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病房里的沈业,是一点也不担心徐思思的安危,因为他的符纸足够保她平安。
      他现在发愁的是,该怎么打发眼前这个把原主推下楼的凶手——徐思思前脚刚走,原主同父异母的弟弟杨继祖后脚就来了。
      本来他是想以牙还牙把杨继祖推下楼,可病房里还住着其他病人,条件不允许。
      
      杨继祖染着一头绿发,嘴里嚼着口香糖,完全就是一个混混样子。
      望着沈业脑袋上缠着的纱布,他好不幸灾乐祸:“扫把星,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命大呢,从二楼滚下去,居然也没摔死!你把你外公和老妈克死,自己却活着,这也太不像话了!”
      沈业漠然地盯着他。
      
      这绿毛只比原主小半岁,也就是说,原主的亲生父亲在他母亲怀孕期间就出轨了。绿毛的名字也很有深意,杨继祖,继祖,不就是继承杨家的祖业吗?
      很显然,原主的亲生父亲杨明,只把杨继祖当儿子和继承人看待。
      
      沈业淡淡地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以后会长命百岁。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看你印堂发黑,马上就有一场血光之灾。”
      杨继祖冲他呸一口:“你居然敢诅咒老子!”
      沈业耸肩:“这不是诅咒,是事实。你不知道吗,坏事做多了,一定会报应在自己身上。”
      
      杨继祖大怒,冲上去对着他就是一拳。
      
      以前原主身体羸弱,肯定受不住,沈业却不一样。哪怕他脑袋上还缠着纱布,却一点也不怕杨继祖,就那么站在原地,等着杨继祖的拳头落下来。
      只是杨继祖的拳头在离他只有几公分的时候,鬼使神差地避开了他的脸。拳头打空,杨继祖整个人收不住,直接撞在前面的墙上,额头磕出血,很快就糊了一脸。
      
      沈业啧啧:“你看,这不就有血光之灾吗?”
      
      杨继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刚刚他明明都要打中沈业了,可他的拳头却不听使唤,莫名其妙地避开了沈业……
      他不信邪,回头又朝沈业冲过去。
      结果这一次依然打偏,而他刹不住脚,直接扑倒在对面的病床上。
      
      他忽然觉得这扫把星有点邪门,不敢再动拳头,冲保镖吼道:“给我上!”
      这次他一共带了六个保镖,足够把这扫把星踩在脚底摩擦。
      
      保镖很快有了行动,齐齐上前围住沈业。
      沈业依旧站在那里没动。
      
      病房里一共四个床位,离沈业最近的是一位白头发老大爷,见状喝道:“这里是病房,你们再闹事,我就报警了!”
      说着拿出手机,拨打110。
      
      老大爷是个热心肠,临床的小伙子一看就很可怜,前两天昏迷,没有一个人来探望他,直到今天醒了,才有一个中年女人出现在病房,没待两分钟又匆匆离开。
      而这个绿头发年轻人,居然带着六个身强力壮的保镖来欺负这小伙子,要是他不报警,这小伙今天估计会直接没命。
      
      杨继祖见老头居然真的在报警,立即抢过手机,一把将人推到墙角,怒气腾腾道:“老不死,滚一边去!”
      老大爷的后脑勺撞在墙上,很快就感到一阵晕眩。
      
      沈业本来还想陪这几个保镖玩玩,转头见为他打抱不平的老大爷被杨继祖推倒,他眼神一凛,直接打了几道符过去。
      保镖瞬间倒在地上。
      
      他又是一道符打在杨继祖身上,杨继祖痛苦地尖叫一声,开始在地上打滚。
      沈业冷着脸,一脚将他踢出病房。
      杨继祖腾空飞起,脸先着地,重重地摔在走廊上,再也爬不起来。
      
      沈业可不管他是死是活,立即跑去扶起老大爷,贴了一道符在大爷耳后。
      
      大爷原本两眼发黑,后脑勺剧痛不止,结果一眨眼全好了,脑袋不痛了,眼睛也不花了……
      他吃惊地摸着后脑勺:“小伙子,你给我贴了什么?”
      
      沈业开玩笑道:“一张贴画。”
      大爷:“……”信你个鬼。
      刚刚他好像看到了一张符……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和家属,大家亲眼目睹沈业眨眼间就把绿毛和保镖扫地出门,又亲眼见沈业治好老大爷,顿时又震撼又好奇。
      
      几个人围着大爷和沈业,议论纷纷——
      “大爷,他给你贴的是符纸。”
      “是的,我看到了,他之前就在画符。”
      “太厉害了,绿毛就这么飞了出去。”
      
      大爷听着大家的讨论,突然想起,在绿毛来之前,小伙子拿着之前那个中年女人留下的纸和笔,不断地画符……
      难道这小伙子早就算到绿毛会来找麻烦?
      
      大爷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
      
      这小伙……看起来很玄乎啊。
      世界上真有这么厉害的人吗?
      
      可他脑袋上的伤莫名其妙好了,而且地上还躺着六个保镖呢,以小伙子这瘦弱的身材,是不可能把六个青壮打趴下的。
      容不得他不信。
      
      他仔细打量沈业。
      小伙长得很好看,不比电视里的男明星差,年纪估计不到二十岁吧。因为昏迷刚醒,小伙的脸色有点苍白,没什么血色,整个人看起来很羸弱……
      总而言之,一点也看不出高人的气质。
      
      不过,往往大师都是不显山露水的,说不定这小伙还真就是个高人呢。
      
      大爷回过神,指着地上的保镖,道:“这六个人怎么办?”
      总不可能让他们一直躺在地上吧,要是被医生和护士看到,估计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沈业道:“好办。”
      他大手一挥,保镖脑门上的符纸动了动。下一秒,保镖全部站了起来,齐步往外走,又合伙抬起走廊上的杨继祖,往楼下走去。
      六人的动作整齐划一,就像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
      
      所有人都看呆了。
      这种神乎其技,不是电视里才有吗?
      
