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洪荒接连遇故人 ...

  •   跟着豆豆一同从九天之上坠落,黄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先前问对方路。
      
      作为仙人,他也是拥有腾云驾雾的能力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可要不是因为路痴,黄龙也不想奴役仙鹤。
      
      而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明明之前已经看见对方拍打翅膀掉毛了却还是登上了豆豆的背,结果现在直接坠机……
      
      说多了都是泪啊!
      
      “唳!”
      
      随着罡风不断挂在脸上,豆豆的毛是掉了一堆又一堆,整只鹤看上去都非常惨。
      
      “算了,别叫了,已经这个样子了,也没办法。”
      
      面对还一个劲儿在旁边惨叫的仙鹤,黄龙伸手把豆豆揣进了怀里,一边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白色拂尘,试图召集云雾自救一下。
      
      然而由于他们的下降速度实在是太快,所以没等那些云雾凝聚成团,黄龙就以更快的速度往下方坠下去了。
      
      “不行啊……”
      
      眼看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黄龙甚至都能够看到地上那层层堆积而成的山峰。
      
      按理说,仙人应该是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物理创伤而直接便当,可黄龙并不想亲身体验一下自己肉身的强度。
      
      “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而就在黄龙坠下的同时,正在山顶吸收天地灵气的道人只觉得天上的灵气忽然间有些散乱。
      
      眉头一皱,他做了一个让自己非常后悔的举动,那就是抬头往上看了一眼,结果正巧就看见了黄龙。
      
      “砰——!”
      
      随着一声巨响,山石开裂,粉尘弥天而起,黄龙和那个道人撞到了一块。
      
      由于下降的冲力实在是太大,所以黄龙直接把山顶撞出了一个大坑。
      
      这会儿两人一鹤都躺在坑中,彼此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人开口打破沉默。
      
      “唳唳!”
      
      豆豆的胆子到底比较大,这会儿看着主人不动弹,还以为黄龙摔出了个好歹,连忙挣扎着拍打自己那已经快变得光秃秃的翅膀扑腾到黄龙的胸口,还踩了他几脚,试图将主人救回来。
      
      “乖,别闹……”
      
      伸手撸了一下仙鹤的脑袋,黄龙看着被自己给砸到一旁的道人,总觉得对方似乎有点眼熟,“你……呃,这位道友?”
      
      “什么道友?我呸!哪个缺德的从天而降把我砸成这样子?”
      
      那青衣道人明显是个火爆脾气,这会儿不等黄龙把话说完,他便自顾自嚷嚷的起来,“有没有公德心啊?看都不看就掉下来!还好我修炼有成,要换个稍微弱点的,被你这么一砸,不直接砸死了?”
      
      “等等……”
      
      对方说的非常起劲,而原本准备道歉的黄龙看着对方那圆圆的大盘子脸,只觉得有点眼熟,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了一声:“你莫非是道行师弟?”
      
      “嗯?”
      
      突然间被人叫了自己的名字,青衣道人稍微愣了一下,也不骂了,只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叫啥?”
      
      “……”
      
      还真是啊。
      
      一边感慨着这个世界真小,黄龙从坑洞中爬了起来,同时抖了抖自己的袍子,又激起一阵粉尘,“你再看看我是谁?”
      
      “咳咳咳……呸!你这让我怎么看!”
      
      同样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耳熟,道行没有在像之前那样骂骂咧咧数落对方,只是挥舞袖子,召来一股清风冲走了粉尘。
      
      而等到尘烟散去之后,他凝视着灰头土脸的黄龙,陷入了深思。
      
      “……”
      
      黄龙一开始还任凭对方打量,可是眼看着已经过了半晌,这人还是没有反应,他心里不禁有些泛起嘀咕。
      
      这到底是看出端倪了,还是压根就没认出自己是谁?
      
      怀着这样的疑问,黄龙刚想要再出声提醒一下对方,道行却如梦中惊醒,伸手指着豆豆,激动道:“你是黄龙师兄家的鹤嘛!对了,黄龙师兄呢?咦,你咋变成这样了?”
      
      “唳!”
      
      虽说道行看上去有点记忆不好,但是豆豆明显认识他,这会儿也拍打起了自己那可怜兮兮已经没有半根毛的翅膀作为回应。
      
      “你的翅膀怎么变成这样了!”
      
      道行见状,瞬间转头怒视着黄龙,“好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绑架了我师兄的鹤!”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差点没被气个倒仰,黄龙再也忍不住朝着对方吼了一句:“你给我看看清楚,我就是你师兄!”
      
      “哎呀,黄龙师兄,你如何会变成这样了啊!是谁害了你?”
      
