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飞来咒 ...

  •   彼得敲开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只手提箱。
      
      棕色的复古皮箱,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流行的老古董,黄铜色的搭扣,四角包得方方正正,料子很好。
      
      但这些元素都不足以在第一时间吸引他的目光,吸引他目光的是在开门的一瞬间蹿进手提箱的蓝色线条,看起来像是什么大东西的尾巴。彼得有点怀疑自己眼花,但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总是往那开着条缝的箱子上瞥。
      
      箱子边上还放着个白雾缭绕的水晶球。
      
      “彼得?你在看什么?”菲比故作疑惑地问。
      
      她心里不能更清楚答案了。
      
      刚刚家里面简直是一团乱麻,手提箱里更是鸡飞狗跳。在菲比听到魔法来客报信从手提箱里退出来的时候,愤怒的护树罗锅们正在朝这只嚣张的火尾貂丢松子和一切他们能够到的东西。
      
      红屁股完成了一项壮举,他在被放出来的几小时里把巨壳郎的粪球糊得满身都是,吓得一只刚出生的鸟蛇宝宝到处乱窜,如果不是最后一头撞上了正在睡觉的澳洲蛋白眼,然后被翻身的火龙重重地压在了尾巴下面,这会儿它估计还在搞事。
      
      受惊的鸟蛇安吉差点就完全飞出了手提箱,要是它真落在地面上,非得把整个地板压垮不可。
      
      敲门声还在继续,菲比只能飞快地安抚下安吉,然后简单粗暴地把小茶壶漂浮在手提箱边上。
      
      她紧张得直冒汗,“一忘皆空”已经到了嘴边,还好安吉只是犹豫了几秒钟就缩了进去,然后和茶壶一起被移动到了箱子里。
      
      总有一天我要打死红屁股,菲比虎着脸想。
      
      这表情让预备回答问题的彼得下意识地说了“没什么”。
      
      邻家好学生今天穿牛仔裤,白T恤,背上背着个黑色书包。好像是刚刚从外面回来,菲比眼尖地瞥到他起伏挺大的胸膛和鬓角挂的汗珠。
      
      “你想进来喝杯水休息一下吗?我们可以晚点再去。”她迟疑着说。
      
      彼得摇了摇头,露出个腼腆的笑容。
      
      她于是干脆地回到茶几边用力按下手提箱的搭扣,然后同样拿起自己的背包出去,锁好门。
      
      超市离公寓不太近,即使菲比一直记挂着可能又在手提箱里搞事的红屁股,但奎妮奶奶的交代言犹在耳,彼得自己又想好好照顾这个新邻居和新同学,所以,即使经历了昨天的尴尬时分,两人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说。
      
      “这么说你是从英国转学过来的,公立中学还是私立中学?”彼得选了个轻松安全的话题起头。
      
      菲比不太确定地回答:“应该算是公立中学吧。”
      
      她想到自己的母校霍格沃茨,虽然上学期被粉蛤/蟆气得不轻,但快乐的记忆远远大于不快乐的记忆,于是又加上一句:“她是全英国最好的学校。”
      
      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反正出于自豪感和归属感,每个学校的学生都在吹自己是某某地区最好的学校,彼得适应良好地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回报了一二。
      
      “中城科学科技高中也是最好的高中。”他说。
      
      可能是觉得来自英国的菲比可能对美国情况不太熟,他又列举了一些国际知名的校友,斯塔克工业的霍华德·斯塔克,超级士兵血清发明者亚伯拉罕教授以及布鲁斯·班纳博士。“去年班纳博士还来学校做过小范围的学术演讲,他不太善于和人交流,但真的是个非常博学的人。”
      
      霍华德·斯塔克?
      
      有那么一瞬间菲比也想给他罗列一下母校的知名校友。
      
      比如说魔法界的扛把子邓布利多教授,比如说十五年如一日致力于喷毒液的斯内普教授,比如说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邪/教组织头目。
      
      但她忍住了分享的欲望,反而说:“听起来很棒。”
      
      “今年返校日他们也会邀请一些名流,到时候说不定你就能看到班纳博士了。”彼得进一步说。他心里很想继续和班纳博士交流,但主办方在这方面管得很严,博士的身体好像不太好,每次来交流的时候只允许非常少数表现良好的学生去听讲,场边还总有大量的安保人员巡逻。
      
      他心不在焉地踢着石子,没想到对方问了个出乎意料的问题。
      
      “返校日?”
      
