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女主她妈[穿书]》一米星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7-25 22:13:5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生子(修,原一、二章合并) ...

  •   天刚蒙蒙亮,明月就被婴儿的哭声吵醒。
      她眼睛也没睁开,习以为常地就伸手过去,先摸摸她的屁股,确定是干的,然后才困倦的起身,上身靠在床头。
      
      昏暗的光线上,只见白生生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衣扣,露出白嫩光滑的上半身,艳色刚惊鸿一现,就被一个小脑袋挡住,随之婴儿迫不及待的吞咽声响起。
      “你慢点,别呛着。”明月刚醒,声音软绵绵的,说的话也显得漫不经心。
      
      婴儿却什么都不懂,吃得啧啧有声,有时不知轻重,咬得她嘶声皱眉,但她到底是习惯了,只伸手去轻拍襁褓。
      一晃眼,她喜当妈已经一个月了。
      
      还记得一个月前,她一睁眼,怀中就被塞过来一个东西,一个人指着对她说:“看,这是你刚生的宝宝。”
      随着手指望过去:
      小小的五官,娇嫩的皮肤,头毛一绺一绺贴在头皮上,眼睛闭着,红嘴唇微张,正睡得呼呼的,一个颇为漂亮的小婴儿。
      
      她歪头看了半晌,懵懵地回:“哦。”
      “看过了,我就抱她去检查了啊。”
      
      她仍旧一脸懵的看着她抱着孩子远去,随后转头环视周围穿着深蓝色手术服忙成一团的人,脑袋更加晕了。
      有点不对劲啊。
      
      但她脑袋木木的,又想不出到底怎么了,直到医生那句:“手术都已经完成了,你可以闭上眼休息一会儿。”
      “休息”一词,让她睫毛立刻抖了一下,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突然想起自己发生什么了。
      
      她年今十八,刚刚高考完毕,取得了很好的分数,完全能够上自己理想的大学,所以在报完志愿后,她就一头扎进小说世界。要知道她为了考大学生生压抑了自己一年,别说小说了连手机都没用,所以这突然没了顾虑,她拿上手机就什么也顾不上了,走路也看,吃饭也看,没日没夜的看。
      
      两天两夜的时间里,她看了几百万字,差不多有十本,都是她在高三一年里记下来据说口碑不错的,类型囊括古今中外,甜虐正剧样样不挑。还记得最后一个文章是一个养成宠文,男女主相差二十多岁,写得非常甜,字数也只有三十万,所以本来已经熬不动的她,想着马上就要到结局了,手指硬是坚持着一下一下地往后划。
      直到看到那个“The end”才松了一口气,丢开手机准备睡觉。
      
      然而等她闭上眼睛,放松身体躺平,却发现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耳朵里尽是血管里血流过时哗啦啦的声音,没一会儿就四肢发麻,全身冒冷汗,头晕得她想吐。
      可是没等她起身吐出来,感觉心脏好像突然砰地爆炸了。
      霎时,一切声音和感觉都消失了。
      
      回忆完毕,听着产房里医生和护士们的轻声交谈,什么孩子有多重啊,哭得挺大声,很健康......
      她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熬夜果然会猝死!
      
      然而就算沦落到这个悲惨的境界,现实也不准她哭,“小姑娘,刚生完孩子可不能流眼泪,不然老了眼睛会不行的。”
      吓得她连忙憋住眼泪。
      
      现在呢,明月听着屋内时钟的滴答声,心中毫无波澜,哭什么哭,该去菜市场买菜了。
      怀中的小婴儿——明薇,已经吃饱安枕无忧地睡回笼觉,而她就要开始操心自己吃什么了。
      
      说来也惨,她看的小说中,女主穿越后要么是公主,要么是小姐,再不济也不愁吃喝,而她这个原身,就一颗可怜的小白菜。
      
      出生在偏僻的小山村中,十八岁刚成年跟着村里的人打工,钱没赚着,反而被个渣男骗身骗心。而那渣男,看着姑娘肚子大起来了,不敢承担责任,留下自己身上的全部的钱就偷偷跑了。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原身记忆中,谁的脸都清晰无比,就那男的看不清,明月觉得反正自己也不在意,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巧合的是,原身也正好叫明月,一个刚走出闭塞山村的小女孩,什么也不懂,甚至都不敢告诉父母自己怀孕。在这举目无亲的城市,身体还能动的时候,就大着肚子去夜市摆摊,勉强维持生活。等动不了了,就一个人托着腰去医院待产。
      现在庆幸的就是,幸好她没硬撑着非要自己生,不然她穿过来后,那个场景难以想象。
      
      想她一个每天忙着学习,父母哥哥严防死打连初恋都没有谈过的少女,一朝重生,却是连孩子都生了。
      可真是,世事无常啊!
      
      明月住的是一楼的角落里,位置最不好的那间,里面又潮又湿,常年不见阳光,外面挨着车库,每天车进车出,现在天刚微亮,外面已经人声嘈杂,男声、女声外加车子的发动机的嗡嗡声,吵得人脑壳疼。
      这是一个处于拆迁边缘的小区,老旧又脏乱,住的人鱼龙混杂,非常的混乱,明月在这一月除了必要的时候,都在屋里躺着坐月子。
      
      直到上早班的大部队们走了,耳膜才得以一个清静。
      明月转头,见明薇在这样的环境中,竟然也睡得一脸香甜。
      
      她看着可爱,伸手去轻摸她嫩嫩的脸蛋,点点小鼻子,还有纤长的睫毛。
      这动作与其他小女生看见可爱的小动物时的动作一模一样,小心翼翼中带着喜爱。
      刚出生的漂亮小宝宝可爱程度和小奶猫是一样的,明月单单看着就觉得心里软成一片。
      
      生孩子花了不少钱,后面养孩子又花了不少,也就是这时才知道,奶粉和尿片贵得惊人。
      她现在看着自己手中的钱一天一天减少,心里开始焦灼,已经打算原身一样开始去摆摊了。 
      
      一边思索着要怎么花钱,她把明薇用带子绑在自己胸前,准备带着她一起去买菜。
      正就在她关门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叫她。
      “明月,你回来啦?”
      
