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总裁的炮灰娇妻》晚亭风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4-09 12:12:3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顺手牵羊 ...

  •   姓名:陆屿之
      性别:男
      年龄:28
      心动值:35
      表面性格:玩世不恭,来去如风
      隐藏性格:你猜
      
      一天之内竟然会出现两个可攻略对象,颜舒月喜不自禁,然而当她盯着这个状态栏看了两遍以后,才觉无语,之前楚医生的隐藏性格是“待发掘”三个字,目前的隐藏性格竟然变成了“你猜”两个字。
      
      很快明白是系统君搞的鬼,她在心里默默翻了个大白眼。
      
      大约是对方的长相,的确无可挑剔,出现在病房中时,跟随楚恒一起前来的小护士,不觉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得体大方的西装款式,选择的是深沉的黑色,他的眸色也很吸引人,多数中国人的瞳色,以棕色为主,他的眸色要更浅更淡一些,阳光下一照,恍惚间,有种琥珀的感觉。
      
      那样的瞳色,让他看起来很温柔。但他的周身,散发着一种难以亲近的气场。
      
      好像遗世独立的存在,他是在山野林间踽踽独行的孤行者。
      
      小护士不觉就被他逼人的气场震摄得不敢靠近。
      
      陆屿之垂下眸,望向病床上坐着的人,不笑,也不说话。轻轻抿了唇线,压抑感更深,一时间,病房的空气都像是凝结了。很快他又瞥向了身边的楚医生,身为商界的精英,他习惯主动伸出手,和对方打招呼。
      
      “陆则川。”
      
      “内人多谢你照顾了。”
      
      这两句话一出来,颜舒月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重重地咳嗽两声,陆屿之似乎不太理解她的激动,倒是站在原地,没有走到她的身边,他的脸棱角分明,薄唇如刀刻,五官拆开来看,每一处都很完美。组合起来看,更是完美中的完美。
      
      他表示感谢的方式,是很冷静的一句话,然而楚恒丝毫没有察觉出感谢之意。
      
      医院这个地方,就是接纳病人的存在,他们身为医生,实行的也是救死扶伤的政策,如果能救回一条性命,不仅是病人家属高兴,身为医生的他,也会因此感到高兴。
      
      只是……楚恒略微古怪地看了一眼颜舒月,颜舒月正好也看到他那道目光,总有种刚刚才撩了人,马上被人捉奸在房的即视感。
      
      陆屿之这混小子,居然敢坏她好事。
      
      颜舒月如今已经接收了原主的记忆,陆则川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名字就叫陆屿之,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由于是双胞胎兄弟,女配一开始也将两个人搞混,有一次夏季闷热的夜里,陆屿之在他们新婚的别墅里面借住,晚上女配红酒略微喝多了一些,错把陆屿之当成了丈夫陆则川,两个人因此差点发生了点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来。
      
      其实那天晚上,陆则川根本就不在别墅里,似乎是阮萌萌的爸爸临时发生什么状况,给陆则川打了电话,陆则川立即赶到阮萌萌的身边。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她目前的时间线还没有跨到那一步。
      
      原先看这一段剧情,只觉得香艳,颜舒月似乎发现了陆屿之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她仔细盯了一会儿他的人物属性框,确认上面的心动值没有问题,是35点没错。
      
      系统君也觉得这人有点意思,没想到还有比玩家更能演戏的存在。
      
      且不说陆屿之究竟想干什么,看上去,将会有一场精彩绝伦的斗智斗勇现场可看了。
      
      为防止出现认错人的尴尬,颜舒月略微对陆屿之这个戏精的演技表示尊敬,她多问了系统君一句:你们系统有没有产生bug的时候?
      
      系统君马上明白她什么意思,反应道:……不会不会,我们的世界做得很完善,系统也很完整,不会出现这种低级的错误的时候。
      
      这个锅它不背。
      
      身为系统,它也有自己的尊严好吗!
      
