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净灼 ...

  •   “我呀……”那“仙”的桃花眼迷迷蒙蒙 ,罩着一层雾气,此刻微微眯起,凑近了吱吱的脸道,“我可不是仙女 ,我是妖。”
      
      “不,你怎么可能是妖精呢?”吱吱笑出声来。
      
      根据原主的记忆,吱吱知道这个世界确实是有妖的。但是这个世界上的妖吧,都和王天霸的那个世界里的人们想象中的妖怪不一样。
      
      负责教导原主的仙师给她看过妖精的画册,上面的妖怪无不又丑又弱小。原主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将近一千年了,自己也见过几回妖怪,也有几个妖怪朋友,这些妖怪也都的确是又丑又弱的。
      
      弱小是因为修为低。妖是由非人的生物修炼而成的,而这个世界的法则对于妖而言很不公平,因为他们修炼的效率比起人类来说,要低得多。比如说一个人类修士,修炼一百年上升的修为,对于妖而言,可能就需要一千年,一万年之久。
      
      丑,则更多的是审美观的问题。一般的故事里,总是说,妖努力修炼之后,会变为人形。但是人编的故事,自然会表现出人的自恋:人觉得自己长得很好看,妖却不那么觉得。
      
      比如说巧黛,就是一只有自己的审美观的鸟。她已经有了数千年的修为,又受过仙家点化,有变形为人的能力。但是她偏偏不肯用。
      
      人也许觉得乌鸦很丑,但是巧黛觉得人才是长得很奇怪的动物。
      
      在巧黛第一次遇见原主的时候,她几乎带着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个没有羽毛的可怜生物。原主也带着不忍直视的目光,看着巧黛——当时的巧黛努力的变成了她自己认为最好看的模样:一只巨大而精瘦的黑鸟,瘦骨嶙峋的爪子上布满了不规则的外甲,像一根有金属质感的枯木。头上长着四对眼睛,每时每刻都会有四只眼睛睁着,盯着四面八方,而另外四只眼睛,则闭着,稍做休养,等会儿轮换。
      
      在巧黛跟了原主之后,她总算答应了不变成那副样子。却也无论如何不肯变成人形。最后妥协了,保持乌鸦的原形。
      
      反正,妖精的审美和人类的审美,肯定是不一样的。
      
      妖精长成这么符合人类审美,甚至超越人类审美的模样,恐怕可能性很低吧。
      
      吱吱看着那仙,继续笑着,期待着对方说一句,她是开玩笑的。
      
      笑声越来越干。
      
      但是,那仙的身上,确实有一种和仙完全不一样的气质。
      
      干笑了好了一会儿,看见那仙还是一副认真的模样,吱吱心头一凛。
      
      “如果你真的是妖,那就变个原身给我瞧瞧!”
      
      那仙终于松了手,低下头,有些害羞的模样,“变成个没有毛的狐狸,那岂不是很丑?”
      
      狐狐狐狐……狐狸精?
      
      不觉得没穿衣服很害羞,而觉得变得没有毛了很害羞?
      
      吱吱目光呆滞地把衣服还给了那仙……那妖精。
      
      那妖精披上了衣服,瞬间变成了一只油光水滑的红毛狐狸。
      
      “喜欢我这个样子吗?”狐狸长着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她蹭了上来,绕着吱吱打圈,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盯着吱吱的脸。接着缩小了体型,轻轻地靠到了吱吱的腿上,半眯着眼睛,拿耳朵轻轻地刮着吱吱的下巴。
      
      吱吱原本就对于毛茸茸的生物没有什么抵抗力,何况这只狐狸居然这么好看。
      
      但是此刻,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上去揉一揉的手。
      
      “我若是变大一点,还可以背着你飞起来呢?”狐狸却不依不饶了,大毛尾巴像扇子一样掸来掸去,“嗯,你想不想骑我?嗯,想不想骑我啊?想不想骑我嘛?”
      
      没羞没臊的狐狸精……
      
      吱吱摁住狐狸尾巴,老脸一红。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怎么感觉进展有些快了?
      
      吱吱回味了一下,她没有忘记刚才这只狐狸精想要掐死她的举动。当时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狐狸原本是可以弄死她的,可是为什么后来又不弄死了呢?
      
      她不由得目光深邃了起来,想起了狐妖吸人精气的传说。
      
      也许,狐狸突然发现她是仙,于是觉得比起弄死,还是养着吸仙气更划算。她想起狐狸后来的举动,真的有几分勾引的意思。
      
      可是,她明明是个女仙,狐狸怎么能以为能够用勾引男人的方法勾引她呢?
      
      也许这只狐狸还是一只小狐狸,没有什么经验。
      
      她还记得,仙师说过。妖,是一群很弱小的生物,只要神仙动一动手指,就可以捏死。
      
      吱吱低下头,看着怀中的赤狐,内心的动物保护之魂突然飙涨。
      
      小小的,毛茸茸的,柔弱又美丽……
      
      比起原主想要保护的仙女姐姐,柔弱又美丽的濒危野生动物不是更值得保护吗?
      
