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灰猫,迪仔与红屁股 ...

  •   菲比在通常情况下都是个守时的人,如果说好了周末在图书馆学习,她不会迟到一分钟;如果说好了中午在食堂谈论一天的见闻,她不会迟到一分钟;如果说好了晚上八点钟在地窖禁闭,呃......总之还是个比较守时的人。因此约好下午三点要出门采购,她就把其他事放到了早上,一大清早就起床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早饭很简单,牛奶吐司和煎蛋,菲比一边咬着全麦吐司,一边打开电视想熟悉熟悉环境。
      
      麻瓜界和魔法界各有各的多姿多彩,但就新闻和娱乐来说巫师们完全不是对手,特别是去年一整年《预言家日报》就像和格兰芬多结了仇,主流报道不是“宣称伏地魔回归?救世主怕是失了智”,就是“邓布利多:疯老头的心路历程”。
      
      想到四年级的悲剧就气得不行,菲比干脆端着煎蛋盘腿坐到了沙发上,所幸电视里的内容吸引了她的注意。
      
      频道正在播放斯塔克工业的宣传广告,金红色的铁罐非常骚包地从纽约上空飞过,然后是各种琳琅满目的高科技产品展示。
      
      菲比对科技天生没好感,她随手换台。
      
      这个偏娱乐的频道正在放“与托尼·斯塔克同行的三天”,身材火辣的美女记者穿着比基尼仰躺在游艇上晒太阳,后面宽敞的空间里有大厨正在现场炮制海味,一刷刷下去,整条鱼都发出滋滋的声响。
      
      看到这里,菲比准备再次换台的手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牛奶也不喝了,煎蛋也不吃了,随着大厨最后把柠檬汁挤在烤得金灿灿的鱼肉上收工,她也跟着抽抽鼻子吸溜了一下口水。
      
      美女记者潇洒地把头发往后一撩,起身就接过递来的盘子,然后冲游艇的主人妩媚地眨眨眼。
      
      对性感攻势有抗体的斯塔克更性感地回了个微笑,他全身上下裹在战衣里——在夏日午后美好海岸边的一架游艇上,斯塔克穿着自己的钢铁侠战衣,抱着头盔,戴着墨镜,翘着二郎腿,除了那张越老越有魅力的脸之外半点不露。
      
      呵呵。
      
      这几年一到夏天娱乐小报的头条都是各种名人的戏水照,什么比基尼,什么短裤,什么彩虹小铲子,什么水枪,简直群魔乱舞,更不用说今年还出了个总结版大盘点。可是在报纸攻势下菲比连美国队长早年的沙滩照都见识了,却硬是没找着一张钢铁侠的泳装照,这其中肯定有鬼。
      
      然而坚强的斯塔克绝不认输,也不需要抱抱,他还是坚持自己做人要有始有终的信条,继续乐此不疲地花样长肉。
      
      香煎鱿鱼圈,柠檬溜生蚝,黄金炸虾尾。
      
      两瓶减肥魔药的量。
      
      胖死你们,菲比冷漠地想,嫉妒使我丑陋。
      
      她以极大的毅力关上电视,硬生生把自己从沙发上拔起来,收拾好餐具准备出门。
      
      原本倒不用这么急,只是昨天晚上在睡觉时她听到了点流言蜚语。这个街区一直以来都不算混乱,但前段时间却接连发生了两起枪击案,其中一起的受害人就是彼得的叔叔本,这使得人们的警惕心大为提高,夜间也轻易不愿意出门。环境的改变让街上的流浪动物们松快了不少,它们多是畏人的,现在倒能在夜里小心翼翼地出来觅食,玩耍片刻了。同样的,活动范围的扩大也让它们得到了更多消息。
      
      昨天晚上就有一只灰溜溜团绒绒的小麻雀在菲比窗棂上歇脚,和大多数麻雀一样好动,它没多久就在窗台上一蹦一跳起来,边蹦跶边还唱着自己编的歌。
      
      “怪人拿着枪,怪人拿着枪,好多哩。”
      
      “有多少枪?”菲比忽然问。
      
      “你是在和我说话?”小麻雀吓得“唧”了一声,它缩紧脖子,歪着小脑袋,乌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
      
      “你说看到怪人拿着枪。”菲比打开窗户一个飞来咒就把它托在了手上。
      
      小麻雀怂得颤颤巍巍的,心脏就像在菲比掌心里跳动。不过飞鸟虽然胆子小,但走南闯北的,见识却不少。眼看这个人类确实是在和自己说话,它定定神就非常识相地招供了,那速度比谁都快。
      
      “南街的灰猫前几天说有人租下了它家边上的房子,那间房子又小又破,里面还有老鼠。灰猫说看到怪人提着好多手提袋进去了,从窗户里看,摆弄的都是枪。这个怪人早上出门晚上回来,灰猫叫大家最近都小心点,宁可吃不饱饭也别丢掉性命。”
      
