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替身自尽后》宁归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1-25 15:19: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玲珑缠枝莲玉佩 ...

  •   她侧目望去,只见空旷的街道上一打马身影渐近,哒哒的马蹄声也随之清晰,马背上是英姿飒爽的蓝衣女子。
      
      周围的一切都逐渐安静,渐暗的天色里,唯独那抹蓝色越发清晰。
      
      那蓝衣女子似乎上了年纪,华发渐生,容颜也不复往昔,连笑容也没有了,整个人显得威严又冷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犹似一把出鞘的利剑,虽染了霜华,可却依旧寒气四溢,而那担忧的目光却与记忆中如出一辙。
      
      与那蓝衣女子目光相触的一瞬间,虞归晏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疯狂绝望与不可置信交织翻腾。怎么会这样!顾玄镜分明分毫未变,可一向爱笑、会安慰她、一直守在她身侧的长说却垂垂老矣。
      
      怎么会!
      
      马背上,长说微蹙了眉心,勒着缰绳的手无意识地紧了紧,这样的目光太熟悉了,沉痛而怜惜,与娘娘的目光一般无二。
      
      她渐渐放缓了速度,目光在虞归晏眉目间逡巡着,多少年来如静谧寒潭的眼底隐有情绪翻滚,复杂而沉重,那承载了多少载的沉痛仿佛要破体而出,凌厉地刺伤旁人。
      
      虞归晏微微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一开口,却陡然失去了声音,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都那样苍白无力。那般爱笑的长说变成如今这样,她们之间横亘了多少载、多少人,又有多少往事。
      
      那些过往于她而言是沉重的,可是于爱重她如命的长说而言又何尝不是?
      
      她尚且能自私地以自己时日无多为借口,丢下一堆烂摊子给长说,自尽于静心湖。可是长说呢?她又该如何?
      该如何面对自尽的她?该如何面对突然失去母亲的闻祁的追问?又该如何面对顾玄镜的责问拷打?
      
      她发现,她竟然完全想象不出长说这些年到底是如何独自撑过来的,只隐隐能从那斑白的华发间窥见一二。
      
      重寻译隐隐觉得两人间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可他看了半晌,也没瞅出个一二来,于是他索性开了口:“乔兄,怎么了?”
      
      虞归晏一怔,渐远的思绪被重寻译突然的声音重新拉了回来,眼中的雾气散去,游离哀痛的目光也渐渐沉了下去。
      
      她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镇南王府现如今又是什么光景,更何况......她垂眸看了看自己光洁无暇的手,更何况她还不知道要如何与长说解释自己这样惊世骇俗的重生。
      
      所以现在还不能贸然和长说相认。想通了一切,她敛了情绪,轻摇了摇头:“触景生情,想起了些不怎么愉快的往事罢了。”
      
      虞归晏的声音不大,但也足够武功不弱的长说听见。闻言,她眼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隐隐散了些,目不直视地打马自两人身前而过。
      
      是她忘了,是她亲眼看见娘娘被王爷从静心湖抱出来,也是她亲眼看见娘娘下葬的,娘娘都走了那般多年了,又如何会突然出现在京都。而且这青衫男子明显很是年轻,看起来还未及弱冠,又如何会是娘娘。
      
      马跑得不快,可那交织的风雨迎面扑来,就像是记忆里某些久远到快要模糊的过往,她微微阖眼,嘴角勾起一丝向往的弧度,世子终于快要弱冠了,她终于快要可以安心地去追寻娘娘了,希望娘娘还能等等她。
      
      那蓝衣身影自眼前奔驰而过,虞归晏在那一刹那间阖上了眼,她终究是人,有些情绪终究难以完全掌控,一滴泪自眼角滚落而下,无声无息的融进了雨中。
      
      重寻译虽然大大咧咧,但也不是不懂脸色的人,见虞归晏明显没有想要细细解释的想法,也不再追问:“那我们走吧。”
      
