特,震怒地看着不请自来后单膝跪地的骑士团。
      
      在亚特里斯,十二位骑士是王位之下的最为尊贵的人,每一位骑士都是由国王亲自挑选授勋的,他们深受国王的信任,也是宣誓将忠诚与生命献予国王的人。
      然而此时,他们并未得到国王的授意却来到了艾伯特与沢田纲吉的面前,领头的是一位老迈的骑士,这一位骑士也是跟随着前国王的最忠诚的骑士长巴克·杰拉德。
      
      “伟大的光明神,请原谅我们的冒犯,但我们希望您能给予我们一次机会,垂听我们的声音。”骑士长巴克不卑不亢地说道,男人虽然已经苍老,但是从声音中却也能让人感到一种不屈的强大。
      “退下!”骑士长不过才说了一句话而已,艾伯特的面色已经变得很阴沉,双眼中夹杂了怒火,似是已经意识到骑士聚集到这里是为了什么,直截了当地训斥他们离开。
      
      泽田纲吉看了看神情愠怒的艾伯特,又望了望跪地的骑士团。
      
      “说吧。”沢田纲吉也想知道,骑士们来到他的面前是想要说什么。
      
      艾伯特听到泽田纲吉的话眉头深深蹙起,但并未回绝,只是眼神冷然地盯着骑士长不语。
      
      “至高无上的光明神,亚特里斯一直在等待您的苏醒。您的苏醒为亚特里斯带来了希望的光明,然而却也因此引发了未曾预想的动荡,甚至更为人心惶惶。”巴克沉声说道。
      
      泽田纲吉怔住了,他听不明白骑士长的意思。
      
      “贵族内民众间都谣言四起,愚昧的人们认为您是虚假的光明神,是国王为了达成莫须有的预言而布下的棋子,无知的他们称神主您的苏醒是国王为了欺骗民心所精心部署的骗局。”巴克解释道。
      
      沢田纲吉沉默了,虽然他知道自己并非是一个骗子。但是,他也非常确信,自己绝非是艾伯特与亚特里斯所等待的那个人。人们的怀疑是合理而又正确的,他们并不知道被历史尘封的光明神应该是怎样的,但在他们的想象中,至高无上的光明神绝不应该是像他如此这般普通而又瘦弱的少年,弱小得似乎连自己都无法保护,更何况是要承担起整个国度的未来。
      
      “还有无稽之谈的流言,称神主您是暗族派来的间谍。即将到来的人族与暗族的大战,我们胜与败的关键在于国王的决策,为此暗族派来了伪装成光明神的魔物,为的便是迷惑身为光明神的虔诚信徒的国王,让亚特里斯更快地彻底覆灭。”巴克的语调如同只是不带感情的陈述一般。
      
      “嘭——”的一声巨响声,坚硬的石桌与桌上的精致碗盘全部都碎裂开来。
      
      这巨大的声响不仅让骑士们的心揪紧发颤,就连沢田纲吉也被惊吓到了。
      
      “所以呢?”艾伯特似乎是再也忍无可忍,他的双眼里是燃烧着的冰冷怒火,毫无温度地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十二位骑士,愤怒地呵斥道,“既然你们都知道那些都是愚昧的无稽之谈,还需要将这些不实的谬论说与神主聆听吗!”
      
      骑士们的头深深地低下,在王的威压下背脊发凉地不敢吭声。
      
      “至高无上的光明神,亚特里斯已经失去光明太久了。”
      
      在紧张得让人感到难以喘息的死寂中,骑士长巴克继续深低着头说道。
      
      “为了您所爱的子民,请您将您的光再照耀亚特里斯一次。”
      
      “这足以让身处黑暗的人们,对您献上高于生命的信仰。”
      
      沢田纲吉明白骑士长的意思,他的身份是光明神,但除了艾伯特国王是全然信任他的以外,在其他国民的心中都或多或少存在着疑虑。
      
      而为了证明自己是「光明神」,他必须展现出相符的神力。
      
      然而,沢田纲吉并没有这样的力量。
      
      沢田纲吉明白,即便是为了惶惶不安的亚特里斯人,身为神明的他也应该给予代表救赎的光明,让他们相信,最后大战的胜利与和平的光明必然是属于亚特里斯的。而不是只是作为国王的贵宾,毫无作为的,在王城中享受着平静奢华的生活。
      
      骑士长的话是正确的,沢田纲吉心里是如此想的。
      
      沢田纲吉注视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虽然已经年迈苍老,但是他的铠甲与佩剑依旧表现出身为骑士的荣誉和坚持,他可以想象到这位老人一定在无数次战争中都披风陷阵,不畏生命的牺牲,只为了守护国王与亚特里斯。
      
      “这是何等放肆的冒犯!”
      
