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不打诳语》野生大汤圆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1-26 01:04: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京城一角某处大宅的后院内,仆妇们手忙脚乱慌慌张张的,不多时帘子一掀,一位大夫背着药箱叮嘱着大丫鬟模样的女子注意事项。室内一位面色苍白的夫人貌似虚弱地闭眼半躺在床上,胸口起伏,似在平息自己的情绪。
      
      院子里资历比较老的嬷嬷则咬牙命令仆从们押着一身粉嫩的妾室在打板子。
      
      “来人,扶我起来。”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的夫人神色肃然,“把王嬷嬷叫进来。”
      
      “夫人,您现在还不能起来,有什么事情吩咐老奴。”王嬷嬷心疼不已,自己奶大的孩子遭了大罪了,“那个胆大包天的贱婢,老奴一定让她后悔来世上走这一遭。”
      
      “将这吃里扒外的贱人绑起来送到我陪嫁的庄子上,跟老爷老太太说是罚她思过。当着她的面杖毙她那贱种弟弟和那对不要脸的父母。最后再拔舌废双腿卖进窑子里去。”面无表情的夫人颤抖双手抚摸着肚子,语气漠然地下着命令。“伤了我腹中孩儿,我要她全家用命来还。”
      
      王嬷嬷心疼不已,无论外人怎么说夫人心狠毒辣,对于自己的孩子,夫人是付出了全部的心血的。夫人闭着双眼,心想着,她愿意自己双手沾满鲜血堕入地狱,只要孩子能够无忧无虑,能够得到自己能给的一切。
      
      王妍有点发懵地发现眼前一片模糊,手脚无力。准确的说,隐约感觉自己有点像美人鱼,此时只能隐约听到人声,却不见人影。思考了一下,只有清醒之前的记忆,脑子还有点混沌,不知身在何方。
      
      又过了月余,时不时听见有人喊夫人,较之前清醒一些的王妍心中有了猜测,自己这是投胎到了一个大户人家的夫人腹中。
      
      王妍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连环车祸没死还能带记忆投了个富贵胎,这一个月中百花诀的重新修炼也有了一点气感。上辈子靠着石榴花玉佩中的百花诀,王妍的生活虽说不能富贵,但是也算无忧。这辈子能够在大户人家出生,那就不愁吃喝还能买买买(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是在有名的空壳子国公府),胎穿呢~王妍内心荡漾着也不忘修炼。
      
      此时,富丽堂皇的官宅后院的正宅里,慵懒的夫人躺在雕着石榴花的贵妃榻上,轻柔地摸着自己的肚子,“也不知,这是个哥儿还是姐儿。”
      
      塌脚上跪坐着捶腿的丫头笑着回应,“无论是哥儿还是姐儿,能投胎到夫人的肚子里,都是好运道的。以咱们夫人的气质,定然相貌不凡。”
      
      今日已经处理完自己这一房的日常事务,被王妍运转功力滋养着的夫人摸着自己的脸,这些日子孩子没有闹腾,安静的只在自己心绪不定时伸伸手脚,而自己的脸色红润,身段也紧实了很多,不禁笑了笑,“这定是个体贴的孩子。”
      
      近身伺候的丫鬟嬷嬷也都有眼色地跟着一叠声儿地夸着孩子心疼娘,定是个懂事孝顺的。突然摸到肚皮上孩子伸懒腰凸起的小手,夫人听着夸赞心情大好,赏赐了一堆金银馃子下去。
      
      王妍则在胎中努力修炼,时不时顺应心神停下整理着在肚皮里听到的消息,自己的母亲姓王,父亲姓贾,是个当官的,还有一些后宅里的事情。
      
      除了修炼,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的王妍每日感受着母亲轻轻抚摸自己,独自一人时呢喃着对自己的期待以及喜爱,被后宅通房小妾气着时下手干脆利落。
      
