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一口吃掉你》一口时光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7 17:12: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眼前的女孩面红耳赤紧张的生动小模样很难得有了一丝这个年龄该有的少女状态,与之前厚着脸皮调戏他的时候大相径庭。
      
      原本只是想礼尚往来‘回报’一下这姑娘的,可眼下看着这张小脸上透露出来的期待,以及微微撅起的小嘴,苏昱那颗遇花便辣手催花的心,生了一丝迟疑。
      
      可也只是片刻。
      
      修长的手指托起那泛着粉红的下巴,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萦绕在两人间:“以为我要亲你?”
      
      睫毛可爱的抖了抖,随后露出了一双水润的眸子,符闻歌一瞬间语结,盯着他没说话,心里却滔天骇浪的想着,气氛都已经这样了,按照电视剧上面的步骤,不就是该亲了么。虽然第三次见面就亲亲有点快。
      
      在那双期待的眼神注视下,苏昱抿唇又靠近了些,目光所及那双小鹿似的眼睛又闭上后,嘴角勾了勾,淡淡道:“想得可真美。”
      
      想得可真美——
      
      真美——
      
      符闻歌愣愣的睁开眼睛,看着消失在楼梯拐角处的身影,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真烫——
      像刚出锅的虾一样。
      
      *
      
      符闻歌泛滥着少女心,拽着卷子步伐飘然的回到教室后就被刘听南上上下下的打量。
      
      大概是没见过她这般六神无主的神情,刘听南有些奇怪的问道:“老赵这是想了什么花招把你都给治住了?”
      
      符闻歌托着脸盯着自己的卷子思绪还飘在近距离接触某人的那片刻,没理她。
      
      不想,这副模样落入刘听南的眼里就成了她在为自己的物理成绩神伤了。
      
      “老赵这是放了什么大招,居然让你有愧疚这种情绪了?”刘听南将她盯着的物理试卷拿了起来。
      
      卷子比早上发下来时一清二白的模样多出了密密麻麻的解题步骤,笔锋苍劲有力,好看得紧,与原本狗爬一样的字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被赵远诗的武力支配了两年,刘听南可以拍着胸脯肯定这不是他的字迹,那么问题来了,这是谁的字迹。
      
      以至于脸皮比城墙还厚的人进了一趟办公室都开始思索人生了。
      
      “这字儿谁写的?老赵是从哪里挖了块高手把你都给治住了”刘听南正准备好好研究一下字迹的时候,手里一空。
      
      符闻歌宝贝的抱着自己的卷子,略带嫌弃的看着她:“你住海边管得还真宽。”
      
      “我认识你两年多了,好不容易见你反常一下还不准我关心?”
      
      “说了你也不懂。”符闻歌一脸蜜汁微笑的摸着卷子上的字迹,语不惊人死不休:“像你这样的单身狗怎么可能懂。”
      
      “卧槽!你这是发春了???”刘听南一脸震惊:“我说这两天怎么这么反常。一会儿少女心一会儿又上晚自习的,我就一天没看住你,你干什么了你?!”
      
      “都说了你这种母胎单身狗不会懂的。”符闻歌受不了她那一脸八卦+震惊的模样,一只手将她的头摁到了桌子上,随后戳了一下前排的背。
      
      她的前排是一个叫周覃的男生,平时话少,为人处事也都十分的淡漠,这种特性和苏昱有一点点一样,她心想搞不好这一类人喜好也差不多。
      虽然她觉得周覃这木鱼脑袋是赶不上苏昱万分之一的,可那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话也不是凭空而来的。
      
      应了她的召唤,周覃摆着那张标准的晚娘脸转过了头,一副不耐的模样,往日里最讨厌他这死鱼脸的符闻歌,大概是受了苏昱的影响,今天竟然也觉得没那么难以直视了。
      
      在周覃询问的眼神下,符闻歌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得仿佛讨论国家大事一般问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空气凝固了好一会儿。
      
      最先反应过来的刘听南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伸起脑袋看着两人:“你,你,你,你发春对象是他???”
      
      听了这直击灵魂的问题以及解说,周覃皱了皱眉,就要转过身,符闻歌见状又把刘听南的脑袋给按住,解释道:“我对你没兴趣,只是参考一下。”
      
      周覃顿了顿,防备的看了她好几眼,仿佛确定了这话的真实性这才勉强开了金口:“不是你这类型就好。”
      
      “什么叫不是我这类型就好?”
      
      “字面上的意思。”
      
      “那你具体描述一个大概会让你最欢喜的类型。”
      
      周覃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她,片刻后缓缓道:“温柔可爱善解人意。”
      
      “就这些?”符闻歌戳着下巴思索:“还挺简单的嘛。”
      
      周覃耸了耸肩转过身继续学习,这个时候刘听南挣开了她的手,吸了一口气,小声道:“卧槽,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劳资和你同窗两年也没见你发过春,你这一发春就对着棺材脸发。”
      
      “说了不是了。”符闻歌皱了皱眉。
      
      刘听南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想象里碎碎念道:“你说这周覃也够狠的,你难得有点少女的愁绪,他居然喜欢完全和你不沾边的性格女生。”
      
      “哪点和我不沾边了?”
      