      回想着刚刚那六个保镖像僵尸一样走出去的样子,大家同时打了个冷颤,望着沈业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
      
      大爷还算冷静,低声问道:“绿毛会不会回来报复你?”
      “不会。”沈业道,“他啊,手里有人命,报应马上要来了,躲都躲不掉。”
      他说得玄乎,大爷却颇为相信,谁叫他刚刚露的那两手实在震撼人心呢。
      
      大爷看着沈业,欲言又止。
      如果这小伙真是高人,他是不是可以请他帮忙?
      但……高人估计不会轻易出手……
      
      沈业瞧见大爷脸上的纠结,笑了笑,道:“刚刚谢谢您挺身而出,为了报答您,我为您算一卦吧。”
      大爷:“你……真会算卦?”
      沈业笑着点头:“算卦是我主业。”
      
      大爷道:“那就麻烦你帮我算算。”
      这段日子,家里经历了一场大变故,全家人都很煎熬。
      而他亲眼看过沈业的本事,心里不免便带了几分热切和希望……如果能把事情解决,他一定会好好感谢这小伙子……
      
      沈业仔细瞧了瞧他的面相,道:“是您孙儿出了事吧?”
      大爷震惊地盯住他:“你……你怎么知道?”
      沈业微笑:“当然是算出来的。”
      大爷:“可你没卜卦啊,我听说大师一般都用龟壳……”
      
      其他人也竖起耳朵。
      沈业一笑:“我手里没有算卦的东西,就直接用眼睛看了。”
      
      居然还能这样?
      大爷感慨道:“你很厉害!”
      
      沈业扶着大爷坐到床边,继续道:“三天前,你带孙儿在步行街吃快餐,上洗手间的时候人太多,把孙儿弄丢了,对吧?”
      大爷瞪大眼睛:“……对!全对!”
      沈业道:“你们报了警,调了监控,警察已经查到你孙儿被人贩子抱走,但一直没有追查到人贩子的踪迹,就拖到了现在。”
      
      大爷忙不迭点头:“是这样没错,一直没找到人。”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抹眼泪。
      孙儿是他弄丢的,他心里愧疚,那天听警察说是人贩子骗走了孙儿,他直接就晕倒了。家里一边忙着找人,一边还要照顾他,他更加内疚。要不是心里有个信念,一定要等孙儿回来,他都不想活了。
      
      沈业道:“您别急,您的孙儿还活着,而且人还在海城。这得多亏了您家里人报警及时,各个关卡都有警方盘查,人贩子不敢跑。”
      大爷激动地抓住他的手:“那……那……”
      沈业道:“现在人贩子就住在火车南站附近一家叫‘世纪有缘’的宾馆,你让你家里人去找,一定能找到。”
      
      大爷喜得眼泪都出来了,立即给儿子打电话:“你赶紧带人去火车南站……”
      他没跟儿子详细解释,只让儿子照着沈业的话去找人。
      在见识过沈业的本事后,大爷对沈业的推算深信不疑。
      
      大爷的儿子生意做得大,人脉很广,当即便调派了人手赶过去。
      
      挂掉电话,大爷便紧张地捏着手机,等着那边的消息。
      病房里其他人都围坐在他身边,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陪他等。
      
      沈业给大爷倒了杯水,道:“您放心吧,保准没事。”
      大爷重重点头:“我信你!”
      沈业笑了笑,道:“我先去办点事,您等半个小时,估计就有结果了。”
      说完走出病房。
      
      待离开众人的视线,他手脚发软地靠在走廊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刚才对付杨继祖及其狗腿子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的神魂受了损伤,达不到全盛时期的千万分之一。
      ——他只使用了两次符纸,身体却已经吃不消,力气也被消耗得差不多。
      
      对付普通人倒是没什么影响,反正他一招能制胜。可如果遇到同行对手,他力气坚持不了多久,这就很吃亏。
      
      他拧着眉,暗暗想着,看来只能慢慢修补神魂。
      至于怎么修补……他还没发现办法。
      不过也不急,既然老天让他重生到这个世界,总不至于让他吃亏。
      
      待恢复力气后,他便去办理出院手续。
      医生不同意他的请求,道:“你还得观察两天。”
      他可怜兮兮道:“我没钱住院,之前的费用是我经纪人垫付的,我还欠了两百万的违约费……您看我活蹦乱跳,肯定没事,您就签字同意吧。”
      医生:“……”
      
      最后在沈业的软磨硬泡下,医生给他做了个简单的检查,确认他真的没有大碍,这才同意他出院。
      
      等他办完手续回来,刚好大爷接到儿子的电话,说是孙儿找到了。人贩子在‘世纪有缘’宾馆藏了整整三天,本来是准备今天下午坐客车离开的,警察一去正好把人抓住。如果晚去半小时,可能人贩子就带着孩子跑了。
      
      大爷眼眶通红,转头就要给沈业磕头:“恩人,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宝贝们的营养液和地雷~=3=
    读者“鸦十一”,灌溉营养液+52019-09-10 12:14:40
    读者“小懒猪”,灌溉营养液+132019-10-18 18:59:23
    读者“画风”,灌溉营养液+102019-10-18 08:12:24
    黑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0-18 21:14:2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