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叶泽的车子就停在楼下,他直接推着外婆往车子边走去,沈业也就沉默地跟着他。现在沈业身上只剩几百块钱,打车回别墅,起码又得花费一百多,他能省则省吧。
      
      保镖早已恭敬地打开车门。
      沈业瞟了眼车标和牌照,哪怕他早有心里准备,也还是被这么豪华的车子给震住。如果他没猜错,这辆车应该是某高端品牌定制款,全世界独一无二。而他之所以知道这个信息,是因为原主很喜欢车,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
      
      通过原主的记忆,他还知道叶家一直是传说一样的存在。沈家也算是富贵之家,可沈家和叶家比起来那就是云泥之别。如果当年不是沈外公救过叶老爷子的命,两家根本就不会有交集,沈业和叶泽也不可能结下婚约。
      
      沈业不禁暗暗叹息。
      现在他和叶泽的差距更大,毕竟沈家的财产已经被杨明转走了,而他身上还欠着两百万呢……
      
      叶泽并不知道他在感慨什么,正准备把外婆抱上车。沈业见状,连忙回神,干脆连人带椅子,把外婆抬上车。
      车厢很大,完全可以将轮椅放下。
      
      叶泽:“……”
      他忍不住看向沈业的胳膊。
      明明很瘦弱,力气却这么大。
      
      如果沈业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会告诉他,其实他刚刚偷用了符纸,要不然他哪里抬得动啊。
      
      上车后,叶泽问他:“你现在有地方住吗?”
      来之前,他已经了解过沈家的变故,以及沈业的遭遇。如果沈业没地方住,他就打算带沈业和沈外婆回帝都叶家。
      
      沈业嗯一声,道:“有,不过我打算先送外婆去医院检查身体。”
      叶泽沉吟道:“我带了家庭医生过来,他们医术很精湛,就让他们给外婆做检查吧。”
      沈业猛地看向他。
      叶泽不明所以地和他对视。
      
      沈业很想问,他怎么这么周到,是不是已经把他当成未婚夫。但话到嘴边,他又吞了回去。两个大男人,这种问题也太别扭了。
      
      他避开男人的视线,想着叶家的医生应该很厉害,说不定更能调理外婆的身体,他也就没有推拒,报了别墅地址,道:“去蓉园。”
      
      *
      
      在沈业带沈外婆和叶泽回蓉园时,杨继祖也被保镖抬回了杨家。半路上杨继祖和保镖额头上的符纸便已经作废,所有人都清醒过来。
      而杨继祖也意识到自己被沈业那扫把星给坑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撞到墙上,又是怎么被沈业踢出病房。
      
      他一回家,就拉住亲妈刘月娟的衣袖,哭嚎道:“妈,是沈业把我害成这样,你得帮我报仇!”
      此时他额头上的血已经止住,可他被血糊了一脸,瞧着还是有些恐怖。
      刘月娟心疼得直掉眼泪:“沈业怎么那么坏啊!”她转头看向杨明,“明哥,你得替儿子做主!”
      
      她和杨明是初恋,可当时他们都是穷光蛋,为了往上爬,杨明引诱了沈业的母亲,做了沈家上门女婿。而她只能忍气吞声,担着小三的名头和杨明暗度陈仓,生下来的儿子也只能做私生子。好不容易沈家那老头死了,沈业的母亲也被她和杨明弄死,他们一家三口刚迎来幸福的生活,她可不能让沈业那小畜生爬到她儿子头上!
      
      杨明看着杨继祖脑袋上的伤口,也很心疼。对他来说,杨继祖才是他的儿子,至于沈业,身上流着沈家的血,他恶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把沈业当儿子。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做沈家的上门女婿,虽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可他每每回想起吃软饭的日子,就恨不得立即失忆。
      
      他狠声道:“我马上叫沈业滚过来!”
      刘月娟眼底闪过阴狠,低头安慰杨继祖,道:“妈一定给你报仇!”
      
      她之前给那小畜生设局,想着那小畜生性格懦弱,身败名裂后肯定受不了指指点点,肯定会跑去自杀……哪想到那小畜生非但没自杀,还跑来质问她。好在她儿子聪明,把那小畜生推下楼。
      明明都已经昏迷不醒,医生说可能熬不过去,结果呢,才两天那小畜生就醒了。
      
      他怎么就没死呢!
      刘月娟咬牙切齿地诅咒着,为什么老天爷不把那小畜生收走!
      
