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相见(二) ...

  •   第五章--------相见(2)
      
      雪天路滑,加之御膳房离得又远,冬梅将那午膳取回来时蓁蓁已经午睡了。
      
      半个多时辰内孙嬷嬷过来瞧了两次,这屋中不似苏府暖和,小姐睡觉爱踹被子,她怕小姐着凉。
      
      但两次过来,那小人儿都是紧紧地裹着被衾。
      
      孙嬷嬷放了心,但也不免叹息。
      
      屋中实在是谈不上暖,小姐未必适应。
      
      这为何不烧暖了自然不是因为宫中的炭不足,怕是内务府的人见人下菜,减了分量。
      
      此时小姐初来便是如此,也不知往后的日子会怎样?
      
      孙嬷嬷吩咐了鹊喜乐云照顾蓁蓁,自己去了两个宫女的房间向她们询问了好些宫中的事情。
      
      ......
      
      蓁蓁睡得倒是不错。
      
      醒来之后,她也没想别的,第一想到的是那午膳。
      
      她很好奇皇宫里的饭菜是什么味道,于是穿戴整理了后,便忙着奔去了桌旁,等着吃东西。
      
      乐云依次把食物拿了出来。
      
      那食盒虽保温,但这么久也凉了。
      
      “奴去热一下。”
      
      蓁蓁瞧着那饭菜,本是满怀期待,但看到了后,缓缓地咬住唇,摇头不要了。
      
      “小姐不吃了?”
      
      蓁蓁点头。她本是想吃的,但看只有两个菜,卖相也没有多好,且也都不是她爱吃的,宁可不吃,便不要了。
      
      “小姐,若不然还是吃些吧。”
       
      蓁蓁浓密的长睫忽闪忽闪地动着,摇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却是说什么都不吃了。  
      
      乐云无奈,也很犯愁。
      
      小姐从小挑食,娇生惯养,嘴本就刁,这饭菜她肯定是瞧不上眼,但是不吃不饿么?
      
      而后几天饭菜也基本如此。
      
      蓁蓁坐在桌前,手中持着筷子,大多数的时候只是看,瞧着饭菜发愁似的,只偶尔吃那么一点点,每天进食都不多,如此两三天瞧着人都瘦了。
      
      孙嬷嬷只好想方设法地去花钱贿赂他人,有时能弄点小姐喜欢的东西来......
      
      ......
      
      三日后是正月十二。
      
      蓁蓁依旧毫无头绪。
      
      她虽常让嬷嬷等人瞧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其实也是知道着急的。
      
      饭菜难吃时;憋闷无聊时;念父母姐姐时;又或者是什么时候猛然想起那梦时,她都着急。
      
      着急的时候她也是煞费苦心,琢磨着怎么办,但真的没什么办法。
      
      嬷嬷还是希望她能主动一些。
      
      蓁蓁心里已经主动了。
      
      她让小太监东子去打听了皇上行踪,想着他不召见她,便她去见他吧。
      
      但东子也卑微,大部分的时候都打听不到什么,偶尔打听到了,也是蓁蓁不可去之处。
      
      从嬷嬷的言语中,蓁蓁能感受到嬷嬷还在期盼嬴煜召见她。
      
      但可惜,嬷嬷要失望了,嬴煜到她死都不会召见她。
      
      这日是入宫的第四天,风和日丽,蓁蓁百无聊赖,便与嬷嬷鹊喜乐云三人去了附近的浮碧亭走走。
      
      眼下深冬,那园中也没什么好看的,唯有几只傲立雪中的红梅颇为养眼。
      
      小姑娘想着要是能在这儿偶遇嬴煜就好了,但当然是不可能。
      
      此处如此偏僻,人家九五之尊怎会来?
      
      这寻思着寻思着,不觉间行到碧湖处,她心口一哆嗦。
      
      因为那便是她梦中掉下去被淹死的湖......
      
      眼下冬季虽然面上结着冰呢,她也拉着嬷嬷等人躲了好远走,绝不靠近。
      
      几人在园里转悠了好半天,晚会儿回到了景福宫,恰好听到了那两个宫女在窃窃私语。
      
      “唉,长得倒是好看,可有什么用呢?在这深宫之中,没有陛下的宠爱,美貌是祸不是福。现在还没那么糟心,是因为陛下尚未娶妻,后宫未立。但陛下四月成亲,六月选秀,那还不是眨眼睛就到的事儿,到时候后宫的女人多起来,就她那脸蛋和身段,能被容下?不会有好结果的。”
      
      “谁说不是呢?不过,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陛下政务繁忙?没空见她呢,毕竟现在外头也不太平。”
      
      “见了又怎样?你不知道她是谁家千金么?见了最多也就是个玩物。她能有什么前途?前太子下落不明,一旦东山再起,她爹爹反了呢?苏家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咱们不能傻傻的跟着她。等陛下大婚了便好了,陆续选秀,便会有更多主子进宫,到时候咱们看看求求谁要了你我二人。至于现在,便先得过且过吧,毕竟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那是个有钱的主......”
      
