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颜如玉[综神话]》万流千江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5-16 23:00: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拜师斩断前尘纠葛 ...

  •   “正是。”
      
      终于把目光集中他身上,不容易呀!
      
      作为苦主,玉丁本来能够脱去玉石之态,化为人形。
      
      果就因为这个冲动鲁莽的通天,这么横插一锤,结果导致他的化形天劫彻底凉了。
      
      玉丁回过神来以后,内心也十分的郁闷,可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
      
      难道去三清争论?
      
      那完全是嫌自己活的不够长,去作死啊——
      
      没错,经过刚才的旁听,虽然被忽略了很久,不过玉丁一方面能够肯定,眼前这三位,应该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三清”。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玉丁总觉得他们有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三个好像不太一样。
      
      “一般不都是说盘古元神三分,其中老君为长,一出现就是老者之态,元始是中年人,剩下的通天则是年轻人吗?”
      
      仔细搜寻了一下,玉丁发现自己应当没有记错,可是以前显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好时机,所以只能按下不提。
      
      除此之外,对于他自己的身份,玉丁也有了一个猜测。
      
      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等到元始成圣之后,就会在昆仑山设下大阵,然后便会有十二名仙人得入其中,并且拜在元始天尊座下,这也就是日后身犯神仙杀劫的“昆仑十二仙”!
      
      因为记忆混乱的缘故,玉丁也记不清楚那些人具体的名字,不过他好像也是其中之一。
      
      这么一想,他心中瞬间就稳了。
      
      日后天道圣人的徒弟啊!
      
      原本自从意识到自己并非此地土著神灵之后,玉丁一天到晚就在担心着自己什么时候会被天道一道雷劈死。
      
      可是在了解到也许自己就是日后的“玉鼎真人”后,他一下子就感觉自己已经可以提前跳出养老生活了。
      
      “适才舍弟冒昧,惊扰了你的化形劫,还望海涵。”
      
      冲着玉丁打了个稽首,白衣青年脸上带着淡淡的歉疚,却是为自己那不省心的弟弟道起了歉。
      
      这世间最大的仇,并非杀妻夺子,而是阻人道途。
      
      “无妨无妨,木已成舟,兴许是在下福缘不够,无法脱去这玉石之体吧……”
      
      原本还在胡思乱想,听见对方这么说,玉丁心中忽然一阵震动。
      
      说实话吧,在元始说出这番话之前,玉丁内心虽然还有所怨愤,不过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事情都已经变成这样了,再去责怪对方也没有用。
      
      再说了,猜出他们是谁之后,玉丁也不敢贸然得罪日后的天道圣人。
      
      盘古三清,享有先天大功德,那可是日后注定要成圣的大神呢,更别说其中还有一个是自己的未来师父,玉丁就更加不会埋怨责怪了。
      
      反正化形这种事情,早晚都会来的,就算被耽误了一次,他还能够继续等啊,用这个换取大神的愧疚,完全是稳赚不赔的好吗?
      
      虽然此时还维持着玉石之形,不过玉丁已经在心里暗搓搓的盘算要怎么才能够拜入元始门下了,想的再远一点,他甚至已经开始徜徉日后美丽的神仙生活……
      
      “此言差矣,你既然在开天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落入昆仑山,便代表与我等有缘,如何能说自身福薄呢?”
      
      虽然对这玉石的知礼识仪感到十分满意,元始眉头一挑,却是又觉得有些不妥。
      
      “二弟,方才为兄推算了一下,发现此子与你似有师徒之缘,你看是否要将其收入门下?”
      
      瞧着元始的表情,老君就知道,自己这二弟应该是看上了这玉石的资质,于是便顺水推舟地传音道:“如为兄没有算错,此子应当为盘古之齿所化,若细细算来,与我等亦属同宗同源,倒是合该入我三清门下。”
      
      如今在盘古开天之后,才过了几十万年,很多的先天之神尚且处于沉睡之中,即便是他们三兄弟,也在昆仑山默默静修,万年未曾出过远门。
      
      难得碰到一个同为盘古一脉的玉石,即便是老君也觉得有些意外。
      
      “当年开天之后,我等相继落于昆仑山,此玉应当是受到了我等气息牵引,最终才会来到此地。”
      