      道行睁着自己的咪咪眼定睛一看,勉强辨认出了黄龙,随即不由发出一声惊呼,“哎呀,我懂了我懂了,一定是你在半路上和妖人大战一场,这才会让自己和豆豆变得如此狼狈不堪!”说着拿出了法器,大有一副要和黄龙去报仇的架势。
      
      “算了,豆豆,我们自己走吧。”
      
      摇了摇头,黄龙已经不打算搭理对方了,一边放下仙鹤,同时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袍,随即就要招呼豆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唳!”
      
      豆豆眨巴了一下眼睛,最终还是选择听从主人的话。
      
      于是只见道行就在那边滔滔不绝自我脑补着黄龙刚才经历的大战,而作为这次事件核心的黄龙却已经带着自己的鹤摇摇摆摆走下山了。
      
      “哎呀呀!”
      
      道行这边自顾自说了半天,却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回应,这才有些奇怪地转头看了一圈,这才终于发现不知何时正主和那只鹤全都跑了。
      
      “黄龙师兄,你等等我呀!”
      
      一路小跑着追上了黄龙,道行见黄龙忽然停下脚步,还以为对方是要和自己一同走,“你等等,我还有行李没打包呢!”
      
      “……”
      
      刚想问对方知不知道昆仑具体方位的黄龙慢慢放下了才伸到一半的手,同时叹了口气。
      
      唉,做神仙难哪,太难了。
      
      黄龙受不了道行的话唠,可回昆仑还得指望着对方,这话也只能在山脚下默默等着对方,而这一等就是金乌西沉,玉兔东升。
      
      眼看着月亮都已经挂到头顶了,道行这才吭哧吭哧地背着大包跑到了自己身边,然后笑着对黄龙说:“师兄,麻烦你把这些都装进去吧!”
      
      “嗯?”
      
      凝视着这个几乎有自己两个宽的大包袱,黄龙头顶上方几乎出现了具现化的问号。
      
      装进去?
      
      “那那那什么,因为我这个袖里乾坤练的不是特别好,所以带不了那么多东西……”
      
      似乎是察觉到了黄龙的诧异,道行随口解释了一句,“原本要是没黄龙师兄这么从天而降,我打算把是打算把清虚师兄给叫过来的。”
      
      “……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都是些什么?”
      
      抬手止出了对方没完没了的絮叨,黄龙伸手指了指那已经戳出包袱的一节树枝,“你信不信把这些都带回去,估计还没等见到师尊就会被赶下山?”
      
      “怎么会!这都是我给大家准备的礼物,是我金庭山的特产!”眼看着黄龙嫌弃自己的礼物,道行瞬间不干了,一边把大包袱解开,指着里面的东西,一一给黄龙介绍起来。
      
      “师兄,你看这是我这边特产的水梨,个个都个大饱满,而且还富含着充沛的灵力,我想慈航师兄一定会非常喜欢!”
      
      “哦,还有这个这个是火枣,我之前问南极师兄要的种子,我种了百年,好不容易才结果,一共就那么些!”
      
      “对了对了,还有这个这个!”
      
      “够了……”
      
      一手捂着脑袋,一边看着因为道行介绍而忍不住过去狂吃海塞起来的豆豆,黄龙再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低估了这位师弟的行动力,“我终于算是知道你为什么会无法突破了。”
      
      如果说自己是因为天赋原因的话,那么眼前这位纯粹就是在这些业余爱好方面花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以至于根本没把心思放在修炼上啊!
      
      能把修仙给玩儿成了种田,这位师弟估计也是整个阐教里的独一份儿了,无法突破还奇怪吗?
      
      “好嘛……”
      
      在黄龙的再三催促下,道行只能满怀不舍地将自己的行李减少到了一个小包袱。
      
      黄龙说的也没错,他们回山首先要先去拜见二师兄广成子。
      
      广成子可是个严肃的性格,要是真让他看见道行这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指不定会直接把人轰出来。
      
      而最后这个小包袱还是让道行自己给背在了身上,原因很简单,因为黄龙还是不会运用袖里乾坤。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短板,他只能辛苦一下这里师弟了。
      
      “唉,师兄,你怎么不驾云呢?”
      
      黄龙端坐在对方制造出来的祥云上,面对道行的询问,他想了一下回答道:“因为豆豆最近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我要看住他。”
      
