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怕谁》君约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3 21:05:5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殷遥这晚睡得极差,总做些乱糟糟的梦,凌晨三点醒来便无法再睡,她想找些事情做,于是在暗室里待到天亮。
      六点钟,她出来洗了澡,看落地窗外逐渐苏醒的世界。
      晨光大好。
      
      殷遥独自在家享受了无所事事的半天,午间补了觉,下午两点钟才不急不忙地去工作室,今天她没有拍摄,但Yin Studio的三个影棚都没有空着,有两个被租用,另外一个是自家的一位签约摄影师在拍,拍摄对象是周束。
      这是殷遥上周就安排好的,准备工作早已做好,方案也是她亲自定的,只是昨晚才和摄影师敲定在今天,也是昨晚十一点才通知周束。
      
      殷遥直接去C棚看拍摄进度,她进去时,上一套复古风的刚好拍完,周束正要去换衣服,看到她来,有些激动,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冲她挥了下手,见殷遥笑了,他也笑了,然后才跟在拍摄助理身后进了化妆间。
      摄影师喊殷遥过去看片,和她讨论了一下。
      等他们开始了下一套拍摄,殷遥就离开影棚,回办公区。
      
      周束五点半拍完,来办公区的咖啡厅找她。
      殷遥这次详细和他说了纽约那边的情况,向他确认:“真的考虑好了?”
      周束很认真地点头:“这么好的机会,我肯定不能放弃,就算以后没有拼出什么结果,我也不会后悔的。”
      殷遥似乎对这个回答比较认同,朝他点了点头,说:“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用邮件联络我。”
      周束经过这几天,已经从激动的状态逐渐走向冷静,他犹豫了下,鼓起勇气问:“殷遥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有吗?”殷遥说,“只是觉得你条件不错,应该要有更好的机会。”
      
      “可是如果我走了,就不能……”周束没有往下说,迟疑地看着殷遥,意思很明显,如果他离开北京,就不可能再随叫随到,和她像之前一样。殷遥这样做,是给了他天大的好处,同时也断了和他的关系。
      即使那其实算不上什么关系,也到底是有些牵扯。
      殷遥自然听懂,可她难得的语塞了一下,不知如何回应。
      她需要逢场作戏,但薛逢逢给她灌输了一套很朴素的道理,和任何男人都不要牵扯太久,久了容易习惯,容易失控,容易不清醒,人一旦不清醒就离重蹈覆辙不远了。
      周束挺可爱,也知趣懂事,从不得寸进尺,其实殷遥没有这种顾虑,但一年也足够了。
      
      殷遥不接话,周束也就不再等答案,有些失落地说:“我知道了。”
      殷遥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完,站起身:“剩下的时间把自己的事情处理一下吧,下月初可以出发。”
      周束也站起来,点点头。
      殷遥向他走近两步,轻声说:“祝你以后有好的前程。”
      她正要转身,周束忽然上前抱了她,小声地说:“谢谢你。”
      他很快就松手,快步离开了。
      
      晚上回去后,周束推掉两个可有可无的通告,订了三天后回重庆老家的机票,他没有经济公司,孤家寡人,也没其他的私事要处理。
      他想去美国之前回家看看,在北京漂了这么多年,一共也没有回家几天,倒不是因为忙得抽不开身,主要是一直没有混出名堂,不好意思回去。
      票订好,周束收拾了行李,肖樾回来了。他买了啤酒和吃的。
      这个月NBA有比赛,勇士与骑士的几场总决赛,他们有两场没看,打算今晚补一下。
      
      这样一熬,看完就到了凌晨。
      桌上横七竖八扔了不少空的啤酒罐。
      周束喝了不少,回顾过往,说起这些年的经历,末了说到殷遥,他情绪复杂,因着酒意,显得有些唠叨:“你知道嘛,她专门找了摄影师给我拍片,那么大的摄影棚都给我用,帮我铺好了路……她今天对我真的好温柔的,说祝我有好前程,当然以前也不凶就是啦,”说着,声音低下去,沉默了好一会,才又说,“如果再跟她久一点,我觉得我搞不好会真的喜欢上她的。”
      肖樾侧过头,看向他。
      
      周束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忽然又笑着说,“真奇怪,除了上学的时候,我还从来没有喜欢过谁呢。”他拿手肘推了推肖樾,“哎,你有没有喜欢过人啊?”
      肖樾看他一副喝高了的样子,抽走了他手里的半罐啤酒,起身收拾一桌的垃圾。
      ……
      六月剩下的一半日子,殷遥在日本度过,十天都在东京,项目结束后也并不想立刻回去,于是独自去了奈良,直到薛逢逢催促,说工作室常合作的那家时尚杂志发了慈善晚宴的邀约,让她必须要去,殷遥才在月底返程。
      北京已经非常炎热。
      殷遥到家几乎没有休息,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开车走了,她按薛逢逢给的位置去银泰试礼服。
      
