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时不待我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4-21 02:03:0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014 ...

  •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毫不退让,渐渐变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顾轻临是最先顶不住的,他慢慢的收回了视线,脸色变得平静波澜不起,刚刚那点灵动完全被压制起来。脸皮厚如林锦文也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他把手放在嘴上想干咳一声,但又默默的放下了。
      
      人的眼睛是最能表现人情绪的地方,他和顾轻临本是最陌生的,却又有过最亲密的关系。顾轻临是个哥儿,自幼接受的教育便是封建的,林锦文生在花花世界,但他却是片叶不沾身的。两人以那种尴尬的方式在一起,心底都是不自在的。
      
      只是,事情赶在了一起,不自在的情绪被无限压缩,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在这种时刻那些不自在又被无限放大了。彼此第一次正大光明的相互打量,往日那不可描述的场景不可避免的出现在脑海中,难言的情绪慢慢弥漫在眼中。
      
      最后还是林锦文先打破静默,他错开眼缓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所以我才提议咱们把话敞亮的说,以免再被人设计。”
      顾轻临因这话,双手紧了紧,他能被人设计成功,无非是他对温家人防备的还不够深。以后,他怎么可能还会让自己陷入那样的绝境。
      
      不过林锦文的提议也对,大周对小哥虽不若对女子那么苛刻,但在内宅方面他们和女子都处在弱势。他嫁给了林锦文,无论有什么内情,无论他是不是愿意,这都是事实。除非林锦文把他休了,或者他们和离,要不然在外人眼中,他们都是一体的。
      
      未来会是什么样,他们都不知道,但现在他们总归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相处,有些话还是要说开的。当然这些前提是林锦文是现在模样的林锦文,而不是以前那个眼高于顶,事事霸道,不分好坏的林锦文。
      
      顾轻临曾见过林锦文同一群纨绔在闹市上骑马而奔,差点撞到人,事后还满脸嚣张得意洋洋。现在的林锦文比起那时太过沉稳了,沉稳的让人觉得有些恍惚。顾轻临在今日这事上,甚至根本没有想过林锦文会开口帮忙,甚至会责备他。他当时已经想好了,如果林锦文太过分的话,他会在一切都浮于表面时,以温家压制林家。
      但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林锦文不但帮忙了,还帮的那么理直气壮。顾轻临虽然不相信一个人变化会这么大,但现在他还是要拿出点诚意同林锦文合作的。
      
      想到这里,顾轻临开口道:“那件事温家也没查出什么线索,我在温家只得外祖母疼爱,无意中招了谁的眼也是说不准的。”
      林锦文点了点头,顾轻临这话说的很明白,在温家除了温老夫人没有人是真心疼爱的。不过林锦文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就算真的招眼也不至于给他下药把他往别人床上扔,除非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林锦文除了在床上混乱记忆,并没有其他的记忆,要不然他也可以分析分析,这事和林锦文有多大关系。这些天因为记忆不全的事,他很是小心,好在林锦文本身就是个嚣张跋扈的,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以此为借口的。
      现在不管顾轻临有没有隐瞒其他,他和顾轻临不算熟悉,这人能说这些,让他心里有个底,也算是可以了。
      
      琢磨着这些,林锦文点了点头随口道:“这样的话,那回门那天,也知道该准备什么回礼了。”
      顾轻临瞄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那颗千年份的紫参到底还是被顾轻临收了,玉竹是负责顾轻临嫁妆的,知道这事后,心里是有些欣喜的。顾轻临未出嫁时,温家那些表兄弟对他这门亲事都不看好,尤其是表小姐温怡和温芳,话里话外顾轻临嫁了个落魄户不说,人没出息也罢,还是个还厌恶小哥的,顾轻临嫁过去日子肯定过的不怎么样。玉竹一直担心顾轻临在林家会受人轻视,被人厌弃,现在看到林锦文这么重视顾轻临,她自然是欣喜的。
      
      玉竹的心情完完整整的写在脸上,顾轻临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他并没有说其他话,有些事也没必要让下人替他操心。
      
      @@@
      林老夫人和梅氏在顾轻临这里败北后,回门前他们门前都清净的很。内宅风平浪静,但外面却是流言纷纷。流言的中心人物自然是林锦文,缘由自然在皇帝的突然看重。破例提拔他为御前侍卫,随侍左右不说,千年紫参说给就给了,这得在皇帝眼前有多大脸啊。
      这些事林锦文自然和顾轻临说了的,也好让他心中有数。
      
      回门这天,回礼是梅氏准备的。梅氏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准备的回礼虽不算奢侈,但该有的都是有的,数量上比往日还厚了一分。
      林锦文想着温老夫人对顾轻临比较看重,便提议把那千年紫参拿去给温老夫人得了。顾轻临想了许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他道:“就这样吧。”
      
      林家离温家不算远,他们去的不早不晚。到了温家,门前是温良在等他们。温良身上书生味十足,对着林锦文也十分客气。
      他把人迎入门后道:“祖父和父亲正在前厅等着呢,刚才还说你们快到了,这不正好到了。”
      
      顾轻临脚步顿了下道:“外祖父今日也在?”
      温良点头,笑了笑,露出个尖尖的小虎牙,端的是一副纯良模样:“祖父前些时日忙没有见到锦文贤弟,今日特意推了朝中事务在家里等着你们来呢。”
      小哥出嫁后,家中小些的同辈对他夫婿一般称之为兄长,大点的直呼名字或者称为贤弟。温良恰好比林锦文大那么一个月的。
      