      虞归晏追寻着那早已经看不见身影的人,喃喃道:“好。”
      
      她有太多疑问,可是现在都不是时候。
      
      侧眸间,眼角余光中恰是身边耐心扶着她离开的少年,心底渐渐有了思量。
      
      **
      
      客栈中,虞归晏略微沉重地盯着摆在自己面前的男式衣衫。她刚醒来时,从那河水中窥见过自己的衣衫,隐约记得是男式,后来那名唤“重寻译”的少年又称呼她为乔兄,但她都因为心乱如麻而忽略了。
      
      可如今看来,这具身体分明是女扮男装,年纪也还小得很,所以长得雄雌莫辩了些、没有喉结也没有让人怀疑不是男子。
      
      可是这身体到底是谁的,过些时辰她和那少年分开后到底应该去何处,都还不得而知。
      
      实在想不出些什么,虞归晏无奈苦笑,只能等等出去套那少年的话了,好在那少年看起来不是有心机之人,不然她恐怕就麻烦了。
      
      她一边思量,一边拿起一旁的衣服,开始慢慢穿起来。到底是之前在这个时代活了十数年的光景,后来又亲自照顾过顾玄镜一段时日,男子的衣衫她还是大致会穿的。
      
      想起顾玄镜,她系腰带的手微顿了下来,顾玄镜......
      
      少顷,虞归晏烦躁地扯了扯腰带,想他作何?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该想的是自己如何才能弄清楚自己现如今的身份,如何才能不被怀疑换了个芯。不然到时候被发现破绽,可能就被当成邪祟附身,拖出去烧了。重生一遭,她甚至连闻祁与长说的情况都还不知晓,她并不想就这般死去。
      
      “咚!”清脆的响声。
      
      虞归晏扯外袍的手顿住,略微垂眸便瞧见了落在她脚边的那枚玉佩。想来,刚才那清脆的响声就是这枚玉佩发出来的。
      
      她蹲下.身,捡起玉佩。
      
      玉佩呈月牙形,缀有雅致清透的渐变雨过天青色流苏。挂红的白色玲珑缠枝莲玉佩雕刻着繁复的花纹,花枝缠绕间中又镂着一只活灵活现的鸳鸯,而鸳鸯与缠枝莲构成的图形似乎又构成了一个“闻”字。
      
      闻?
      
      虞归晏讶异,难道她这身体原身姓闻?
      
      她再细细打量了一番手中的玉佩,的确是繁体的“闻”字不错。
      
      如果她这原身真姓闻,那她基本已经能够猜到是哪一个闻家了。不说手中玉佩的镂空花纹精致到了极致,便是这玉竟是和田玉中最珍贵的红玉,那也是价值连城。
      
      可这样一块和田红玉竟然舍得被用来镂空成玉佩,还能被女子的原身随身携带。能这般底蕴深厚的闻家,除了四大家族之中的闻氏,她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一个闻家。
      
      秦朝世家之中,当数闻家最清贵廉正,闻氏一族皆是心怀天下,一心为国,从不舞权弄术,居庙堂之高却能下恤其民,上忧其君,不邀功不骄躁。说闻家族人皆是亘古难寻的纯良之士也不为过。
      
      她握住玉佩,眼中淌出些许笑意,倘若真是此生为闻家人,定当是极好。
      
      “乔兄,你好了没有啊?”重寻译催促的声音自外间传来。
      
      虞归晏猛然怔住,不对!
      
      电光火石间,她想起了重寻译那一番为她辩解的话——“这个寻译知晓,乔兄姓乔名子安,几年前自凉州迁居长安,是乔尚书远房表亲。”
      
      如果原身姓闻,那么重寻译的话又该如何解释?难道仅仅是为了助她脱身?可是他现在也称她为乔兄,足以见得平日里重寻译也以为她姓乔,并且还以为她就是男子!
      
