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初生(五) ...

  •   第五章
      
      眼前所能够看见的是一片巍峨的山脉,层峦叠嶂,几乎要占据了眼前全部的视野。山峰高耸,根本看不见尽头,就好像是天空与大地都被这山脉给连接在了一起一样。
      而达拿都斯此刻便身处这宏伟而又庞大的山脉当中,与他们比起来是那样的渺小。有缥缈的雾气将大半的群山都掩在了其中,看上去甚至是有一些不真实。
      
      他虽然因为这突然的场景转换而感到了惊讶,但是却并不惊慌——不如说,这个世界上面能够让达拿都斯惊惧惶恐的存在亦或者是事物还是太少太少。诚如达拿都斯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是初始神的孩子,生来便拥有着神职与神格、立于绝大多数神明之上的尊贵存在,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能够高高在上。
      怎么说呢……神二代就是了不起。这便是来自于母神的遗泽,是直接的馈赠,亦是往后的其他神明所艳羡不来的天赋条件。
      
      “乌瑞亚?”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对于将自己带来这里的人,达拿都斯的内心已经有些路些许的猜测。
      
      那些雾气在听到了这一个名字的时候聚拢,但是很快又重新散开来。而当那些雾气散尽之后,出现在达拿都斯面前的是乌瑞亚……但是或许,也并不仅仅只是乌瑞亚。
      
      在达拿都斯的印象里面,乌瑞亚是一位拥有着浅灰色的长发和天空蓝的眸子,过分的安静——甚至可以说是沉闷了的神明。
      虽然同为五大初始神之一、大地女神盖亚的孩子,但是他并不像是自己的兄弟、天空之神乌拉诺斯亦或者是海洋之神彭透斯那样的张扬,反倒是安静低调的仿佛不存在一样。
      
      可是眼下出现在达拿都斯眼前的这个乌瑞亚,很明显与他平日里面的形象完全不同。
      他面上的表情显少的这般生动起来,染上了愤怒的色彩,身上的衣物有些残破,在边缘留有被火焰烧灼之后所遗留下来的痕迹。那一双天蓝色的眸子看上去有些发狠,他单膝半跪在地面上,一只手按住大地,只见无数的土石汇聚成山脉拔地而起,朝着天空的方向直冲而去,有如疾射而去的箭矢。
      
      至于它们所要针对的敌人么……
      达拿都斯转了转眼珠子,仰起头来朝着天空看了过去。
      
      而那个高居于天空之上的神明,达拿都斯也并不陌生。阳光一样璀璨的金色长发与天空一样的眼眸,眼窝深邃鼻梁高挺,是最受欢迎的那一类长相。
      
      此刻,这金发的神祇正从高空低头,俯视着下方的乌瑞亚,手边有雷霆与电光在不断的闪动,眼角转瞬即逝的是嘲讽的色彩。
      
      “乌瑞亚。”
      他说。
      “你已经输了。”
      
      “我输了?”
      乌瑞亚从鼻腔当中发出来了一声低低的疑问,带着些许的冷嘲热讽。
      “不过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为了【那个】,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
      
      “你是要杀了我么?”
      山峦的神明喊出来了那个神明的名字。
      “乌拉诺斯。”
      
      乌拉诺斯。
      与乌瑞亚同为大地女神盖亚的孩子,其为第一个诞生的二代神明,同时也是这诸天当中除了由创世神所创造的五位初始神之外,最早出现在世界上面的生灵。
      他存在的特殊性与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
      
      但任是谁大概都想不到,眼下他居然会在这无人注意的隐秘之地,对着自己的弟弟痛下杀手。
      
      “为什么是我?”
      乌瑞亚在这样询问完之后,又忍不住的掩嘴咳嗽了一声。有金色的血液从他的指缝之间漏了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面上,登时便有嫩绿的植物抽出了新苗。
      “你这样做,就不害怕神罚吗,乌拉诺斯?”
      
      但是面对这来自于乌瑞亚的指责,乌拉诺斯看上去却并不担心。
      
      “神罚?”
      他微微的偏了偏头,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还带着几分的怜悯与不屑。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伤害到我?”
      