      颜舒月淡淡地“哦……”了一声,除了系统以外,别的人听不见。
      
      卡在要离不离的关头,陆则川和女配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这个时候的陆则川,已经多日宿在公司附近的酒店里,女配闹出了自杀的戏码,差点惊动到整个陆氏家族,是陆则川想办法将消息压下去,谎称她目前在国外游。
      
      作为知情者之一的秦巧兰,也差点被女儿蒙骗过去,以为她如今已有身孕,把女配送到医院急救室的时候,还一再嘱咐医生一定要想办法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怕是现在,秦巧兰和颜父已经知道他们女儿的肚子里,根本没有孩子。
      
      消息肯定也已经传到陆则川的耳中。
      
      以他的脾气,会突然来医院见女配,才会让颜舒月觉得奇怪。
      
      鉴于陆屿之演得这么像的份上,她也不忍心拆穿他。感觉这么卖力的演戏,却早就在她面前掉马的小叔子……皮得有点可爱。
      
      系统君已经感受到来自颜舒月本人深深的“恶意”,一开始挺好的一个姑娘,看起来很文静,怎么就……
      
      它忽然为接下来陆屿之的安危,感到不安。
      
      楚恒没有逗留太久,和小护士两个人出去,继续检查剩下病房里的病人情况。
      
      陆屿之进来的时候,顺手把早饭已经放在她床前的柜台。
      
      他走到窗边,长身挺拔,衬衫被整洁地塞进西裤里,眼眸浅淡,鼻梁高挺。
      
      阳光细碎地透过窗户,洒在他的侧颜上,感觉就像是定格成了一幅岁月静好的油画。
      
      画中人在看窗外,而颜舒月在看他。
      
      很快,他也注意到她的目光。
      
      一阵子不见,可能是精神没有完全复原,晨光微熹,完全素颜的她,如同垂挂在枝叶上的水露,有着玲珑通透的气息。
      
      长发一缕正好微垂在胸前,剩余的则在肩后。刚刚睡醒的人,慵懒的可爱,此刻她的下巴微抬,眼神中好像充满了许多不安。在见到他的时候开始,就一直露出那种受惊小鹿懵懂的神情。
      
      陆屿之知道她在不安什么,陆则川让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两个人纠缠很久,最终也没有定数。
      
      没想到,她都想到了自杀的办法。
      
      可能是阳光太刺眼,直射而来时,陆屿之注意到她的眼眸微微眯了片刻,那双眼睛就像是小猫的一样,眼尾上挑,带着丝丝妩媚。
      
      突然间,颜舒月伸手把垂在胸前的一缕长发,撩到耳后。露出一侧精致绵软的耳垂。也正好露出她胸口一片大好风光。
      
      他才发现,颜舒月似乎并没有穿内衣。
      
      她的锁骨很漂亮,但是那对几乎能够呼之欲出的娇软似乎更漂亮……她也只是略略在低头,阳光下,仔细查看自己修得圆润漂亮的指甲,同时身子往前倾了片刻,胸口的那片白皙慢慢地近了。
      
      正要继续深入的时候,突然,她好像发现他的眼神,白嫩的小手往胸口上一捂,那双眼睛里的不安,更加浓烈了。
      
      他竟然有了一种罪恶感,好像做了亏心事。的确,他也正在做亏心事。
      
      陆屿之还是仔细看了看她,颜舒月已经直起身子,对着他便是温柔一笑。
      
      那笑容中,还有丝丝扣扣的苦涩味道。
      
      好像抿了一口没有加糖的苦咖啡。
      
      颜舒月满含青苹果的芬芳,低眉,涩涩地说道:“难得你来看我,我都没有做好准备,让你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
      
      样子狼不狼狈且不说,但是动态的她,远比结婚照里的她要美一百倍。
      
      陆屿之不易察觉地移开目光,从兜里摸出一个打火机,颜舒月注意到上面是独角兽的造型,他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一会儿打开盖帽,火光幽幽地亮起来。
      
      陆屿之神情中的余韵,有那么一点饶有兴味的意思。
      
      不过他的表情,还是很凉薄,回答道:“别误会,我也不是特别想来看你。”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在代替真正的陆则川在说。
      
      颜舒月现在还分不清楚,陆屿之跑过来,伪装陆则川,是觉得有意思,还是觉得她可怜。
      
      系统君说道:宿主,既然你已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不拆穿?
      