      随手掐算了一下,元始发现老君所言不假,自己与其的确有一段师徒之缘。
      
      由于他们这边谈话完全都是使用的传音入密,所以旁人并无法听见其中的内容,玉丁也不解为何说着说着,眼前这两人又没话了,可他又不敢出声询问,只好在那边等着。
      
      “你别怕啊,虽说此番是我冲动了,不管怎么说,也坏了你一个机缘,日后必有回报。”
      
      由于元始和老君还在那边谈论着关于玉丁的事情,所以暂时没有去管通天,于是他就趁机接近了玉丁。
      
      就像元始与老君会感觉玉丁十分亲切一样,这是因为对方身上与他们有着同源的“盘古气息”。
      
      相较于两位兄长,通天年岁也是更小,心智嘛,看他刚才直接用紫电锤砸毁了天道劫雷一事就可以看出,这绝对还是个熊孩子。
      
      所以趁着他们不注意,通天就偷偷摸摸跑到了玉丁旁边,同时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这方玉石,口中啧啧称奇道:“不愧是父神牙齿所化,果然是坚硬非常啊。”
      
      虽然还没有化为人形,不过这玉石就好比是玉丁的身体,所以任凭通天这么一番抚摸,他的内心感受,简直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
      
      “呃……”
      
      一开始听到天道圣人说欠了他一个大人情?
      
      玉丁心中简直美翻,这一波买卖不亏啊!
      
      本来想张口答应下来,玉丁却又担心自己如此轻易就应承下来会给元始带来不好的印象。
      
      结果就在迟疑的时候,通天居然来到了他身边,然后还对自己上下其手——
      
      玉丁表示这个体验感非常不佳!
      
      可这也是他日后的师叔啊,还能说啥呢,忍着呗!
      
      “通天,你又在做什么?”
      
      就在玉丁内心无比痛苦的忍受着这份“折磨”的时候,一直在旁边讨论着应该如何处置他的元始、老君也达成了共识,结果一转头就看见了通天整个人都趴在玉石上面。
      
      经过老君一番劝说,元始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这石头收为门下弟子,所以现在看见通天骑在他徒弟身上的时候,元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成何体统!还不赶紧给我下来?”
      
      老君信奉无为之道,平日里对于两个弟弟也不甚限制,说白了就是放养。
      
      可是元始却不同,相比起比较随性的老君,他完全就是专门克制通天的。
      
      因为通天散漫惯了,向来就不爱被礼教拘束,元始却最兴用这一套来束缚住他。
      
      这种结果就使得通天在一看见他二哥的时候,整个人就好比是被捏住了后颈的猫一样。
      
      比如说这一次吧,本来通天还在玉丁身上打滚,可是被元始这么一喝,立马就吓得跑到三米开外,嘴里还在忙着撇清关系,“这不怪我,是这孩子主动让我上去坐的!”
      
      玉丁:“……”
      
      这绝对不是日后的通天教主啊!
      
      就这样子,到底是怎坐拥万仙来朝的呀?
      
      如果现在是人形的话,玉丁绝对会忍不住抬头看向天空,并且以45度角的优美姿势仰望处于星空的太阳星。
      
      “呵呵。”
      
      相比起感觉幻灭的玉丁,元始的表情看上去再平静不过了,想必是早已习以为常,所以只是冲着通天挤出一句:“回去再收拾你。”
      
      与他二哥一样,通天也是早就习惯了,不过在接到老君的“警告眼神”之后,他立马又恢复了原状。
      
      其实也不怪通天会这么皮,主要是自从化形之后,因为外界好像正在大战,元始担心波及到他们,就直接禁了这个三弟的足。
      
      这可真的是愁坏了通天,无奈元始的命令压在头上,他只能够一天到晚修炼,这一次,好不容易因为境界突破,得以出来放个风,结果又惹了事,其中辛酸一言难尽……
      
      没有理会还在那边嘀嘀咕咕的通天,一袭白衣的元始缓缓走到玉丁面前,而后轻声道:“吾乃盘古玉清,适才观你与我有师徒之缘,你可愿拜入我门下?”
      
      玉丁本来因为通天与后世传说的不太一样,而怀疑自己可能来到了一个假的洪荒世界,结果却不料元始就说出了要收他为徒的话,于是当下便愣了在那里。
      
      这算是瞌睡的时候来枕头吗?
      
