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主她妈[穿书]》一米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7-28 02:01: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陆仕森 ...

  •   她猛的抬头,美目圆睁,急切地说:“你真的叫这个名字?”
      陆玉衡点头,奇怪她为什么要这么问。
      “那你家人叫什么名字?”说着想起他不会说话,又把纸递给他,让他继续写。
      
      陆玉衡接过,又撅着屁股认真地写起来,但是这回儿写出来的字却是鬼画符,明月看了半天都认不出来。
      看着满脸无辜的陆玉衡,她说不上失望还是其他,但转念一想他应该只学了自己的名字,能写出来都算不错了,其他的,就不要为难人家了。
      
      忙碌了一天,最放松的就是晚上和明薇玩耍了。
      今晚也是,明月给明薇换上了小衣裳,就开始了。
      “举举手!”把手给她举上去。
      “踢踢脚!”帮她动脚。
      “转转脑袋!”到这里明薇已经发出了清脆的笑声,露出白白的牙龈。
      
      明月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懂,这是在笑什么,但是做这个游戏,明薇从全无反应到开心大笑,她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妈妈了!
      
      正要继续第二轮,突然袖子被扯了一下。
      明月回头,就对上了陆玉衡蠢蠢欲动的大眼睛。
      满脸写着他也想要玩!
      明月让开,陆玉衡就上前接替了她的位置,学她一样开始逗明薇。
      明薇也不认生,继续哈哈大笑出声。
      
      明月就靠在床头看着他们。
      不过游戏时,陆玉衡可以参与,但是有一项陆玉衡就不行了。
      以前家里只有她们两个人,明薇睡前是习惯含着睡的,明月以为别家也是这样,所以都是惯着她。
      
      今晚也是如此,明月把陆玉衡安排在床尾睡好,就侧躺下方便明薇动作,然而估计是明薇的吞咽声太响了,本来已经躺下的陆玉衡一骨碌爬起来,好奇地望过来。
      瞬间,明月小脸爆红,迅速拉被子盖住,“小衡,你快睡吧。”
      
      陆玉衡却歪头,继续望着,看他那架势好像要掀开被子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月简直快尴尬死了,啪的就把灯关了。
      没了亮光,陆玉衡失望地躺回去睡了。
      之后还没等明薇吃饱,陆玉衡就抱着自己的一只脚睡着了,还传来打呼声。
      明月:“......”
      
      夜间陆玉衡不知道明薇在吃些什么,但是到了白天,他就有很多机会看了。
      明薇作为一个小婴儿,每天是要吃很多顿的,明月怎么都躲不过去,并且也不能在她吃饭时把人撵出去。
      所以就只能尴尬地用围巾盖着,好歹勉强遮住,同时对陆玉衡解释:“小衡,小妹妹在吃饭,你这么看着不礼貌。”
      
      陆玉衡喉咙发出微弱的声音:“为什么?”
      估计经过一晚的代谢,药物排出,所以他今天早上就能开口了,虽然声音还很小。
      明月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因为这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你只要记住就可以了。”
      虽然说得很流畅,但薄红的脸颊还是透出她的羞涩。
      
      明月虽说是接受了自己生孩子的事,但是她还是不能像别的人那样放得开,能在别人的目光下奶孩子。
      
      陆玉衡毕竟是小孩子思维,看了半天都还是这样,就失去兴趣转而看向其他。
      
      吃了早点之后,明月去请刘姐来帮自己照看会儿,自己出去看看情况,如果没事的话准备把陆玉衡送派出所去,让他早点回家。
      估计他的家人都急死了。
      
      出门时,明月一边走,一边小心观察,到了车库门口,遥遥望去,车库里空荡荡的,那辆车却还在原地!
      明月心里瞬间咯噔一下。
      
      她却不敢再多看,去菜市场随便买了点,就快步回家了。
      到了家,她把看到的告诉刘姐。
      
      刘姐脸色也不好了,既然知道了那两个人是人贩子,那么他们的车现在停留在这里,不管是在找陆玉衡还是准备拐其他小孩都是特别糟糕的。
      这个楼里,可是有不少小孩呢。
      
