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宫变 ...

  •   金陵被围,已经是第七日。
      此都中人提心吊胆,也足足七日。
      虽在梦中,却也依稀听得兵戈之声作响,彻夜不休。
      风声鹤唳,不过如此。
      “神仙打架,做什么殃及我们这些池鱼,”有人苦笑道:“战事一起,不知要害多少条性命。”
      “这有什么办法,”另有人道:“皇位只有一个,谁不想要?”
      “都少说两句,”有上了年纪的插话:“这也是咱们能评说的?”
      于是一群人叹口气,相对无言,终于散开了。
      魏国公府。
      侍女脚步轻缓,进了内室,隔一层玉质垂帘,细声道:“夫人,淮安侯夫人送了拜贴过来,您要瞧瞧吗?”
      “不必了,”董氏正抱着小女儿,教她习字,秀美面容无波无澜:“尚在孝中,哪有邀客之理?”
      “是,”侍女早知会有这结果,闻言也不奇怪:“奴婢这就去回。”
      “风雨欲来啊,”坐在一侧的魏国公道:“金陵要不太平了。”
      董氏目光温柔,瞧一眼丈夫,道:“公公孝期未除,夫君身无官职,便是有风浪,也波及不到我们。”
      魏国公摇头一笑,转而神情微肃,低声道:“我听闻,那位……去拜会过岳父了?”
      “一回来就去了,”董氏眉梢微动,道:“父亲被先帝冷了心,不欲再掺和这些事,那位倒也体贴,半句叫人为难的话都没说,恭恭敬敬的说了好一会儿话,才起身告辞。”
      魏国公静默一会儿,方才道:“岳父于他有师恩,又为他坐了这么多年冷板凳,前去致意,也是寻常。”
      董氏是妇道人家,不爱掺和这些朝堂之事,摇摇头,无声终结了这话题,转头去看自己身边的小女儿。
      “妙妙!”柳眉一蹙,她微露无奈:“你又偷吃点心。”
      小姑娘今年才三岁大,软糯糯,白嫩嫩,五官精致异常,冷眼一瞧,活像一只胖汤圆。
      听见董氏说话,她忙不迭跑到魏国公身边去,委屈道:“妙妙饿。”
      “不能再吃了,”这一回,连一向宠她的阿爹都不护着她了,忧愁的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道:“你要是再胖,阿爹就要抱不动你了。”
      妙妙很委屈:“就是饿。”
      “算了算了,”魏国公见她一双杏眼都含泪了,也是心疼,伸手去端碟子,叮嘱道:“再吃一次,最后一次。”
      “不成,”董氏拦住他,无奈道:“用过饭才多久,你别惯着她。”
      魏国公疼小女儿,可是也宠妻子,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左右为难起来。
      一家人说话的功夫,外头有人脚步匆匆进了内室,隔一层玉帘,惊惶道:“国公,夫人,那位……进宫了。”
      “什么时候的事?”魏国公直起身,正色道:“带人了吗?”
      “就是前不久,”侍从急着来回禀,喘息声激烈:“带兵进去的!”
      听到这回答,魏国公与董氏齐齐一凛,四目相对之中,都瞧出了相同意味。
      静默一会儿,董氏叹道:“一直提心吊胆,也不是个事,那位占了先手,总比别人好。”
      “是啊,”魏国公拍拍妻子的手,温声道:“假使不出意外……”
      指了指天,他低声道:“那位,怕是要称皇了。”
      董氏似笑非笑的瞧一眼丈夫:“别以为我没瞧见你塞点心给妙妙。”
      “哈哈,”魏国公干笑两声:“她还小嘛,慢慢来。”
      董氏失笑摇头,看一眼面前父女俩,却也没再说什么。
      二月春寒,冷风作祟,仿佛能一直吹进骨头里似的,叫人打心底里发凉。
      奉先殿。
      “他进宫了!”三皇子眼睛通红,困兽一般癫狂:“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
      “不然呢?”四皇子胆气弱些,怯怯道:“三哥有什么好法子吗?”
      “你怕什么!”六皇子面容愤慨,怒道:“他还能把我们全杀了不成?!”
      “那就谈谈条件,”三皇子年纪最长,略一定神,商量道:“他得了皇位,总不能叫别人喝风,你我兄弟,也该有个亲王爵位。”
      外敌当前,前些时日还拼得你死我活的几人,登时兄友弟恭:“三皇兄说的是,他这趟回来,毕竟理亏,你我占据大义,届时……”
      几个人还没商量外,奉先殿外便有人至,近百人一道过来,脚步声却不嘈杂,落到一处去,只有沉沉之音,似是战鼓声,莫名叫人心惊胆战。
      三皇子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凛然斥道:“皇长兄归京奔丧,自是孝道,只是率军而至,驻扎金陵,是何居心?”
      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刚说完,四皇子便同仇敌忾道:“三皇兄所言极是,金陵乃是帝都,先祖皇陵坐落于此,不动刀兵更是祖训,皇长兄竟将这些全然置之度外?”