      枪。
      
      菲比的心里很忧虑。
      
      和土生土长的巫师不同,行走在麻瓜世界的这些年里她见过许多危险的武器。在南美雨林里寻找三头蜥蜴时她就曾被手持猎/枪的土著居民包围过,出售神奇动物的地下黑市有更多荷枪实弹的保镖,被硝烟燎坏皮毛射瞎眼睛的小东西更是数不胜数。
      
      也许手无寸铁的麻瓜需要保护,但武装起来的绝对不可小觑。现在有个奇奇怪怪的人带着许多枪在附近街区落脚,怎么想都不会是件好事。想到奎妮的叮嘱,菲比不禁有了点匿名报警的冲动。
      
      “对了,怪人有只红屁股的貂。”就在这时,看她一直沉默,小麻雀又补充了情报。
      
      “红屁股的貂?”菲比大吃一惊,“是不是身上白色,越到尾巴根越红,整条尾巴就像着火的那种貂?”
      
      “人真聪明。”小麻雀上道地拍起马屁来。
      
      菲比头疼地嚎了一声,看来这多半是只火尾貂。
      
      因为一个巫师歌手的偏好,火尾貂在魔法界很是风靡,有段时间对角巷的宠物商店里还出售过。但好景不长,人们很快发现这种宠物具有一定的危险性。火尾貂的性质很像火灰蛇,都能引发火灾,但和火灰蛇按时间算的“定时炸/弹”性质不同,火尾貂在吃饱了之后才会用那条火红色的大尾巴四处点火。更绝的是火灰蛇好歹是产卵一次性烧完拉倒,火尾貂只要小命还在就能作死不止。于是后来魔法部只得颁布法令规定饲养火尾貂和恶婆鸟一样都需要资格审查,并且严禁私自饲养。
      
      这个在纽约活跃的走私/犯胆子不小。菲比原本以为他可能和以前碰到的差不多,只是卖点好看好把玩的神奇动物给麻瓜,比如能当鹦鹉使的土扒貂,或者驯化的猫狸子,事实证明这一个完全不同,他根本不在乎卖出去的动物可能会伤到自己或者伤到别人,也许是他不在乎,也许是他不知道。
      
      涉及到神奇动物,就不能让麻瓜警察介入其中,不过在给美国魔法国会报备前菲比还是决定把情况摸得再清楚些。她是几百年来天资最好的神奇动物研究者之一,并且精通它们的语言,在动物占卜上也很有一手,因此在带齐了各种实用魔药和门钥匙之后纽特一向很放心让她独当一面。
      
      格兰芬多的血又有点烧起来了,菲比不禁说:“我想见见灰猫,当面问问这个怪人的事,你能引见吗?”
      
      又来了,那双打量的乌溜溜的眼睛。
      
      “你有小鱼干吗?”片刻,麻雀很不客气地回答,“灰猫不和没礼貌的客人说话。”
      
      ......现在连只猫都这么社会了吗?
      
      但不管怎么说菲比还是认命了,这也是她今天一大早起来的原因——附近最好吃的小鱼干在波皮宠物商店,离公寓有好几十里地,而且还得赶早,猫主子们的铲屎官个个都是清早起来排长队。
      
      艰难地挤出人群,捋好爆/炸起来的头发,又一个咒语抚平,衣服菲比这才搭着出租车来到南街。很守时的小麻雀已经蹲在一棵悬铃木上等,对其他人来说也许每只麻雀都长得一模一样,但对她来说就是大相径庭,绝对不会弄错。同样很社会的小麻雀“迪仔”(菲比:完全不像一只鸟的名字!)仔细检查了罐头和鱼干,然后艳羡地咂着嘴,带起路来。
      
      迪仔真是个话唠,它边飞边唱歌,仍然和昨天晚上的一样不着调。
      
      “人类就像猴儿,都有两只脚;人类就像狐狸,都有千张脸;可卷毛的这个不一样,她还会说鸟的话!”
      
