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初生(三) ...

  •   第三章
      
      是的。
      
      这一位拥抱着达拿都斯的、拥有着过分惊人了的美貌的女神,便是达拿都斯与修普诺斯共同的母亲,身为五大初始神之一的黑夜女神尼克斯。
      
      达拿都斯不是很愿意来见自己的母神,这并非是母子二人之间有什么间隙亦或者是不和,而只是单纯的因为……达拿都斯的拟态是一只皮毛油光水亮的银白色的狼崽,而这一点又好巧不巧的戳中了女神的某些莫名的萌点。
      
      再加上双子的存在委实是与众不同,因此达拿都斯可以说是除了黑夜女神尼克斯与她的伴侣、同为五大初始神之一的黑暗之神厄瑞波斯之间共同孕育的两子一女之外,最受到他们的母神尼克斯所宠爱的孩子。
      
      而且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太空之神埃特尔长年独自徘徊于深渊外的太空之中,甚少回到这一方世界里面;而卡戎的形象又确实算不得好,作为奸商的做派也是让他和尼克斯之间爆发过数次的争吵。
      
      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平日里面最受宠爱的当是白昼女神赫墨拉,而排在第二位的便是讨了尼克斯女神喜爱的达拿都斯。
      
      尤其是……达拿都斯这孩子,简直是少有的蠢,蠢到了可爱的地步,拟态又是那么一只讨人喜欢并且好摸的狼崽,自然是从方方面面都得了黑夜女神的欢心。
      
      而因为这一份欢心,那么尼克斯自然也就并不介意对这个孩子给予一些同其他的孩子比起来更多的偏爱。
      
      “我知道盖亚的那个孩子陨落了,给你造成了不得了的影响。”
      
      尼克斯这样说着,语气沉稳,声音柔和,听上去还真像是那宽慰和安抚自己在外面受惊了的孩子的母亲一样——如果她的手上没有在达拿都斯的尾巴耳朵、以及腹部的柔软皮毛上面不断的反复流连的话,或许就还真的可以信了这个邪。
      
      “但是,现在还不到将你的这一份特殊之处宣扬出去的时候,达拿都斯……我亲爱的儿子。”
      
      黑夜女神柔声道。
      
      “而你,也要记得……在我允许之前,永远不要告知任何的存在,你的神职真正所代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被她抱在怀里面的狼崽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定定的凝视着自己的母神那一张犹如黑色的曼陀罗花一样糜艳的、却又带着某种莫测的神秘意味的面庞,半晌伸出舌尖来,舔了舔黑夜女神玉白的手指。
      
      尼克斯顿时就失笑。
      
      “不要撒娇。”
      
      她用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达拿都斯的鼻尖,看见狼崽的耳朵不由自主的动了动,朝着后面折了过去。
      
      “我的孩子,你拥有着无与伦比的才能——你是死亡的伴生者,是无尽的黑土与掠夺生命的灰雾的主人,是注定能够拥有着让诸神都为之战栗的力量的天选之子。”
      
      “你既是死亡本身。”
      
      “但是——”
      
      女神的话语猛地一转。
      
      “这样的你,对于本该是永恒不灭的诸神来说,毫无疑问是需要被用尽一切的方法去铲除的对象。你所代表的是他们无法接受的消亡。”
      
      “哪怕这样做的后果是必须要承受【弑神】所带的巨大惩罚,是将会招致来我的滔天的愤怒……但若是与让你陨落所能够带来的诸多益处进行对比,那么倒也都是值得的。”
      
      黑夜女神用手指轻轻的撸着自己儿子的皮毛,红唇不断的开合,将那些这世间最为隐秘的事情全部都向着自己的儿子和盘托出。
      
      她低下头去,有些怜爱的看着自己怀中的狼崽惊的炸起来了浑身上下的皮毛,看上去整个的体型都扩大了一圈儿,像是那种手感超好的毛绒团子。
      
      “所以,我的孩子。”
      
      女神轻声道。
      
      “我以母亲的名义要求你,在你彻底的成长、并且已经可以熟练的对着诸神使用那名为【死亡】的权柄之前,不要让任何的存在知晓你的神职所代表的意义,不要在任何存在的面前将你的能力和盘托出。”
      
