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两个大佬 ...

  •   第2章
      
      白灵境并不知道自己徒弟的爆炸心情,他此番云游讲学,竟在上京城中发现天赋根骨绝佳的修真苗子霍诚,心情很是不错。
      
      白灵境坐下后,便召汪染上前,将霍诚推给她:“染儿,这孩子名叫霍诚,是虎威将军之子,我瞧他根骨心性都不错,是个修真的好苗子,便将他带了回来。梅峰之中,你年幼心细,便由你照看他几日,待其他各方掌座归来,我便召开收徒大典,正式收他入门。”
      
      汪染虽不情愿,却无法拒绝,低头应道:“是。”
      
      霍诚站在白灵境身旁,被霍家养了几日,他脸上已有些肉了,大而圆的眼睛看过来,透着点小心和天真,他开口,声音软糯:“师姐。”
      
      师姐,在原文中,霍诚最初便是一直追着女主叫师姐,在打完女主抱着她哭泣悔恨的时候,也是叫着师姐。
      
      汪染被这么一叫,只觉得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反应道:“别叫我师姐,我不是你师姐。”
      
      霍诚愣了下,他不懂汪染的反感,小心的看着白灵境,有些不知所措。
      
      白灵境不以为意,开口道:“染儿最守礼法,既还未行过拜师礼,你便还未正式入门,叫师姐是有些不妥。她比你年长七岁,你便叫她姐姐吧。”
      
      霍诚也学着其他人的样子行礼:“是。”
      
      然后他看向汪染,恭谨的开口:“姐姐。”
      
      汪染不咸不淡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染儿,”白灵境看向汪染:“你带他下去,安排下他在梅峰的起居。”
      
      “是。”
      
      汪染眼见霍诚向自己走来,只觉得右眼皮疯狂的跳,她也不愿和他多做交流,只冷冷留了一句“跟上来”,转身便往殿外走去。
      
      霍诚从小家贫,早已尝尽人情冷暖,他本能的感觉到,汪染似乎并不喜欢自己,他不敢多说话,小跑着跟上了汪染。
      
      霍诚光顾着追汪染,跑的时候没注意看路,到殿门口,便被门槛给绊倒了。
      
      霍诚趴在地上,也不敢哭,也不敢出声,死死的咬住嘴唇,硬是把那声惊讶和痛呼给忍住了。
      
      汪染发现霍诚跌倒,停了下来,她下意识的想过去扶他,但一想到书中那段孽缘,便收住了脚步,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霍诚,淡淡说道:“起来。”
      
      霍诚趴在地上,撑了两下没起来,他没抬头跟汪染求助,而是继续试图起身。可他膝盖刚顶到地上试图起身,就使不住力一般的重新倒了下去。
      
      汪染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十多岁的孩子,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可也不至于摔一下连起都起不来了。
      
      眼见师尊灵境上者已往殿门口投来了一次目光,汪染无法,上前将霍诚给拉了起来。
      
      汪染贴近时,霍诚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冷杉木香,香味清冽,雅淡中带有别样的安抚,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同样的香味,曾陪伴了他三天,那是他人生中最幸福最安心的三天。
      
      霍诚一时有些恍神,他顺手拉住汪染,急切的问道:“姐姐,你最近有去过康北镇吗?”
      
      康北镇三个字成功的激起了汪染的警戒之心。
      
      她反问道:“康北镇是什么地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霍诚脸上有些失望:“姐姐身上的木香,有些像我的一个救命恩人。她也是修者,我此番跟着师父上山,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找到我的救命恩人。”
      
      木香?
      
      汪染不爱熏香,她身上的木香,应该是本命法器夺魂铃的味道。
      
      夺魂铃是由灵醒魄幻铁杉木制成的,有天然木香,但这味道极淡,普通人是闻不出来的。整个上元宗里,也只有酒峰掌座养的那只灵宠碧眼金晶兽能闻出来。
      
      这霍诚是狗鼻子吗?竟然能闻到木香?
      
      汪染救人的时候并不会想到霍诚竟然有这样的能力,若是因此暴露了身份,可是真有点崩。
      
      她故作冷淡:“虽入宗门追求大道,但终究是女子,总爱用些熏香。莫说整个修真界,就是这上元宗内,与我用同样香料的人,都数不胜数,你若想凭香味找人,恐怕是不行了。”
      
      “香味不行,也总有别的办法,”霍诚眼神坚定:“我总会找到她的。”
      
      他这幅执着的样子,总让汪染想到那书中的疯狂。
      
      她忍不住开口:“既然你的恩人不曾留下名姓,那便是不愿与你有其他瓜葛,甚至可能不希望你去打扰。那你这样执着寻求,对她来说,可能不是报恩,而是困扰。”
      
      “是吗?”
      
      霍诚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汪染懒得多说,她脑子里已经在想找人多制些杉木香料,在修真界里售卖的事情了。
      
      “走吧。”
      
      汪染向前走去,这次,她放慢了脚步。
      
      霍诚忙跟上去,明明汪染走的不快,他却跟的却吃力,走得一瘸一拐。
      
      刚被香味的事情占了心神,汪染想起到了霍诚的异样,停下问道:“你腿怎么了?”
      
      霍诚站住,抬头小心的看着她,眼睛里有一丝不安:“我没事。”
      
      “既然没事,就该好好走。”
      
      霍诚低了头,站直身体:“我会好好走。”
      
      他表现的这样可怜而小心翼翼,总让汪染觉得自己现在凶巴巴的,在虐待小朋友一样。
      
      “师尊说,你是虎威将军之子,”汪染说:“当朝将军之子,府中富贵,受人看重,你的膝盖怎么会受伤的?”
      
