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4、番外3 ...

  •   防弹自几年前公开宣布再度以团体的形式与公司续约七年,这期间哥哥们相继入伍,公司重心也渐渐侧重到新团的策划上。对于他们的低频的回归和密集的巡演,粉丝们不是没有怨声载道过,但看见哥哥们空闲自在地PO出一些日常打卡,想着起码他们能够更多的享受迟来的普通二十代生活,也就不太好多加抱怨。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明明她还没走,田柾国却已经觉得房子有些空荡荡的,想到这一别又是好久不见,他忍不住郁闷起来:“真的不能再多陪我一天吗?”
      
      宋知荷抱歉地扬了扬手里的机票,转过身发现他抱着JIGI整个人都缩在了沙发上,委屈又可怜的模样实在让她觉得愧疚得很。她干脆扔下手里还没打包好的行李,大跨步走过来坐在他腿上,怜惜地捧起他的脸啄吻着他湿润的嘴唇:“我也想,可离登机不到三个小时了。”
      
      情到浓时两个人都愈发不舍,田柾国反客为主地把这个吻加深了更多,感受到他动情的反应,宋知荷吓得推搡着他的肩膀,试图提前终止这个变质的亲吻。只是田柾国并不甘心就此罢休,他的手很快地就撩起她的上衣,宋知荷不得不咬了一下他的舌头,见他露出吃痛的表情,这才回过神来,红着脸温言软语地又哄了好久。
      
      “谁能想到前辈出事了嘛,别担心,只是去补拍一些镜头而已,我很快就回来了。”
      见田柾国还是闷闷不乐,她干脆蹲下来,抱着JIGI撒起了娇:“JIGI会替姐姐照顾哥哥的,对吧?”
      
      他不服气地一把揽过宋知荷的腰,JIGI被他吓得立刻跳了下来委屈地冲他喵喵喵,“那姐姐一定要早点回来,JIGI和哥哥不想孤零零地在家里。”
      
      “我保证,”
      她抬起头亲了亲他的下巴,新鲜的胡茬咯得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低下头看了看手表,琢磨着就算多耽搁十分钟也来得及,便立刻拉起他的手往洗手间走去:“啧啧啧,你最近变懒咯。”
      
      田柾国像一只乖顺的大型犬类动物任她作为,心满意足地享受着这温馨的时刻:“这不是有你嘛。”
      
      “所以啊,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啊。”
      宋知荷挤出一手绵密的刮胡泡,见他端端正正地闭着眼等着自己,她没来由觉得可爱的很,泡沫糊在他下巴上的同时,低下头送上了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放心,就算是为了你的胡子,我也会尽快回来的。”
      
      .
      
      她的确很快就回来了。
      但是以一种完全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威压失灵,从九公尺的高台上坠落。
      饶是剧组同时还有其他的安全措施,但她依旧受了不小的伤,网络媒体们拿着一些高糊的偷拍照和不知来历的病例大肆宣扬,真真假假的消息给网络上掀起一阵又一阵的飓风,好似她病情严重得下一秒就要英年早逝一样。
      
      他这会儿才刚结束今年世巡首尔场的终演,连轴转的公演导致他们体力被透支得一干二净,本就疲惫的身体却在听见这个消息时变得更加酸痛起来,他咬紧牙关打开手机,密密麻麻的信息挤爆了他的消息框,Sera给他发过来的寥寥几语占据了所有的视线,一切都让他情绪变得更加焦躁不安,也没来得及去关注大家夹杂同情和担忧的目光。
      
      “浩范哥,我的护照呢!”
      他甚至来不及换下定制的服装,也来不及卸掉脸上被汗水浸掉的妆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着急地逢人就问,折腾不少时间才总算在总控室找到打着电话的经纪人,“哥?哥!拜托!我要去日本!”
      
      像是早就有所预料,经纪人只是瞪了他一眼,见田柾国神色迫切地打算重复一遍,他举起手示意他先闭嘴,然后恭恭敬敬地说了些什么结束了通话,这才转过身板起脸来教训他:“你知道现在有多少记者在医院门口吗?”
      
      “她父母也才刚上飞机,”
      他讽刺地哼了声气,说话也针针带血:“你给我说你现在过去?你凭什么过去?”
      