      她脸色变来变去,说:“我在这里住了好几年,认识的人多,我去问问他们怎么回事,实在不行,我们去报警吧!”
      明月点头,看着她脸色凝重地出门。
      
      大人们心里都很焦虑,但是陆玉衡却没有一点愁绪,这会儿正在那方捏明薇的脸颊。
      捏完了,转头就用自己的小细嗓子问明月:“为什么她没有小车车?我想推她。”
      明月很不好意思地回:“因为我们没钱买。”
      
      她说这完全不是在卖惨,但是陆玉衡一听,霸气地一挥手,“我送她!”
      顿了一下,又底气不足地补充:“等我二叔找到我之后。”
      
      明月看着他那霸道总裁的样子,心中好笑,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认真地点头,说:“好,我们说好了哦。”
      陆玉衡闻言高兴得不得了,瞬间眉飞色舞。
      被他简单的快乐传染,明月也觉得浑身一轻,心头的阴云消散。
      
      过了一个多小时,明月都在准备午饭了,刘姐才再次上门。
      一进来就说:“我去问了周围的人们,他们都说昨晚之后就没看见那对男女了,今天他们都还给我抱怨,说那两人没素质呢。”
      车在,人却走了,这是为什么?
      
      明月凝眉思索了半天,却什么都想不出。
      最糟糕的情况,就怕是,两人不死心躲在周围,或者说周围有他们的帮手!
      想到这些,明月身体发冷,感觉本来就不甚安全的小区中,暗处好像躲着一些人,在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她没把自己的猜测告诉刘姐,免得她恐慌。
      
      在刘姐回家去给她老公做饭以后,明月就让陆玉衡暂时帮她看着明薇,而她出去继续看情况。
      在这个可能会有危险的地方,她不止不敢让陆玉衡出门,连明薇都不敢带出去露面了。
      
      明月装作买东西在周围的店铺逛了一圈,甚至还故意和店主们搭话,问他们是否认识那辆车的主人,可惜由于这里住的人都是来做工的,人员流动极大,就算是在这儿呆了几年的人也无法确保自己能熟悉每一个人。
      明月也不敢多打听,点到即止的问了之后,就离开了。
      回到家,思索过后,还是先让陆玉衡待在她家。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带着孩子,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谨慎一点不算错。
      心中打定主意之后,明月就不急了,按照自己的节奏开始生活。
      做饭、买菜、奶孩子。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到了傍晚,明月正在做饭,刘姐突然来敲门。
      进来后,就满脸激动地说:“我刚在外面看着有好几个人拿着照片找人,远远听着好像是找小孩的!”
      
      明月一听,立刻站起来,眼睛绽放光彩:“真的吗?”
      刘姐猛点头:“真的!我在边上听了一下,就是来找小孩的,所以赶紧来和你说一下。”
      
      边上正拿着小玩具拆来拆去的陆玉衡听到,马上就跑过来连声说:“肯定是我二叔,他来找我了!”
      说着就想往外跑,被明月手疾眼快拉住,“你先别出去,我去看了再说,如果真是你叔叔的话,我带他回来找你。”
      
      陆玉衡年纪小但很聪明,也接受了一些安全训练,不然也不会向明月求救了,此时他被人拉住,也听话地乖乖站在原地,但嘴里还是信心满满地说:“肯定是我二叔!”
      明月伸出手指轻点了一下他的脑袋,“就算是你叔叔,你也要在这里等着。”
      安抚好了他之后,明月就独自出去了。
      
      到了楼外,果然就见有一个人正拿着一张照片问来来往往的人们。
      明月没有立即过去,而是先站定打量了一下。
      
      头发板寸,身材高大,腰板挺直,穿着一身黑灰色的休闲服,很阳刚的打扮。
      正待细看,那人突然回头,锐利的目光直直射过来。
      明月被吓了一跳。
      
      魏昊见是一个软软的小女生,眼睛圆睁,惊疑地看着他,霎时反省自己刚刚是不是太凶了。
      然后又见她还看着自己,就走过去,友好地问:“小妹妹,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明月:“......”
      