      霍诚是极能忍的人,再加上白灵境并没有太过注意,这一路回上元宗,霍诚不说,白灵境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腿伤。
      
      而刚刚摔倒,砸中膝盖,伤上加伤,便有些藏不住了。
      
      霍诚没有回答,仍旧说道:“我没事。”
      
      这冷硬而不说话的石头性子,以后到底是怎么长成书中那副见人三分笑的暖男模样的?
      
      汪染内心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她伸手打了一个呼哨,便有一匹仙马飞了过来。
      
      那马浑身漆黑,唯独四蹄带白踏雪,很是漂亮神气,马鞍的侧边雕木上,印着小小的一个“汪”字。
      
      这灵马名叫追雪,是汪染她爹送给她的十二岁的生日礼物,已经陪了她七年了。
      
      汪染看向霍诚:“你会骑马吗?”
      
      霍诚摇头。
      
      汪染暗叹一声,将霍诚抱上马,之后飞身上马,坐在他的身后,拉动缰绳:“我们骑马过去。”
      
      追雪扬起前蹄,便腾空而起,向着梅峰侧岭而去。
      
      霍诚被汪染抱在怀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冷杉木香,一路从上京城赶来的疲惫,初入上元宗的惶恐、警戒和不安,一时之间,全都消散无踪。
      
      这个仙子姐姐,并不像表现出来那样不通人情、难以相处,本该是走过去的路,她却选择了骑马,便是照顾自己。
      
      霍诚少时流浪,尝遍人情冷暖,他知道,可怕的人,是那种面上微笑,背地捅刀的人。
      
      而汪染这样的人,表面冷硬,实际心底却最是柔~软,就像,那个曾经救他照顾他的修真者一般。
      
      三天里,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和自己有过什么接触。可是当他因饥饿和虚弱而痛苦时,她会为自己下厨做面,还会讨灵药治他的脾胃伤痛,甚至最终分别时,也专门给他找了个好人家。
      
      同样的木香,真的只是巧合吗?
      
      霍诚微微偏头,悄悄的看向汪染,见她并没有注意自己,重又回头,偷偷的抓紧了汪染的衣袖。
      
      两人到了梅峰侧岭,汪染便放追雪跑出去玩了。
      
      她找了暂时管事的辛政轩,将霍诚交给他:“政轩,这是师尊新带回来的孩子。你给他安排个住处,他本是凡人,并不熟悉修真的事,你安排几个人,暂时照顾他起居。等几日,师尊会正式收他为徒。”
      
      汪染知晓剧情,知道霍诚虽然是跟着女主回的梅峰,但最终却是被竹峰掌座伏泊蘅收为了弟子。现在虽然现实有所变化,但剧情强大的影响力还在,且汪染不希望霍诚留在梅峰,也会促成竹峰收徒的事情。
      
      汪染不欲霍诚与梅峰太过紧密,也不想他了解梅峰过多,便继续嘱咐道:“这几天,他待着这里就好,不要让他乱走。梅峰的事宜,等正式收徒后,你再跟他细说,现在不急。”
      
      “师姐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辛政轩为人爽朗,他特意蹲下身,看着霍诚:“霍师弟,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霍诚没答,而是看向了汪染。
      
      “你跟他去,他会照顾你。”汪染顿了下,又取了南云灵药递给了霍诚:“这药膏,抹到你的膝盖上,能治伤。”
      
      霍诚接了:“谢谢姐姐。”
      
      见霍诚眼神炯亮的看着自己,好像没啥恶性表现的样子,汪染忍不住的思考。
      
      霍诚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歪了的呢?
      
      若是现在来的及,给他扳一扳,会不会以后就没有那些糟心事了?
      
      可这样一想,汪染就想打自己。
      
      之前跟魔尊的交锋中,她也试图避开剧情,把魔尊这种替身情节给扳正了,结果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现在每天还得提防着那魔尊什么时候找上门,和这种虐文变态大佬,还是不要散发过渡的爱心了,她还是老实点的好。
      
      汪染这样想着,别过脸,只“嗯”了声,就转头走了。
      
      霍诚却仍看着她,他想要伸手拉住她,不让她走。
      
      可拉住之后呢?
      
      她想走,他阻止不了,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
      
      “都说小孩子喜欢漂亮的人,果真不假,你看你,汪师姐都走了,你还盯着看。”辛政轩揉揉他的头:“别看了,我带你去看看住处吧。”
      
      霍诚回了头,他将辛政轩的手拿下来:“别摸我的头,我不是小孩子。”
      
      辛政轩笑的没心没肺:“好,好,你是大人行了吧。”
      
      霍诚跟着辛政轩往里走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一声马啸,他以为是汪染又回来了,忙回过头去。
      
      可身后半空中,只有追雪腾飞而过,马蹄扬起,啸叫声声。
      
      霍诚有些失望,他握紧了手中装灵膏的盒子,忙追上了辛政轩。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感兴趣的去看一看哦:《我成了魔君的金手指?》by焱炎火
    文案:
    叶小卿伪穿越了,穿的过程有点特别——她是被不同位面的大佬偷渡过去的。
    穿的理由也有点特别——仙侠位面的魔君大佬缺了一根点醒他的金手指。
    不过叶小卿这根人形金手指混的有点惨:原始社会差点被吃,古代社会东奔西跑,好不容易到了文明程度高级一点的星际社会,结果魔君大佬还成了一个植物人……
    论人生豪迈,叶小卿却觉得自己绝对没有再来一次的勇气。
    cp: 贪生怕死节操碎一地女主×瓤子换了七个内里是一个的魔君男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