      “我…”
      
      “柾国,我知道你很担心,”
      他作为陪伴他们一路风雨并肩的经纪人,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也不是不知道他和宋知荷两个人坚持的感情,只是这个风口浪尖,全国的媒体都出动了,如果防弹再出个什么闪失,他真的万死难辞其咎。
      
      所以他必须要把田柾国的情绪安抚下来。
      
      将心比心,若是他的妻子出了这般事故,他的不一定能比田柾国镇定。只是公司拿捏着他的饭碗,而他也必须为自己的薪水付出相应的工作。想到这,他叹了口气,渐渐软化了态度,安抚着他现在紧绷的情绪:“我刚刚和她经纪人通了电话,伤势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夸张,她今天凌晨就转回首尔了。所以我拜托你,就再等几个小时可以吗?”
      
      田柾国捏紧了拳头,眼眶通红,“即便有其他保护措施,那可是九公尺的高空!”
      
      “我们舞台设计也有高空场景啊…”
      他声音颤抖着,情绪几近失控的边缘:“九公尺意味着什么你会不清楚吗!”
      
      他极力控制着自己试图去相信经纪人的言词,也愿意去相信这只是剧组偶然的纰漏。只是见不到人的恐慌感还是如潮水般没过他的全身,吞噬了他的五脏六腑。一想到她这会儿还躺在冷冰冰的医院接受治疗,前些天那些温情的画面几乎让他窒息到快要发疯。
      
      “我知道你现在听不进去,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冷静下来。”
      经纪人摸了摸他的头发,吐出的话残忍而冰冷,“你现在这样有什么用呢?你的护照在我这里,公司也不会允许我把护照给你,所以听话,别让大家都难做,好吗?”
      
      “…我想公开。”
      他捂住脸,汗水和粉底混合的黏腻触感也恍若未觉:“我想现在就和她结婚。”
      
      意料之外的转折让经纪人挑眉瞥了他一眼:“你认真的?”
      
      “这也许是我最认真的时候了,”
      他自嘲地又讽刺笑了笑,“你看,我明明是全世界最爱她的人,我明明是最应该堂堂正正站在她身边的人。”
      
      “…但我不能,”
      他艰难地挤出这么几个字,滚烫的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汹涌地钻了出来:“她现在在医院急救,而我第一时间去看望她的权利也没有,去病床陪护的权利也没有,甚至如果需要责任人签字,我更是什么也谈不上。”
      
      “就算我与她是彼此最亲密的爱人,”
      他声音渐渐恢复平稳,却沙哑得像是砂纸打磨过一样:“法律上也不能为她做任何决定。”
      
      经纪人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我知道结婚有些异想天开,我现在还不被允许到结婚的地步,”
      他像是终于认清了现实,又不愿这般屈服于现实。飞速运转的大脑把他压抑了许久的情绪轻易地勾动,统统化作现在清醒理智却又绝对疯狂的念头,“起码可以先公开吧?对吧?我真的不想再这样暗无天日地隐瞒了。”
      
      “你认真的?”他又问了一遍。
      
      他自嘲地笑了笑:“不假。”
      
      .
      
      和经纪人的谈话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只是一些分歧的东西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办法做最终的决定,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约定等会去公司询问PD的意思。
      
      而这点时间对于媒体来说,足够丰裕到让他们整理出一篇又一篇简明扼要的新闻报道。
      
      他人生的一半可以说都是在演艺圈度过的,对于圈子里一些众所周知的或者秘而不宣的手段法则,或多或少也能分辨一二。只是当这些手段搁在今天,搁在宋知荷身上,他还是觉得这个与他们息息相关的圈子,冷血是他们骨子里的代码。
      
      一秒天堂,一秒地狱。
      圈子里比比皆是。
      
      新闻榜前列的通稿大喇喇地带着宋知荷的大名和一些模糊的照片,只是点进去的内容却微妙得很。先抑后扬,偷换概念,字里行间全然一股给剧组洗白的意味。而底下的评论也两极分化,热赞踩赞比都高得惊人。
      
      “所以你说,这是你们公司的意思?”
      田柾国这会儿早就卸了妆换上了常服,坐在前往公司的车上皱着眉看着这些字字珠玑的报道,平板上幽幽的光反射着新闻里的一字一句,让他忍不住讥笑出声:“你们的公关就是这样拿她给剧组洗地?呵,不就是欺负她现在没办法说话?Sera,你也同意他们这样写吗?”
      