      “尤其是——”
      
      “不要让任何神明知道,你的死亡权柄就像是你的兄弟那样,不单单是能够作用于其他的生命,对于神明,也同样拥有着无法被抵抗的可怕效力。”
      
      她将怀中的狼崽放在了一旁,有着过分好看了的银白色皮毛的狼崽就地一滚,原地跪坐着的便是唇红齿白的少年神祇。
      
      达拿都斯仰起脸来看着黑夜女神,用力的抿了一下自己的唇角,用那一双像是金色的蜜糖一样的眸子注视着他的母神。而尼克斯女神不声不语,只是那样的、脸上带着宁静的笑意的望着他,不发一言。
      
      但是在这一种诡异的沉默对视当中,母子二人却像是交换了许多的不得了的信息一样。最终还是达拿都斯率先的扭过头去,错开了同尼克斯的对视:“……是,母神。我明白了。”
      
      尼克斯于是便伸出手去,轻轻的拨弄了一下达拿都斯脸颊边散乱的发,帮他别到了耳后,接着点了点少年神明的鼻尖,就像是之前逗弄小狼崽的时候一样:“母神是为了你好。”
      
      “如果等到哪一天,你能够真正的将这样的力量化作你自己手中如臂指使的刀刃、能够凌驾于诸神之上而不受到任何的桎梏——等到那个时候,你才可以将自己的秘密公之于众。”
      
      “而在那之前……”
      
      从尼克斯的手指尖蔓延出来了银色的光,伴随着她手上的动作,在达拿都斯的眉心处轻轻的描画着什么。
      
      达拿都斯整个身体登时都全部僵住了,他有些茫然无措的感受着自己眉心处那略有些冰凉的触感,一双眼睛定定的朝着上面望了过去,但是却当然看不到什么,反而是将自己的眼睛都快要瞪成了斗鸡眼,看的尼克斯女神忍俊不禁。
      
      “好了。”
      
      终于,在某一个时刻,尼克斯收回了自己的手。
      
      而几乎就是在同一时刻,达拿都斯只觉得自己眉心处瞬间滚烫,但是又很快的转为冰凉,身体里面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未知的存在被瞬间收束了起来,浑身上下都觉得哪里不太得劲,仿佛是陷入了套子里面,一举一动都变的迟缓而又生涩起来。
      
      黑夜女神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我将你的大部分力量封印,让它已经达不到被诸神察觉到危险的地步;在你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冲破这封印之前,你将会一直被限制,自身的权能也十不存一。”
      
      “我的孩子。”
      
      “自此之后,你或许并不能够像是你的兄弟那样拥有着强大的力量,你甚至有可能被其余的神明在私下里嘲讽和取笑,只因为你表现出来的力量得不到他们的畏惧与尊敬,也配不上你的身份和地位。”
      
      黑夜女神那一双像是深不见底的碧色潭水、亦或者是这世间最上等的翠松石一样的双眸隔着半遮面庞的黑纱,朝着自己的儿子投去了视线。
      
      “即便是这样,你也依旧愿意接受么?”
      
      会感到不甘么?会感到难受么?尼克斯深知神明的尊严与傲慢,而作为她的孩子、二代的神明,达拿都斯自从诞生的时候开始便一直都过着尊崇的生活,尼克斯有些无法想象如果这个孩子被拂去了面上的光彩,又会是怎么一副模样。
      
      然而面对来自于自己的母神的质问,达拿都斯却是有些莫名其妙。他素来不是什么聪慧的、亦或者说是工于心计的神明,做事更多的都只是凭借本能与直觉,再不济也还有修普诺斯跟在身边形影不离,显少去动用自己的小脑瓜。
      
      因此。
      
      尼克斯所担心的那些事情,实际上达拿都斯根本就没有想过……
      
      如果放在后世的话,那么尼克斯便会知道,自己儿子这个叫做心态好到爆炸……不如说根本就是因为是个笨蛋所以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也根本不会想太多吧!
      