      上辈子单打独斗,还要拉扯时常脑子不清楚的家人的王妍表示,自己真是越来越欣赏母亲了,也许自己这辈子有了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母亲。对比前世,王妍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做不到像母亲那么手段利落,封建王朝的后宅怎么混,还是要好好听娘的。
      
      不过,正室的优势,仗着身份也能一力降十会,王妍的脑中突然飘过了这么个念头。
      
      上辈子30岁才开始修炼的王妍知道百花诀于女人而言有治愈排毒的功效,至于说传说中的精神力,今生利用先天之气修炼出元气的同时却是有了进展,能够通过精神力看到外面的景色。
      
      每日里要打理后宅,要处理家中事务,虽然母亲看起来很能干,但是,这么累,王妍有点心疼。对于疼爱自己的母亲,王妍一点都不吝惜于分享自己修炼出来的一半的元气出去。至于说分享的方法,在摸索一番之后,她发现可以通过脐带往母亲的全身运转。
      
      亲生母亲是最疼爱自己的人,以后也会是自己在后宅生存的引导者,王妍脑中默默想着。
      
      而一边安心养胎一边打理后宅的王夫人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料理后宅日渐轻松,并未有往日的疲累,心中也有了一点猜测,“都说姐儿装扮母亲,我这腹中的怕是个姐儿。”
      
      身边的嬷嬷则安慰道,“您已经生了老爷的嫡长子,这胎姐儿,也是子女双全。”
      
      “我这是担心,若是姐儿,怕是老太太要抱去养。老太太就曾想过抱走珠儿教养。”王夫人面带愁容。“这年节前后怕是要出生了,都紧着把奶嬷嬷和产婆都安排好了。”
      
      随着时间流逝,刚被一声女人尖叫从修炼中惊醒的王妍紧接着又听到另一声低呼,‘是母亲,自己要出生了’,还来不及精神力外放,王妍脑海里就闪过这个念头。念头一过,立马感觉空间太小不能活动,又被挤压不能呼吸了,王妍下意识地重新运转百花诀往亮光处挤。
      
      身边的仆妇皆是手忙脚乱,贴身管事的王嬷嬷安排人去前院儿通知正在拜年见客的老爷老太太,接着略慌乱过后的王夫人忍痛呵斥,安排人手进了产房。
      
      不多时,产房外隐隐透出阵阵松木香以及婴儿啼哭声,衬着屋外的冰雪格外清爽。
      
      “恭喜太太,是位姐儿。”接生婆清洗过后用绿襁褓包着刚出生的孩子向着王夫人禀报。
      
      仅用了一个时辰,下身不适的王夫人半躺在床上,刚歇了口气就开口,“抱过来看看。”轻轻摸了摸红润健康的女儿,王夫人很是亲昵,“这孩子到是疼人,没有折腾。”
      
      将孩子放在身边床榻之上后,王夫人抬头看着窗外的红灯笼,“老爷老太太都没来?”
      
      “老太太,派了鸳鸯在外面候着。老爷……老爷在来的路上被周姨娘装肚子痛截走了。”王嬷嬷跪下请罪,“老奴未能将周姨娘拿下。”
      
      “哼,有些人总是看不清自己的命。”王夫人面带阴沉,“老太太和老爷那边遣人去通报一声。周氏这个贱人,真当伺候老爷了就一步登天,那肚子里的贱种才月余就猖狂起来了。肚子痛?南疆来的药准备着,等她肚子鼓起来去给她长个记性。我的孩儿也是她能算计的!”
      