      “哈哈,开什么玩笑,温柔可爱善解人意这种词什么时候和你沾边了?胎儿期的时候?”刘听南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话说,你什么时候和棺材脸看对眼的?”
      
      周覃这人虽然不解风情的紧,倒也从不撒谎,符闻歌以前看见过几次他拒绝女生告白的模样,和在小树林里那个时候的苏昱可以说是一个路子,经她推算,两个走一条路子的人,爱好的重叠可能比普遍人大不少。
      
      这个概率得出的结论便是,周覃喜欢类型的人,苏昱有五层可能也会喜欢。
      
      善解人意说的就是她本人没错了,可是这温柔可爱···
      
      符闻歌朝着刘听南摆出了一张自认为十分甜美的笑容,捏着嗓子学着志林姐姐的娃娃音,眨了眨眼:“南南,难道我还不够温柔可爱?”
      
      “呕——”刘听南受不住的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有话好好说,你这样我会做噩梦。”
      
      符闻歌:“······”
      
      *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前几分钟,符闻歌便收拾着书包踱步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外将自己藏在阴影里,斜靠在墙角目不转睛的盯着教室里那个已经开始收拾书包的少年。
      
      住校生还要上第三堂晚自习,通校生虽然这堂课下课能走了,可高三了大家也不急,于是在打铃的瞬间,高三一班也就只有苏昱走了出来。
      
      看着挎着单肩包的少年远离了教室,符闻歌这才追了上去,一副假装偶遇的模样招呼:“好巧,苏昱同学,一起回家吧。”
      
      被这么一道夹杂着刻意柔和的矫情语调喊住,苏昱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眼前的少女脸上的表情丰富奇怪得紧。
      
      像是一个痞惯了的人强行伪装小绵羊,最主要是装得那个不伦不类。
      
      苏昱没理她,心里却有些感叹她的自我修复能力不错,毕竟刚才分开的时候这人站都站不稳,乖顺羞涩得很。
      
      “苏昱同学,你给我讲了作业,我送你回家吧。”符闻歌没有把他的忽略放在心上,拔腿就跑到了他的身边。
      
      苏昱直视着前方,语气冷冷的:“不用。”
      
      “你是担心我晚上不安全所以才不让我送的?”
      
      符闻歌一直有个习惯,和别人有重要交流时总会看着别人的眼睛,来判断其想法,然而两人的身高差距有些大,苏昱又没看她,于是在惯性的支配下,她拦在了苏昱的面前,仰着脑袋一脸真诚的看着他:“别担心,我送你回家后再让李叔来接就行了。”
      
      被拦住了去路,苏昱这才垂眸向她,原本黑亮的眸子在夜色的掩盖下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你在。”只能听见苏昱淡淡道:“我不安全。”
      
      符闻歌:“······”
      
      苏昱话落就将她留在原地,直径去了车棚把自行车取了出来,潇洒的走了。
      
      符闻歌盯着他的背影花痴了好一会儿,以前都不觉得会有人骑个自行车都那么好看。
      
      结合到周覃那油盐不进的性格,虽然碰壁了,她倒一点儿也没灰心。
      
      毕竟这么优秀的一个人,要是很容易就被追走了,那也就没有她什么事了。
      
      只是······
      
      一想到楼梯间发生的事情···
      
      虽然知道他是因为被她调戏后才那样做的···
      
      心口处依旧控制不住怦怦跳啊。
      
      *
      
      第二天是周六,按照一中的习俗,高三党是要补课的,用来巩固之前学过的薄弱知识点。
      周末的补习符闻歌原本和晚自习一样,一直都没有去。
      
      第二天准备去,想借着补课的时间去接触接触苏昱的,可她从吴曼那里打听到苏昱周末都不去学校补课的,便打消了这么个积极的念头。
      
      一觉睡到自然醒,手机上多了14个未接电话,看到始作俑者是堂弟符箓,符闻歌莫名的挑了挑眉不作理会。
      
      没一会儿电话又开始震动了起来。
      
      第15通,得,应该是真的有事了。
      
      符闻歌刚把电话接起来,电话那头的人便火烧火燎的开吼: “姐!江湖救急!快快快!!!”
      
      她皱眉道:“怎么了?”
      
      “小姑今天生日!早上起来我妈才提醒我,我估计你都不知道!你赶紧来,我在转角咖啡厅等你,我们一起去买礼物!”
      
      若要说这符家有哪些人比较‘出众’这首当其冲的就是符闻歌父亲辈最小的那位,也就是她的姑姑符晓悠,以及这一辈的她了。
      
      前者是以眼泪称霸符家,后者是以叛逆让人头疼。
      
      即使是作为叛逆代表的符闻歌,每当遇到自家姑姑的眼泪那也只能用三个字形容——脑壳痛。
      
      一想到晚间聚餐,要是自己摸不出个代表孝心的礼物,她那姑姑估计能用眼泪把她淹死,符闻歌叹了口气:“等着,我马上就来。”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