      颜舒月扬扬眉:我为什么要拆穿?何不将计就计顺手牵羊?
      
      系统君好想拿个小本本记下来:……嗯,有道理。
      
      难怪她刚刚表现得像是一个小娇妻一样。
      
      很快,病房门又被人打开,从门外走进来秦巧兰、颜永铭老两口,刹那间看到窗户边站着的人时,秦巧兰还有点诧异。
      
      陆屿之再次恢复了冷淡的神情,走过去和他们老俩口简单打了招呼,多余的话没有再说,转身就走了。
      
      走之前,他又回眸看了一眼颜舒月,她的目光一直追随他,从窗口到床尾,再到病房门口,那么的热烈,以及不安。
      
      秦巧兰还有点闷闷不乐,等他走后很久就在这里冷嘲热讽:“前几天月月出事的时候,就给他打了电话叫他过来,天天就说忙忙忙,忙忙忙,公司的事能有多忙?是,我是知道,他是总裁,是大忙人,但是连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吗?”
      
      秦巧兰越说越激动:“他还知不知道,月月是他的老婆?身为丈夫,一点责任心都没有。这几天更是手机关机,连他爷爷都叫不动他了,今天还知道要过来看看,不知道人还以为,他陆家没有他这一号人物呢。”
      
      颜永铭皱皱眉头,好像怕妻子再多说下去,会影响女儿的心情。毕竟他们已经知道,颜舒月的肚子里,根本没有怀有陆家的孩子。
      
      估计陆则川也在耿耿于怀这件事。
      
      再看病床上的女儿,颜舒月好像也受到极大的委屈,两只眼睛里,一时之间竟是蓄了泪。
      
      系统君不得不再次冒泡,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系统:宿主,敢问你是戏精学院毕业的吗?眼泪说来就来,你不进军影视圈,绝对是各大导演的损失。
      
      颜舒月被搂在秦巧兰的怀里,一边默默擦眼泪,一边脑波和它交流:是啊是啊,我都能感受到那些导演们,比如冯导,比如张导,已经错过了一个亿。
      
      系统:……
      
      我靠,还能更不要脸一点吗?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比地层还要厚的。
      
      于是在秦巧兰的安慰下,颜舒月安然度过了一天。
      
      第二天一醒,清晨的阳光如有情人的手,温柔地抚慰着大地,颜舒月已经能下床活动活动,透过窗户,她看到住院部楼前的那块绿坪上,不知为什么,楚医生竟然站在那里。

  • 作者有话要说:  颜舒月:今天我们来学习三十六计。
    颜舒月:金蝉脱壳、抛砖引玉、借刀杀人、以逸待劳、擒贼擒王、趁火打劫、关门捉贼、浑水摸鱼、打草惊蛇、瞒天过海、反间计、笑里藏刀、顺手牵羊、调虎离山、李代桃僵、指桑骂槐、隔岸观火、树上开花、暗渡陈仓、走为上、假痴不癫、欲擒故纵、釜底抽薪、空城计、苦肉计、远交近攻、反客为主、上屋抽梯、偷梁换柱、无中生有、美人计、借尸还魂、声东击西、围魏救赵、连环计、假道伐虢。
    系统君:哦哦,小本本记下来!
    颜舒月:今天我们用到的是顺手牵羊。
    系统君:老铁,我给你双击666!
    **
    亲爱的qd133问:骚的如此无与伦比的小叔子竟然不是男主?天理何在喵喵喵?
    回答:我貌似真的没有见过骚气男做男主?确实天理何在啊喵喵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