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莉莉脑袋低下,趴在地上,两只前蹄扒着土 ,一点一点地往后蹭去——丝毫没有身为准骑士坐骑该有威武气。
      
      棕发的牧羊女试图将羊拉起来,但却徒劳无功。
      
      “骑士小姐,请允许我提醒您,王后对羊毛过敏。”白袍的女神官好脾气地说,“您可不能把绵羊带进去。”见莱芙有几分放心不下的样子,便向守在四轮马车旁的一个使女做了个手势,后者很快恭顺地小步走过来,在唤了一声娜提雅维达大人之后,便俯下身子安抚地摸着绵羊的脖子。
      
      “没有想到莱芙你居然认识娜提雅维达大人。”站在一旁的收城官搓着手,看向牧羊女的时候,脸上堆满了笑意,“您若是早一些说,也不至于冲撞。”
      
      “说实话,我并不认识这位……唔……骑士姑娘。”女使官俯视着守城官,“但是无论是国王陛下还是王后陛下,都最是礼贤下士不过——你怎么能让将一个志愿为王室服务的人拒之城外呢。”
      
      “这位骑士小姐,真是冒犯了。”守城官的鼻尖上早已沁出了汗珠,看向貌似来头不小的牧羊女,“有什么是鄙人能为您服务的吗?”
      
      “服务倒是不必了,王后陛下的客人,我会亲自来接待的。”女使官引着准骑士走进城门之前,轻飘飘地在守城官的耳边落下一句话,“据说您向入城的外乡人收取了不菲的过路费,国王已经开始着人查办,还是顾忌好自己的事吧。”
      
      守城官脸上瞬间褪去了血色。
      
      沿途的卫兵不再有剑拔弩张的意思,恭敬地退在一边,在行礼之后便目送着女使官带着她的客人离去。一个个的眼中都带着尊敬与极度的畏惧之情。
      
      女使官与牧羊女乘上开往王宫的四轮马车。在四轮马车从城门口出发之时,莱芙对于此行将从王后手中接到的任务没有丝毫头绪。
      
      耳边没有熟悉的羊铃声,这让莱芙有些不习惯。
      
      她转过身,下巴垫在马车靠背上,她看到城门口的莉莉终于在城门口众人的瞩目与努力之下,站了起来。但是不知为何,莱芙关心地望了莉莉一会儿,莉莉就又趴下了。
      
      莱芙抬头,发现女使官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马车转了个弯,再也看不见莉莉了。
      
      莱芙有种强烈的要将失去莉莉的预感。人总是容易对自己最珍贵的财产产生患得患失的心情,而莉莉可算是莱芙唯一的财产了——在她有钱买到一匹便宜的马做坐骑之前,在很长时间里,莉莉也许会是她在漫长旅途中唯一的朋友。
      
      莱芙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想要把莉莉捆在自己的身上的冲动。穷困与贫瘠几乎写满了牧羊女的脸,但这往往能激发她的斗志。
      
      “放心吧,早已准备了上好的羊圈和牧草。”女使官看着黑瞳晶亮的牧羊姑娘,“对了,骑士小姐,我还不知道,您曾经建立过哪些功勋吗?哦,我是说,王后的事情有些难解决,或许您得有些经验……”
      
      “这……实不相瞒,我正是来基诺城拿绶带的。”莱芙略有一点不好意思地说。
      
      没有绶带,言下之意,便是没有做过什么指得记录在案的事。也就是说这个自称是骑士的姑娘,实际上连正式骑士的资格也没有。此外,她年纪很小,还一副刚从乡下地方出来,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几乎所有人见到莱芙,第一印象都是如此。
      
      “哦。”女使官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刚才的热切似乎退却了一些。琥珀色的眼睛抱歉地看着莱芙,好像在说:这也能算是一个骑士,但是碍于礼数没有表现出现。经过的路上依旧贴满了悬赏魔龙的告示,娜提雅维达指着其中一张问道:“类似于杀掉一条魔龙的功勋,骑士小姐没有吗?”
      
