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简总离婚的日子》小醋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1-01 08:14:1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盛夏的阳光投射了进来,透过双层落地玻璃窗,被折去了几分张扬。
      虽然明亮,却不再耀眼。
      
      苏莘坐在办公桌上,静静地看着手机。早上出门的时候,她给简亦慎发了一条消息,问他今天的航班信息,还提了一句晚上给他煲了汤,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手机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从信息发出去到现在,她深怕错过消息,时不时地就戳一下屏幕,到了最后终于死心。
      
      其实,她早就该习惯。点开简亦慎和她的聊天对话框,几乎整一面都是绿色的字幕,像极了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这一整面的绿色看起来特别刺眼。
      
      蝉鸣声隐约却执着地传来,仿佛编织成了一张细细密密的金丝网,把苏莘笼罩其中,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桌上放着星河娱乐的报表,半年利润总额那里的负号触目惊心;手边是公司首席内容官兼副总裁的辞职信,打印出来的方块字看起来毕恭毕敬,却明白地告诉她,在这个公司风雨飘摇的时刻,这位高官打算另谋高就;电脑上则是公司顶梁柱之一的艺人秦志明的丑闻页面,各种花式热搜已经屠了半个月了。
      
      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苏莘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她没有想到,短短三四年功夫,曾经在苏廷允手中煊赫一时的星河娱乐,居然会被苏何管理成这样一个烂摊子,她的这个哥哥,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她定了定神,说了一声“进来”。
      
      总秘姚姐进来了,她是苏廷允一手培养上来的,行事细致、接人待物得体,和苏莘、苏何兄妹俩也很熟。此刻的她,一脸的忧虑:“苏小姐,小苏总他还没有消息吗?”
      
      这个久违的称呼,让苏莘晃了一下神。
      三年了,她全心扑在自己的婚姻上,几乎忘了自己这个曾经的称呼,忘了自己曾有的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
      
      “没有。”
      “他……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姚姐无奈地道,“要不……我们还是告诉苏董吧?”
      
      苏莘摇了摇头。
      苏廷允有糖尿病,前几年肺又查出来有肿瘤,做了手术,这几年一直安州市近郊的山区静养,不到万不得已,她不想去打扰。
      
      “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能告诉我那一件事最迫在眉睫吗?”她定了定神。
      姚姐想了想:“最火烧眉毛的应该算是《天下无敌》压在手上卖不出去,小苏总在这部剧上投资了三个亿,上个月爆出秦志明出轨家暴丑闻,原本已经签好了意向书的电视台退货了,还有就是……”
      
      苏莘的脑袋更疼了。
      三个亿,再加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怪不得苏何直接跑了。
      
      “砰”的一下,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两人齐齐转头看去,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面带愠色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小秘书阻拦。
      
      姚姐心里“咯噔”了一下。
      
      秦志明是苏廷允在位时力捧起来的中生,拿过视帝,在圈子里很有名气,这些年背靠星河成立了个人工作室,他主演的剧一直是收视率的保证,这一次会出这样的事情,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他成名早,虽然公开一直是谦和有礼的形象,实则性格有点阴沉暴躁,爱发脾气。这次爆出丑闻,不仅把公司拖累得焦头烂额,他自己也疲于奔命,苏莘这样一个娇怯怯的大小姐,被他迁怒了就不好了。
      
      “秦老师,小苏总不在,有什么事等他回来了再说……”姚姐往前一拦,挡在了苏莘的面前。
      
      “还小苏总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人影都不见,”秦志明轻蔑地道,“苏董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窝囊废!公司的公关呢?这个时候不下血本把舆论拉回来,难道要大家绑着一起死吗?”
      
      “公关都已经连续加班一个多星期了,钱也已经砸下去不知道多少了,”姚姐也不想得罪他,冷着脸解释:“你以为什么——”
      
      “秦老师倒是说说,你要怎样把舆论拉回来?”苏莘突然开了口,站起来走到了秦志明的面前,淡淡地问。
      
      秦志明这时才看清了苏莘。
      
      眼前的女人身材修长高挑,皮肤很好,白皙柔嫩得能掐出水来,五官清丽绝伦,尤其是一双杏眼含情,瞳仁仿佛浸了墨一般,漆黑清澈,饶是他见惯了娱乐圈的各式美女,也被这张脸庞摄得出神了两秒。
      
      原本气势汹汹的神情稍稍收敛了些,他轻哼了一声:“这有什么难的?杜雨儿能捅出我出轨,我们也给她安排一个情夫,各种通稿把水搅混了,是她先出的轨,我是被戴了绿帽才忍无可忍的,这样翻身的先例又不是没有,怎么,别家公关做得到,我们家就做不到?”
      
      杜雨儿就是秦志明的妻子,和秦志明结婚后已经很少出现在公众的眼中了。
      
      苏莘的嘴角微微一勾,左嘴角的小梨涡若隐若现:“无中生有?倒打一耙?”
      
      秦志明笑了起来:“这算什么?娱乐圈不就是这样,真真假假、黑黑白白谁能分得清?你是小苏总的那个妹妹吧?问出来的话好天真。现在的情况不是我们死就是她亡,我们就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难道你还要菩萨心肠吗?”
      