      因此,面对这来自于自己母神的疑问,达拿都斯略微有些疑惑的侧了侧头,虽然依旧是迷茫的,但是却还是对着尼克斯扬起来了过分灿烂的笑脸——那与他本身所代表着的“死亡”简直是大相径庭。
      
      “是,母神,我愿意接受。”
      
      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我觉得就算是将我的权能与神职大半都封印了,对我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的。”
      
      他这样说着,微微的扬了扬下巴,看上去是骄傲无双的模样,整个人都带着一种少年的意气风发,像是燎原的业火,亦有如开在黄泉河畔的曼珠沙华那样,拥有着夺人眼球的艳丽逼人的色泽。
      
      “毕竟平日里面,我也很少动用自己的权能啊。”
      
      他歪了歪脑袋,露出了一个有些狡黠的笑意。
      
      “更何况,我是您的孩子,在二代神明当中都是佼佼者——就算是权能被限制,我同样不认为自己会屈居于任何人之下!”
      
      “所以,母神。”
      
      达拿都斯朝着尼克斯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比了一个wink。
      
      “您完全不需要为我担心。”
      
      黑夜女神看着他,最后像是有些倦怠的挥了挥手。
      
      达拿都斯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已经被从尼克斯的宫殿驱逐,重新回到了冥府的土地上;一双温热的手从身后伸了过来,搂抱住了他的腰,随后是附在耳边的吐息。
      
      “回来了?”
      
      达拿都斯半侧过脸去,引入眼帘的是修普诺斯那看上去带了几分的漫不经心的神情。
      
      “母神都和你说什么了?”
      
      “不能告诉你。”
      
      达拿都斯反身从他的怀抱里面像是一尾游鱼那样的挣脱了出来,双手环臂看着自己的兄弟。
      
      只是他这样的故作姿态很快便破了功,几步上前去拉住了修普诺斯的手臂:“阿修阿修,我想去地面上看看。”
      
      修普诺斯的眉顿时就狠狠的皱了起来。
      
      “我不是才和你说最近不要去地面上么。”
      
      金发的神明低垂下眼眸来看着自己的弟弟,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语气里面多少还是带了些愠怒。
      
      “这么快你就当成耳旁风了?”
      
      “我哪有!”达拿都斯对此反应激烈,“我这不是好好的告诉给你了吗!”
      
      修普诺斯看着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么……你要去地面上干什么?”
      
      “我和你说过的呀。”达拿都斯睁大了眼睛,“乌瑞亚给我留下来了东西。”
      
      “我要去拿才可以。”
      
      ******
      
      冥府之下。
      
      在与深渊所比邻的、隶属于黑夜女神的宫殿当中,有谁推开了宫殿的大门。
      
      披着黑色的战甲、缀着同样是黑色的披风的壮硕魁梧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略一抬眼,便看见了坐在宫殿正厅的尼克斯。
      
      而尼克斯也同样若有所觉的回过头来,在看见了来人之后,面上挂上了几分明艳的笑意。
      
      “你来了。”
      
      她的声音甜的像是蜜糖。
      
      “厄瑞波斯。”
      
      是的,来人正是同为五大创世神之一的、黑夜女神尼克斯的丈夫,黑暗之神厄瑞波斯。
      
      “那个孩子。”
      
      他问。
      
      “你就不怕他日后恨你吗?你知道的,拥有那样的权能,他本该是当之无愧的神王。”
      
      “不。”
      
      尼克斯却是轻笑着伸出手指来,按在了厄瑞波斯的唇上,阻止了他那些尚还没有说出来的话语。
      
      “我的孩子我自己了解……我的小塔,可不适合当什么神王。”
      
      “他只需要像是现在这样,简单、轻松、快乐的,不用思考任何的权谋与纷争的活着就可以了。”
      
      “至于神王之位……”
      
      尼克斯哼笑了一声,眼底有某种光芒一闪而过。
      
      “盖亚和她的孩子不是蛮有兴趣的么?那正好,就让给他们吧。”
      
      “不过是区区神王之位,众矢之的的靶子罢了……如何能够与我的小塔,相提并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