      内心过于惊讶,这使得玉丁没有在第一时间就立即回答元始。
      
      他的这番愣神,落在三清眼中就变成了迟疑,于是一时之间,三人的神色各有不同。
      
      “咳咳咳……”
      
      明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保持沉默,不过眼看着自家二哥的脸色越来越黑,通天觉得还是应该提醒一下那块小石头,于是就发出一串干咳。
      
      “啊!”
      
      通天这一番明目张胆的提醒还没有得到元始的驳斥,却恰到好处惊醒了玉丁。
      
      虽然没有眼睛,不过神识的作用可比眼睛方便多了,看着元始不怎么良好的表情,玉丁心里一个激灵,连忙张口答道:“弟子愿意!”
      
      “嗯。”
      
      本来因为玉丁长时间没有回答,元始也感觉有些挂不住面子,不过好在这石头到底不算太过蠢笨,于是表情也变好了一点,“既如此,便随为师回去吧。”
      
      这昆仑金顶虽然也是昆仑山的一部分,可是因为身处山顶,周围落满了积雪,三清有先天神光护体,区区风雪自然是落不到他们身上。
      
      不过元始好面子,还是觉得在这里说这些太不美观了。
      
      于是元始随手一拂,玉鼎只见周围的景色如同被投入了石子的湖泊一样泛起了一层涟漪。
      
      等到恢复平静的时候,他们已经身处在一个山谷之中。
      
      这个山谷并不算大,不过至少没有落雪,可能是因为阵法守护的缘故,即便外界大雪纷飞,山谷内依旧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
      
      这感觉就像是直接从深冬来到了初春,玉丁也感觉自己仿佛又活了过来。
      
      回到自己的地盘,元始本来还想要先教育一下不听话的三弟,无奈通天有先见之明,已经躲到老君背后,这会儿正冲着他做鬼脸。
      
      闭上眼睛,元始按下了心中的火气,转而对着自己新鲜出炉的大徒弟道:“对了,适才匆忙收你为徒,却未有询问,你可有名?”
      
      走的太急了,只顾着把石头带上,却忘了询问这石头有没有名字。
      
      一般先天神祇,通常都会有着大道赐予的“神名”,就好比是他们这样,所以元始才会有此一问。
      
      “啊,名字啊……”
      
      没想到元始居然会问自己这个,玉丁本来正想说出自己的本名,可不知为何,刚刚冒出这个想法,他就感觉一阵心惊肉跳,同时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玉丁”这两个字。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天都不让我说?
      
      内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搅得心绪不宁,恐慌一下子席卷了玉丁。
      
      纠结了半天,可能是因为太过着急,玉丁忽然就挤出了一个字:“玉!”
      
      “玉?”
      
      听见他这一声,包括元始在内,三清都纷纷觉得有些奇怪。
      
      这是名字吗?
      
      怎么还有一个字的呀?
      
      “二哥,你这徒弟虽然与我们是同族,可是这名字却不太好,这单字叫起来不太美观呀。”
      
      听见这个字,通天就在那边想象了一下,日后带着玉丁拜访各路大神的时候可能会发生的状况,于是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倒是挺好玩的。”
      
      通天能够想到的事情,元始自然也能够想到,眉头微微一皱,“如此确有不妥。”
      
      他们这边正在思考着日后如何向各位同道解释徒弟名字的问题,玉丁却是心如乱麻。
      
      明明之前天道也没有管过他啊,可现在的减速限制又摆在里面,真是令人头大。
      
      内心百思不得其解,元始却还等着他的回答,玉丁稍微纠结了一下,还是无奈地答道:“烦请师父赐名——”
      
      这意思,也就是表示自己没有名字了。
      
      “如此,往后你便叫‘玉鼎’吧,是为我三清一脉之首徒。”
      
      背负双手,口中斟酌了半响,最终念出这个名字,元始说完,玉鼎忽然觉得心中一阵畅快,好像原本压在自己身上的那块无形的大石头终于消散了一样。
      
      “轰隆——”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雷光忽然闪过,下一刻,原本庞大的玉石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仿若总角的青衣稚子。
      
      看着略显惊讶的元始,玉鼎感觉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一定更加的傻,不过好在他快速反应过来,张口就道:“多谢父神赐名!”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更新啦,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作者君一般都会在八点左右更新,小天使在哪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