      只哭了一声的王妍被包好放在床上,慢慢外放自己的精神力,顺着熟悉的气味,‘看’向身边的母亲,有种特别的亲近感,她想凑近去蹭一蹭母亲。王夫人看向身边的孩子,神色柔和下来,“母亲的乖姐儿。”
      
      一觉睡醒,王妍发现母亲不在身边,本能地心里一急,外放精神力找到母亲在隔壁。松了口气之后,被本能支配身体王妍决定做个粘母亲的孩子。
      
      坐在门口与丫鬟们过年嗑瓜子聊天的奶嬷嬷被突然响起的哭声惊了一跳,连忙回身哄孩子,但是哄了快一盏茶的时间,孩子不吃奶没尿湿不说,却是越哭越大声。
      
      被哭声惊醒的王夫人连忙让奶嬷嬷把孩子抱进去,“大姐儿这是怎么了?哄个孩子都哄不好。” 王妍闻到母亲的味道,慢慢止住了哭声,也是哭累了。
      
      “大姐儿怕是想母亲了,一到您身边,大姐儿就安静下来了。”刚端着产后药进来的王嬷嬷回道,又使了眼色给呆立在一边的奶嬷嬷。“是的,是的。大姐儿既不吃奶也没尿湿,怕是想夫人了。”有些惶恐的新手奶嬷嬷跟着应和。
      
      而此时的王妍却是闻到了母亲胸前的奶水味儿,皱着鼻子要吃,但是王夫人一有要把她松开给奶嬷嬷的动作,她就张嘴嚎叫。“个小磨人精。”王夫人点了点王妍秀气粉嫩的嘴唇。磨了很久王妍最终还是成功吃上了母亲的奶,所谓的奶嬷嬷反成了摆设。
      
      在满月后,成日不离母亲的王妍也成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荣国府二房长女,贾元春,红楼世界。回忆了上学时看过的名著,只记得大概剧情。但是,还是知道,这是个有神仙背景的世界。怪不得自己的百花诀修炼的要比前世顺畅的多,这里明显要比无神论的前世要危险。但是自己以后就是有母亲的贾元春了呢。
      
      现在元春虽然还整日里修炼着百花诀,回忆着剧情的也会时不时放出精神力查看荣国府的情况。小哥哥贾珠已经与大房的贾瑚一起在学堂里启蒙了,每日回后院会在母亲房外请安。父亲回到后宅大多会去见怀孕还妖娆的周姨娘。还有个姓赵的通房在庄子上,父亲到是没有带回府里。贾母每日里明着不管家,也就和丫头们说笑,打叶子牌。暗地里,管事们倒是时常去拜见回禀府中情况。春现在也只对二房的情况感兴趣,到是没有发现有什么能威胁到自己和母亲地位的事情。
      
      满月宴是大房张氏强撑着病弱的身子骨办的。当日一大早,贾母第一次见到了奶嬷嬷抱着白白嫩嫩的元春,看着很是顺眼。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嫡孙女,看脸盘子倒像是长得不错的,好好培养着也许能有大出息。
      
      “啊,啊……”元春被抱着跟在王夫人身后,放出精神力看到一个保养良好的老太太,想到贾母现在是在荣国府食物链的顶端,存了好好表现的念头。
      
      而现在贾母也只是模模糊糊有了个念头,血缘的亲近倒是让她的欢喜有了几分真实,伸手摸了摸元春的小嫩脸。
      
      “日后若是天气好,带大姐儿过来这里,我们祖孙也亲香亲香。”贾母满脸慈爱地跟王夫人说。王夫人一听就紧了紧手中的帕子,低声应是。
      
      晚上,结束了一天的满月宴,王夫人半躺在贵妃榻上,面带不满,“老太太果真想要抱我的元姐儿。”
      
      “夫人,姐儿是粘娘的,老太太能不能抱的走还难说呢。”王嬷嬷笑着安慰王夫人,又道,“晚上老爷大概是要过来的,您也好好准备准备。”
      
      王夫人一听这话,便暂时不提元春的事情了,待贾政到来之后,夫妻一夜和谐。
      
      时间飞逝,已经像充气娃娃一般胖起来的元春也要百日宴了,胖起来这件事情让元春心中有点忧伤,百花诀也不能阻止婴儿肥啊。作为荣国府里掌家的大房张氏身子骨不是很好,而王夫人作为元春的母亲,很是欣喜的为宝贝姐儿准备百日宴的邀请。
      