      “那你想怎样?”
      Sera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说是剧组出问题导致宋知荷受伤?然后她辛辛苦苦拍了这么久的片子毁于一旦?难道你不知道这部片子她付出了多少心血吗?”
      
      “搞清楚!她是受害者!”
      田柾国气极反笑,“现在你们的意思是,她这个受害者反而要体谅你们吗?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所以我们也给她争取了高额的补偿,”
      Sera一字一顿地说得清晰有力,像是试图拿这些真金白银的数字说服田柾国,也像是在说服自己还在跳动的心脏:“这是公司今年的重点项目,所以真的不容有失。况且刚刚高层刚通过了决议,这些报道换来了她翻了一半的分红。田柾国,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他嗤笑一声,“什么时候你变成这样了?”
      
      Sera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仅是她的经纪,也是CJ的室长。”
      
      “没什么,”
      他深呼吸一口气,重新把话题落在宋知荷的情况上,“她呢?她还好吧?”
      
      “不是很严重,但也不乐观,”
      她叹了口气,“她之后所有行程已经全部取消了。”
      
      “我知道了。”
      他本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听到Sera亲口说出这样的消息,竟觉得松了口气。随即想到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虽然觉得和她已经不是一路人了,但还是出于礼貌做了基本的报备,“我想和她公开,已经和公司报备了。”
      
      “当然,我尊重她的意思。”
      他垂下眸,隐去不安又自责的眼眸,“如果她不同意,我不会强求。”
      
      Sera还是持怀疑态度,“我知道了,我会和公关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注意。不过…你们公司会同意吗?”
      
      “我等会就去见PD nim。”
      他心里没底,但还是倔着脾气,“不管结果如何,之后医院再见吧。”
      
      夜色沉重到快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想,明天或许会有一场痛快的甘霖。
      
      “如果她醒来没看见我,一定会生我气的。”
      他语气突然柔和起来,“她已经很痛了,我不能再让她难过了。”
      
      .
      
      他不记得来过多少次PD的办公室。
      从出道前到如今,记忆深刻的大多是与成员们一起讨论音乐信念和专辑配置。少数几次胆战心惊的经历,却都是和宋知荷有关的事情。
      
      就好比16年兵荒马乱的生日,又像是现在忐忑地征求PD的许可。
      
      “我当年以为,你们很快就会分手。”
      方时赫还是那样,福气的脸上带着一丝怀念和自嘲的笑容,“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啊?圈子里那些过了三年七年十年的情侣,结局是什么你也不是没见过。”
      
      “我不觉得歌词里那样真挚的感情能在圈子里拥有。这个圈子是什么样子,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了。”
      他见田柾国沉默着,又开口道:“怎么,我说错了吗?真心是这个世界最不值钱的东西。”
      
      “您说的对,它一点都不值钱。”
      他倔着脾气反驳道,“但它也是最无价的。”
      
      “说实话,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又接着道:“我以前对感情不那么自信,当初也想的是,人怎么可能承诺得了未来和永远呢?能在现在尽情地喜欢已经很不错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把还没来得及给宋知荷说的那些话先倾诉给了眼前一手打造出他们的人,“可我现在明白了,未来和永远是存在的。”
      
      因为她爱我,所以我开始期待每一天每一年。
      这些期待让我憧憬未来,更希冀永远。
      
      “可未来不仅仅只有这些,”
      方时赫冷漠却又一针见血,“还有你们的粉丝,不是吗?”
      
      “我明白,我一直都明白。”
      他抿着唇,“我想过很久,如果这只是一段恋爱,当然没必要公开。”
      
      “可我想要的就是她的以后。”
      他垂下眸,“这个念头无法压下,我想过很久什么时候向您请示,可什么时候都觉得可以再等等,再等等。”
      
      “可我现在不想再等了。”
      他极力压抑着情绪,平日里清亮的声线也嘶哑着,“对不起。”
      
      “我马上就要服役了,知荷也会休养一段时间。”
      他还是忐忑着,不安着,事情不可能两全其美,而他却偏偏要背道而驰,“公开是为了对所有人负责,我们也不会在大众面前经常露面,让粉丝更加难过。”
      