      店里的经理推荐了一套黑色的,殷遥换上,挺合适,也就不再尝试别的。
      没想到五分钟就试完了,时间还早,她去了柏悦六楼酒吧,等到准备离开时才记起是开车来的,她像从前一样给周束拨了电话,拨通才想起已经……
      正准备挂,那头却接通了,周束似乎很高兴,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殷遥只好开口,结果得知周束此刻在重庆老家。
      她更觉得这个电话拨得不恰当,立刻说:“没事,我叫代驾。”
      那头周束语气很急地说:“别叫代驾了,你喝多了,万一睡过去,多不安全,这样吧,我叫肖樾来,他今天有空!”
      殷遥原本要说她只是喝了酒,并没有到喝多的地步,但忽然听到肖樾的名字,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迟疑了一下,没有拒绝。
      周束又说:“你就在那等着,千万别走哦!”
      殷遥于是把那家礼服店的名字告诉周束,说:“我在那儿等。”
      
      挂了电话,殷遥依然在酒吧玩,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震了一下。
      她点开,干干净净的对话界面有了第一条消息——
      肖樾:我到了,没有看到你。
      她收起手机,起身下楼。
      
      远远看到站在店门口的身影,他不知是从哪过来,一身运动风,黑色系,T恤和锁口长裤。他目光一直看着左边一家儿童品牌店,直到殷遥走近。
      殷遥朝他笑了一下,他依然是淡淡点个头。
      殷遥看到他右边眉下有道暗红色伤痕,面积不大,但在好好的一张脸上就有些明显。
      她再一看,发现他下颌也有道印子,像是擦伤。
      或许是她看得太直接,他忽然微微侧过脸,声音有些冷淡:“可以走了吗?”
      殷遥说:“等会,我拿一下衣服。”
      她进门去取礼服,肖樾并没有跟进来,直到看见她拿着挺大的一个盒子出来,才朝她伸手。
      殷遥把盒子递给他,去往地下停车场。
      肖樾走在她身后。
      进了停车场,左转,往前没几步,殷遥脚步忽然停下。
      前面一辆红色车,两个打扮精致的年轻女人迎面走来。
      殷遥在这一瞬间回过身,拉了肖樾的手,要走另一边,这时已经晚了,身后传来声音:“遥遥姐。”
      她身体立时僵了一下,人顿在原地。
      肖樾也怔了怔,手心里温热又柔软,他下意识要抽回手,却察觉到她在微微发抖。
      
      白迎迎已经走过来,声音清脆如铃,“遥遥姐,好不容易碰上,你怎么躲这么快?”
      殷遥松开了肖樾的手,回过身。
      白迎迎今天穿一身纯白色裙装,袅袅婀娜,妆容明艳,脸上挂着笑,看了看殷遥,问:“你怎么在这儿?好巧。”
      见殷遥不接话,她又看看肖樾和他手里那个盒子,道:“原来你也来拿礼服。”说完又抬头,仔细打量肖樾,目光别有意味,“遥遥姐又换了伴儿,这个挺帅的。”
      殷遥应了一声:“是啊。”
      白迎迎朝她走近一步,温温柔柔说道:“那最好了,不然我怕你伤心,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我跟津南哥的婚期已经快要定了,家里正在看日子。”
      
      殷遥没有接话,她又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来,我让你哥哥给你带个帖子?”
      “不用了。”
      “你是还没有忘记津南哥吗?”
      殷遥脸色很差,抿了抿唇,讥诮地朝她笑:“当然没有忘记,他床上很不错,我替你试过了,恭喜你。”
      白迎迎立时变了脸,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尖着声音叫道:“你贱不贱!真可怜!”
      “没你可怜。”殷遥笑了一声,“至少我不会靠家里安排男人。”
      白迎迎气得脸发白,被旁边的闺蜜扶住。
      殷遥不再理她,径自走了。
      她杀敌八百,自损一千,掐着伤疤也要跟人斗嘴,要是薛逢逢在,一定骂她有病。
      
      夜色深重。
      车一路平稳行驶,窗外一道道霓虹河流一样蜿蜒。
      七月天气总是神奇,好端端又下起暴雨。
      雨停后,路上车堵成长龙。
      肖樾停了车,在这间隙,转头看了殷遥一眼。她坐在副驾,半侧着脸,从上车起,一直沉默。
      
      

  • 作者有话要说:  重修了这一章,晚了点,抱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