      “我其实杀过一只魔龙!”莱芙信誓旦旦地说。等反应过来以前在游戏做过的事情现在不作数的时候,手摸着似乎有些饥渴的刀柄,稍微收敛了神色,低下声音,“……就,就差一点。若非当时它用无辜的皮相欺骗我,装成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我早已让它成为我刀下亡魂。”
      
      “哦?”娜提雅维达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莱芙 。
      
      “是的……”莱芙此刻已经骑虎难下。她知道女使官对她的战斗力有所怀疑,在听她说出魔龙之后才有所好转。她总不能接着说自己之后被魔龙吓呆了,接着被摁在地上摩擦了一会儿,最后还非常狼狈地被……舔晕了过去。于是莱芙大略地说了遇到魔龙的经过,但是将后面的部分修饰省略了一些。
      
      “是的,变成了女孩子恳求我饶恕它一命,我实在无法拒绝,因为骑士信条要求我,不能对女性动粗。”莱芙毫不脸红地引用着可怜的麦金托什先生说过的话,顺便以对方的口吻编出了后面的一句话,“对于美丽的生物,我一向不忍动手,哪怕在心里知道它们意味着罪恶——或许这终将成为我的致命伤。”
      
      莱芙自然也省略了她对着沉睡的魔龙小姐砍了好几刀,差点把刀砍豁口的事。这样的故事说出来,无疑是在自贬实力。
      
      女使官呛得咳嗽了一声,别过脸去,肩膀微微耸动。
      
      “抱歉,骑士姑娘,我只是太惊讶了而已。您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并非都是像您这般无所畏惧、武力强大的女孩。”娜提雅维达调整好情绪之后,捂着胸口转过头来,脸上一副惹人心疼的脆弱,眼角有几分湿润,像是被吓哭了,“您真勇敢。要是那只魔龙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会被吓得昏倒过去的。”
      
      女使官轻轻地靠在莱芙的肩膀上,好像真的看到了龙一样,因为恐惧而继续耸动着肩膀。莱芙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
      
      很快就到了王后的寝殿。女使官这才将王后的诏书递到了莱芙的手中 ,莱芙打开一看,任务等级是A。
      
      艾塞亚王宫,就和都城中的每一个角落一样。到处都塞满了雪白的风信子,这种花期长达一个月的白色簇状小花到暮春时节之后才会凋谢,现在正是最为烂漫的时候。在王宫里的风信子,受到了比外面更好的照顾,花瓣显得更大更肥厚,香气也更加浓郁。
      
      女使官与牧羊女一同从四轮马车上下来,进入王后的寝殿。她们并不知道,在后花园中,新国王的亲信看到了这一幕之后,马上回去告诉了他的主人 。
      
      在层层的白色帷幔之下,王后的身影躺在宫庭床之上。
      
      莱芙能听到她的咳嗽声,她一定是病得很严重。
      
      在棕发的牧羊女走到了离床塌几尺远的位置,并跟着女使官一起行礼的时候,王后试图从宫廷床上坐起身来,用有些稚嫩的口气对莱芙说:“您快起来吧。真是抱歉,亲爱的魔术师。咳……”
      
      使女扶起了王后,一边给她套上外袍,一边用一种足以让莱芙听到的声音对王后耳语。
      
      “魔术师已经走了,这回是一个骑士……
      
      “是的,虽然还没有拿到骑士绶带,但是偏偏爱说自己是骑士的……
      
      “娜提雅维达大人说了,为了获得绶带,会更愿意出生入死……哦,还有,据说她曾经差点杀了一条魔龙……”
      
      莱芙丝毫不知道女使官是在什么时候把这些告诉这位使女的,除非娜提雅维达早就预料到她要来,而且对她此前的经历与此行的目的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就在她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被算计了之时,从帘子里伸出一条苇杆般的手臂。王后拉开一侧床帘,金色的长发包裹着巴掌大的一张小脸,苍白的脸上嵌着一双绿宝石般的大眼睛,脸颊上有两抹不健康的晕红。
      
      一副让人为之心软的长相,莱芙也确实心软了。
      
      莱芙记得自己在打听艾塞亚王国的时候,听到过一条信息。说是年幼的公主在老国王过世之后,便面临着王位之争。因为没有女孩继承王位的先例,她将会被即位的旁系子弟赶出王宫去。于是只好与别国王子联姻……
      
      但是莱芙没有想到,王后居然这么年幼。看起来像十三岁,顶多十四岁,比莱芙还要小上一些。在德亚大陆,女孩在十五岁便成年了。但是哪怕照这个年纪来看,她依旧还可算是一个孩子。
      
      年幼的王后伸出手臂,娜提雅维娜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抱起来,放到了靠背椅上。并细心地将披风罩在了她的身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