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夜半灯花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0 09: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第5章
      
      在深泽光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碰以前学的那些东西的时候,深泽光自己打自己脸了。
      
      他拍了拍手,把已经解除了状态的渡我植身拍醒,然后把玩着渡我植身之前佩带的通讯器。
      
      “晚上好,渡我君。”深泽光就坐在他面前的箱子上,“有没有做一个美梦?”
      
      坐在深泽光面前的已经不是神田崇之的那张虽然年轻,但是完全可以泯然于众人的脸,而是另外一张可以说的上是帅气的,却绝对称不上青年的脸。
      
      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浑身上下写着轻佻,在明白自己就连外表都暴露了之后,渡我植身索性放弃了扮演神田崇之,放松下来靠在了破烂椅背上。
      
      困住他的不是绳子,而是金色的像是灯条似的东西。不过火柴粗细,渡我植身却没有办法破坏。
      
      不管是自己本身的挣扎还是自己的匕首都无法斩断这根细细的线。
      
      “嘛……看样子我是已经暴露了?”渡我植身哇了一声,“现在的小孩子真是不得了,现在学校里面还教这个吗?”
      
      “承认自己业务能力不够很难吗?”深泽光托着下巴问道。
      
      面前的这个人就就长了一张业务不精的脸,说是杀人的杀手,反倒是像夜店里的牛郎,恨不得贴过来让深泽光给他开一瓶82年的拉菲。
      
      “业务能力什么的,我只是赶鸭子上架啊,以前我可不会做这种绑架小孩子的事呢。”渡我植身抱怨道,“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一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大,没有爸爸她会哭闹不止的。”
      
      渡我植身纯粹是放屁。
      
      他的那个女儿知道自己被抓走了高兴都来不及,哪里会哭闹不止?
      
      兴奋到上街去给别人放血才是最有可能的。
      
      现在的小孩子都像面前这个小孩子一样难搞吗?明明都是些不长脑子的东西。
      
      当时就不应该生那个孩子,纯粹就是个讨债鬼。
      
      大人让自己来做这个任务的时候就非常抗拒。
      但那毕竟是主人……
      
      “真是叹为观止的渣男言论。”深泽光看了手机上的时间,“我们已经耽误很久了,抓紧时间解决。”
      
      深泽光完全不担心渡我植身会拖延时间,他也不会给渡我植身拖延时间的机会。
      
      “是AFO让你过来抓我的吗?”深泽光也没有拐弯抹角 ,而是直接发问。
      
      之前渡我植身根本就没有把深泽光放在眼里过,哪怕自己被深泽光控制了,他也有办法逃脱。
      
      毕竟那只是一个小孩子。
      
      可就是这么一个被自己的无视到底的小孩子发现了最根本的幕后黑手。
      
      渡我植身几乎在瞬间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像是没事人似的盯着深泽光看。
      
      可惜他那一瞬间的眼神变化和手上的小动作就已经告诉了深泽光他的答案。
      
      “为什么会抓我呢?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父母双亡的小孩子呢。”
      
      渡我植身在装傻,“你在说什么,什么AFO,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啊啊啊——放过我吧,我还要回家给我的女儿做饭——我可爱的女儿,她最喜欢爸爸做的饭了。”
      
      “你的女儿上辈子是造了孽才来到你家的吧。。”
      
      再怎么造孽也比不上你啊。渡我植身差点就没忍住说出来了。
      
      他家里面有个不省心的崽,欧尔麦特家的这个也不是什么善茬。
      
      就AFO先生这几年的观察,深泽光的内里完全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天真善良。
      
      有哪个天真善良的小孩子会把别人捆在这里,还带着满脸笑容准备盘问敌人,他自认也是一个头脑派的选手,在深泽光的手里竟然无法占据主导位置。
      
      这种孩子变态过头了。
      
      说他是AFO培养出来的那群小杀手都有可能。
      
      可他们调查出来的资料——
      
      就是个根正苗红的孩子,就连以前考了多少分都查的出来。
      
      一点纰漏也没有。
      
      哪怕是欧尔麦特也做不出这种程度的背景资料来,那么唯一一个可能性就是——他的背景是真的。
      
      是天才还是怪物?
      
      “所以摊上了这样的父亲,我要好好的弥补才行。”渡我植身满嘴跑火车,“哎呀,如果我的孩子是你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特别担心有臭小子带走我的女儿,而且——”他剩下的话被深泽光一拳堵了回去。
      
      小孩子的力气并不大。
      
      深泽光也没有力量增幅的个性,但也只是轻飘飘的一拳就让渡我植身闭了嘴。
      
      他在港口黑手党受的训练,就是用最轻松的方式给敌人最痛苦的感受,打在哪里最痛他非常清楚。
      
      渡我植身被打的眼冒金星,恨不得直接昏过去、
      
      这个个性,绝对不是他们调查出来的【幻象】。
      
      深泽光收回手,笑眯眯的托着下巴看他,“时间已经不早了,给我好好的回答问题,AFO为什么要来抓我?是因为个性?还是欧尔麦特?”
      
