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自从我女变男》枫月希 ^第4章^ 最新更新:2017-12-30 20:12: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出剑不需要过多犹豫,只需要知道一点,命中目标。
      
      沈渊这一剑令在场的人具是眼前一亮,快,准,狠,半点不拖泥带水,犹如一道闪光,朝陈天阳刺去。
      
      “你这孩子!”沈父出手比沈渊的剑更快,长袖一卷,沈渊手里的剑就落入他手中。
      
      被沈父护下的陈天阳没有半分恼怒之意,反而是在沈父出手后对沈渊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这人莫非有龙阳之好?
      沈渊腹诽,他移开眼,努力平心静气,可是效用不大。
      
      在场的众人就见到了这样一幕。
      刚刚生气出剑的白衣少年,他一把把自己肩膀上卧着的六尾红狐抓下来,放在怀里来回抚摸其背,一言不发。
      看样子把情绪发泄在灵宠身上了。
      
      上清门的人看沈渊的表情大多是和缓的,甚至上清门的带队长老眼含笑意。
      若不是陈天阳请求过于冒昧,沈渊也不会应对方式偏颇。
      
      第一印象十分重要,沈渊进门带给人的第一印象,气质超凡脱俗,犹如神仙中人,实在是符合上清门对清静无为的追求。
      其后他向陈天阳拔剑,不但没有降低上清门人对他的好印象,反倒是给他平添一丝烟火气,使得对他观感更拔高了一层次。
      
      生于富家而不骄奢,身遭世事而不动摇,心性上佳。而且对事物有着自己的明确的判断,见到不幸之人也愿意伸出援手。
      
      上清门长老在心底对沈渊十分满意,他和天阳一样都是好孩子。
      天阳是为了报恩,愿意牺牲自己的婚姻,来报答在自己危难际遇之时得到的小女孩的援助。
      沈渊是为了不拖累别人,故意解除婚约。
      
      长老眯眼一想,天阳所说的结契虽然荒唐了些,但若是两个年轻人两情相悦,倒也未尝不可。
      
      至于沈渊怀里的灵宠有金丹期的修为,长老没有在意。
      首先,妖狐以魅术闻名,它的金丹期一般实力上还不如筑基后期的修士,其次,以长老所得知的沈渊受宠程度,得到一只金丹期的妖狐当灵宠并不过分。
      
      沈渊的举动令沈父马上打圆场道:“让大家见笑了,这孩子打小就被我们宠坏了。”
      沈父朝沈渊一瞪眼,道:“渊儿,还不道歉。”
      
      沈父发话,沈渊把红狐往肩膀一扔,乖乖赔礼道歉。
      
      被粗鲁对待的红狐好生羞恼。
      但在场两个金丹期大能,还有一个隐隐约约让它能有性命危机感的陈天阳。
      别提沈父还看了它一眼。
      红狐见机行事,顺从的把自己当成沈渊的灵宠。
      
      上清门长老和蔼笑道:“令郎赤子之心,我等怎会责怪。不知沈家主可有意送令郎来我们上清门?”
      
      修真一道,前期靠资质,后期靠悟性。
      
      长老看到了沈渊的那一剑后,对沈渊的悟性评价很高,又知道沈渊资质上的短板补上了。
      长老顿生爱才之心。
      
      上清门长老的后半句的问话,令沈父苦涩地笑道:“我已去求了我那大儿子,让渊儿入刀剑宗,若是反悔……”
      
      沈林在修真界的凶名上清门自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沈林如今六亲不认,沈父若是临时反悔估摸着讨不着半点好,不仅不会答应,可能还会碰一鼻子灰。
      沈渊若是去了刀剑宗,刀剑宗可能不会看沈林面子给沈渊优待,更有可能是看沈林面子给沈渊点苦头尝尝。
      
      气氛融洽的花厅此时陷入了静默。
      
      上清门长老不由一叹,看着沈渊露出惋惜之意,道:“看来是我们无缘。”
      
      “唉。”沈父更是失落道:“谁说不是。渊儿此去,只怕磨难颇多。但只要能入仙门,拜入刀剑宗,长生有望。便是要去的。”
      
      沈渊若不是知晓内情,知道自己大哥并非外界传闻那般,看沈父这般神情,真要以为自己日后会是被压迫的劳碌命了。
      
      鉴于沈父这主人家的心情不好,接下来的便简单许多。
      
      沈父三言两语就敲定下婚约解除,双方退还信物。
      
      上清门的长老同意了。
      他们要的是结亲又不是结仇。
      既然不成,解除便是。没必要得罪沈家身后的沈林。
      
      陈天阳只说了一句,他道:“我定会找到让你变回来的灵药,到时候我再上门提亲。”
      
      沈渊目光平静站在沈父身边,充耳不闻。
      当他没问过他大哥?根本没有这种药。
      
      上清门长老笑道:“这样好。”
      
      沈父打哈哈道:“天阳少年英才,不知多少姑娘赶着求嫁。若是找得到那药,我家渊儿不知道有多高兴。”左右没应下,倒是气氛融融。
      
      沈渊浑身散发冷意,站在沈父身边。
      
      沈渊的内心有点复杂。
      可能在外人看来,陈天阳要和他结亲,是他高攀了人家上清门的天才。哪怕是结契这样荒唐的事,他也应该觉得荣幸才对。
      归根结底还是他的修为不高。修为高了,他的婚事岂容外人置喙。
      
      沈渊觉得这才是真正荒唐的地方,他竟然因为一起婚事起了变强的心思,至少变得比陈天阳强。
      
      …………………..
      
