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滴答……
      滴答……滴答……

      隔着宽疏的门缝,冯小娟能清晰地看到对面墙上的破水管,从里流出来的锈水,一滴滴淌进墙根。
      按理说,几十年都没人用过的老厕所不该有什么怪味了,可她分明闻到一股沤馊的酸臭味从脚下的便池里反上来。

      不,不仅是酸臭,还夹杂着一丝腥气。

      是在哪里闻过这样的味道呢?

      她记得,没念大学之前,她每天清晨都要陪奶奶逛菜市场,家禽宰杀后,鸡血混着鸡屎粘了一地,那味道和这有些像。
      她还记得,小学时她摔在石子路上把膝盖摔开一个大血口,她害怕被奶奶骂,憋着没说偷偷回了屋,三十多度的炎夏致使她的伤口很快溃烂,流出来的白色脓水也和这味道有些像。

      但不完全一样。

      冯小娟突然想起,上周何文建曾递给她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半瓶褐色的粘稠液体。
      她问这是什么,何文建大她一届,已经开始接触解剖课了,他神秘兮兮附到她耳边:“这是大体老师心动脉里的血。”

      冯小娟呀地叫了一声,把玻璃瓶摔到他身上,气得骂:“你拿这种脏东西给我干什么!”
      她转身要走,被何文建一把抓住:“医学生接触这些是早晚的事,我先带你见识过,这样你以后上课就比别人更有经验了不是?”

      冯小娟狐疑:“你有这么好心?”
      何文建打开瓶塞,放到她鼻下:“闻闻看,我每天在解剖室都是伴着这个过来的。”

      冯小娟厌恶地挪开鼻子:“这是什么味道啊?恶心死了。”

      “尸体的味道。”何文建笑吟吟看着她,“在福尔马林里泡过的尸体。”

      ……

      没错,就是尸体的味道。
      虽然只闻过一次,却终身难忘。

      那不光是熏臭,更捎带一股叫人形容不出的诡异味道,越来越浓,开始冯小娟以为是幻觉,直到有滴腥臭的液体从天花板垂直滴落,掉在她的鼻尖上,她才恍惚过来。

      此时已过夜半,她不在宿舍睡觉,却蹲在废弃解剖楼四楼的男厕,隔着木板朝外窥探。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又在做什么?
      脑子本来已经麻木了,可那滴液体唤醒了她的神志,冯小娟突然全都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了。

      在二十分钟前,也可能是半小时前。
      总之,在不久之前,她亲眼看见,四楼那本该干涸的福尔马林大池里涨满了液体,十几具新鲜却面目全非的尸体漂浮在池面,她吓傻了,脑海里翻来覆去地想——解剖楼不是已经荒废了吗?这里为什么会有尸体?

      她一动不动盯着池子里的东西,耳边传来何文建急切的呼喊。

      “小娟你别傻愣着,快跑!你快跑啊!”

      何文建的声音是那么急促,那么恐惧,他死命拽她,可她像被什么魇住了,身体沉得像尊铜像。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池子里的东西已经爬到了岸边。
      它们皮肤死白,四肢扭曲,每动一下骨骼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怪响。

      何文建将她推离池边,自己却被拽住裤腿跌入福尔马林池里,他瞬间被撕得粉碎,血染红了一池的液体。

      他破碎的喉管里吐出的最后一句话是:“小娟……跑……”

      冯小娟顾不得救他,转身没命地奔逃,可解剖楼像是一个偌大的迷宫,无论她怎么走都找不到楼的出口。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些将何文建拖入池子里的东西,正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

      ……

      太阳穴突突直跳,厕所里的尸体味越来越浓,天花板滴下的液体也越来越多,落在她的头发上、肩膀上,顺着衣领流入身体,触感诡异,像是一双冰冷的手,在她光滑的皮肤反复抚摸着。

