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教主追妻路[古穿今]》小胖子拍肚子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2-06 11:15: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初来乍到 1 ...

  •   魔教教主郁闷地坐在树林间草地上,身旁还带着些许跳跃闪烁的细小电弧。
      
      你说这四十多斤镔铁大刀不见了也就算了,虽然是好不容易打造的称手兵器;
      
      你说这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不见了也就算了,虽然是潜下万丈深渊寻来的宝贝;
      
      但是老婆呢??
      
      自己刚刚还抱在怀里,又甜又可爱,又美又贴心的老婆呢?!
      
      怎么可以就这样忽然不见了!!
      
      QAQ委屈!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还在大殿中召开庆功晚宴。彼时鼓乐声喧,灯火辉映,珍馐美味琳琅满目,奇珍异宝数不胜数。
      
      为什么要举行晚宴已经记不得了,唯一的印象是她当时坐在黑石雕的上座,而老婆便坐在她腿上,挽着她的胳膊。张狂一低头,便能望见老婆如诗如画的眉眼,导致教主整个晚宴各种心猿意马,根本没听别人说了什么。
      
      晚宴气氛正是鼎盛之时,众人围着黑石长桌畅谈古今,谁料屋外忽然狂风大作,烛火明灭摇晃——
      
      “嘶!”
      
      一股剧烈的头痛猛地袭来。鼓膜嗡嗡作响,撕裂般的痛感渗入血脉,袭入心肺。
      
      缓了一会,张狂揉了揉自己的眉间。记忆到这里就忽然断了片。当她试图去回忆当时场景时,那可怖的头痛便会如期而至,迫使她停止思考。
      
      呆呆地在地上坐了两三分钟,张狂才接受了自己忽然昏迷,而且自家可爱老婆还忽然不见了的事实。
      
      她站起身,繁琐的服饰坠着身子,黑色长袍因为拖拽在草坪上,被雨水打湿了一大块。
      
      张狂皱着眉头打了个响指。
      
      “嗒。”
      
      身上长袍霎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她平日习惯的一身黑色短打。繁琐的挂饰也一并收入袋中,留下来的只有颈上的一条兽牙项链。
      
      身上轻便了不少,张狂凝神环顾四周,越发觉得诧异。
      
      “这是……何处?”
      
      周围是人工栽种的树林,每一棵树都笔挺挺的生长着,没有自然树林蔓延出的蔓蔓枝枝。
      
      右边是过去一些是海滩,左边有个高坡,上面有种长相奇怪的建筑,还有诡异发光的铁柱。
      
      这地方像是被人下了法阵一样,植被少的可怜,平时能够清晰感受到的灵脉波动也无影无踪。不管再怎么努力,她也只能感受到一层稀薄的灵力,对于现状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
      
      “小桃子,”低声念叨伴侣的爱称,张狂凝神,神识在树林间波荡开来,“莫怕,我这就来寻你。”
      
      足尖轻点,整个人便蓦然腾空。海风卷过衣袖,猎猎作响。
      
      。
      
      一男一女蹲在马路边,唉声叹气地吃烤串。
      
      两人看上去年龄都不大,约莫是高中生。两人相处的挺自然,不像是情侣之间的亲昵,更像是好哥们之间的互损。
      
      女生咬掉一块鱿鱼,边嚼边感叹:“所以,你老姐因为你数学考不及格,不仅把你卡冻结了还把你赶出了家门?”
      
      男生一边啃羊肉一边哭诉到:“是的!!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只能住在一个小公寓里。明天早饭都不知道怎么办。”
      
      女生问:“你微信呢?不至于这么惨吧?”
      
      男生顿了顿,小声说:“被我抽卡上头,氪金氪完了……”
      
      女生:“你是傻子吧?”
      
      若是懂行的人路过,便能看出路边的两个人其实浑身上下都是奢侈品,那种什么全球限量版有钱也买不到的。
      
      是了,男生是南城著名的二世祖陆谦,而女生则是宋家的二小姐宋慕昭,两个人从小打到大,因为经常在班里并列倒数第一,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两人吃着烤串,颇有种“最后的晚餐”的凄凉感。宋慕昭把一串鱿鱼都吃光,忽然猛地戳了戳陆谦,指着原本空旷无人的路中央,声音满是惊恐:
      
      “卧槽——那里原本有人的吗?!!”
      
      空旷的街道上,一人背着手,仰望着路灯的光芒。烟尘在她身边翩跹起舞,仿佛斑驳彩窗下虔诚的朝圣者。
      
      她脚步落满了花瓣,那鲜艳如火的花瓣似初雪般渐渐消融,将那背影衬得越发孤寂。
      
      什么“朝圣者”自然是宋慕昭脑补过头了,那个一脸认真瞅着路灯灯泡看的人,就是今天刚刚穿越的教主大人。
      
      教主大人对路灯十分感兴趣。
      
      ——辉若明珠,亮甚烛火,
      
      一个小小的珠子,竟然蕴含了如此大的能量!
      
      张狂在心中感叹。
      
      这光辉,这色泽,和自己那颗脸盆一样大的夜明珠比也有过之无不及!
      