      二哥跪在祠堂听完了沈渊对这起上清门退婚事件的描述,他忿忿不平道:“为什么你不要跪祠堂?”
      
      没听来安慰,反而听来抱怨的沈渊反问:“我为什么要跪?”
      
      二哥道:“你对上清门的人出剑了啊!”
      二哥愤慨道:“你这种擅自对贵客动手的行为理应受到惩罚,该罚你和我一起跪祠堂。”
      
      沈渊打量一眼跪着也一派优雅公子做派的二哥,问:“你这是去怡芳楼看姑娘被抓了,还是大白天逛花舫被逮住了?”
      
      二哥哀怨道:“都不是。是今天来的上清门的里面。有一个姑娘我之前调戏过。”
      
      活该!
      沈渊嗤笑道:“谁让我不调戏姑娘呢。”
      
      二哥不满道:“你别笑,你总有跪祠堂的一天。”
      
      沈渊耸肩,一副讨打样,道:“反正我不会因为调戏姑娘跪祠堂。”
      
      二哥道:“这个说不准。你肩膀上的狐狸哪来的?会变人吗?美不美?怎么这么有气无力的。”
      
      红狐恹恹的甩甩尾巴,无力和二哥交谈。
      
      送走上清门的人,沈父特意检查了一下红狐。
      
      沈渊相处了段时间,觉得这只红狐特别单纯,于是请求了沈父解除了红狐体内的禁制,并让沈父留下了自己的神念在红狐身上。
      
      红狐之所以被打回原型是因为在沈府中了禁制,禁制突然一解除,红狐便变得十分虚弱,此时方体现如此有气无力。
      
      沈渊这算是个阳谋,摆明他们已经发现红狐的身份,就看红狐自己如何选择了。
      它选择继续呆下去,那么它后面的举动就在沈父的监视之中。
      
      红狐终究还是选择留下来了。
      
      沈渊答:“能变形,美。”
      
      二哥听了不满道:“你这样敷衍,有关你和陈天阳的这起婚事的一些东西,我可就不告诉你了。”
      
      沈渊无语,重新答:“狐狸是自己上门的,会变成人,非常美,解除了身体禁制所以衰弱。”
      
      二哥这回满意道:“你看,这就真诚很多了。”
      
      也不吊人胃口,二哥马上道:“陈天阳,似乎一直记得当初是你帮了他。当初大哥为你选定婚约对象的时候,我们沈家放出消息你要定婚,是他自己主动上的门。不过,因为大哥和上清门关系太差,连他们自己门里的长老似乎都认为陈天阳是被迫的。”
      
      二哥看了一眼沈渊道:“你似乎也当是大哥逼迫的。”
      
      沈渊毫不惭愧点头,他是觉得大哥是这种人。
      
      二哥道:“你还真冤枉大哥了。这回退婚是我们沈家派人去退的。大哥没有参与。上清门主动上门也是因为陈天阳不愿退婚。”
      
      沈渊无奈问:“所以他就是想报恩?”
      
      二哥笑道:“谁知道呢?”他另起一个话题道:“说起婚事。你的闺中密友可是要结婚了。你后天就要离开,不最后去见她一面?”
      
      二哥说的人是沈渊变身之前的玩伴,罗家的小姐罗云霞。
      罗云霞没有修行天赋,早早的被罗家定下了婚事,两个月后就要嫁给附近一个小门派里的一个筑基期修士。
      
      出身修真世家又没有修行天赋的女子,命运大多这样,被早早嫁给修为有成的修士,达到世家笼络人脉的目的。
      
      修士大多不会拒绝这样的联姻。
      
      修士在金丹期后子嗣会愈加艰难,大多为了留下血脉,会在筑基期成婚。
      婚后得到的子嗣,世家愿意代为教养,不需要修士过多耗费心神。修士只需要修炼,给予世家一点庇护罢了。
      
      沈渊女变男后,和罗云霞见了一面,场景很尴尬。
      
      二哥这次的问话,沈渊回想起那尴尬的一幕,道:“和她还是不见面了。到时候她成婚,我送点礼。”
      
      沈渊道:“二哥提醒了我,我还是有一位需要道别的人。”
      
      二哥有点感兴趣,他抬头问沈渊,道:“去见谁?”
      
      沈渊答:“替我打造手里这把剑的人。”
      
      沈渊肩膀上卧着的六尾红狐眼前一亮,能破开它的身体防御的剑,打造它的人必定是一个高人。
      
      “二哥我走了,你,就还是在这里跪着吧。”
      沈渊落井下石,头也不回地走了。
      
      沈府门口。
      
      一个身着大红纹锦裙的女子拿出一个黑色的似铁非铁材质的令牌,对门房道:“我找你们府里的沈苑,让她出来。”
      
      沈渊正好到了大门口,门房徐徐打开大门。
      
      女子见此时竟然恰巧从里面走出一人,她下意识看了一眼。
      
      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左肩卧红狐,丰神俊秀,眉宇间透露淡漠之意。
      
      红狐瞧了女子一眼,用法术给沈渊传音,幸灾乐祸道:“易秋水,天元宗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长得还没我漂亮。不过,追求过陈天阳,听说一直没断过。换句话说,你情敌上门了。”
      
      女子忽见白衣少年看过来,她心生心虚之感,没等她回避,就听少年道:“你找我何事?”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大家没有看到文章更新提示,可以点进目录页,找到最新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