      彼得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我差点忘了英国中学没有返校日,”他说,然后热情地解释了一番,“在返校日上知名校友都会回来,酷毙了,基本上就是一场狂欢。他们没有告诉你吗?我还以为转学生会收到一本对接手册之类的,把课程和活动的具体情况说明白。”
      
      菲比哑然,她当然收到了也看过那本手册,甚至一整个暑假她都在和赫敏写信,试图弄明白许多常识性的问题。毕竟中城高中是那些天才孩子喜欢去的学校,和普通的公立中学完全不一样。显然魔法国会认为“巫师”身份也算是个天才特点,大笔一挥就把她安排在了这里。
      
      _(:з」∠)_多希望时间能重来一次。
      
      已经够苦逼了,没想到彼得想了想,又给了她致命一击——
      
      “对了,开学就有化学测验和代数测验,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借你我的笔记。”
      
      ......
      
      啥?
      
      Σ( ° △°|||)
      
      大概是菲比脸上的表情太惨烈,彼得不由得跟着问了一嘴:“你在英国学过化学的,对吧?”
      
      你在开玩笑?!当然没学过!!!
      
      “算是吧,”内心疯狂咆哮的菲比坚强地作答,“有些课上需要我们做点药剂什么的。”
      
      想想斯内普教授的黑脸,小女巫还是有点心有戚戚,某天教授心情非常差的时候竟然宣称下课时要让所有人亲自试验自己制作的解毒剂,把胆小的学生当场吓得脸色惨白。
      
      她大概是说出了声。
      
      “什么?”彼得以为自己没听清。
      
      “我是说......做化学试剂。”
      
      “你们的化学老师给你们下毒?”
      
      “我开玩笑的。”菲比干巴巴地说。
      
      ......
      
      再次谢谢格兰芬多的尴尬教育,在这种情况下菲比仍然振作起来,转移了话题。“梅姨说你是个超级英雄粉丝?”
      
      她赌对了,彼得的表情一下子从疑惑变成了雀跃。“我有全套珍藏版的噼啪英雄纸牌!纽约超赞,这里有最棒的超英,我是说,我知道附近的大都会和哥谭也有自己的超级英雄,但还有谁能比复仇者们更棒呢?就算超人也不行。对了,你知道超人吗?他在去年的超英投票了击败了队长,看来仰慕者不少。”彼得扮了个鬼脸。
      
      “不我不喜欢他。”菲比斩钉截铁地回答。
      
      “......好吧,那钢铁侠呢?美国队长?”
      
      “我对他们不太熟悉。”小女巫老老实实地说,“但我绝对不喜欢蜘蛛侠。”
      
      一瞬间彼得的表情像那个中毒的emoji。
      
      “为什么?”他惊讶地问,然后似乎是发现自己反应太大了,又清清嗓子试图补救,“我的意思是,最近蜘蛛侠在皇后区挺出名的,是吧?Youtube上的观众也很喜欢他。”
      
      “我一年级快毕业的时候见过脸盆那么大的蜘蛛,成群结队地在城堡里爬。”菲比都不忍心回想,“你能想象那个画面吗?从天花板到墙壁到地板都是八眼巨蛛,窗帘,地毯,椅子,连桌肚里都是。”
      
      ?????
      
      彼得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安慰自己,既然世界上有变种人,有超级英雄,有一所会爆发蜘蛛狂潮的稀奇古怪的学校也不是不能理解嘛......
      
      才怪。
      
      八眼蜘蛛是什么东西?!
      
      更过分的是,脸盆那么大的蜘蛛?!
      
      这个问题困扰着他,一直到他们走进超市,在超市买完需要的东西,拎着自带的购物袋出门,他还处于神游天外的状态。菲比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路上都没敢再多嘴。
      
      他们只是默默地往家里走。
      
      这块街区总是人满为患,近来还有些露天活动,使人流量变得更大了。
      
      等两人走到一个挺宽敞的小广场时,不知为何,彼得的蜘蛛感应忽然在心底拉响了警报,他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彼得左右环顾,不用几秒钟他就找到了这股危险感的来源——广场另一头尽头有个中年白人正摇摇晃晃地行走。他的体型非常肥胖,脸色血红,左手拎着酒瓶,右手则拿着一把枪!
      
      他下意识地拉住了还在往前走的菲比的胳膊。
      
      彼得不是唯一一个发现异常的,美国人对枪支的敏感度非常高,很快就有行人惊呼起来,广场上的人群开始骚动。
      
      如果说菲比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会儿她也严肃了脸色,甚至在第一声枪响时条件反射地念出了“盔甲护身”。可惜彼得当时正在查看附近可以躲避的地形,丝毫没有发现端倪。
      
      枪声就像倒入油锅的水,人群一下子炸开了,向四面八方亡命奔跑。拿着枪的酒鬼似乎被这种场面激出了全部的凶姓,失手放出第一枪时他肥胖的脸上仍然带着紧张,现在则被兴奋和戾气遮蔽。他举着枪漫无目的地射击,不时哈哈大笑,又往嘴巴里倒酒。
      