      杨明亲自给沈业电话,那边提示手机关机,他暴躁地呸了一声,叫来手下,道:“赶紧把沈业给我带回来!”
      手下战战兢兢地禀报:“沈业已经离开医院……”
      杨明气得拍桌子:“给我查,看他能跑去哪里!”
      
      正发着脾气,又有手下跑进来,说是沈业把他外婆接走了。
      没等杨明反应,刘月娟已经腾地站起来,气急败坏道:“不是让你们看住那太老婆吗?”
      
      手下怯怯地道:“沈业有个帮手,带了很多人,我们拦不住……”
      刘月娟道:“那他们现在去哪了?”
      手下道:“我们正在追查……”
      “废物!连个人都看不住!”刘月娟气得快要爆炸。
      
      要是早知道那老太婆会被救走,她就应该早点动手,用沈业威胁老太婆,把沈家的传家宝都交出来。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杨继祖在一旁哭哭啼啼:“爸妈,我被沈业打了,你们快帮我报仇啊!”
      刘月娟忍着怒气,安抚他道:“你放心,不会让他跑了。”
      杨明狠狠踢了手下一脚:“赶紧给我去查!”
      
      *
      
      叶泽吩咐司机往蓉园开去。
      
      沈业斜靠在椅背上,思想放空。
      现在是春暖花开的季节,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身上,暖烘烘的。
      可这暖阳并没有叶泽身上的紫气来得舒服。
      
      他此时坐在外婆左手边,叶泽在右手边,哪怕隔着沈外婆,他还是能吸到叶泽身上的紫气,那种暖洋洋的感觉,让他觉得舒服极了。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他都想躺下好好睡一觉。
      
      外婆在他们中间,左看右看,心里充满了叹息。
      
      虽然同性婚姻早就合法,可男人和男人结婚的情况也不是特别多,若不是沈家发生变故,她肯定不会逼着沈业结婚。
      可有什么办法呢,杨明就是个畜生,连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她要是不帮沈业找个靠山,沈业可能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老人家感慨完,轻声对沈业道:“当年叶老爷子给了你外公一块玉佩,是你和小泽婚约的信物,我放在银行保险柜里,咱们现在就去取吧。”
      早点把事情定下来,她也能早点放心。要是哪天她走了,还有叶泽陪着沈业……
      
      在沈外公去世后,沈外婆就察觉出了杨明的狼子野心,她找了个时间把家里的传家宝和金条全部放进银行保险柜。只可惜她到底还是发现得太晚了,那时候沈业的母亲已经中毒,没办法抢救过来。
      
      本来杨明也是要弄死她的,在得知她手里还有沈家的传家宝后,便留下她的性命,只把她关在精神病院。这半年杨明和小三一直派人来折磨她,甚至打断她的腿,让她把密码交出来,她都咬牙坚持住了。她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要留着这条烂命去见外孙。
      
      她经受丧夫之痛,又经历丧女之痛,如果她的外孙也被杨明和小三害死,那她真的无颜去见地底下的丈夫和女儿。
      所以她必须逼着沈业和叶泽结婚,让叶泽庇护沈业。
      
      沈业道:“外婆,咱们先回家吧,明天我再去银行拿玉佩好了。”
      这半年沈外婆饱经折磨,必须先做检查,好好休养身体。
      沈外婆想了想,反正叶泽已经认了这个婚约,也就不急一时,便点头道:“听你的。”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开进蓉园。这里是城南市区,地价很贵,当年沈外公花了大价钱才买下一幢别墅送给沈业做生日礼物。别墅区内的环境很好,物业也不错,到处都是摄像头和保安,二十四小时有巡逻队值班,遇到任何问题,随时能拨打电话找物业。
      
