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温钧不是爱说大话的人。
      
      他敢将话说出口,自然有八成的把握做到。
      
      不过老大这几年威风惯了,压根不信他的话,看了温钧一眼,露出满是嘲笑又强忍着的古怪表情。
      
      “温钧,你是不是疯了?”
      
      “我是不是疯了,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难道还怕了不成?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本来就自以为是,十分冲动,何况老大的身份摆在这,性情更加浮躁,从来不怕威胁。
      
      温钧说完这句话,他立刻站起来往外走。
      
      杂食铺子位于集市入口的拐角处,人流并不密集,生意本就不好。因为里面坐满了十里八乡的小混混,更是没有一个人进来,老板的脸色都快要愁哭了。
      
      看见有人站起来要出门,还以为他们要散了,脸色一喜,赶紧上来收钱送客。
      
      谁知道还没走到近前,“砰”一声,最后一个来的生面孔少年突然暴起,从后面用手肘勒住要出门那人的脖子,将人狠狠地掼到在地。那人轰然倒在桌子前,两只手像落水的母鸡一样拼命挣扎,因为距离太近,将桌上的东西都震落,发出巨大的动静。
      
      再仔细一看,那人倒在地上,脸上满是被勒出来的涨红,而少年却还是举重若轻的表情。
      
      店老板咽了咽口水,默默又退回了后厨,掀开半扇门帘,悄悄地旁观,免得这些人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至于劝架?对不住,那都是他们混混之间的事情,他一个老实做买卖的小贩,可没那么闲心去管。
      
      其余人不明就里,也被温钧镇住,坐在凳子上,傻眼地看着面前的场景,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说到底,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漕帮黑道,只是一群流窜在十里八乡的小混混,今天偷这家的鸡,明天摸那家的狗,菜地里捞个瓜被发现了,都要狂奔逃跑。
      
      以前出门,一群人也只是仗着人多,欺负欺负小孩子,连大人都不敢去招惹。
      
      现在温钧猛地翻脸,他们怎么敢上前去插嘴?
      
      过了半天,眼看老大的脸色由红色变为青紫色,才有人回过神来,试探叫道:“温钧?”
      
      温钧松开了手,站起来,冷静地看着老大趴在地上,脖子上一圈吓人的淤痕,一边干咳一边干呕,咳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
      
      他不急不缓问道:“老大,你试过了。”
      
      老大的脸色更加难看,咳得喘不上气来,仇恨地抬起头看着居高临下的温钧,咬牙切齿道:“温钧,你在找死!”
      
      “砰!”
      
      温钧冷着脸,一脚踹上去,力气并不算很大,打断老大的狂言。
      
      老大像只虾米般一下子抱紧了自己肋下,满脑门的冷汗,痛得差点去见阎王。
      
      太痛了,当年他偷鸡摸狗,被人半夜追得跳进山崖子,摔断了半条手臂都没有这么痛。就好像……就好像有人拿个锥子在他的肋下使劲钻,钻进肉里,在他肚子里搅和,痛得他全身抽搐。
      
      为什么会这么痛?老大满脸茫然地回头看温钧。
      
      温钧悠然站立,知道老大经受了这一次,没个几分钟起不来,安心地转身去找看热闹的老板要了纸笔,抬手开始写欠条。
      
      温钧没怎么用过毛笔,好在身体还有记忆,写出来的几个字勉强也看得懂。
      
      他写了一小摞,拿上老板的红印泥,走回老大身边,放在地上,示意老大按手印。
      
      老大身上的痛楚缓解了许多,却还爬不起来。看着面前的欠条,他脸色变幻,在这关头,突然暴起……
      
      “砰!”
      
      温钧又踢出一脚,还是踢在老地方,老大顿时瘫软,砰一声倒回原地,脸色煞白,痛得差点昏迷。
      
      看着他没用的样子,温钧皱了皱眉,没有再继续追着他,看向了其余十几人。
      
      温钧偷袭老大,单方面殴打老大这些事情看起来很久,其实也才过了几分钟,不够这些人回神用的。他们的心里还在懵逼地想着,温钧今天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发疯,老大为什么这么没用,连温钧都打不过……
      
      看见温钧过来,才总算集体回过神来。
      
      胆小的有些站不住脚,悄悄往后退了一步,胆子大的却没觉得有什么,却也有些不安,故意粗着嗓子高声问:“温钧,你想干什么?”
      
      “别怕,只是一点小事情。”
      
      温钧的模样丝毫没有变化,衣衫整洁,笑容温和,连发丝都不带乱的,他将欠条和红印泥放在桌上,叫出几个名字,道:“来吧,把欠条签了。”
      
      十几人里,也不是个个都欠了温钧的银子。
      
      没有被叫到名字的人默默松了口气,被叫到名字的人看了眼欠条,明白过来温钧想干什么,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这个团体里借钱的人,除了一个叫二条的少年,是为了母亲生病找原身借钱,之后一直在默默还钱,其他人都是和老大一样抱着不还钱的心。
      
      现在又怎么可能会老实还钱,还打欠条?
      