      隔着一道门缝,她看见墙上水管出水越来越快,锈水很快溢满了墙根下的凹槽,朝地面铺来,一直流,一直流,流入她的凉鞋里。她才发现,那根本不是什么锈水,而是何文建给她闻过的大体老师心动脉的血,那味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忘。

      是血,厕所里全是尸血。

      冯小娟颤抖双肩,忍不住发出一声呜咽,虽然只有一声,但在这诡异的地方足以给她招致灭顶之灾了。

      寂静的男厕突然袭起一阵阴风,不远处的门口响起脚步声。

      很轻,很慢。

      但每一步都踩在冯小娟的心尖,叫她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知道自己这时应该闭上眼睛,不去看不去听,可她控制不住,虽然怕得指尖都在抖,可一双眼睛依旧睁得滚溜圆,直勾勾盯着门缝。

      那东西在门板外停下了脚步,蹲了下来。

      门缝依旧宽疏,冯小娟看见了它的一只眼睛。
      那么斯文,那么熟悉,可此时,却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死光。

      何文建的声音从它的嘴里响起:“小娟,你跑什么?”
      冯小娟嗓子哑着,头皮发麻:“……是……是你……你叫我跑的……”

      “是我叫你跑,可是小娟……”它咧着唇,就如同何文建往常那样笑着,“……你跑了,我怎么办呢?”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绝望地想到,在楼外时就该听那女孩的劝告。

      她不应该进来的。

      *

      承和医学院的解剖楼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经过七十年的风雨吹袭,破旧不堪。

      楼外多年无人打理的花坛不知被谁插了一根地锦的藤,这些年来贪婪地吸取土壤里的养分,此时已绿得铺天盖地,将楼体缠得密不透风了。

      冯小娟记得,进解剖楼之前,薛蓉还曾开玩笑说:“你们瞧这地锦,像不像是一件厚棉袄,把这座楼保护起来了。”

      话剧社社长武亮是薛蓉的男友,他笑着说:“一座废弃了二十多年的破楼,有什么可保护的?”

      薛蓉手挡嘴巴,用只有武亮和舍友冯小娟能听见的音量说:“你们还不知道吧?关于这座楼的传说。”

      承和医学院的话剧社最近排了一场话剧,定了爱伦坡的恐怖剧本,可是主创们性格很活泼,根本演不出惊悚的感觉。于是社团的几个负责人灵机一动,决定带主创们来个深夜探险,只有身临其境感受恐怖,才能更好地将自己融入故事里。

      学校废弃的解剖楼是个再好不过的去处,这楼荒了二十年,校方严禁教职工和学生靠近,不说明原因却也不拆,这在寸土寸金的申城实在让人费解。
      大家都私下八卦当年解剖楼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说法各不相同,可每一种都难脱恐怖色彩。

      听薛蓉这样问,冯小娟回答:“好像是因为当年发生了凶杀案,学校觉得晦气,才把楼封了。”

      薛蓉撇嘴:“骗鬼呢!建一栋楼成本多大啊,你真觉得一起凶杀案就能让学校废一栋楼?不过是骗骗学生的说法。”

      武亮:“你好像知道挺多啊?”

      “那当然。”薛蓉得意地说,“我小姨就是在承和上的学,念书的时候正好赶上学校封楼,她们那届都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小娟也没完全说错,确实是发生了凶杀案,可杀人的却不是人。”

      冯小娟胆子小,缩了缩肩膀:“一会还要进去探险呢,你再说我就不去了。”

      薛蓉存心吓唬她:“据说二十年前送来的尸体,不管死了多久、死状如何,只要在四楼的福尔马林池一泡,夜里就会活过来。很多医学生都在半夜见过尸体走路,杀人的也是那些尸体。你想啊,大半夜你上完自习出来,一关灯,迎面撞上一具白天刚解剖过的死尸……”

      她话没说完,冯小娟突然惨叫了一声,薛蓉吓了一跳,心想就几句话至于把她吓成这样吗?然而吓到冯小娟的并不是她,而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何文建,就在薛蓉说话的时候,他恶作剧地朝冯小娟后脖子吹了口气。

