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制霸影视圈》言朝暮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16 0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平时活得自我的韩训,突然答应投资方的无理要求,孙浩然顿感不好。
      他骨子里透着清高,不屑于资本,更不屑于别人左右他的思想,一副生来就等着别人鞍前马后的模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养尊处优凡事不操心的公子哥。
      孙浩然和他认识了七年,也没搞懂他在想什么。
      
      “小训,”孙浩然拉过韩训,低声说道,“我们跟奥法影业商量的是《全武行家》的合作,如果他们需要定制剧本,可以请其他编剧写,没必要看他们的脸色。”
      韩训斜眼一瞥,说道:“我想写。”
      孙浩然一脸为他担忧为他急的模样,劝说道:“如果你想写,那我们慢慢写,小训啊,慢工出细活,你不用着急。一个月时间太短了,就算不是为了剧本,你要为你的健康想一想,现在我们不需要赶着时间拼命了,虽然剧本很重要,可身体更重要呀。等你写好了我们再和他们谈,今天还是先顾着《全武行家》,毕竟奥法影业邀请的是文航导演,说明他们确实非常重视这个项目,徐总监的话不用放在心上,我们敷衍一下他,以后再慢慢说。”
      
      孙浩然眼里嫌恶徐总监的意思都要溢出来了,语气里都透着对无能富二代的鄙夷。
      孙浩然不喜欢的人,韩训却看着格外顺眼,苍白冷漠的神情难得染上亲切笑意。
      他对徐思淼说道:“我有一个和徐总差不多的创意,只是一直太忙,没空写出来,既然徐总正好在寻找相似的剧本,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试试。”
      
      徐思淼懒洋洋的靠在沙发里,仿佛自己的惊天大创意获得了认可似的,眼神赞许的看着他。
      徐思淼说道:“我就说能写出《动物医生》的工作室,一定有能人。那就说好了,一个月时间,你能写出我要的剧本,我就投一个亿……哦,不,如果你写的是大场面大制作,我的投资上不封顶。前提是,让我满意。”
      
      徐思淼在这边愉快拍板,然而,张粤却皱了眉。
      他转头对徐思淼说道:“徐总,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全武行家》的剧本吧,如果这位韩助理能够写出你要的剧本,我们再另外找时间谈谈。”
      “《全武行家》没什么好讨论的。”徐思淼撑着头,将桌上厚厚的剧本翻得哗哗作响,“这不是我喜欢的剧,我不想投,所以还讨论什么?简直浪费时间。”
      张粤道:“徐董对这个项目很重视,公司已经准备把它当成明年重点项目宣传了。”
      徐思淼浅色的双眼,神情懒散的看着张粤,狡黠一笑,说道:“张副总监,我才是决策人吧。”
      
      张粤脸色一僵。
      徐思淼坐在这儿不能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架子端足了,当面拂了张粤的面子,一点不打算留情。
      
      他长手一伸,优雅的借过身边秘书的笔记本和笔,低头在纸上刷刷的写了什么,然后撕下来捏在手上。
      沙发椅拖动的响了响,徐思淼站起来,身高几乎超过了普通人,伸长手可以越过整张会议桌。
      他将写上电话号码的纸条递到韩训面前。
      
      徐思淼笑意加深,眼睛里倒映着小助理苍白诧异的脸。
      
      他说:“准备好了随时打给我。”
      -
      孙浩然长了一张和善的脸,但是长期熬夜纵欲,才二十八岁已经像个中年人,脸上都是虚胖过度的浮肿,还长着厚重的眼袋,怎么看也不像韩训的同龄人。
      结束了碰头会,韩训坐在格子间里整理电脑,他就坐在一旁,开始劝说韩训放弃写这种可笑剧本的想法。
      然而韩训专注于整理电脑文档,说道:“可笑的故事正好能写成喜剧。”
      孙浩然不依不饶的问:“可你的美食剧呢?之前你说想闭关几个月,都是为了写你准备了好几年的美食剧,总不会放弃了吧。”
      
      韩训抬眼看他,黝黑的视线里映衬出孙浩然虚伪的嘴脸。
      孙浩然问的是他出租屋里,卡在结局的剧本。
      本来只想自我满足的剧本,竟然获得了最佳编剧奖。
      还得到了那座砸在他头上,将他打得奄奄一息的“最佳编剧”水晶奖杯。
      
      奖杯晶莹透明沾着暗沉的血色,黏稠腥甜的血气涌上韩训的口腔,只剩下遭到背叛的绝望,回忆过于血腥,激得他太阳穴突突的疼。
      韩训却勾起笑容,直视着凶手。
      
      他长得好看,眼睛微微上挑,笑起来看透人心似的,“孙浩然,你能别那么恶心的装好心了吗?”
      “什么?!”孙浩然心里咯噔一下,表情却无比心虚。
      他们合作三年,韩训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笑意带着嘲讽和透彻,仿佛他看清了自己一直以来背地里做的事情。
      
      不,不可能。
      孙浩然定下心神,一脸担忧的问道:“小训,是谁对你说了什么?”
      韩训没说话,只是将电脑里的文档整理在一起。
      孙浩然继续说:“不管谁跟你说了什么,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误会?”韩训删除办公桌电脑上所有信息,斜眼瞥他,“误会了你拿着我的剧本名利双收,转过背却告诉所有人,我是一个什么都写不出来的废物,全靠你的工作室养着?”
      