      一行人随即便去了前厅,这是林锦文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温老太爷。
      温老太爷身为当朝相国,身居高位,他面上不苟言笑十分严肃,尤其是那双眸子锐利十分。头发虽有几许白丝,但精神抖擞,很是威压。
      就连温时靖在温老太爷跟前也是满脸敬畏的,更不提温家的别谁了。
      
      顾轻临和林锦文上前给温老太爷和温时靖请安,温老太爷也没为难他们,他捋了捋胡须便道:“起来吧。”
      顾轻临和林锦文刚刚站起身,温老太爷便开口了,他淡淡道:“轻临,你外祖母这两天一直很想你,你到后院去和她说说话,她心里也会高兴的。”
      
      顾轻临说了声是,然后抬眼望向林锦文,一副以夫为天询问他意见的模样。林锦文眨了下眼,随意的点了点头。
      顾轻临离开后,温老太爷端着茶杯一直在打量林锦文,林锦文直直的和他对视着。
      温老太爷把茶杯放在茶几上轻哼一声道:“狂妄。”他语气很平淡,但那居高临下的意味却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也是,就算是林松仁到了温老太爷跟前,背也得弯的沉沉的,相比较之下,林锦文的表现可不就是狂妄吗?
      
      林锦文眨了眨眼,神色有些气又有些委屈,这表现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但又碍于温老太爷的威严有所顾忌。
      他小声逼逼道:“我怎么就狂妄了,今天是来回门的,又不是来受审讯的。”这声音虽小,但在场的人都听得到,温良撇了他一眼,面上不显,心底满是敬畏。敢和温老太爷这么说话的,他目前就见林锦文一人,就连他爹都不敢。
      
      温老太爷道:“怎么听着你这话像是很不满意这亲事?皇上刚把你调到御前当侍卫,你这心态就这么不稳,小心日后犯错。”
      这话里明显带的是威胁,林锦文表现出一个没心眼纨绔该有的情绪,他怒气腾腾道:“温相爷这话是在威胁我吗?”
      温老太爷没有理会他,而是对温时靖道:“说道御前,过些日子是太后的忌辰,皇上定然要去祭拜的,这件事需要和萧如归好好谈谈,要确保皇上安危。”
      
      温良看他们在谈论正事,便悄悄扯了扯林锦文的袖子,两人离开了前厅。等人走后,温老太爷和温时靖停止了谈话,温时靖道:“父亲看此子如何?”
      温老太爷捋了捋胡须道:“若真是纨绔,性子高傲这般也无可厚非,若非纨绔,此子心机颇深。不管如何,他能入皇上的眼,定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你好好查查他的底细,万不可漏一分可疑之处。”
      
      温时靖道:“那大皇子那里……”
      温老太爷听到大皇子三个字满脸忍耐,他沉声道:“静娴今日也来了?”
      温时靖小心道:“大皇子那里有些心急了。”
      
      “你也别替他遮掩了,他何止是心急,简直快把心里话写在脸上了。”温老太爷语气泛怒:“我早就告诉他要沉下心,宫里没有嫡皇子,他占着长字,只要不犯错谁能越过他去?咱们这皇上可不同以往,是个说翻脸就翻脸的主,他若是被皇上抓住把柄,那可就翻不了身了。结果倒好,你看看他都做了什么。皇上刚有宠信林锦文的苗头,他便让静娴三天两头往温家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温时靖看温老太爷真的有些生气了,忙道:“父亲消消气,大皇子忍了这么多年,心急也是能理解的。好在大皇子颇听父亲劝慰,有父亲在,出不了错的。”
      温老太爷摇了摇头道:“没办法,人是我们选的,也只能掂量着走了。一会儿吃饭时,你在试探下林家那小子,也好杀杀他的锐气。”
      温时靖道:“是,父亲。”
      
      这厢温良和林锦文在观温家风景,那厢顾轻临到了温老夫人房中。温老夫人房内一屋子人,温老夫人正在和温静娴说话,看到顾轻临后更是一脸喜意。
      温老夫人让小辈都退下,然后她招手让顾轻临坐到自己右侧,道:“在林家过的可好?”
      顾轻临轻声道:“劳外祖母挂心,我在林家很好。”
      
      温老夫人点了点头,这时王氏快言快语的开口道:“母亲,你看轻临这脸色就知道在林家过的舒心。这他们小两口刚成亲,皇上就这么看重锦文,这可不是天作之合的缘分?”
      温静娴一旁文雅笑道:“二嫂这话说的极是,父皇看中的姻缘,可不就是最好的吗。”
      王氏看着顾轻临有些好奇的说道:“轻临,舅母可听说锦文在皇上面前颇有脸面,说是你们成亲后,皇上还特意让锦文带你入宫拜见呢,有没有这事?”
      
      顾轻临因王氏这话心底一沉,这话问的倒是有技巧了。他如果说没有,王氏既然敢开口问,那肯定是有消息来源的,他说没有那就是林锦文没有提起这些事。也就从侧面反映,他在林家的地位一般,至少林锦文在防备他。那林锦文是不是如表面一般是个纨绔,就值得有心人心里玩味了。
      
      如果说有,那更糟糕,林锦文只是个小侍卫,一开始也并不得宠。自古以来,哪有侍卫成亲第二天带新妇入宫拜见皇帝的。现在有关林锦文受宠信的流言纷纷,各种猜测都有,所有人都在观望都在盯着林锦文的一举一动,他一个说不好,那可就成了佐证一些流言的证据了。
      
      况且温老夫人是最了解他的人,他稍微说的有不对的地方,那温老夫人为了温静娴也不会隐瞒众人的。想到这里,顾轻临抿了抿嘴。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雨中彩虹 3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shine、仄仄平、舒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沐叶 5瓶;桃木沧澜 4瓶;看书而已 2瓶;CocoChen、文文细雨、昕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