      “原来如此。”目光落到掉毛快掉成秃毛鹤的豆豆,道行瞬间就相信了。
      
      而有着道行带领,接下来黄龙可谓是无比顺畅地踏上了回归昆仑之旅。
      
      眼看着即将回到昆仑,黄龙同样也在思考着阐教内部的情况。
      
      毕竟马上就要见到那些同门了,即便有着记忆,黄龙心底深处还是有些怯场。
      
      但由于道行的插科打诨,他在紧张之余又觉得如果所有人都像这位师弟一样倒好办了。
      
      话说回来,整个阐教最大的莫过于教主,也就是他们的师尊。
      
      作为老师,玉清元始天尊乃是圣人,亲传弟子总共十二位。
      
      大徒弟乃是玉鼎真人,相传乃盘古之齿所化,与其同出一脉,修为最强,战力最高。
      
      二弟子则是广成子,因平时在圣人开坛讲道时,负责敲击金钟,因此地位特殊。
      
      而老三就是黄龙自己。
      
      除了他们这前三个一般都独来独往,剩下的弟子因为后入门的缘故,所以都三两抱成团了。
      
      黄龙在记忆深处搜寻了一下,发现像是太乙、赤精、灵宝之类的人族修士关系更好。
      
      至于剩下譬如惧留孙、文殊普贤以及慈航则同样也关系不错。
      
      而至于自己这眼前的道行……
      
      因为辈分较低,好像平时就只有清虚愿意和他玩在一块?
      
      这么想了一下,黄龙也觉得自己找到了对方会如此热情的理由。
      
      正是因为平日里那些修为高的师兄不怎么搭理他,所以难得见到自己,道行才会表现的那么热情吧?
      
      “师兄,你在想什么呢?”
      
      道行并不知道黄龙已经把他归类为由于“太过于空虚寂寞”所以才会荤素不挑,这会儿还笑呵呵地问起了黄龙,“眼看着神仙杀劫即将到来,师兄可准备好要如何应对了?”
      
      听听这话,要不是知道对方是个没心没肺的傻白甜,黄龙指不定还要以为对方是过来找茬的呢。
      
      “该来的总会来,还能怎么办呢?无法以修为硬扛,就只能默默勤修功德。”
      
      见道行身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黄龙觉得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机会,于是跟着补充道:“像你之前在金庭山顶修炼就不错,要记得人间繁杂不堪,红尘更是修行者最忌涉足之处,若无要事,切不可私自下凡。”
      
      黄龙记得,上古封神劫之所以会爆发的那么惨烈,主要就是因为阐教群仙帮助广成子的徒弟轩辕氏对抗蚩尤而导致身犯了杀伐之劫,这才有后来的红尘之厄。
      
      而作为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他们甚至会在日后被隔壁的友派截教三香娘娘用九曲黄河大阵消了顶上三花,而起因就是因为两家仙人闲不住,你来我往下凡帮助彼此关照的阵营,导致双方积怨越深,最终不得不靠武力解决。
      
      真到了那时候,可真的是连神仙都做不成了。
      
      无独有偶,黄龙觉得现在开始提醒起来,也许还不至于太晚了?
      
      至少拦住一个是一个。
      
      “哎,师兄,你这话倒是和燃灯老师说的很像唉!”
      
      道行听了黄龙的话,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瞬间眼前一亮,“难道师兄和燃灯老师私下也有过论道?”
      
      “并没有……”
      
      说起燃灯,黄龙自己原本都已经把对方给忘了。
      
      倒不是这位副教主没有地位,只是这人有点太端着了,平日里和众多阐教门徒联系也不怎么密切,所以大家也只是给他尊重,但是私下却并不亲密。
      
      然而此时的黄龙听完道行的话,想了一下,却觉得对方有些可疑,免不了多了个心眼,“副教主还和你说过什么?”
      
      黄龙可是记得,按照原本神话记载,封神完了之后,惧留孙、文殊普贤和慈航直接转头就跑到西方去了。
      
      而在这其中,燃灯就扮演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
      
      “没什么呀,大体的意思不就和师兄刚才交代的话类似吗?无非就是少出去、多修炼,努力积攒功德云云……”
      
      一说起燃灯,道行脸上也充满了苦色,显然是非常畏惧对方的唠叨。
      
      “嗯,燃灯老师说的也没错。”
      
      一听是这话,而不是煽动他们的言论,黄龙松了一口气,一边觉得自己似乎是多心。
      
      “砰砰砰!”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巨响从远处传来,险些把他们的祥云给冲散了。
      
      “哎,下面好像打起来了!”道行拨开云雾,冲着下方张望了一眼,神色兴奋道:“师兄,我咱们赶紧去看看!”
      
      说着便不由黄龙回答,自顾自驾驶着祥云飘了过去。
      
      黄龙来不及阻止,同时直觉告诉他似乎有些不妙了。
      
      远处明显是在斗法,但是在那斗法的余波中,黄龙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但是那并非是玉清仙法的力量——似乎是有些像隔壁友教的套路?

  • 作者有话要说:  黄龙:“我开始是拒绝的,但是我没能拦住他。”
    截教仙人:“嗨,感情好!来来来,我们一起?”
    被暴打对象:“你们三教别太过分!”
    ——
    更新!呜呜呜,求小天使们收藏啊,求小天使们评论啊,看着豆豆掉毛的份上,不要让阿江也跟着掉头发了嘛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