      能够发出此等辉光的灵物,怕是要生在灵脉流经山川湖泊才能孕育而成吧。更加可怕的是,这珠子竟然遍地都是,自己飞过的这一路随处可见。
      
      张狂化出一片花瓣,一边在手心把玩着,一边望着路灯若有所思。
      
      这样想想自己那颗从深海刨来的夜明珠还真是垃圾,不如砸碎了磨成粉,送给老婆用来泡澡玩儿,应该还能美容养颜。
      
      要不,把这些珠子买几颗回去?
      
      不过这里也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如果那珠子是自然生长在那黑色铁柱上的话,那她敲走一颗应该问题不大。
      
      教主大人正在蠢蠢欲动想要敲一颗珠子走时,不远处的坐着的两人却忽然站起,向她走来。张狂敛眉,将手中的花瓣消去,假装自己完全没有要用花瓣敲一颗珠子下来的意思。
      
      走在前面的男生哆哆嗦嗦地,小声问道:“你好?你是鬼吗?”
      
      张狂:“???”
      
      宋慕昭猛地戳他:“你傻子吗问一个鬼她是不是鬼,这下好了我俩都要完蛋了!”
      
      张狂望着两个小孩,心中觉得好笑。
      
      她回过头,道:“我不是鬼。”
      
      微凉海风卷过身侧,将对方的如瀑长发逆拂而起,路灯的柔光将张狂的眉眼刻画的格外清晰。
      
      平日里身为教主,张狂总是得端着些架子才担得起她“食人肉、喝人血、啖人骨”的魔头称号。不过因为面前的两人不似恶人,且望着年龄挺小,她便也只是寻常地平淡回答道,不想吓到两个小孩。
      
      张狂眉目英气,生的极美。这种美张扬而烈,似盛夏当空的灼热阳光,瞬息燎原的熊熊焰火,当真是应了她的名字——张狂。
      
      两个人都看呆了。
      
      一时间全都忘了张狂凭空出现的事实,也顾不得去在意她到底是不是鬼了。
      
      陆谦:“神仙姐姐?”
      
      被“魔头”“魔头”地叫惯了,忽然来个“神仙姐姐”,教主大人表示反差太大了自己有点不适应。
      
      她对这个地方还不甚熟悉,或许可以先问问眼前这两位小孩。下定主意后,张狂微微向前俯身,客气问道:“请问两位,现在是何年何月?”
      
      “哈?”面对这样的问题,宋慕昭很是诧异,“今年是2035年。”
      
      2035?
      
      这个数字十分熟悉。
      
      记忆中,妻子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嘟囔道:“好久没回去,也不知道我的家人过的如何。”
      
      张狂将她脸颊抬起,吻了吻那熟悉的眉眼,“若是想家便回去看看吧,你我之间不必如此生分。”
      
      妻子道:“哪有那么容易,我并非生于古陵柳州小镇,我住在2035年,没听说过吧?”
      
      她语气淡漠,也听不出是遗憾还是无所谓,“回不去的。”
      
      不过妻子似乎不想自己在意的样子,张狂也不敢多问,只是默默地压在心底。
      
      记忆中“2035”十分清晰,所以,自己这是来到了妻子的老家?张狂得出了这样一个神奇的结论。
      
      一想到可以见到岳父岳母,还有点小激动呢。
      
      虽然现在老婆人影还没见到orz
      
      “等等!!”
      
      陆谦忽然打断了张狂的思绪,两人都向陆谦望去,只见他神情激动,语气甚至有些微微颤动:
      
      “根据我几百万字的网文阅读量,能问出这样问题的人,穿着不同寻常的服饰,说话还带着点古调调,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是穿越人士了!”
      
      难怪她不是鬼却会忽然出现,难怪满地的花瓣会慢慢消融,如果对方是从玄幻世界穿越过来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宋慕昭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在发光:“天啊!!难道我们真的遇上了穿越的人么!!!”
      
      张狂:“......”
      
      半晌,她有些迟疑的开口:“穿越...是何意”
      
      宋慕昭一拍脑袋,反应过来:“诶呀,我慢慢解释给你听。但简单来说,就是你离开了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两个小孩你一言我一语,终于给教主大人讲明白了现状。
      
      。
      
      两人说完大致的情况后,还趁机和张狂解释了不少新奇的东西,比如说手机汽车和灯泡什么的。
      
      当然不用说的太详细,张狂大致理解它们能干什么就好了。
      
      张狂听得一愣一愣的,有些东西她老婆提过所以听懂了,但大部分东西都还是云里雾里的。
      
      教主大人望着截然不同的四周,内心忽然一阵悲凉。
      
      你说在这个奇怪的2035年,她既没有可使唤的手下,也没有富可敌国的银两,该上哪找自己老婆去?
      
      而且现在老婆有没有和自己一起来都是个问题。
      
      太惨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前传《反派又软又粘人[穿书]》在专栏里,小可爱教主X温柔姐姐,求一个收藏,么么哒!!
    夏知桃穿书第十五年,师祖带了个小师妹到面前。
    小师妹生得明眸皓齿,怯生生望着人的模样,叫人心都软了。她不安地拢着五指,似是个青涩的嗓,带着点绵软的音:“师、师姐好。”
    夏知桃:“……”
    她看着小师妹,陷入了沉思。
    师祖啊,您牵着的这个,不就是那位暴戾恣睢,罪恶昭彰,令正道闻风丧胆,前不久还拆了咱们一栋楼的——
    魔教教主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