      “是呢,呵呵呵......”
      
      ......
      
      四人在外听的一清二楚。
      
      蓁蓁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俩人这话梦中她没听到过,但她俩后来都投了别的主子,这事儿她当然记得。
      
      蓁蓁接受得了,但相比之下,孙嬷嬷与鹊喜乐云却就难了。
      
      鹊喜性子急,当即便要推门进去骂她们,但却被蓁蓁拦了下来。
      
      她这一举,孙嬷嬷还挺意外。
      
      几人回了房中关好了门。
      
      鹊喜气不过,骂道:“什么东西!太可恨了!”
      
      没用蓁蓁说什么,孙嬷嬷便压下了她。
      
      “我们知道了她们是什么人,眼下心里有数,多防范一些便行了,其余的等等看吧。” 
      
      蓁蓁连连点头,自己便是这个意思。
      
      她们入宫四日,没有姑姑教礼仪,也没有姑姑讲规矩,没有任何人管她们,多问问那俩宫女,学着点,以免以后犯了什么禁忌是应该的。
      
      这种种的被忽视皆证明着----自己就是被嬴煜接进宫来囚禁的。
      
      还好她有那梦,否则她真是坐以待毙了。
      
      说起嬴煜的婚事,蓁蓁记得的倒也清楚。
      
      不错,这宫中暂无皇后与妃嫔,只有太后、太皇太后和嬴煜的妹妹宜嘉公主。
      
      说起来,她还算是嬴煜后宫的第一个女子。
      
      不过未成亲归未成亲,但嬴煜是有婚约的,且是在三四年前就订下来了的那么一门亲事。据说原本三年前已经定日子,就要成亲了,但嬴煜的父亲吴王战死。嬴煜为父亲守孝三年,这桩婚事就放下了。
      
      守孝到今年年初三年便满了,四月春暖花开之时,就是嬴煜大婚之日,那时,这后宫也就有皇后娘娘了。
      
      却说那准皇后,她叫梁念薇,是嬴煜母亲的表侄女,赢家江东带过来的。她爹爹现位居当朝二品太师,是辅佐国君之臣。
      
      梁念薇还得叫嬴煜一声表哥。
      
      这些蓁蓁都知道。  
      
      可这些与和嬴煜见面没什么关系。
      
      这日晚上嬷嬷又与她谈了好久的心。
      
      蓁蓁听得明白,嬷嬷希望她能跨出一步,那样才能在这深宫中生存下去。
      
      小姑娘点头答应。
      
      孙嬷嬷会心一笑,摸摸她的头。
      
      “见到了,陛下会喜欢小姐的。”
      
      蓁蓁唇瓣颤颤,小脸儿上一点笑模样都没有。
      
      到了正月十三,那派出去的东子终于带回来了个不错的消息。
      
      “苏选侍,陛下今日中午会从养心殿到慈宁宫,同太后娘娘共进午膳。”
      
      蓁蓁与嬷嬷听闻后对视一眼,显然都颇为激动。
      
      但这虽是蓁蓁一直想要的消息,真的有了,她当然还是很紧张,不过,倒是也没什么犹豫,甚至没想见了之后说什么做什么怎么办,也没想那嬴煜又会什么态度,急着准备了后,便与嬷嬷鹊喜两人去了。
      
      事实上她想好了也是无用,因为她三人刚到那养心殿与慈宁宫的必经之路上没一会儿就被人赶走了。
      
      蓁蓁不知道那赶她之人是谁,总归人是以皇上步撵即将经过,此处不准停留为由赶了她。
      
      所以,小蓁蓁只是看到了嬴煜坐在步撵上,肩膀宽阔,长身体壮的一个背影,没有看到脸。
      
      返回去后,她虽然失落,但不得不说,也有点庆幸。
      
      蓁蓁还是怕他,尤其是今日看到他那副身板.....他长的那么大,手臂那么粗......
      