      这似乎是开了头,其余几人找到主心骨,纷纷出言指责起来,只有七皇子瞧了瞧自己那条不良于行的腿,偷偷往边上缩了缩。
      皇长子相貌生的犀利,下巴坚毅,鼻梁高挺,双目狭长锋锐,背对光影,似笑非笑时,有种开刃利剑般令人胆寒的气度。
      目光依次在几人身上扫过,他不以为忤,微微带笑:“说完了吗?”
      一众人做好了遭他驳斥的准备,却不想回应竟是这般和风细雨,一时之间,竟怔住了。
      “哦,”皇长子于是点点头,神情转为淡漠:“看起来,没什么想说的了。”
      向后摆摆手,他道:“都杀了吧。”
      众人勃然变色。
      然而,不等他们将内心惊惶愤恨展现出来,雪亮的屠刀已然迫近,血花四溅,哀嚎声起。
      几位公主尚且年幼,牙齿在口腔中咯咯作响,瑟缩着挤在一起,不敢瞧这惨态。
      宫娥的惊叫声此起彼伏,尖锐的叫人耳痛,在滴血的刀尖之下,很快转为沉重的呜咽,闷闷的,像是丧钟。
      屠杀来得快,去的也快,内殿随即转为一片安谧,不闻一声。
      皇长子似乎没瞧见面前鲜血淋漓,也不在意地上断肢凄惨,大步往奉先殿前棺椁那儿去,经过七皇子面前时,忽然停了。
      “一别多年,”他瞧着七皇子,看他战战兢兢,方才笑微微道:“七弟还是这么识相。”
      这话说的,似乎别有深意。
      七皇子身有残疾,降生那日,一条腿便是坏的,先帝不喜皇长子,更不喜欢这个天降恶兆的儿子。
      七皇子自己也明白这点,从未奢想过不该有的,只求做个闲王,安泰度日,所以无论是那个皇子得势,都小意讨好,以求平安。
      皇长子占尽先手,他凑过来,也不奇怪。
      “皇长兄众望所归,”七皇子斟酌着言辞:“自然不会有人附从叛逆。”
      皇长子只瞧着他,却不说话,见他情不自禁开始打战,方才大笑起来,转头往棺椁前先帝灵位那儿去。
      盯着看了半晌,方才撩起衣袍,缓缓跪下。
      他竟打算直接在先帝灵前继位称帝!
      周遭幸存的内侍宫人面面相觑,求生本能控制下,随之跪倒在地,乌压压一片,压的人心口发闷。
      一片复杂神色中,唯有皇长子神色淡然:“诸皇子忤逆失德,动刀兵于先帝灵前,大不敬,当法。朕为长兄,虽不忍致法于诸王,却难阻礼法其昭。传旨,忤逆若此,不可奉先帝神位,敬承宗庙,按制当法,以儆效尤。”
      几位公主浑身都在颤抖,身子抖得跟筛糠一样,自然说不出什么。
      相较之下,七皇子虽是天残,却不缺乏见识,决断亦是迅速。
      双手撑地,他当即叩头,表示自己的臣服:“愿附皇长兄骥尾。”
      几位公主回过神来,同样双手撑地,恭敬行了大礼:“愿附皇长兄骥尾。”
      皇帝面色肃整,对先帝灵位三跪九叩,礼毕之后,才站起身来。
      一摆袖,他示意左右扶起七皇子,道:“朕与王,骨肉至亲,何来这般多的生分?”
      话毕,又转向被搀扶起的几位公主,道:“几位皇妹,自然也是同样的道理。”
      之前的几位皇子还陈尸殿内,内殿的血腥气亦不曾散尽,他这几句话说的漂亮,却并无人敢当真,皆是低垂着头,听从皇帝训示。
      皇帝却不再说什么了。
      似乎是得了什么信号一般,一众内侍自外殿鱼贯而入,为皇帝着玄红二色的九龙衮服,束十二旒冠。
      符节令与少府令自殿外入内,屈身近前行跪礼,奉天子七玺,待到近臣验看无误后,得以退下。
      英宗朝老臣尚有存留,局势已定,自有德高望重者入内,请皇帝往宣室殿登基,传召于金陵,受众臣朝拜。
      尘埃落定,一切都结束了。
      新的时代要开始了。
      “陛下,”皇帝心腹内侍陈庆匆匆入内,附在耳边,低声道:“都已处置得当。”
      “那些都不急,你先替朕做件事,”皇帝望一眼天色,忽的笑了:“你亲自去——寻个和尚来。”
      陈庆不觉一愣。
      “去吧,”皇帝淡淡道:“朕自有安排。”
      陈庆走了,满腹疑虑,皇帝却踱到宣室殿外去,望着她所在的方向,微微笑了。
      妙妙呀。
      

  • 作者有话要说:  皇帝:想妙妙,想得不得了。
    妙妙:好饿好饿,阿爹能不能再偷块点心给妙妙吃?
    开文啦,古言甜宠,疯狂撒糖,欢迎收藏评论~
    ps:妙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小白团子,会变猫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