      正因为如此,哪怕沈业很缺钱,也不想把别墅卖掉。外婆可以在这里养老,到时候再买两条小狗和两只小猫陪着外婆,一切就完美了。
      
      停车后,这次不等沈业动手,叶泽便叫保镖把沈外婆连同轮椅抬下车。
      沈业:“……”
      这男人是不是胜负欲旺盛啊。
      
      叶泽面色如常,推着沈外婆往别墅里走去。
      沈业撇嘴。
      行吧,你身上有紫气,你是老大。
      
      此时叶家的私人医生早已等在门口。沈业连忙输入密码,打开大门,让众人进屋。他还准备跑去厨房烧水给大家喝,叶泽拦住他,道:“让佣人去。”
      沈业:“我家没佣……”
      
      话还没说完,就见几个中年男女走进来,他们恭敬地停在叶泽跟前,喊:“先生。”
      沈业:“……”
      
      居然连佣人都带来了?
      又是医生,又是佣人,这男人未免想得太周到了。
      
      不管怎么样,沈业心底还是很感激的。
      他正愁怎么照顾沈外婆呢,沈外婆到底是女人,有些事他没法亲力亲为,他还想着要不要找个保姆。
      现在既然叶泽带了佣人过来,那他就先使唤几天吧。
      等他有了钱,他再去招工。
      
      反正……这人是他的未婚夫,不是吗?
      
      叶泽叫医生给沈外婆做检查。
      期间有女佣一直陪着沈外婆小声聊天,沈外婆被逗得直笑,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沈业低声道:“谢谢。”
      叶泽看他一眼:“不用。”
      
      ……还是这么高冷。
      
      沈业用下巴指了指落地窗边的咖啡桌,道:“我有点事和你说,我们去那边。”
      叶泽颔首。
      
      两人往窗边走去。
      
      之前原主一直住在这个别墅,故而家里还算干净,也布置得很温馨,咖啡桌上甚至还摆着一束百合。
      原主应该是个热爱生活的少年吧,只可惜家里经历那么大变故,庇护他的人都走了,亲生父亲又是禽兽不如的玩意,这才变得唯唯诺诺,最终丢掉性命。
      
      沈业暗暗替原主叹息,同时也更加坚定,他一定要给原主报仇。
      
      他站定在窗户前,外面的阳光照在他和叶泽身上,他转头看向周身散发着紫气和金光的叶泽,道:“这二十年你一直没有音讯,怎么会突然来找我?”
      叶泽微怔,过了半晌,道:“抱歉,是我来晚了。”
      
      其实十年前,两家还是有联系的,只是沈家在海城,叶家在帝都,而当年叶爷爷身患重病,去了国外疗养,叶家又经历一场长达十年的内斗,这才和沈家疏远。
      最近叶爷爷身体恢复了些,叶家也安稳下来,叶爷爷便催促叶泽来找人。直到这时候,叶泽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小未婚夫。
      
      他低头望着眼前的少年。
      
      少年和资料里显示的不太一样。
      他派人查过沈业,以前沈业性格还算阳光,但在沈老爷子去世后,便变得怯弱起来,在娱乐圈里受尽欺负,还被小三后妈害得身败名裂。
      
      叶泽以为,他会见到一个惨兮兮且自卑的少年。
      可他所见到的沈业,身上压根就没有凄惨这种气质,也没有半点自卑和怯弱。他记得刚刚在疗养院,沈业可是准备直接和保镖动手的。这小孩,就像是初生的牛犊,有一股子狠劲。
      
      他收回视线,把原因解释了一遍。
      沈业若有所思,道:“你爷爷让你来,你就来了?”
      叶泽没有否认。
      
      沈业有些惋惜。
      如果叶泽早来几天,可能原主就不会死。
      不过……既然他穿来了,他一定会替原主好好活地下去。
      
      接下来的事情沈业也猜到了,叶泽肯定是查到了沈家的变故,也知道他和外婆的处境,于是去疗养院接沈外婆。如果他还在医院,叶泽肯定也会去医院找他。
      
      他沉吟片刻,抬头盯住叶泽,道:“现在,来聊聊咱俩的事。”
      叶泽与他对视几秒,唇角轻掀:“行啊。”
      
      男人正好背对着落地窗,挡住了身后的阳光。
      沈业被笼罩在男人的影子里,才发现自己居然比男人足足矮了半个头!这让他特别郁闷,如果他再长高几公分就好了。
      
      他往后退几步,直到摆脱叶泽的影子,这才道:“你接下来是什么打算,会不会履行婚约,和我结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