      可若原身并非出自闻氏,那她又如何会佩戴闻氏玉佩?自古以来,玉佩作为贴身之物,除了压裙之用外,更是身份、家族的象征。若原身并非闻氏族人,那她佩戴闻氏玉佩根本说不通。除非......
      
      “我说乔兄,你不会是晕倒在里面了吧?都进去了快半个时辰了!”虞归晏还未理清思绪,重寻译催促的声音再一次传入内间,她脑海里那一闪而过的念想到底并未抓住。
      
      “马上就好。”虞归晏不再多想,收起手中的玉佩,穿好了外袍便往外走。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大不了闻家和乔家都去试探一番。
      
      待她走出隔间,便见换了一身绯衣的重寻译懒散地靠坐在椅子上,整个人是完全的放松状态,甚至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手边的桌子。
      
      见虞归晏走了出来,重寻译也没坐直身体,只是懒懒散散地道了一句:“你沐浴更衣怎么跟个姑娘似的,摸摸索索的,要那么久。”
      
      尽管明知道重寻译没有别的意思,可男扮女装的虞归晏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自然,脸色也略显别扭。她在桌子另一侧坐了下来:“淋了雨有些冷,又不敢直接泡热水,于是只能等了片刻,所以才多耗了些时辰,倒是让你久等了。”
      
      重寻译摆手笑道:“我就是怕你晕过去了而已。”他摸着下颚,仔细地想了想,道,“你是没瞧见你刚才淋了雨的样子有多吓人,简直白得面无血色了。”
      
      虞归晏挑眉:“真那么吓人?”
      
      “那可不?”重寻译笑道,“你夜里出门都能惊得幼儿啼哭了。”音落,他话锋一转,示意虞归晏道,“刚点的菜,趁热吃点吧,这家的香酥鸡虽比不得城南那家,但味道也还算不错。”
      
      说着,他猛灌了一口酒,身体回暖了些,“不过我说,你是怎么招惹了那尊煞神的啊?”
      
      虞归晏刚拿起木箸,闻言,疑惑地看向重寻译:“煞神?”
      
      重寻译挑眉:“就是镇南王啊。”他仔细看了看虞归晏,见她似乎是真的不知道,暗自摇头,叹息道,“不会是真被冷傻了吧?镇南王都不知道了。”
      
      “我没冷傻。”虞归晏无奈扶额,他说得这般大声,真的只是自言自语吗?是故意让她听见的吧?
      
      重寻译盖棺定论:“那就肯定是念书念傻了!让你素日里光顾着念书了吧?连镇南王被称为煞神都不知道。”
      
      见重寻译并没有对她为何不知道镇南王被称为煞神而感到诧异,虞归晏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可能原身给这少年的印象大约就是个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书呆子?
      
      她想了想,问道:“镇南王为何被称为煞神?”
      
      “说你是书呆子,你还真是书呆子啊。”重寻译吃了一口香酥鸡,突然来了兴致,“镇南王妃的事情知道吗?”
      
      镇南王妃?
      
      乔青澜吗?
      
      虞归晏呼吸一窒,下意识地就想逃避,可面前少年饶有趣味的目光,以及想到自己确实需要了解这些年发生了什么,都让她避无可避。
      
      更何况......要想真正放下顾玄镜,就算现在还可能无法完全忘怀,可至少她要慢慢学会平静地面对关于他的一切。
      
      沉吟间,她缓缓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总归是该要面对的,逃避是懦夫的选择。她不想当懦夫,更不想一辈子都活在顾玄镜的阴影下。
      
      “真不知道?”
      
      虞归晏再次摇头,心绪渐静。

  • 作者有话要说:  玲珑缠枝莲玉佩是闻氏家族传承而下的玉佩,我千挑万选的男主出自闻氏。
    终有一日,会有那么一个最好的人陪着我半生孤苦的归晏一起走,他会和归晏一起成长,相互扶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栀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枯了 1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