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男生脸上的窘迫一闪而过,他状若之前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热情道:“哦,原来你也是修士。”
      
      于晓问:“你见过别的修士?”
      
      男生答:“见过,见过,我昨天见的,国家的,修士联盟的人。他们跟我说我还得再外面飘两天,他们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这种灵魂离体的情况,要去查查资料。”
      
      于晓心里大概有了点底,看来这个时代的修士没落了,连灵魂离体这种小情况都不知道处理。
      
      于晓朝男生的灵魂招了招手。
      
      男生的灵魂不由自主向于晓飘去。
      
      男生神色大变,一边挣扎一边道:“你要干什么?我不卖身的。”
      
      于晓当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男生的灵魂离于晓一个手肘的距离停住了。
      
      于晓的手一引,男生的灵魂跟着转,于晓的手往下一压,男生的灵魂恍如重击,被打入了他身下的那具身躯里。
      
      病房重归于安静。
      
      于晓没再动用自己的神魂。
      
      她的神魂破破烂烂,动用一次就承受着来自神魂上的痛苦。
      
      于晓思量着,自己得赶紧找个好时机,引气入体,肉身开始踏入正式修炼。
      
      于晓将病房的电视机打开,重新回到了床上。
      
      隔壁病床上的男生安安静静的睡着,不知道何时方能醒来。
      
      即使他醒来,也将不会有自己灵魂离体时候的记忆,顶多当成梦。
      
      第二天,于母过来接于晓。
      
      于母看眼于晓隔壁病床上的男生,感叹道:“这当明星不是好当的,这孩子居然到现在都没有人过来看他,也是个可怜的。”
      
      于晓回了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就男生那聒噪的样子,朋友过来看他都会被他吓跑。
      
      于母稀奇地打量自己女儿,问:“你哪里来的这体会?你看这孩子多俊啊。”
      
      于晓无奈地发现原来自己的母亲竟然是个看长相说话的。
      
      出院后,于晓便将男生事情抛却在脑后,一心一意,焚香沐浴,静心打坐。
      
      于晓回忆口诀,运转内气,接引天地灵气。
      
      出乎她意料的,她引气入体失败了。
      
      于晓没气馁,重新接引了两回,具是失败。
      
      这下子,于晓只好动用自己的神魂看一看了。
      
      神魂破碎,于晓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承受着来自神魂上的痛苦,在肉身里面还好一点,痛苦会减轻许多,但是每当于晓动用神魂,那种剧烈的疼痛感都会在一瞬间席卷而来。
      
      于晓只好尽量减少神魂的使用,而每次用,注意力都会放在一点上,不会去在意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一次,于晓用神魂查探了自己周身的环境,一查,于晓差点道心不稳。
      
      怎么回事?天地间的灵气居然稀薄到几乎没有?!
      
      灵气近乎为无,难怪于晓之前三次引气入体,均以失败告终。
      
      于晓收回了自己的神魂,朝自家大门走去。
      
      有客人,不请自来。
      
      于晓打开门,一男一女,两个看上去面容既具有亲和力的人出现在于晓眼前。
      
      其中的中年男子道:“你好,我们是修士联盟登记处的。想对你进行一个登记。”
      
      于晓注视了他们一会,问:“那个和我同病房的男生,你们将他怎么样了?”
      
      无缘无故就有修士联盟的人上门,除了自己在病房的事暴露之外,于晓想不到别的原因。
      
      不过,这个暴露是于晓故意为之,即使修士联盟不上门,她也要找上门去。
      
      既然事情暴露了,那个男生估计是不记得于晓帮他的事情,但是他应该会被修士联盟的人施法逼问,故于晓有此一问。
      
      中年男子道:“他在楼下。”
      
      楼下?
      
      于晓略微一想,想到了一种情况,她问:“他还有记忆?”
      
      中年男子道:“是的,他没有失去自己灵魂离体时候的记忆。”
      
      于晓道:“那让他上来吧。”
      
      于晓对那个男生有了好奇,身为普通人,居然还能记得灵魂离体时的事情,有点意思。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解释道:“不是他说出的你。我们是根据推断来的。”
      
      男生的灵魂归位,能做到这件事的,很有可能是和男生同病房,但已经出院的于晓。
      
      于晓点头,道:“我知道,让他上来吧。他和我有缘。”
      
      于晓的后一句话,让中年男子有点脸色发绿。
      
      修行界最流氓的一句话,此物(此人)与我有缘。然后不讲道理的将某物或者某人霸占。
      
      中年男子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修士一般性子古怪,不愿意被国家管着,难不成眼前的女修,是想将她被国家发现的怒气,报复在那个男生身上?
      
      中年男子的性子见不得这种做法,他正预备拿出自己的法宝,无意间瞟了自己同伴一眼,发现自己的同伴挤眉弄眼,不顾女士的形象,朝他打使劲手势,告诉自己赶紧按女修的吩咐做。
      
      自己的同事可是筑基期的修士,连她都觉得极难对付,那对方肯定是来头极大,说不定是金丹期的老怪物夺舍重生。
      
      中年男子内心惊惧,抖抖索索拿出手机,一个电话打出去。
      
      “萧风,你上来。你要感谢的前辈说要见你。”
      
      “好,我马上来。”
      
      电话那头的男生完全体会不到中年男子惊恐万分的情绪,男生的声音是近乎雀跃的。
      
      几分钟后,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打扮得油光滑面,穿得整整齐齐的男生出现在于晓面前。
      
      男生看见于晓,当下站直,一个大鞠躬。
      
      “前辈,多谢您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这里是一千万的支票,请您务必收下。”
      
      男生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整齐的支票,双手奉上。
      
      中年男子眼珠子都快跳出来了。
      
      不知者无畏啊,你前面的是一个喜怒无常的金丹期的怪物啊!
      
      于晓接过支票,再看了一眼和昨天病床上的人相比,丑了不止一倍的男生,于晓觉得这个人真的挺有趣的。
      
      于晓想起曾经自己和他同一间病房的事,心知世间从没有巧合,有的只是命中注定。她先前说他和她有缘,并非糊弄人。
      
      于晓道:“你留下来。”
      
      她要看看,这男生和她到底有何种缘分。
      
      男生垮了脸。
      
      于晓一眼看出了他的心思,问:“你以为我觊觎你的美貌?”
      
      “是帅气。”男生沮丧道。
      
      中年男子看两人间的和谐气氛,小心翼翼问:“前辈,登记的事?”
      
      “你问吧。”
      
      “哦哦,好。”中年男子不敢提让他们进去坐着登记,只好站在门口,和女同事两人速记。
      
      “前辈的名讳?”
      
      “于晓。”
      
      “道号?”
      
      “求一。”
      
      “高寿?”
      
      “一千多,不要问我具体年龄。”
      
      中年男子讪讪道:“好好好。前辈的修为?”
      
      “渡劫。”
      
      中年男子茫然问:“前辈是渡哪个劫?金丹的劫,还是,元婴的劫?”
      
      说到后者,中年男子更是畏惧了。元婴老怪啊!现存的元婴期他只听说过三个。
      
      于晓反问:“你们的修行境界怎么划分的?”
      
      中年男子一时蒙住了,半天发不出声音。
      
      他同事,旁边的女子急忙替他答道:“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大乘,渡劫。前辈,这就是我们的境界划分。”
      
      于晓云淡风轻道:“就是这个渡劫了。”
      
      修士联盟的两人愣在当场,恍如被雷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更新,挪到周三的上午,并且日后都改成上午更新。
    下一章,该进入聊天群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