      虽然她是生了孩子没错,也在努力做一个好妈妈,自觉是一个大人要担负一家的生计,可其实在别人眼中就是一副弱弱的未成年少女,说话都要轻声细语的那种。
      
      明月指着他手里照片说:“我能看一下吗?”
      魏昊递给她,顺其自然地就开始说自己孩子被拐带到这里,现在得知消息了,所以来找孩子,找到的话必有重谢!
      照片上一个穿着海军服的小男孩坐在等身比例战舰中,神采飞扬地望向镜头,圆圆的小脸上有种帅气,果然就是陆玉衡。
      
      明月却没立刻说人在自己家,转而问道:“那人贩子呢?被抓了吗?”
      魏昊听到这话,瞬间眼眸就深了,说话的声音冷了许多,“今早上抓到的,审了许久,他们才说孩子在这儿失踪了。”
      
      明月以为的审是警察来审,所以心中最后的一丝顾虑都没有了,语言简洁地就把陆玉衡在自己家的事和他说了。
      魏昊听完,眼神一变,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她,才说:“带我去找他。”
      
      明月眨了一下眼睛,却没同意,而是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他带出来。”
      魏昊顿了一下,眼中闪过欣赏,点头同意了。
      
      明月转身回去,耳朵里还模糊听着他在用对讲机和别人说人找到了,叫他们过来。
      到了家一开门,陆玉衡一溜烟就跑过来,激动地问:“我说的对不对,是我叔叔吧!”
      
      解救了一个被拐的小孩,还顺利让他回家了,明月也觉得非常开心,非常有成就感,她勾起嘴角答道:“是啊。你说得对,来,我带你去找他。”
      陆玉衡完全等不及,明月陪着他一路小跑着出来的,可是出来后,外面却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场景。
      
      只见一排男人等在外面,中间是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行人目光都直直看着她这个方向。
      这个架势......
      陆玉衡一见到中间那个轮椅男,就丢开她的手跑过去,带着哭腔喊:“二叔!”
      明月慢慢走过去。
      
      此时太阳西沉,金黄色的光被拥挤的楼房切割成碎片,洒在男人的银色轮椅上,熠熠生辉。
      而轮椅上的男人,头发板寸,眼眶深陷,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面容英俊,令人惊艳。身体好像刚经历一番折磨,肤色苍白,锁骨那里深深凹进去,衣服全靠骨架撑起来的,但他身上的气势极强,摸着陆宇衡脑袋的手,不疾不徐,指节突出,宽大有力。
      这一副极品美男图,明月却没心情欣赏,她只是直直地盯着那个轮椅,心中万马奔腾,不断默念:不是吧,可千万不是......
      
      陆玉衡在他大手的安抚下,哭泣声稍缓,能够与人交流了,明月就小步小步挪过去,小声问他:“这是你二叔吗?他叫什么名字?”
      陆玉衡哭得太惨烈,眼睛红肿,抽抽噎噎地答:“我二叔,他叫,陆仕森。”
      
      明薇,陆玉衡,陆仕森......
      明月脑海里盘旋着这三个名字,神情一下就呆滞了。
      
      而这时,陆玉衡又重新给她正式介绍了一遍:“姐姐,这是我二叔陆仕森。”
      陆仕森抬头,两人的目光相撞。
      他冷淡地打招呼,声音低哑:“你好。”
      
      明月回头望了望被刘姐抱出来的明薇,又望了望年纪明显比她大,面容苍白冷漠,气场深沉强大的陆仕森。
      有一句话憋在了嗓子眼里:
      你好啊,女婿!

  • 作者有话要说:  陆玉衡:姐姐,这是我二叔?
    明月:女婿,你好。
    辈分极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