      沢田纲吉又被艾伯特的怒吼声吓了一跳,他转过头不解地看到银发少年的面容上展现出更甚的愤怒神情,他的双手攥紧了拳头,因为极致的愤怒,身体都在绷紧地微颤着。
      
      “难道你们认为,伟大的神主需要听从你们的指示吗!”
      
      “艾伯特。”沢田纲吉连忙叫住了艾伯特,因为他完全可以理解骑士团的立场和想法,反而倒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艾伯特竟然会如此的动怒。
      
      艾伯特注视着沢田纲吉,眼神里的怒火瞬间散去,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尽自责的悲伤。
      
      “你们还记得「亚特里斯」真正的含义吗?是「神的恩赐」。”艾伯特低垂着眼冷声说道,“如果你们还记得亚特里斯的起源,就应该知道,是光明神拯救了在洪涝中居无定所的人们,给予了他们生存的地方,将光明与幸福赐予了他们。而「亚特里斯」,正是光明神送给我们的家园。”
      
      “千百年前的亚特里斯是何等的繁荣昌盛,难道那个时候的亚特里斯不受暗族的威胁吗?暗族与争乱,一直都存在,是光明神的庇佑与赐福,让人们拥有保护王国,对抗敌人的力量。但你们看看现在的亚特里斯,贫瘠、荒芜、阴暗、衰弱……暗族的爪牙已经伸向这最后的一片领土,子民的生活处于惊慌和恐惧中。”艾伯特一步一步走到了骑士长的身前,每一步沉重地都像是踩在骑士的心上,“这是源于光明神的惩罚吗?不,这是我们必须要承受的恶果。是因为得到了光明神的庇佑的人们,却被贪婪所蒙蔽,背叛了光明神,所以这是亚特里斯无法逃脱的惩罚。”
      
      “光明神将一切都赐予了子民,而子民却摧毁了这一切,甚至企图弑神。” 银发少年的双眼中充满了悲切的愤怒,身为王室的他,如此黑暗不堪的历史始终让他感到一种痛苦的罪恶感,“背王族与子民背叛的神主,在苏醒后,却并未离弃我们。”
      “「亚特里斯」是光明神一手建立的珍宝,而我们却将神的恩赐糟蹋得千疮百孔,你可有想过见证这一切的神主是何等的痛心?当我对神主说,我很遗憾让神主看到如此残破的亚特里斯时,神主却和我说——”艾伯特回忆起不久之前沢田纲吉对他说的话。
      
      「在我苏醒后,我看到的是团结一致拯救未来的人们,我看到的是一个在逆境中仍然不屈战斗的王国,我还看到了一个强大的、睿智的、冷静的、令人安心的年轻的国王。」
      
      「为什么,我要为看到这些而感到遗憾呢?」
      
      当听到了艾伯特的转述后,骑士们的内心也感受到了震撼的触动。
      
      骑士们不禁抬起头望去,看到拥有着少年面貌的光明神静静地站在那里注视着他们,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淡漠,但是恍惚间双眼中却仿佛透着一种失望与怜悯。
      
      这样的眼神也让被斥责的骑士们感受到了无比的惭愧与罪恶。
      
      “而你们呢?”艾伯特再次控制不住情绪地呵斥道,“「亚特里斯」因为光明神才得以存在,遭到背叛的光明神选择宽恕了我们的罪,依然留在亚特里斯,爱着已经并无信仰的子民。但你们如今却到神主的面前来,质疑神主的身份,骗子?间谍?这就是你们希望神主垂听的声音?”
      
      “这是对神主莫大的羞辱!”
      
      艾伯特愤怒地抬起手,赤红色的火浪瞬间将跪地的骑士团全部都掀翻在地。
      
      “神主的光明之力被黑暗种子摧毁而匮竭,是信徒的生命献祭才让亚特里斯免于真正弑神的罪责,但神主还是陷入了长眠。”艾伯特的声音越来越高,恼怒的双眸扫过每一位骑士羞愧的面容,“若要让光明神重新获得他所拥有的力量,他必须先得到他的子民的信仰。而你们呢?你们的言论是指让神主用他的力量来换取信仰吗?若不拥有力量的神主,就不配得到信仰吗?”
      
      “这是何等的可笑!”
      