      沿途的各种小动物都被这惊天动地的叫声惊动,纷纷从洞穴里探出头,好奇地往这里张望。有只圆滚滚的老鼠站在下水道旁跟着也摇头晃脑起来,公园里的宠物犬有志一同地把绳子绷得笔直,鼻尖朝天地记着味道。相熟的鸟儿叽叽喳喳地传唱着歌,忽然有谁想起问一句他们朝那走,然后被答案吓得四下翻飞,不见怎么犹豫,刺溜一声就没影了。
      
      看来南街的灰猫江湖名声很响,被当做猴子参观的菲比幸灾乐祸地想。
      
      灰猫的江湖名声确实很响,它也确实是只看起来就很江湖的猫。
      
      菲比走进小巷时脚下都有些打滑,地上的青苔顿时被踩开一片。霉味和垃圾囤积的味道同时冲入鼻尖,汗毛都竖起来的小女巫下意识地甩了好几个空气清新咒才罢休。
      
      灰猫从头到尾都没有动作,只是甩着尾巴蹲在垃圾桶盖上。他显然上岁数了,眼睛瞎了一只,左耳朵上有个豁口,皮毛不太光滑,反而坑坑洼洼的,不知刚刚捕到了什么猎物,爪尖和胡须上还带着点血。
      
      小麻雀熟门熟路地落在垃圾桶边蒙了灰的窗台上。
      
      灰猫懒洋洋地舔舔爪子,冲它那么一比划。“小子,你把两脚怪带到我家门口做什么?”
      
      迪仔的颈毛都竖起来了,忙狗腿地说道:“这个人类带了礼物,想问问怪人的事。”
      
      不同它再进一步说明,灰猫已经闻到了香味。
      
      菲比顶着绿油油的猫眼把吃的放在垃圾桶盖上,这一袋子花了她不少零花钱,原本很有些肉痛。不过看灰猫和捡渣子的迪仔吃得香,出于多年铲屎的职业精神,她也就乐呵呵地高兴起来。
      
      边高兴着,边留心周围的环境。小巷两侧的房屋窗户都蒙着灰,但右边的一间朝阳的房却更暗些。她轻手轻脚地想靠近点观察,灰猫警惕地叫了一声,打断了她的步伐。
      
      “别走近,”它不耐烦地说,“昨天早上有个胆大的小老鼠往窗台上跑,我闻着它身上就有味儿。两脚怪能弄到那么多枪,花招多着呢,他要是发现你来过准叫你吃枪子。”
      
      迪仔吃得嗉囊浑圆,这会准备翻译的声音听起来活像只蛐蛐。它没说几个词,菲比就摇了摇头。
      
      “我听得懂。”
      
      猫的语言不比鸟的语言难掌握,对学习此道的巫师来说都是入门。
      
      不过对动物来说,特别是麻瓜界的动物,这可就太不同寻常了。一时间连灰猫都刮目相看,把凶神恶煞的脸尽可能变得和颜悦色起来:“礼物我也收到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迪仔告诉我怪人带着只红尾巴的貂,你见过它吗?”菲比也不客气,头一个就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灰猫想了想才回答:“懒得和它说什么话,但见过好多次了。红屁股不像个貂,像个猴,上蹿下跳的,天天在窗台蹦跶着喊饿。你要是想见它就让麻雀小子在窗户边上飞几圈,这只貂坐不住,准得过来跳两步。”
      
      菲比的眼神转向了迪仔,小麻雀于是扑扇着翅膀往房子另一侧的窗户那飞。等再过几分钟它飞回来时菲比很清晰地听到了房子里的动静。
      
      一团火红色“啪”地就撞在了玻璃上。
      
      好大一个貂。
      
      “玉皇大帝啊,王母娘娘,救救貂!”它边蹿边嚎,“美国佬不让貂吃饭,美国佬还把貂关在冰箱里,那嘎达冻死貂了!”
      
      ......
      
      有没有搞错,口音这么洋气?
      
      有那么一瞬间菲比简直想给秋·张学姐写信。
      
      有那么一瞬间菲比又回想起十三岁暑假被印度海蛇统治的恐惧。
      
      但她还能淡定地掏出魔杖示意自己是个巫师(火尾貂眼睛一亮),然后问它从哪里来。
      
      “貂从东北来。”被叫做“红屁股”的貂老老实实地说,“貂在老龙胳肢窝下面冬眠,老龙被英国佬逮去搞什么三强争霸赛了,貂还睡着不知道,这不,就被别人逮了。”
      
      “你还记得抓你的人长什么样吗?”菲比又问,“那个把你卖掉的人又长什么样?”
      
      红屁股的眼珠子转了转。“是谁抓的不记得了,但卖的人好认。他年纪不小,头顶比老龙还秃,手下管他叫‘Boss’。”它似乎也发现自己没说出什么有用的,停顿片刻,又补充。“对了,貂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的手下们一个叫梅森,一个管自己叫‘惊悚’,还有个愣头愣脑的黑大个。”
      
      “梅森?”菲比记下了这个最像真名的名字。
      
      “梅森。”红屁股非常肯定地说,“另外这个房子里的美国佬好像计划最近在这里搞事。”
      
      “他要做什么?”要在附近常住的菲比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貂听到他和别人打电话,说要做掉经常在皇后区出现的蜘蛛人。”红屁股回答。

  •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更新铲屎,梅林保佑我能顺手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