      明月回头,见是一个穿着一身藏蓝色工装,双手带着白手套的中年妇女正惊奇地看着自己。她在明月的记忆中看到过,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明月顿了一下,礼貌地点头,声音乖巧:“是啊。”
      
      妇女与明月之间的交情也仅仅是见面打招呼而已,一个年幼又大着肚子身边没男人陪的年轻女孩总是惹人注目的,明月的话从来不多,但是妇女却很热情。
      走进后,看见她胸前的孩子,双眼放光地问:“你孩子生了啊?”
      
      明月抿嘴点头,“嗯。”
      妇女又问:“男的女的?”
      明月:“是个小女孩。”
      
      妇女一听,脸上的表情收了一点,凑近细看了一下明薇,眼睛一亮,忍不住夸赞道:“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很像你。”
      明月笑了一下,漂亮的卧蚕瞬间在脸上浮现。
      
      她生孩子后因为想着自己吃得好,奶水好,那么就相当于省掉了奶粉钱,所以补身体的汤汤水水天天喝,另外身体年轻,本来虚弱苍白的面色很快就养回来了,皮肤水水嫩嫩的。再加上一副标准的羸弱小白花长相,和那眼尾动人的泪痣,只有浅浅一抿嘴,就让人心头发软,连一句重话也说不出。
      妇女见着她笑,心中也有些复杂。
      
      两人一起往外走去,妇女眼睛闪烁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到了门口,她拿上放墙边的扫帚和明月告别:“婶子去继续工作啦。”
      但是当她走远时,却又回头望过来,而这一切认真走路的明月都不知道。 
      
      盛夏的阳光很烈,虽然才只是清晨,但是走了二十分钟,等明月到菜市场时,双颊和脖子还是一片绯色,伴着轻微的灼热感和刺痛感。
      用手做扇子状,给自己和绑在自己胸前的明薇散热,她继续去买那些利于下奶的食物。
      因为她买了一个月,这儿的摊主们对她的都格外熟悉,她一上前,就有人直接问道:“还是鲫鱼,一人食的?”
      明月眉眼弯弯地点头。
      
      想她上一世家庭虽然只是小康,但也是被娇养长大的,很少买菜,更别说下厨了,现在天天围着锅熬汤,用对待化学实验的精神是对待酱油味精,也是另一种趣味了。
      
      杀鱼那个略血腥的场面,她看了这么多次,却还是很不习惯,不忍地移开眼,然而却与隔壁那个胡茬男打量的目光相对,连忙又皱着眉移开。
      没几分钟,老板娘把一条鱼都收拾好,给她装袋递过来,明月接过,然后递钱过去。
      
      她会做的月子餐全都是请鱼摊的老板娘教的,练了一个月,自我感觉良好,与刚开始那个把红糖煮鸡蛋做成红糖蛋花汤的判若两人。
      这时,老板娘建议:“你天天吃这些不会腻吗?你去买点其他的,我教你炒菜。”
      明月瞬间回到一个月前,一点没有厨娘的风范,连忙说:“不了,不了,我继续熬汤吧。”
      
      她现在是真不敢挑战炒菜,宁愿天天喝汤,因为住的地方太窄,一张床就占了大半空间,剩下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不仅是她和明薇的东西,还有原身以前摆摊进的货物。
      在这样的房间炒菜,她怕自己把房子烧了,把自己呛死。
      老板娘一笑,不再劝她,转而招呼其他的客人。
      
      明月提着鱼就快步回家了。
      到了家,把鱼倒出来,放在案板上,按惯例,她蒙住鱼鼓得大大的眼睛,真诚地说:
      “对不起。”
      说完了,刀准确地往鱼腹划去。
      
      这个仪式,也是因为她在第一次买鱼时,明明已经被抽肠挂鳞了的鱼,倒出来后,却开始不停摆动,感觉硬是要从锅里蹦出去。
      她那会儿被吓到了。
      右手握着刀动也不敢动。
      
      不住地想,这到底死没死?还是死了又活了?!还能不能吃?
      最后想着那鲜美的鱼汤,一咬牙,左手去蒙住鱼眼睛,快速说:“对不起!”
      话音刚落,鱼就没动静了。
      ......  
      这之后,明月就有了这个仪式,每吃一条鱼,必然先道歉。
      
      耗费了一个小时,明月满头大汗,终于吃上了香浓的鲫鱼汤,正好赶上了别人家的饭点。
      就着简单的鲫鱼汤,明月吃了两碗米饭,还剩下一点的准备留着晚上接着吃。
      
      傍晚,明月吃了饭,就靠在床头发呆。
      正回忆着前世的爸爸妈妈,突然传来敲门声。
      笃笃笃。
      一个月都没人来过,突然来人。
      明月小心脏一跳,走下床警觉地问:“谁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这篇总体来说会是比较轻松的日常。
    为庆祝我生日和开文,第一章留言送红包。
    求收藏,求留言,撒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