      神主因为子民的背叛而失去了力量,而如今失去了光明之力的神主,却要因为无法展示光明神所拥有的光明之力,而被剥夺「光明神」的尊称,甚至还要被质疑是骗子与间谍。
      
      艾伯特觉得这也是对身为光明神第一信徒的他的莫大的羞辱。
      
      “你们与那些被贪婪蒙蔽的弑神者,有何区别?不愿向神主奉上信仰的同时,却奢望光明神赐予你们力量;从不感激神主的赐予,却只知道一味地夺取;自私自利地只看到自己想看的,却从未全身心地侍奉神主。”艾伯特痛心地斥责道,“你们难道不会为自己而感到羞愧吗!”
      
      骑士们恍然才纷纷反应清醒了过来,再次跪地后立刻将头重重磕倒在地。
      
      “请神主宽恕我们。”
      
      沢田纲吉还是呆愣地站在原地,被刚才艾伯特的一番训斥吓得根本不敢出声,此时他紧张地转过头去看向艾伯特,只看到银发少年从爆发的愤怒中稍微平息了下来。
      
      然后,艾伯特对上了他的目光。
      
      沢田纲吉看到了那双美丽的碧瞳里流露出来的真切悲伤,这个少年如同「狱寺隼人」一般,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地为他着想,为他受到的遭遇而感到更多的悲伤、痛苦、愤怒。
      
      艾伯特的眼眸黯淡地垂下眼,似乎是因为感到自己又一次让神主失望。
      
      当艾伯特要跪下的时候,沢田纲吉提前一步拽住了银发少年的手臂。
      
      “艾伯特,不要责怪他们。”沢田纲吉开口说道,“他们是你的骑士,不是光明神的骑士。在他们的心里,你与王国才占据着最高的地位,而不是我。他们说的话和做的事,都是为了亚特里斯的利益而出发的,我可以理解。”
      
      况且沢田纲吉也不觉得被冒犯了,这种冒犯也太有礼貌了。
      
      习惯被嘲讽打击的废柴沢田纲吉,感觉这种冒犯的尺度实在微不可言。
      
      “不是这样的。”艾伯特的眼神中出现了不认同的神色,倔强地蹙眉摇头。
      
      在艾伯特的心里,光明神永远占据至高无上的地位。
      也只有相信光明神,才能让亚特里斯得到最终的胜利,与渴求的真正的光明。
      
      “都站起来吧。”沢田纲吉看着还跪在地上的骑士们叹了口气。
      
      骑士们并不敢动弹,但在瞥到国王威逼的眼神时,立刻利索地站了起来。
      
      “如你们所见,我的确并不拥有你们所期许的力量。”沢田纲吉终于说了出来。
      
      当沢田纲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也轻松了很多。
      
      “我并不是你们所期望的光明神。”
      
      然而,沢田纲吉的这句话在所有人的耳中都听出了截然不同的意味。
      
      他们听到的光明神的语气是淡漠的,但却仿佛夹杂着无可奈何的无力,甚至是悲怆。
      
      艾伯特的瞳仁发颤地看着沢田纲吉。
      
      棕发少年的身后便是硕大的玫瑰玻璃窗,阴暗的天空却没有光束能够折射进来。
      
      失去光明的光明神,面容也失去了温暖的笑意,眉眼中也失了明亮的璀璨。然而少年的银袍身上却浮着一层浅淡的银辉,让人感到一种不可亵渎的神圣与仿佛下一刻会消失的缥缈感。
      
      光明神亲口说,自己已经不是光明神了。
      
      那是因为他已经被所爱的子民背弃而陨落了。
      
      想到这句话的背后到底藏了多么痛苦的悲伤,艾伯特与骑士们都为此感到揪心的煎熬。
      
      “我不知道,我能为你们做什么。”沢田纲吉并不知道艾伯特与其他骑士在想些什么,他只是将自己的想法继续说下去,“但是,我仍然选择留在这里。”
      
      “为的就是能与艾伯特,与你们,与亚特里斯并肩作战。”
      
      无论过程是怎样的复杂纠葛,无论少年的内心藏着怎样的不安迷茫,无论少年对自己的信心到底有多么的匮乏,但是沢田纲吉所拥有的觉悟一直都很清晰坚定。
      
      在这一刻,国王与骑士清晰地看到少年的双眸中燃起的澄澄净色的火炎。
      
      坚定而又温和的少年嗓音从耳边响起,如同许诺一般——
      
      “我无法承诺你们,我是否能再次庇佑这片土地,让光明永存。”
      
      “但是,我与你们同在。”
      
      悬着90%惊吓值·沢田纲吉:“……”前提是你们的国王不要半路受惊。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伯黎黎黎黎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KY 27瓶;今生无悔入华夏来世还 6瓶;禾木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