      孙浩然心中大骇,他私底下和投资方说的话,怎么可能传到韩训的耳中。
      韩训从来不参与投资方的酒会,他只带三个女助理出席。
      他以为三个女人嘴巴紧,没想到这些话传到了韩训耳朵里。
      到底是林笑、李月,还是吴娇娇说的?
      孙浩然已经开始猜忌自己的助手,嘴上还是狡辩,“小训,我没有说过这种话,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清楚,我当然清清楚楚。”
      韩训拿起桌上最后一叠A4纸,嗤笑一声,“三年前,你拿着我的剧本找到我,义愤填膺的大骂投资方没有眼光,发誓一定要帮我把剧本推销出去,可惜次次碰壁,为了故事不被埋没,只好在陆众集团的要挟下,被迫成为剧本署名人。现在想起来,你装得跟真的一样,我居然信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孙浩然紧张的来回张望。
      还好,工作室的助理不知道去哪儿偷懒了,没有人听见韩训说的话。
      孙浩然低声说道:“小训,如果你对剧本分成不满,我们可以再谈。”
      韩训低头看着剧本,往角落的碎纸机走去,他摇头说道:“我写剧本不是为了钱。只是可惜了这个好故事,我已经写了十五场戏,但是它没机会被拍出来了。”
      
      孙浩然看着剧本,眼睛都直了,“怎么会没机会,小训,你的剧本一向是最好的,我可以帮你找愿意合作的投资方。”
      “比如陆众集团?然后在编剧的位置只留下你的名字,然后你再满脸愤怒的告诉我,投资方怎么能这样做,你要去找他们讨个说法?”
      上辈子发生过的事情,韩训说出来只觉得轻松。
      孙浩然太会做戏,一脸愤怒的去找陆众,然后一脸悲痛伤心的回来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说多了,韩训也麻木了。
      谁让他的对手是资本,他根本没有赢的可能。
      
      想到此处,韩训扬了扬手里的纸叠,脸上都是笑意,“不劳烦孙老师了,有这时间在我面前演戏,还不如多点心思去写剧本。”
      说完,他随手撕下剧本纸页,塞进碎纸机。
      
      孙浩然脸色大变,“韩训你干什么!”
      声音太大,引得茶水间助理跑出来,一看这架势,都低声问道怎么啦。
      韩训站在茶水间对角上的碎纸机旁,一叠一叠的绞碎手上的剧本,他嘴角带笑神情透出痛快的癫狂,像极了恣意纵情的疯子。
      
      她们尊敬的孙老师站在离韩训一米远的地方,惊恐万分的说道:“小训,你到底怎么了,有事情我们可以慢慢商量,那些话都是误会,你不求证就相信了!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
      
      韩训看着孙浩然,露出残忍一笑。
      “知道。阴险小人,衣冠禽兽,为了钱你什么都能做,包括出卖我。还有补充吗?”
      孙浩然脸色惨白。
      韩训双手插在手袋里,继续说道:“你不补充,我补充。你的剧本真是平庸得一无是处,只会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去骗有钱的投资方相信你的创意很棒,结果拍出来一堆你自己都不愿意署名的垃圾。”
      
      三个助理面面相觑,不知道韩训为什么忽然这样。
      孙浩然平时最器重韩训,即使韩训什么都写不出来,也会给他剧场实习的机会,平庸的明明是韩训,可他居然有脸指责被誉为天才的孙浩然?
      
      然而这时候,孙浩然已经顾不得去管助理,他沉浸在自己是天才编剧的幻觉里太久,被真正创作那些优秀剧本的韩训说出真相,顿时脸色涨红,激怒似的嚎叫起来,“你明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是被逼的!”
      韩训面无表情的说道:“哦,你是说有人逼你向陆众集团通风报信,邀赏请功?难怪我觉得你拉来陆众集团的投资未免太顺利了,现在想想,是你出卖我的信息换来的吧。”
      
      孙浩然帮陆众集团监视他,换取那些人的信任,合伙打压他的努力。
      为的就是“韩训”这个人彻底从世人面前消失。
      
      韩训双手插在手袋里,说:“孙浩然,我们认识七年,合作了三年,你一个编剧演这么久的戏,不腻吗?”
      孙浩然不说话,脸色铁青盯紧了归于平静的碎纸机。
      韩训耸耸肩,无所谓的往外走,“但是我腻了,再见孙大编剧。”
      
      瘦弱的青年潇洒的背影消失在“孙浩然影视工作室”磨砂玻璃后面。
      室内一阵沉默,孙浩然沉着脸,捞起碎纸机,将一箱子的碎纸屑倒出来。
      哐哐哐的抖动盛放碎纸的箱子,扬尘的白色沫子扑散在空气中。
      
      他抓出好几张碎纸渣子,翻出有字的碎片,忽然冲着面色惊疑不定的助理们叫道:“还看什么看,给我拼起来!少一句台词都不准下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