      苏莘只觉得好笑。
      秦志明的外在形象很好,国字脸一脸正气,电视剧中的形象多是深情款款或是正义凛然,原来,都是假的。
      
      “秦老师,你的想法实在太卑劣了,不可取。”她淡淡地道,“我给你一个忠告吧,如果你还想翻身,不如公开道歉恳求你妻子的谅解,然后净身出户表示忏悔,这样可能还能挽回十之一二,其余的,就不要徒劳挣扎了。”
      
      秦志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拳头拽紧了上前一步:“你说什么?”
      苏莘没有半分惧色,迎向了秦志明的目光,眼神冷冽:“我没有义务说第二遍。还有,我警告你,就算苏何再不像话,你这样的人也没资格骂他窝囊废。”
      
      两人对峙了两秒。
      
      苏莘冷冷地吩咐:“姚姐,叫保安,请秦老师出去,小刘,把手机准备一下,秦老师要是有意见的话,留好影像资料,给秦老师再添几个热搜。”
      
      保安很快就上来了,强硬地把秦志明往外请。
      
      秦志明显然忌惮了苏莘的最后一句话,没有反抗,但嘴上却放着狠话:“卑劣?笑话,这世上有哪个男人不偷腥?真当自己是仙女下凡,能让男人守着一个人过?苏莘,你别得意太早,你去看看你老公,说不定也早就在外面有人了……”
      
      声音渐渐远去听不见了。
      “哐啷”一声,手机掉到了地上。
      
      苏莘恍然回过神来,脸色有些苍白。
      姚姐连忙捡了起来,苏莘接过来一看,后面的玻璃屏碎了一个角,平滑的镜面上裂开了一条一条的小缝,看起来有些狰狞。
      
      “苏小姐,你还好吧?”姚姐担忧地问。
      苏莘扯了扯嘴角:“没事,我有点不舒服,要先走了。”
      “那……接下来……”姚姐迟疑着说不出口。
      
      “秦志明这个人,这次不出事以后也会出事,不用勉强去保,弃了吧,”苏莘想了一下,“让法律顾问查看一下签约条款,他家暴已经触犯法律,公司可以和他解约并追究赔偿。然后,让项目组评估一下《天下无敌》重拍男主戏份需要多少资金、多长周期。公司的资金缺口暂时还不用担心,我会去想办法。杨副总的心不在了,也不用再留,你们开会商讨一下哪个副手接替他的职位。我哥的事情,你这里能压先压一压,实在压不了就说他去国外出差洽谈一个大项目了,稳一稳人心。”
      
      她的话简洁干练,寥寥几句把几件事情都做了决断和安排。
      
      姚姐有点吃惊。
      她本来盼着苏廷允能出来镇一下场面,现在看来,这个表面娇怯怯的大小姐,并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比那个纨绔的小苏总强多了。
      
      “好。”她敬佩地道,“苏小姐,这样我就心里有底了。”
      “这几天我的时间不多,会尽量抽空过来,有些具体的事情,还要拜托你们了。”
      “苏小姐你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苏莘三言两语交代完,拎包朝外走去。
      
      姚姐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苏小姐,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她迟疑了一下,“听说,嘉城影视的《末日狂欢》拉到了一个大的投资商,是慎言科技。”
      
      苏莘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反驳:“不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能,”姚姐小心翼翼地道,“毕竟简总是你的先生,而嘉城影视是我们公司的死对头。”
      
      -
      苏莘开着车,回到了半山花园。
      这是一座私密度很好的高档小区,结婚后,简亦慎在这里购置了一套两百多平方的平层官邸,平常苏莘就住在这里。
      
      房子很大,大得空荡荡的,让人心里发慌。
      空调打得很冷,盛夏的季节,苏莘居然感觉到了心底的一丝寒意,她光着脚踩在了地毯上,这才暖和了过来。
      
      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早上备好的菜,苏莘开始准备晚饭。
      
      这几年来,她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渐渐改变,起因不过是因为简亦慎的一句话。
      “我喜欢温柔体贴的女孩,你真的不合适。”
      
      她收敛了所有的锋芒,留了长发穿了长裙,亲近起柴米油盐,只盼着简亦慎能偶尔驻足,回头给她一个缱绻的眼神。
      
      可惜,时至今日,却还是没有等到。
      
      煲的山药土鸡汤开始“咕嘟嘟”冒泡了,香气四溢,为整间厨房营造出了一种温馨的假象。
      
      然而,手机却还没有动静。
      
      看着料理台上的食材,苏莘忽然就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
      
      靠在沙发上,苏莘做了几个光怪陆离的梦。这一年来,她的睡眠不是很好,经常失眠多梦,半夜醒来时想不起来自己梦见了什么,却会发现枕边有那么一点潮湿。
      
      “啪”的一声,水晶灯骤然亮起,客厅里的昏暗一下子被驱散了。
      苏莘惊醒过来,茫然揉了揉眼睛。
      
      门厅前站了一个人,身形隽挺颀长,明亮的灯光从侧面打在了他的脸上,勾勒出了他深邃凌厉的轮廓。
      是简亦慎。
      
      苏莘本能地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了,距离她发的微信已经十四个小时,她还是没能等来一个温情的回复。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跪求多多留言、收藏,冰冷的码字生活,需要你的温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