      他一边问,一边观察着渡我植身的表情变化,然后在他的表情变化中得到了答案。
      
      这种级别的敌人,拷问起来完全没有难度。
      
      从微表情里面就足以看出很多东西,当然不排除是对方故意给自己看的,可深泽光相信自己的能力,在这方面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那么下一个问题,神田先生去了哪里?”深泽光问道。
      
      “当然是死了。”渡我植身满不在乎,“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神田崇之,就在不久之前。”
      
      深泽光笑容更是灿烂了几分,“呐呐,渡我君,你是怎么杀掉神田先生的呢?据我所知你的个性只是吸别人的血液伪装目标的外表和个性吧,完全没有必要杀掉他。”
      
      渡我植身能够被AFO看重归到自己的麾下,头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个性。
      
      能够伪装出任务目标的外表和个性,甚至可以读取一部分的记忆,代价是需要任务目标的血液。
      
      喝的越多,就越逼真,时间就越长,读取到的记忆就越多。
      
      这个个性非常便捷,足够AFO好好的利用一番,为了深泽光出动渡我植身,也算是AFO对深泽光的重视程度比较高。
      
      只是一个有着危险个性的十岁小孩子。
      
      哪怕是欧尔麦特的养子,就光这一个身份就足够AFO对深泽光下手。
      
      为了把深泽光单独拎出来,渡我植身可是用了不少功夫把欧尔麦特支到北海道,东京市区内的职业英雄也被四处的罪犯逼的分身乏术,根本顾不上一个小孩子、。
      
      前半部分的计划非常顺利,然而在最后的时候被任务目标彻底破坏。
      
      他这个主策划人被任务目标抓住了。
      
      要是让他的同事们知道了,估计能当成笑话笑一年。
      
      “能够查到我的身份,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深泽光恍然大悟的用拳头锤了一下手心,“让我猜猜看,你就是一直没有抓到的那个‘嗜血魔’吧。”
      
      “这个代号真的很难听。”渡我植身下意识吐槽,他吐槽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调查出来了?”
      
      “我的个性是无处不在的。”深泽光把丢在一边的耳麦和通讯器拿起来,“托你的福,可以定位到被你们拐走的那些小孩子的地址了。”
      
      然而在渡我植身看来,深泽光只是摸了摸他的耳麦和通讯器而已。
      
      无处不在的个性?
      
      是空气?
      
      “啊这个位置……”深泽光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呢,就算没有你我大概也可以阴差阳错的找到他们的地址。”
      
      深泽光脑海中浮现的场景,就在这间仓库的地下室。
      
      深泽光从破旧的箱子上跳了下来,哒哒哒的走到渡我植身的面前,“不管怎么想,拐卖孩子都是无法原谅的错误,所以你要为此付出代价才行。”
      
      渡我植身的这个高度刚好可以和深泽光平视,面前的这个小孩从自己和他见面开始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偶尔会笑的连眼睛都变成一条缝。
      
      这种小孩应该会被很多人喜欢吧。
      
      当然,是不知道他真面目的前提下。
      
      渡我植身暗道不妙,常年在绝境当中锻炼出来的危机意识让他冷汗直冒。
      
      “还有,杀人也是不可饶恕的。”深泽光又说道,“我已经做好下地狱的准备了。”
      
      渡我植身眼前突然一花,紧接着就是胸.前的剧痛。
      
      他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鲜血却没有流出来,而是露出了一个规则的圆形空洞,深泽光甚至可以从那个洞里看到后面的物品。
      
      “在地狱等着我。”深泽光打了个响指。
      
      捆着渡我植身的绳子变成了光点涌进了那个空洞里,‘渡我植身’失去了神采的眼睛里又渐渐的出现了机械性的神采。
      
      这个人已经死了。
      
      深泽光把自己的头发抓的乱七八糟的,然后拿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绳子递给了‘渡我植身’,‘渡我植身’把深泽光捆了起来,然后拽着绳子的另一端,把他从暗门拎进了地下室。
      
      深泽光做出了非常符合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在面临危险时的反应。
      
      “救命啊!!!!!杀人啊!!!!!”
      
      若是渡我植身还活着,肯定要吐槽深泽光这臭不要脸的行为。
      
      然而他已经死了,就连他说话做事都是靠着深泽光才可以。
      
      说是被深泽光操控的傀儡也完全没问题。
      
      在昏暗逼仄的地下室里,蜷缩着几个年纪各不相同的小孩子,他们身上要干净一些,有几个昏迷着,醒着的只占一小部分。
      
      在听到呼叫声之后,他们悄悄地抬起了头看向门口。
      
      惨叫着却没有被堵住嘴的新人——
      
      轰焦冻抬起了头,异色的双瞳和进来的‘渡我植身’对上了视线。
      
      ……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渡我植身’把深泽光往他身边一丢,因为力气太大,还在脏兮兮的地上滚了几圈,撞到了轰焦冻的腿这才停了下来。
      
      深泽光呸了一声。
      
      轰焦冻也被捆着手脚,脖子上甚至戴着个性抑制器,不只是他,就连其他的小孩子脖子上也戴着这个。
      
      这东西只有塔尔塔罗斯监狱会用,其它的都流传于黑市。
      
      现在却被用来关押他们这些小孩子。
      
      “在这里好好呆着。”
      
      渡我植身对深泽光说道,还扫视了一眼其他的孩子,特意在轰焦冻的身上停了几秒,“不要吵。”
      
      轰焦冻躲过了视线。
      
      然后他感觉自己屁.股被撞了一下。
      
      他扭过头,看到了刚被扔进来的倒霉蛋的脸,深泽光非常无辜的笑了笑,然后解释。
      
      “不好意思,这不是我能控制的,不过还挺弹?”他看轰焦冻的表情不太对,又解释,“我手没有动!”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舒舒服的把自己的头放在了轰焦冻的大.腿上。
      
      轰焦冻:???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红包就没有评论,我嘤嘤嘤了
    咋回事啊,谁钻进我存稿箱里扔了雷?都扔到第九章了,笑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