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思考 ...

  •   宋知荷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回的家,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犹豫到底是按母亲的话忘记这三年不算愉快的歌手生涯,好好准备明年的升学考试,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还是,以演员的身份,再赌一次。
      她迟疑了。
      按理说,她青春期大好的六年,不是和别的女孩子一样认真学习好好恋爱,而是选择了三年练习生,三年歌手生涯的生活。为了这个,她没少和母亲争吵。以前自己总觉得母亲太固执,现在想想,真是有先见之明。
      现在看来,这六年都奉献给了演艺圈,结果换来的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应该明白,她应该放手。
      可是心里总是有股声音,怂恿她,蛊惑她,告诉她她应该抓紧这次机会,证明她并非是失败的艺人。
      哪怕最开始只是因为好奇而开始练习生涯,对舞台并没有什么强烈的渴望,可这几年下来,她不得不承认,她爱上了站在舞台上的感觉。
      星光熠熠,万众瞩目。
      这种感觉就像是□□,她上了瘾,根本没有办法戒掉。
      站在洗浴室的镜子前,她看着镜中自己迟疑的脸色,深呼吸一口,骤然闭上眼,想用冷水狠狠泼醒自己。
      她努力想要回忆起经纪人哥哥评价她适合当艺人的话,却怎么也记不得07年第一次遇见经纪人哥哥的时候,他的原话是什么了。
      大意应该是说她长得漂亮,当艺人肯定很受欢迎。
      他当时眼里都泛着光,像是找到了一块稀世珍宝。
      可出道这三年,她几乎没有再见过他那么高兴的神色了。从最开始的鼓励打气,变成了最后的不闻不问。
      他是怪过她的。宋知荷知道。
      可今天Sera欧尼怎么说的呢?
      “长得漂亮,这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你眼睛里有东西。”
      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想要看出自己眼睛有什么不同,却也觉得没什么不同。
      回到房间后,她躺在床上,反省着这三年歌手生涯为什么这么失败。
      不漂亮吗?
      -可不管在之前的大公司,还是之后出道的小公司,她都是被老师列为可以作为门面出道的人。
      实力不好吗?
      -“舞蹈实力有待加强,主唱能力却是毋庸置疑的。”这是预备出道的时候,导师们的评价,“知荷的音色不适合现在流行的女子团体,不过作为solo歌手的话,倒是没那么多顾虑。”
      风格问题吗?
      -2010年出道的时候,女团盛世,竞争激烈。大小公司都竞争的头破血流,各种爱豆横空出道。虽然老师评价她不适合时下女子组合流行的甜美的风格,可考虑到她的外形和年龄,出道企划还是随大流选择了这种风格。
      结果除了外貌引起了小范围的讨论以外,她的实力也被为数不多的粉丝质疑。
      “Ruby唱歌总感觉捏着嗓子,是实力不好吗?”
      “消音很烂啊,小公司出道果然只需要看脸呢,论实力还是三大啊。”
      “Ruby伊普达,实力无所谓啦。”
      她为这些评论烦恼过,争执过,希望公司能够更换自己的风格,可是作为签约的艺人,她的本分就是服从公司的安排,公司的决定她根本无权干涉。
      而后,公司看甜美风格试水失败,零零散散又随大流更改了几次时下流行的风格,而这样折腾,终于把为数不多的粉丝也折腾没了。
      想到这儿,她又忍不住,躲在被子哽咽了起来。
      “叩叩”敲门声响起,“知荷啊,是爸爸啊。”
      宋知荷抹了抹通红的眼眶,去给父亲开门。
      “爸爸,”宋知荷打开门,把父亲迎了进来,“你今天不是有会谈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宋海城看着自己的女儿,眼前的她似乎很惊讶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一双眸子里盛满了不可思议,像溪涧饮水的小鹿被旁人惊扰,惊慌失措。
      似乎,还有点挣扎和迟疑。
      宋海城心里难受,却再没说什么,径直进了房间,坐在一张小圆椅上。
      近几个月她变得暴躁易怒,仿佛以前明朗大方的女儿只是自己幻想的一样。明明应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想到这儿,他心软的一塌糊涂,叹了口气。
      宋知荷不知道父亲前来的意图,只好像往常被训话一样,站在那儿,抿着唇,一言不发,像极了一只遇见天敌,把刺都露出来来保护自己的刺猬。
      “你有想过你之后怎么办吗?”宋海城坐在椅子上,扶了扶眼镜,抿着唇,斟酌用词,怕一个不小心就伤害到宋知荷,“我是说,你母亲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宋知荷倒水的动作顿了顿,却也只是顿了顿,随即就把一杯温白开递给了父亲。
      “爸爸,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宋知荷低着头,声音沙哑,像做错事的小孩求得父亲的谅解一样,“爸爸,你觉得我可以再来一次吗?我不想就这么放弃。”说到这儿,宋知荷攥紧了拳头,全身绷紧,“今天我得到了一个面试的机会…”
      她缄了口,抬头看了看父亲的脸色,却捏不准他的态度。
      “……我想去试试”
      终于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她像一只鸵鸟,把头低得像是快埋进地里。像是囚犯等待法官最后的裁断。
      一阵窒息的沉默。
      宋海城的目光让宋知荷如芒在背,始终不敢抬头。
      “你决定好了吗?如果再次失败,你有给自己想好退路吗?”半晌,宋海城终于开口,似乎是猜到了她的想法,所以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吃惊,却依然不太好看。
      “我明白,不管怎样,我会在明年参加升学考试,努力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听到这儿,他神色稍缓,“你明白就好。”
      什么意思?难道……
      “我尊重你的选择,”像是感受到她欣喜的情绪,宋海城接着说,“你母亲那里,我会帮你的。”
      她高兴地无以复加,抱住这个支持她梦想的男人。
      “爸爸!我就知道!”
      “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