      于是温钧又花了几分钟,和这些人动手,将他们打服了。
      
      温钧不是专业的打架人士,只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争抢食物,后来去上学,遇上不良们打劫,反抗争斗,从小逞凶斗狠,自己研究出了几个人体的弱点,才看起来厉害而已。
      
      和这几人动手,温钧也受了伤,嘴角就被人给砸破了。
      
      但是好在一通收拾,这些人都老实下来,趴在地上,让按手印就立刻老实地按上手印。
      
      叫二条的少年没有参与打架,站在一边,主动地按了手印。
      
      最后就只剩下老大了。
      
      温钧走向慢慢爬起来的老大,站在他面前。
      
      老大沉默半天,脸上露出一丝挣扎,终于放弃般按上了手印。
      
      温钧很满意,看着手上这一摞欠条,环顾众人,慢条斯理道:“以后出门就不用叫我了,我得在家准备提亲成亲的事情。至于欠的银子,限你们三个月之内还清,如果没有及时送来银子,那很抱歉,我可就找上门去了。”
      
      几个少年低下头去。
      
      温钧又看了眼老大,想起这人加起来总共欠了七十两银子,又没有父母家人,就算找上门去也要不到钱,免得这人狗急跳墙,于是宽限了些时间。
      
      “老大,你两年内还清就可,每月加利钱按时还我三两银子,明白吗?”
      
      老大像只斗败的公鸡,坐在地上毫无生气:“明白了。”
      
      温钧点头,去后厨找老板,赔偿了几张凳子的钱,转身走出铺子,回家去了。
      
      至于饭钱,才百文铜钱,少年们凑一凑,肯定能凑得出来,温钧没打算管。
      
      ……
      
      顺利摆脱了一群拖后腿的家伙,温钧心思缜密,怕有人想不开要找回场子。
      
      回到村子里,就立刻和村子里的人说了,他已经和那些二流子断交,下回他们再来,让村民们随便打出去。
      
      村民们又惊喜又惊讶,生怕温钧反悔,赶紧满口答应下来。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温钧那日翻脸的情形吓到了他们,之后几个月,没有一个二流子敢从村子经过的。
      
      温钧为了以防万一,在家里待了七八天,没等到报复,也渐渐松了口气。
      
      村子里的生活是非常悠然的,每日看看书,养养花,和温常氏温蔷两人说说话,或者在村子里溜达几圈,和村民们交流,适应穿越后的生活,提升被原身糟蹋的名声和好感度。
      
      正好秋收已经结束,村子里渐渐热闹起来,每家每户都有了闲情逸致出门唠嗑闲逛。碰上温钧,闲聊两句,很快就会被他温润清朗、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打动。
      
      一来二去的,温钧在村民口中就成了洗心革面的好少年,对他刮目相看,态度日渐和善。
      
      另一边在家里,温蔷对他的态度也变了。
      
      以前温蔷不爱和温钧说话,是嫌弃弟弟没心没肺,父亲走了之后也不知道顾着家里,和那些二流子来往密切,趁着温常氏不在,还带那些二流子来家里。
      
      结果那一日又有二流子来家,温钧竟为她出了头,不顾朋友的名头将人赶出院子,让她心内颇为惊讶。
      
      后来出门前,温钧还安慰她“放心吧,过几天就没事了”,她那时不解其意,原来,他是出门去和二流子们断交去了。
      
      温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真是傻了半天,完全没想到温钧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
      
      不过弟弟变好,她自是没有不乐意的。
      
      后来温钧回来,嘴角受了伤,看起来情状凄惨,温蔷以为是弟弟固执要断交的原因,更加心疼温钧,每日好吃好喝地照顾着,都不用温常氏催一句。
      
      温钧也是这时才知道,两姐弟之间的心结是什么。
      
      不过这个心结如此轻易解开,倒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
      
      七八日后,温钧嘴角上的伤口痊愈,看不出什么痕迹了,他也在家待得有些腻歪了。
      
      尤其是温常氏知道儿子要和季明珠成亲,着急把温蔷嫁出去,这些日子从宋媒婆手上拿到了花名册,日日念叨挑选。
      
      温钧深受其害,做梦的时候脑子里都是那些名字。
      
      为了得到片刻清静,加上确定二流子们不敢来报复,他想了想,换了一身斯文的长袍,捏着一把折扇,打算去县城里走走。
      
      温家目前的情况还好,却不代表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坐吃山空,总要找一条路子,彻底立起来。不然季明珠嫁进来,多了一个吃饭的,财政很快就会紧张起来。
      
      到了上林县,温钧还没进城,就听到有人在议论季家。
      
      他眉心微拧,驻足听了片刻,脸色缓缓变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