      乌拉诺斯这样说着,从他的身上有某种浓厚的威仪之感骤然迸发了出来,过于耀眼的光将他包裹和围绕。乌瑞亚浑身一震,只觉得那种气势压迫而来,似是重逾千钧,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乃至于是挣扎。
      
      “这……?!”
      乌瑞亚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发生的。
      
      远空之上,乌拉诺斯抬起手,飓风与雷霆在他的手中被压缩和聚集,最终成为了一把弓,与一支细长的、闪烁着寒光的箭、
      
      “我已然是神王。”
      他睥睨的看着自己那半跪在地面上、已然是强弩之末的兄弟。按住弓弦的手一松,那一支箭羽顿时便携带着丰瑞德寒光,朝着乌瑞亚射了出去。
      
      “以你的身躯,为我铺开那前往至高的前路吧,我亲爱的……”
      那两个字在他的唇齿间反复的跳跃,带着一点点的旖旎和惹人遐想的深思——只是这细想之下,却只会生出无端的可怖来。
      
      “——兄弟。”
      
      而下一秒,那一根光箭便穿透了乌瑞亚凝聚而起的山峦,洞穿了神明的胸膛,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上。周围的山峦震耸不安,山脉崩毁,而乌瑞亚的双目当中,神采在一点一点的褪去,直到最后彻底的消失掉了光彩。
      乌云瞬间遍布了这一片的天空,雷声在云层当中集聚。神明与神明之间不可以相互残杀,破戒者必会遭受到可怕的神罚,虽然不至于身死,但是也绝对会落得元气大伤,甚至是就此掉落一阶乃至于是数阶的权能。
      
      可是。
      
      乌拉诺斯抬起头来,轻描淡写的看了那厚重的雷云一眼。
      在他的眉心处,有一点菱形的半透明晶体浮现了出来,从那上面散发出五彩的神光。在这样的光华下,漫天的雷云居然开始悄无声息的退去了,仿佛就此默认下来了这一桩谋杀的隐而不发。
      
      乌拉诺斯大笑了起来。
      
      “我为神之王!”
      他说。
      “对其他的神明都拥有着掌控与统管的权能,这并非【弑神】,而是上对下的处罚!”
      
      乌瑞亚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消散,融入到了周围的山脉与碎石当中,而乌拉诺斯也离开了这里。之前还轰轰烈烈的战场一时之间沉寂下来,如果不去看遍地的残骸,任是谁也想不到这里刚刚都发生了一些什么。
      有古朴的丧钟声开始一声一声的被敲响,是宣告亦是悼念。雾气重新聚拢,然后达拿都斯感到有一双手从身后的什么地方伸了过来,从后方搂抱住了他。
      
      “……乌瑞亚?”
      达拿都斯回过头去,看见的是铅灰色发的神明哀伤的注视着自己。
      
      “你在冥府听到了我的声音,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是吗?”
      乌瑞亚问。
      
      “嗯……”
      “不过,你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达拿都斯注视着他。
      面前的神灵并不具有真实存在的体态,而仅仅是由那些雾气构成了随时都有可能散掉的一个朦胧的外壳,大概能够辨认出来形貌。
      
      乌瑞亚望着他,模糊的笑了一下。
      
      “就像是你看见的那样,我已经陨落了……死在乌拉诺斯的手上。如今站在这里的,是我留存在这世间的残响,并且想来很快就也会湮灭。”
      “能够在消失之前等到你来,真是太好了,达拿都斯。”
      
      他伸出手,朝着达拿都斯递过来什么东西:“来,这是之前和你说好的……留给你的礼物。”
      
      达拿都斯面色古怪的接了过来,随后面上一惊:“这是……你的神格?!”
      
      “虽然已经破碎了,但是我怎么说也是初始神的孩子,这东西多少还是有些价值的吧?”
      乌瑞亚轻笑。
      “以我的神格为证,我将我的死亡献祭给你——”
      
      “等等?!”
      达拿都斯彻底的愣住了。
      
      “献祭给我?……那是什么意思?!”
      
      乌瑞亚笑的声音更大了一些:“因为乌拉诺斯不惜杀了我、殚精竭虑也要得到的那个神王之位……原本应该是属于你的吧?死亡的主宰、本应是天定的神王!”
      
      “且看着吧,乌拉诺斯,我的兄弟啊……身为伪王的你,终有一日会以最凄惨的模样从那个位置上面退下来!”
      “这即是……来自于我的怨愤与诅咒!”
      
      

  • 作者有话要说:  某种意义上的诅咒成功(叼烟)
    毕竟想一想乌拉诺斯是怎么被打入塔尔塔罗斯的……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