      日日亲香之下,在王夫人心中,元春的地位已经与长子珠儿不相上下,都是自己的小心肝儿。王夫人仗着夫家的人脉大请宾客,试图将宴席办得热闹有排场。宴请的人中身份最高的便是皇上最小的弟弟直亲王的王妃,倒是让这小姑娘的百日宴显得热闹异常。
      
      听到直王妃的到来,贾母惊喜得撑着略显臃肿的身体,一路陪着直王妃看戏逛园子。直王妃年岁虽小仅仅比王夫人略大一些,但是身份高贵。而事先不知王妃要来,受邀而来的夫人小姐们也都惊喜异常,又有些懊恼自己打扮的不够精致。好在大家都也有些分寸,只小心又热情地陪话,到也算是宾主尽欢。
      
      王夫人惊喜异常的陪着王妃逛园子,把方开蒙的珠儿和元春带在身边,刷着王妃娘娘的好感。“王妃娘娘,这是小儿,方3岁。这就是小女,今天刚刚百日。”王夫人带着疼爱的笑容,将两个孩子送到王妃面前,混个眼熟。
      
      直王妃低头看着两个白胖包子一样的孩子,天真无邪,笑了笑,“你的两个儿女到是俊俏。”又伸手摸了摸元春的胖脸。
      
      元春则趁着这难得的机会亲眼看着家中园子,得知逗自己的是位王妃,也萌萌哒拉着王妃的手亲亲表示亲热。直王妃心情愉悦,看着粉嫩的小姑娘更觉得有眼缘,觉得很想揉一揉,但是碍于身份,便赏赐了一块随身佩戴的玉佩。元春若是得知,会说,小婴鹅的卖萌不是什么人都能扛住的。一日下来也没出什么岔子,算是圆满办完了一场宴会。
      
      元春每日努力修炼,在与母亲互动以及吃奶时疏通调理母亲的身体,有了兴致就外放精神力观察后宅,直到了5月。
      
      这天,元春日常观察后院的时候发现,母亲的人给周姨娘下了一种灰色粉末,心中顿时起了兴趣。按照母亲的身份,是不可能给作妖的姨娘通房保胎的,那就只有可能是……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性症状的。在元春心中,现在什么人都不可能比自己的母亲重要,更不要说是父亲的妾室了,既不会也不能去提醒别人自己母亲做的事情。
      
      次日,闹腾的元春日常被抱到王夫人身边自娱自乐。想到昨晚的事情,元春睁大眼睛,观察母亲处理二房的事务,看看回禀的下人,再看看面带威严的母亲。王夫人感觉到元春的动作,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小脸,“看什么呢?好玩么?”元春吐了个泡泡,好吧,母亲确实是很厉害,看不出来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而还只会啊啊啊,没法儿提出疑问的元春自那日起,便开始用精神力重点观察周姨娘的反应,却只看着她日渐肥胖,没有别的症状。直至生产那日,周姨娘难产了,而产婆和大夫检查都只说是,产妇补得太好太胖,生不下来。
      
      最终,元春也没有多一个庶出弟妹,而贾政却多了一个不再能生的肥胖妾室。贾政心中有些惋惜失去的孩儿,但是更加生气,周姨娘不知轻重只知道吃。看着面带沮丧的父亲,从出生到现在,见贾政这个父亲的次数不超过两只手,元春心里对于父亲的感情,就像是前生面对不熟悉的邻居,也是有点失败了。
      
      这时,元春已经快9个月了,百日之后会时常在舒适的日子里被王夫人和奶嬷嬷带着在园子里散心,元春也开始学着说话,会啊啊啊的叫人。而府中见过元春的长辈和下人们,则时时感叹,府中出了个美人儿胚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