      小狐狸精,看起来还是一只嫩嫩的小狐狸。
      
      而她自己,毕竟已经是个一千岁的神仙了啊。
      
      吱吱对于神仙的岁数并没有多少概念,只是觉得一千岁实在是太大了。甚至让她生出了几分儿孙绕膝、颐养天年、关心下一代的感慨。
      
      “柔弱”的小狐狸精眯着眼睛,舒服得快要睡着了。
      
      吱吱问:“你,刚才明明很生气,为什么突然就不对我生气了?”
      
      “你长得好呗。”小狐狸“天真烂漫”地哼哼道,“捏死了多可惜啊。”
      
      吱吱内心一暖,多么肤浅而幼稚的小狐狸,看起来傻呼呼的。只看人的皮相,岂不是很容易被骗。
      
      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确是很容易濒危的……
      
      ……
      
      等到吱吱想走的时候,小狐狸精缠着要留她。于是她织了一朵巨大的棉花糖出来,在小狐狸精好奇地东看西看的时候,趁机把它捞起来,往棉花糖里一塞。小狐狸精显然没有料到吱吱还有这一手,一时懵住了。
      
      就在这一瞬间,吱吱飞速地织了一朵行云,然后在瞬间离去。
      
      吱吱飞到了那十二座山的边缘,正想着接下来该往哪里去。
      
      她看到一只黑色的小鸟,正在空中不停地扑腾着,好像在撞着一个无形的屏障。她飞近了一看,果然是巧黛。
      
      吱吱道,“你在干什么?”
      
      “这个破结界,怎么都弄不开!吱吱!吱吱,我来救你了!”说着,巧黛又拼命地向那个无形的屏障撞去,用力过猛,掉下了许多羽毛,她又撞了几下,才发现吱吱就在她的身边。
      
      于是放弃了努力,转而在她的耳边绕圈子。
      
      “吱吱,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巧黛焦急地说,“这个禁地的结界这么厉害,你居然毫发无伤地出来了!还真有你的!”
      
      吱吱疑惑道:“可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结界’之类的东西啊……”
      
      “算了!我已经在这个地方等了好久了!天庭里的人一定都等急了!”巧黛用小黄嘴衔着她的芽绿色的发带,拼命地试图往某个方向拽去。
      
      “明明我才进去一会儿而已,怎么就好久……”吱吱无法,只好跟着巧黛一起往天庭飞去,“你说那太子青澶什么的,他走了吗?”
      
      “都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吱吱你到底长没长心啊 !”巧黛黑亮的小眼睛里闪烁着恨铁不成钢的光。
      
      吱吱想起前世的家长会。家长们面对不听话的熊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目光,而彼时她可一直是那种乖乖听话的别人家的孩子。没有想到换了一个世界之后,自己居然就成了这样一个熊孩子。
      
      这可真是,奇妙的感觉呢。
      
      不过,一个多月么……
      
      吱吱回望那越来越远的禁地,它逐渐在视野之内淡出了……奇怪的地方,奇怪的仙——不,奇怪的小狐狸精。
      
      那个小狐狸精说她叫“净灼”,和时净灼一样的名字。小狐狸精说了这句话,吱吱立马就落荒而逃了。这样的巧合,实在是有些……
      
      吱吱有些懊恼地想。
      
      为什么一只小狐狸精,长成什么样子不好,偏偏要长成时净灼的模样?
      
      叫什么名字不好,偏偏要叫时净灼的名字?
      
      不对!
      
      吱吱的目光一滞,连带着行云的飞行姿势也在一瞬间有些极不自然了。活像是飞行器的程序里多了一个没有被检查出来的bug。
      
      在原主的记忆里,“净灼”这两个字是有些印象的。在这个世界里作恶多端的妖王,她的名字也叫净灼。而那妖王,正是涂山的一只九尾火狐。那只火狐,创世时代出生,安然度过了封神时代,活到现在。那只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尽的,让仙界大为头疼的,老不死狐狸精——妖王净灼。
      
      但是这只狐狸精的行踪莫测,已经有数千年没有仙看到过她的踪迹了。很多仙都怀疑她已经在某个不知名的所在,陨落了。
      
      吱吱想起了小狐狸呆呆蠢蠢地在棉花糖里挣扎、越陷越深的样子……
      
      应该,只是巧合吧……
      
      她相信老天是公平的,不会把所有的狗血都往她一个仙头上泼。
      
      “吱吱,你怎么了。快些飞啊,今天可是你考核的日子!”巧黛尖声道,“好歹别迟到,给别的仙女留个面子!人家又要说你不像个正经仙……”
      
      “哦……”吱吱的内心并没有被“考核”这两个字激起任何水花,就算是原主在场也是同样的反应。原主有足够的实力,也有足够的自信;她自己呢,前世对于考试什么的,从来没有慌过。
      
      况且,在所有仙看来,这都不过是一场已经内定了结果的比赛。
      
      但是不知为何,她的眉头猛然地跳了起来。就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似的。
      
      吱吱和巧黛没有发现,在她们身后,有一个提着灯笼的银红色的身影远远地跟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