      冯小娟气得眼泪直掉,何文建连忙安慰:“别听薛蓉瞎说,只不过是些鬼故事而已,一会我保护你啊。”

      他这边哄着,学生们在那边用棍子拨开墙上的地锦,预备撬门。

      薛蓉拉着冯小娟的手跟在后面,两人走着走着,突然头上落了东西。
      薛蓉一摸,发现那是两片瓜子壳,冯小娟一抬头,蓦地尖叫道:“妈呀,有个人——”

      众人吓一跳,以为巡逻的保安来了,朝她指的方向一看,才发现并不是保安。
      在无月的夜里,树林格外幽深,如果不是冯小娟眼力好,还没人发现那个几乎和黑树林融为一体的女孩。

      桃桃翘腿坐在树上,手里捧着一把刚磕完的瓜子皮,静静望着众人。她才来没多久就遇见这群不怕死的学生,要不是为了李三九未了的遗愿,她不会出言提醒。

      薛蓉问:“你谁啊?”
      桃桃没说话,薛蓉嘀咕:“大半夜又吓人又乱扔垃圾,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桃桃一副没睡醒的语气问道:“你们要进鬼楼?”
      薛蓉扔掉瓜子皮:“你说的鬼楼是解剖楼吗?是要进啊,你别告诉辅导员成吗?我们就看一眼,一眼就出来了。”

      这人半夜不睡觉坐在树上挺吓人的,薛蓉见她没反应,仰头撒娇:“哎呀小妹妹,对不起啦,刚刚不该说你没有公德心,我收回那句话。我们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是为话剧排练嘛,你就通融通融,到时候免费送你一张话剧票,好不好?”

      桃桃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别进去。”
      “啊?”
      “如果不想倒霉,就不要进去。”

      学生们面面相觑,没懂她的意思,还是薛蓉反应过来:“我都这么求你了,你还想告诉老师让我们倒霉呢?你几年级的这么不懂事?有本事你就去打报告!看看我们社团策划了好久的活动会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取消!”

      “哦,随你。”桃桃面无表情,顺手把剩下的瓜子皮扬到薛蓉脑袋上。

      薛蓉被激怒了,挽起袖子要和她吵架,武亮连忙拦住她:“好了蓉蓉,别耍性子,你这一吵当心把保安引过来。”

      “不是我想跟她吵,是她太过分了!”薛蓉疯狂甩头,从头发丝里择下来一堆瓜子皮,“你看!全都掉我头发里了,弄都弄不干净,让我怎么办啊?”

      桃桃小腿垂在树干间晃来晃去,故意气她:“别急,头发剃了就能弄干净,再不然把头切了也行。”

      这句话差点没把薛蓉气死,她指着树骂:“真是太没礼貌了,你给我下来,看我揍不揍你就完事儿了!”

      桃桃不理她,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又掏出一把瓜子,边磕边看冯小娟。
      冯小娟穿着超短裤,两腿笔直修长,她毫不害臊盯着瞧,看完像个无赖一样,竟旁若无人朝冯小娟吹了声口哨。

      何文建脸色一变,把冯小娟挡在身后:“你干嘛?”

      桃桃目光落在何文建身上,短暂的停顿后又看向冯小娟:“你最近接触过不干净的东西吗?”

      她这问题有点古怪,冯小娟不知怎么想到了何文建拿给她的那瓶尸血,但将尸体身上的东西带出解剖教室是违反学校规定的,她不敢当着同学的面承认,于是摇摇头。

      桃桃又问:“认识能替你消灾避害的灵师吗?”

      “灵师?”冯小娟疑惑,继续摇头。

      “那你胆子大吗?”
      冯小娟流露出迷茫的神色:“你到底想说什么?”

      “应该不小吧,否则身上都这么重的邪气了,怎么还敢还出门招鬼呢?”桃桃吐出嘴里的瓜子皮,“你真不怕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