      “我知道作为idol,什么时候公开都不是好的时候。”
      他握紧了拳头,抬起头,对上方时赫捉摸不透的眼眸,“但起码这次,我希望我可以陪着她。我不想要她一个人在医院,也不希望万一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还会像现在这样无能为力。”
      
      “我应该陪在她身边的。”
      他眼睛红了起来,“我就该陪在她身边的。”
      
      “我知道这让您很为难,也让您很生气。”
      “对阿米,对您,对哥哥们,对没办法放弃这段感情的我,甚至对辛苦迁就我的知荷也是。”
      
      他鞠了一个90°的躬,良久,才直起身。
      “我很抱歉,我真的太自私了。”
      
      .
      
      出人意料的是,方时赫最后同意了他的请求。
      这个举动让不少人意外,却又觉得一切也许是水到渠成。
      
      田柾国服役在即,就算公开,也有足够的时间留给粉丝缓冲和仰卧起坐。再者,比起恋爱,粉丝其实更讨厌的是明晃晃的秀恩爱。而宋知荷性格低调,社交账号更是常年长草。粉丝眼不见心不烦,能接受的自然接受,不能接受的早早另寻他就。
      
      只是这毕竟也是一次打击。
      对于日渐变得精明的方时赫来说,这并不是划算的买卖。
      
      只是他们的感情现在根本藏不住,圈子里知道的都知道,与其什么时候被猝不及防地爆出,还不如现在自己掌握主动权,去和报社商议如何处理。
      
      如何公开,怎么公开,哪些能公开,哪些不能公开。
      最起码的,他们恋爱的时间绝对不可以被公开出来。
      
      而这些统统交给了专组去头痛,田柾国现在第一在乎的并不是这些复杂的弯弯道道,而是那架马上就要落地的飞机。
      和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
      
      她失约了。
      可没关系,她也可以等他过来。
      
      .
      
      宋知荷醒过来的时候,田柾国正在给她削着苹果。
      
      他的上手能力很快,但毕竟平日里很少这样伺候过人,一颗饱满的苹果被他生疏的刀工削得歪七扭八,不甚好看。只是脸上还带着胜负欲作祟时不服气的表情,全神贯注地注意着手里不听话的刀,也没来得及第一时间发现她已经醒了过来。
      
      宋知荷微微睁开眼的时候,除了因为昏睡太久习惯了黑暗而对光线稍稍敏感地流了些生理泪水,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也让她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了几分。不过最震惊的,还是田柾国居然能在这里。
      
      她对这会儿的舆情大概能猜到几分,所以要么是她病得太厉害导致时间过了很久他才能这般明目张胆地在这里陪护,要么是她出现了幻觉,把别人错认成了失去意识前最想看到的那个人。
      
      “你醒啦!”
      田柾国终于削好了苹果,只是依旧还是嫌弃的表情,正准备重新拿一颗时,正好对上宋知荷惊讶的眼睛。
      
      他立刻扔下苹果,小心地挪到了她的身边。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宋知荷轻轻皱了下眉毛,脸色苍白得厉害,根本藏不住事情:“只是觉得,左腿好像没有知觉…?”
      
      心里冒过一个不好的想法,她想立刻掀开被子查看一二,只是身上软组织挫伤也不算少,她这这会儿根本做不到这一个动作,“我该不是…”
      
      “不是不是,应该是麻醉效果还没过。”
      他眼角也红了,高兴到语无伦次,带着一股委屈和撒娇的语气不满地抱怨着,“你想什么呢,呸呸呸。”
      
      “我刚刚还以为你是假的呢,还以为我在做梦。”
      她眼睛亮了几分,语气也上扬起来,“好想捏捏你的脸啊,是你啊,你真的,你真的在这儿啊。”
      
      高兴完却觉得有些不对,“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该不是睡到好久以后了吧。”
      
      “还好,就过了一天,”
      他这才想起护士的叮嘱,急匆匆地按了好几下呼叫铃,“你等等,医生马上过来了,有什么一定要给他说,知道吗?”
      
      她听话地眨了眨眼睛。
      
      医生很快就来例行检查,说了许多许多话,最后总结下来,手术还算成功。离开前叮嘱了田柾国不少话,适逢这会儿她父母刚好回来,她眼睛一亮,忐忑的心总算稍微安静下来。
      
      “麻烦您了。”
      
      .
      