      低头再看她自己,蓁蓁害怕。
      
      而后一天又是毫无机会。
      
      蓁蓁得过且过。
      
      转日到了正月十五,东子又喜着跑来。
      
      “苏选侍,今日十五,晚上陛下与太后,还有宜嘉公主会在南亭赏灯。”
      
      蓁蓁听罢和前日感触类似,喜于有了消息,怯于别的什么。
      
      她抬着小脸儿,脸色微白,看着嬷嬷。
      
      嬷嬷知道小姐怕什么,那日她也见到了皇上的背影,风骨伟岸,孔武有力,从小练武,常年领兵打仗的人,仿佛与生俱来一股子野性和侵略感,和小姐见过的一些文质彬彬的书生与京城那些温室里长大的公子哥全然不同。
      
      小姐本就生的娇柔纤弱,那男人得比她高一头还多,足足能把她装下,来日侍寝之时,他若是存着怜香惜玉之心还好,否则,倘使真的不当回事,甚至如若还带着点火,单从这体格上看,确实是够小姐受的。
      
      嬷嬷柔声安慰几句。
      
      虽然她也不想小姐做不喜之事,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日那两个宫女的话虽然让人生气,却也是现实。
      
      加之这几日的种种,这皇宫之中没有皇上的宠爱,往后人人都可以欺负她们。
      
      眼下饭菜与炭火便是一个例子。
      
      小姐这几日鼻子有些不通气,到底还是冻到了。
      
      嬷嬷总觉得嬴煜见到小姐后会喜欢她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那男人没多宠爱她,但这样一个娇美可人的小人儿,他至少不至于苛待她吧。
      
      人往高处走,眼下,凡事还是得往好了想,往开了想。
      
      孙嬷嬷为小姐精心打扮了一番。
      
      而后这一天,蓁蓁都心惊胆战的。
      
      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孙嬷嬷突然不舒服,险些昏倒,便并未同去,但却好生交代了性子颇为沉稳的乐云,叫她跟着照顾小姐。
      
      而后蓁蓁便在嬷嬷的催促下,和乐云去了。
      
      外头明月当空,飞彩凝辉,正月十五,张灯结彩。
      
      整个宫中也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极其好看。
      
      往年的这个时候,蓁蓁都会和家人上街看花灯。
      
      今年虽然也有花灯看,但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上。
      
      她满心满脑想的都是一会儿怎么办,紧张的要命。
      
      这时,她突然很理解梦中的那个无作为的自己。
      
      此时要不是被活命逼着,她才不听嬷嬷的劝,肯定得过且过,才不要来,太可怕了。
      
      但现在没了退路,否则只能眼睁睁地等死,等着苏家家破人亡。
      
      一想到父母,小蓁蓁怕,但也横了心。她口中不断叨念这阿弥陀佛,就在这反反复复地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到了南亭。
      
      远远地,那里灯火明亮,五颜六色的璀璨不已,隐隐约约三女一男的身影渐渐地出现在蓁蓁的视线中。
      
      几人都是背身而立。
      
      那三女皆是头戴金钗,衣着华贵端庄,身披镶裘披风,雍容大气,身边也都有宫女侍候,其中一个明显看着年龄颇小,想来便是太后、太皇太后与那宜嘉公主了,而她们身边,那一男人身姿伟岸,玄衣纁裳,一袭龙袍便证明着他的身份——嬴煜。
      
      蓁蓁心口跳的更厉害,想起前两日步撵上的那个背影,再与这个一对,一模一样。
      
      小姑娘和做贼似的,愈发地害怕,也愈发地小心翼翼。
      
      她没打算此时过去,即使想去,怕也会被那周围的宫女太监拦住。她是想等着嬴煜回来时她做出与他路上偶遇的样子,所以停的相对还是颇远,紧张兮兮地瞧着,以待观察。
      
      等待总是很漫长,她越是害怕,心便跳的越快。乐云握住了她的手,“小姐轻松一些,若不然奴陪小姐先去看看灯?”
      
      蓁蓁想了想,点点头,然刚要动,却恰逢那男人转过头来,面朝向了自己这边......
      
      瞬时,心口猛地一击,蓁蓁顿时人就愣那了!
      
      只见那男人金冠束发,毓秀挺拔,生的年轻而英俊,扑面而来的深沉与威严气息堪堪压的人透不过气,一张俊脸就更是让人难以逼视……
      
      竟会是他!
      
      蓁蓁瞬时凌乱了。她使劲儿揉了眼睛,定睛看了好几次,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却千真万确。
      
      真的是他——许小五!
      
      

  • 作者有话要说:  蓁蓁:嘤嘤嘤,许!小!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