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秘事》本立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2-04 14:03: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冻死人? ...

  •   火,越烧越大,人的肌肤都烤得隐隐作痛。现场,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后,被烈火包围的密闭空间发生了小小的爆炸,房屋瞬间灰飞烟灭。
      
      络英看着废墟叹了一口气,婉惜的道:“张兄,这大多数酒可是你几十年的珍藏,烧了挺可惜的。”
      
      络英道长是峨眉派的掌门,今应张府之邀,带着梦圆梦轩两个弟子前来祝贺,因其年少时容姿飒爽,故而被江湖人称之为“玉树掌门”。
      
      张府苦笑道:“人没事就好!”
      
      “赵管家,叫几个仆人把周围的易燃物给隔离开来,以免发生二次火灾。”
      
      “是,老爷!”
      
      赵管家应声就去。
      
      烈火之后剩下的火星,足以焖上几天不熄,一股热浪笼罩着张府,一股烧焦的气味在空中飘浮。
      
      新婚之夜发生这种事情,任谁都不希望也不愿意它发生的。
      
      这场大火也让张府想到了一些往事。
      
      南京往事!
      
      大火熄灭后,石绚音先回新房。
      
      张人韦则去安排住处给留下来没走的客人休息。
      
      张府是地方大户,在别人眼里那可是有钱人,要是不安排妥当了,让客人自掏腰包住进客栈,恐怕要落人小器的说口。
      
      当然,这一来是为了尽地主之宜,二来也是保证客人的安全。
      
      应父亲的吩咐,张人韦对峨眉派的络英道长及其两个弟子重点安排。
      
      他安排得差不多以后,才左看看右寻觅的寻找李向东,却怎么也寻他不到。
      
      就连一直和李向东坐在一起的梦圆梦轩都不知道他去了何处。
      
      张人韦见不到李向东的踪影,心里稍有紧张,心想:“要是李兄没和我打招呼,提前走了还好,怕只怕李兄在刚才发生的一场火灾中出了意外。”
      
      他知道李向东武功不在他之下,但是酒精麻醉过的人,就算天掉了下来也不知晓,更别说火灾了。
      
      张人韦左问右寻,找不到李向东那也没办法,但愿自己请人喝喜酒别把别人的命给喝丢了才好。
      
      刚才的张府还热闹非凡,现在却忽然变得一片寂静。
      
      “人韦,客人都安排妥当了么?”张府询问儿子。
      
      “是的,父亲。”张人韦回道。
      
      “嗯,你也去休息吧!”
      
      折腾了一夜,张人韦确实有些累了。
      
      张人韦慢慢的回到了新房。
      
      新房里的烛火还在轻轻摇晃着,屋里一切红的东西在烛光的照耀下,让人觉得很喜庆。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推开门,看见妻子还在端详的坐着,遂问道:“绚音,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石绚音看着张人韦很累的神态,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张人韦倒在床上,双手抱着头,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火烧得也太是时候了。”
      
      “不过也好,红红火火,越烧越旺,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石绚音听得有些生气,道:“嗨,你这话说的,难道你还希望多烧几次不成?”
      
      张人韦侧过头看着石绚音笑了笑。
      
      酒意加上倦意,使他很快就入睡了,好似今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人生最快活的,莫过于新婚之夜,洞房之时。
      
      然而,此时的张人韦却带着疲惫的身子睡着了,他并没有享受着那一刻千金的春宵。
      
      石绚音见丈夫在一侧睡得安详,也去盖灭茶几上的红烛,脱了婚服,放下床帘,自去睡了。
      
      可是,今夜红罗帐里的她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虽然他和张人韦在同一张床上睡过,但那都是童年的事情,自成年以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睡在一起哩,心里面有点小紧张……。
      
      现在,她在脑海里天马行空的遐想,要是张人韦没有一上床就睡下,会怎样?
      
      是不是两个人都难以入眠?
      
      又或是他们早已珠联璧合?已深入的了解彼此?
      
      就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让她的眸子合上又睁开。
      
      或许每个女人的新婚之夜都是难以入眠的吧!
      ......
      ......
      黑夜中,李向东以身测定风向后,带着那中年人找了一个三角谷口坐下,他准备在这里生火取暖。
      
      啪啪啪!
      
      两片火石响起,火石中间夹着的火草便有一点火星闪动,火星落在柴草上。
      
      慢慢地,这点火星变成一团火,火越来越大,最后趋于定型,只是火苗在随着微风晃动。
      
      李向东坐在火旁,那中年人与他对立而坐。
      
      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中年人身形微瘦,样貌猥琐,一幅马脸。
      
      李向东看着他,说道:“如你所愿,我们不用赶路了。”
      
      中年人有点好奇,不明白李向东要做什么。
      
      李向东折了一根柴扔在火堆里,道:“你叫什么名字?”
      
      中年人沉默。
      
      似乎每个干了坏事的人都害怕别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中年人看着李向东,李向东也看着他。
      
      中年人眼珠动了一下,避开李向东的眼光,然后看着火苗。
      
      李向东继道:“还有,你为什么要纵火烧张府?”
      
      中年人嘴角微微一动,好像要解释什么,只是仍没有说话。
      
      李向东有些好奇,问道:“你不愿意和我说话?”
      
      中间隔了一会儿。
      
      “好吧,不说算了,强迫别人开口似乎是件难事去了却也是件容易的事。”
      
      李向东站了起来,走到中年人身边。
      
      “我睡觉了。”
      
      嘴角奸邪一笑,“你就享受一下我的特殊待遇。”随着双手提起中年人,拎出了三角谷口。
      
      谷口外的北风突然变得凛冽了起来,吹得人直打哆嗦。
      
      李向东把中年人一放,右手一点,又封住了中年人身上的一个穴道,中年人不能再动。
      
      “就让‘风兄’招待你吧,你、好好享受。”
      
      “我先在里面睡觉,如果你想告诉我了,就叫我一声。”
      
      说着,他又走进了三角谷口。
      
      李向东心想,“与其这样半天问不出一句话来,还不如折磨他一下,让他主动说出来。”
      
      午夜的寒风是很刺骨的。
      
      更何况,天空开始慢慢下起冰、雨。
      
      中年人似乎很能忍,没有说一句话,瘦弱的身子任凭风吹雨打。
      
      李向东倚靠在火旁的石头上,右手锄着额头,然后闭上眼睛。
      
      他有些累了。
      
      火苗渐渐变小,最后只剩下火星,火星熄灭,又是黑夜盖来。
      
      李向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只知道是右手折了一下,头失去支柱之后,才猛然惊醒的。
      
      醒来后,一股寒意袭身,他激淋淋打了一个寒颤,睁眼望天。
      
      天,已经亮了。
      
      “这家火怎么这么能忍?”
      
      他走了出来,只见那中年人一动不动的站着,全身上上下下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头发上还有挂起了冰柱,犹如一座冰雕。
      
      李向东见了,心头一惊,下意识的去推了一下中年人,中年人身体着力,啪的倒在了地上。
      
      他忙去探了探中年人的气息,惊道:“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