      在医院的日子不算轻松,却也比在剧组好得太多。
      换药拍片,积极复建,伤筋动骨尚且还要一百天,更何况她这次算是新伤刚添,旧伤也不落,一齐爆发之下,不得不在医院常住了许久。
      
      所幸父母也停了工陪护许久,而田柾国更是一有时间就来医院陪着她。
      起初的高兴和痛苦渐渐冷却后,她觉得田柾国这段时间毫不避忌的探望觉得实在过分的明目张胆了。
      
      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分外渴求外部的慰藉,就好比她明知道这些举动与他们常年在外人眼里避嫌的宗旨背道而驰,可她却不愿意主动打破这个美梦。
      
      多一天也好,多一个小时也好。
      可一天天过去,一小时又一小时地沉默,她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满足。造成的结果,就是现在她偶尔会听到不少议论的声音了。
      
      医院本就人多眼杂,消息的走漏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存在。
      她隐约觉得田柾国似乎做出了决定。
      
      她出院的那天,万里无云。
      许多媒体记者闻风而动,好在公司安排的还算不错,她绕开了记者,中途还小心翼翼地换到了助理的车上,一路有惊无险地回到了家里。
      
      “等你伤彻底好了,我们去日本吧。”
      田柾国推着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我听说日本的浅草寺很有名。”
      
      “好。”
      
      “我刚刚抱你的时候也太轻了些,这几天我可没事哦,我可是要好好监督你的吃饭了。”
      “好。”
      
      “知荷是个乖宝宝,所以不可以挑食噢。”
      “好。”
      
      “那,明年…我们公开怎么样?”
      “好…啊?”
      
      田柾国稳稳地固定好她的轮椅,绕到她跟前蹲下来,清澈的眼睛里是他的小心翼翼和不安自责,“很为难吗?”
      
      “不…只是你…”
      她还是有些迟疑。
      
      公开从来不是她的阻碍,于田柾国却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为什么?”
      她垂下头,焦躁不安的情绪一点点侵袭了她的喉咙,“我觉得,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没必要…”
      
      “但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
      他握住宋知荷的手,“虽然在入伍前公开是很卑鄙,但我真的,真的很需要你站在我身边。”
      
      “你不可以抛下我,”
      明明是他在征求许可,可语气却强势又决绝地攻破了她脆弱的心防,“你也许不知道,我多喜欢你,我多需要你,我多离不开你。”
      
      “你逃不了了,”
      他握着宋知荷的手抚住他的脸颊,看着她快要落泪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我会一直抓住你,我会一直喜欢你。”
      
      他真的很少说爱这个词,爱虚无缥缈,又沉甸甸得过分。
      可现在,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今天天气很好呢,你知道吗?”
      宋知荷哑着嗓子,擦了擦眼泪,“…我知道。”
      
      “听说田柾国很爱你呢,你知道吗?”
      她忍不住哭了出来,抱着田柾国不肯撒手,“…我知道。”
      
      .
      
      2025年的1月1日,D社被期待已久的新年情侣,以宋知荷和田柾国这对意想不到的couple点燃了全网的热度。
      
      【宋知荷田柾国,日本浅草寺祈福公开!】
      新闻稿从头到尾的遣词造句都十分温和,从两个月前宋知荷受伤住院防弹成员前来探望作为开头,到年末两个人低调地一前一后前往飞往日本去浅草寺求平安符的高糊偷拍。期间还穿插了几张她打着石膏时被他推着轮椅聊天的照片来佐证恋爱。虽然没有更多亲密的画面,但两个人默契的亲昵感足够让人相信他们正在热恋的事实。
      
      只是奇怪的是,并没有对他们恋爱的时间线做一个详细说明。
      
      拜托!怎么可能!柾国理想型不是这款吧?
      我以为宋知荷就算和防弹谈恋爱也是和智旻,JK和她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等官方!推个轮椅求个平安符就是恋爱吗?指不定其他朋友也在呢?
      我又站错CP了!和朴宝剑合作的电影甜到以为他俩有戏TTTT结果你告诉我是JK??
      妈的!首尔体育说恋爱十年!那不就是2015吗?我靠藏得也太好了吧??
      Fuck!17年的饭友明明很生硬啊,JK什么时候有那么好的演技了??
      