      “快报警。”菲比握紧右手,紧张地说。
      
      “什么?”彼得正在左顾右盼,希望找到个机会让他能离开这里换上战衣,听到这话他还反应了一会儿。
      
      菲比开始怀疑谁才是麻瓜。
      
      “报警啊!”她又催促道。
      
      这下彼得明白了,但他没有动作。蜘蛛侠的感官更加灵敏,早已经听到有些行人报了警,但菲比不知道。此时惊呼声,哭泣声,呼唤亲人和爱侣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已经汇聚成了一股洪流。
      
      广场毫无遮蔽,而枪手离他们太近了。
      
      菲比开始举棋不定。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无辜的人在眼前被杀死。
      
      “来不及了。”彼得忽然拉着她的胳膊往旁边退,在一排车边蹲了下来。
      
      他的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菲比的心脏也剧烈跳动着,但经历过更危险的场面让她的状态不算很差。她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安慰邻居两句,没想到就在这时,彼得突然非常浮夸地大叫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外奔去。
      
      等等,什么鬼?!
      
      菲比慌忙探出头,只见他脸色惨白地狂奔,简直慌不择路地往死角蹿,一边跑一边还神奇地躲过了几发子弹。
      
      ......
      
      小女巫咬了咬牙。
      
      由于清凉咒和保暖咒的作用,大多数时候巫师们都不会穿极端的衣服,夏天菲比也穿着长袖,一个原因是她并不感到炎热,另一个原因是这样方便随身携带魔杖。常年在外奔波的巫师喜欢给自己购置魔杖套,菲比的这个有点特别,是她自己用雪团兽脱落的绒毛编织成的,绑在手臂上几乎没有感觉,非常柔软。
      
      在“D·A”的第一次课程中哈利就强调不要把魔杖插在裤袋里(他的惨痛教训),要放在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菲比深以为然。原本就握着魔杖尖的右手不知怎么一抖,整根魔杖就套子上滑了下来,落入手中。
      
      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长,英国栎木,独角兽毛,柔韧易弯折。
      
      这根魔杖和菲比相伴了四年,就像她的手一样如臂使指。
      
      她的目光冷静地扫视着附近,注意到街边有监控摄像,动作就更加谨慎了。
      
      对巫师来说,要一忘皆空麻瓜很容易,但要是被冷冰冰的机器拍到了就会有数不清的麻烦。
      
      在视线滑到右侧时,她忽然顿了顿——
      
      迪仔正在路灯顶上。
      
      小麻雀上蹿下跳,旁边还蹲着只毛色绚丽的小蓝金刚鹦鹉。迪仔已经急得都炸了起来,鹦鹉还不紧不慢地拿喙梳理着蓬松的羽毛。鸟叫声在其他人听起来只是急促了点,在小女巫听起来却很分明。
      
      迪仔在叫她的名字。
      
      菲比小声地念了个增强听力的咒语。
      
      “快帮帮忙啊大T !”迪仔扇了伙伴一翅膀。
      
      那只被叫做“大T”的金刚鹦鹉正在仔仔细细地检查自己的脚爪,被迪仔一撞,它“啪叽”一下倒栽葱,整个儿从咖啡店的遮阳蓬上滑了下去。不仅造型乱了,刚梳好的颈毛也又变成了爆炸头。
      
      迪仔飞到菲比的肩膀上,非常担忧地看着在扫射中乱飞的同伴们。
      
      “大T知道枪。”它细声细气地说,“他主人是个石油国土豪,土豪玩枪。”
      
      间歇的枪声越来越近。
      
      “这不是机枪,走运。”菲比分析道,“但我们不清楚他还有多少子弹。”
      
      她期待地看向刚摆好造型的金刚鹦鹉。
      
      大T挺了挺胸。
      
      它抬高脑袋,傲慢地说:“穷鬼,GLOCK19,33发加长弹夹,我只听到了十六七声枪响,他还有很多机会。”
      
      菲比终于下定决心,她集中精力盯着歹徒手里的枪,然后握紧魔杖,轻巧地翻腕一抖。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红艳艳的紧身衣狂魔忽然从楼顶吊着蛛丝冲下来,一脚就把枪手踹到旁边,然后飞出几坨蛛丝迅速地把他捆城了一团。
      
      菲比眼睁睁看着意外发生,但咒语已经到了嘴边,来不及反应——
      
      “GLOCK19飞来。”
      
      !!!!!
      
      □□滑过一道优美的曲线......掉在了菲比手里。
      
      蜘蛛侠提着枪手。
      
      菲比拿着枪。
      
      蜘蛛侠看着菲比。
      
      菲比看着蜘蛛侠。
      
      在涌向蜘蛛侠的民众的欢呼中,冲着蜘蛛侠那套睡衣般的战服,菲比讷讷地说:
      
      “他大概是......手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_(:з」∠)_我太高估自己了,并木油双更绝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