      意想不到的恋爱新闻几乎刷屏了门户网站的所有版块,粉丝反对的消息也夹在在其中自成一派,比起宋知荷的粉丝欣慰于她终于谈了恋爱,或者说失望于自己萌的拉郎CP正式宣布BE,田柾国的粉丝反应很是一致。
      
      反对,分手。
      立刻,马上。
      
      即便BIGHIT和CJ一前一后地在D社发布消息的两个小时内选择了的承认,但也没能消灭粉丝的怒火。于她们而言,虽然宋知荷算得上不作妖的优质对象,但粉丝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爱豆公开恋爱。
      
      更何况首尔体育在D社发布新闻不久,就以一篇文笔老练字字戳中粉丝痛脚的‘十年长跑’揭露了更多D社语焉不详的内幕。最让人受到冲击的,就是开头直白地点出有位两人共同的朋友向首尔体育记者证实,两人的关系在2015年从友情过渡成了爱情。
      
      但这则破次元壁的恋爱除了粉丝关注,也有不少路人吃瓜。两个年轻人郎才女貌,又是从微时扶持着成长到如今的地位,难免给人一种他们对待感情十分认真的印象。
      
      热度在中午攀升至顶峰,各类门户新闻全是他俩的头条,底下的评论分化明显:强烈反对并贬低女方的,这是女友饭;祝福两个人感情的,这是事不关己的路人群体;而各类五花八门宣告xxCP原地BE的,这是丰富多彩的CP饭。
      
      虽然粉丝强烈反对不假,但大家对宋知荷可以说得上滤镜颇深:精彩的履历,良好的形象,漂亮的外貌以及低调的性格,让不少反对的高赞下充斥着调侃的回复。
      
      你们不愿意的话,我替我哥哥愿意了!我哥哥说过很多次他理想型是宋知荷了!
      2015年的时候我本命也很帅啊,可惜啊可惜
      消停会儿吧,JK马上就要入伍啦,怎么可能不谈恋爱啊。
      
      反对的声浪比起预计的不算很大,或许是因为此前就有成员公开了对象,轮到他时也算有了一些心理准备。只是声势依旧浩大得让公关都举步维艰。比起恋爱,粉丝最难接受的是2015年这个年份,十年恋爱长跑到现在固然收获了不少路人的祝福,但这同时让粉丝更加生气。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
      
      粉丝们付出了青春,在爱豆的身上找到了寄托。所以即便他到了而立的年纪,有了稳定交往甚至也许是未来的结婚对象,情感与理智也宛如水火交融,让她们觉得复杂又矛盾。
      
      她们希望爱豆过得好,但又希望他身边不要有别人。
      
      宋知荷很好,好到她们甚至没办法挑刺。她们一边庆幸他对这段感情看上去十分认真,又心酸于自己看着长大的爱豆终于迎来了这么一天。
      
      反对的声浪随着时间一天天渐渐势弱下去,随之而来的,是吃瓜群众们热烈的考古。
      
      所以19年和智旻拥抱时JK黑脸的原因找到了,她走的太急了JK没抱上kkk
      2017年饭友就见父母了,父母看上去还挺喜欢JK的kkk
      但饭友的时候是不是吵架了,两个人在厨房的时候气氛真的很尴尬
      也许?但17年年末不是去看过演唱会吗?我以为那时候是因为智旻去的TT
      看样子智旻打了很多掩护呢kkk,前几年宋知荷毕业的时候就有人说在首尔大看到了JK,只是当时都以为是去接智旻的
      所以当时宋知荷穿学士服抱了一束木香花被猜恋爱了的确是真的TTTT
      查了下木香花的话语,‘我是你的俘虏,甘愿为你臣服’,我不行了太甜了天哪
      我恨,CP站错了,当时真的以为木香花是徐少枝送的TTTT我是猪
      想什么呢,她本人说过很多次了是异性恋异性恋!
      
      @SongJiHa_1996刚发布了一条新动态。
      一片热闹里,宋知荷第一次,就恋情更新了社交网络。
      
      @SongJiHa_1996:In the end, it’s him and I.
      

  • 作者有话要说:  补了4k,现生太难啦,可我还是希望他们幸福
    比起现实降低了很多难度,也算是我的私心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