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入宫(一) ...

  •   《宠妃她万般妖娆》玥玥欲试/文
      
      第一章------入宫(一)
      
      “别人家的小姐入宫是做什么,她苏蓁蓁入宫又是做什么,那能一样么?”
      
      “瞧她平日里那副娇里娇气的样儿,倒好像比公主还尊贵了,沦为玩物,她心里受得了么?”
      
      “受得了就受,受不了就去死喽。”
      
      “真想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一定,呵,是在哭吧......”
      
      ......
      
      宣武元年 正月
      
      年刚过,街道两旁红灯高挂,空中雪花簌簌飘落。寒风时而卷起阵阵雪浪,絪缊迷离。整个燕京城笼罩在一片茫茫之中,三个月前留下的杀气与肃穆仍充斥在这天地之间,这怕是京城百姓过得最难忘的一个年了。
      
      文德帝昏庸无道,夏朝裴家谢幕。江东簪缨世族赢家篡位代之,世子嬴煜登基为帝,改国号为周,年号宣武。
      
      自古以来,新帝登基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眼下苏家怕就是那后者了。
      
      年初六,外头雪雾霏霏,天寒地冻,风像刀子似的猛刮,只听得声音便叫人哆嗦。
      
      晨时,天还未亮,往年的这个时候,蓁蓁必是在被窝中,暖暖地睡得香甜,然今年却是全然不同。
      
      她紧攥着小手,满头大汗,忽地从梦中惊醒,眼泪汪汪的泫然欲泣。
      
      “来人!来人!!”
      
      “小姐!”
      
      丫鬟乐云登时醒来,急着拉开那层轻薄如蝉翼的纱帐,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美人儿现于眼前。
      
      那美人一双柔荑紧紧地抓着被衾,青丝垂腰,眼中含着泪,生的雪肤花貌,娇艳欲滴,可怜兮兮的有些慌张,一看便是受了惊吓。
      
      “小姐,别怕,是梦啊!”
      
      乐云素来机灵,看出缘由,赶紧安抚起来。
      
      蓁蓁瞅着她,缓了许久方才堪堪回神儿,而后松了口气。
      
      是梦,确实,又是梦。
      
      她做了好长的一个梦,以至于醒来后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哪边儿才是现实。
      
      眼下新帝登基三个月,祸不单行,她家被收了兵权,家门势力一落千丈;昔日权倾朝野的爹爹于异乡病倒;二姐姐的婚事也出了变化;而她自己,被人以什么绝色之名献给了新帝嬴煜,三日后便要被送入宫中......
      
      思及此,她的眼眸落到了枕旁的那本春-宫-秘-图上,目光刚一触及,一张玉般无暇的绝美小脸儿便红了个透,咬住了艳艳的唇,转过头来。
      
      那些东西,她为今学了有两日了。
      
      眼下京城贵女圈的那些“好友”怕是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
      
      人人皆知,苏、嬴两家是政-敌。
      
      她苏家是名副其实的前朝太-子-党,爹爹靖国公虽也早已不满文德帝的昏庸统治,但一心拥护太子裴玄承登基继位。
      
      嬴煜其人为他极其不喜。
      
      如此,加之他刚烈耿直的性子,自然是没少得罪过嬴煜,可谓嬴煜上位的最大阻碍者。
      
      此时嬴煜登基便有人特意献了蓁蓁取悦他,闭着眼睛想也知那男人对苏家积攒了多少火。
      
      她入宫,岂会被善待?
      
      “沦为玩物”几乎已经成了蓁蓁的代名词。
      
      小蓁蓁被丫鬟扶着,瑟瑟发抖,缓缓地缩进了被窝中,这一醒当然是睡不着了。
      
      传闻,那嬴煜狠辣无情,性子又野,没得半分怜香惜玉之心。文德帝后宫佳丽三千,美人无数,他一个也没留,全杀了,也不知他长的什么样,到底有多野,又会不会也杀了她,蓁蓁越想身子抖的越厉害,脑中堪堪出来了个野人形象,吓得艳艳红唇微微颤动,心里已然叨念起了阿弥陀佛。
      
      此时要是求佛有用,蓁蓁肯定天天求,夜夜求,叫她房中的丫鬟全跪下来给她求。
      
      然大势已去。
      
      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她,此时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蓁蓁叹息一声,而后便又想起了适才的梦。
      
      她是一个多月前开始做那梦的,起先只道梦便是梦,并未太放在心上,也没记住太多,但后来陆陆续续,那梦中的事儿竟是好似都变作了现实,尤其是两日前,当她被送给嬴煜之事也成了现实后,蓁蓁怕了。
      
      一梦成谶,事情好似正在朝着那梦中的样子发展着......
      
      如若果真如此,那便惨了。
      
      因为梦中,她入宫后嬴煜连见都未见她,直接便把她晾在了一边儿,对她不闻不问。她入宫既是冷宫,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家人。
      
      不仅如此,后来,她爹爹被人害死,母亲被人霸占,整个苏家散了,而她自己也落了个失足坠湖,死翘翘的下场。
      
      蓁蓁越想越是难眠。
      
      ......
      
      天亮,大雪依旧未停,絮絮绵绵的随风飘舞,窗牖之外玉树琼枝,银花缀满枝丫,瞧着倒是怪好看的,但蓁蓁哪有心情观赏。
      
      屋中,孙嬷嬷又开始讲那闺房之事了。
      
      小蓁蓁一听便觉得浑身僵硬,动都不会动了似的。
      
      关于此事,其实大姐姐出嫁那会儿,她偷听过。
      
      那时小,似懂非懂,看姐姐脸红只觉得好玩,听着想笑,但现在她想哭。
      
      孙嬷嬷瞧她目光盈盈,胆怯的小模样,有些心疼。
      
      小姐是她一手带大的,从小娇生惯养,长在蜜罐儿中,被所有人宠着护着。往昔老爷权势滔天,她走到哪都是被众星捧月,肆意妄为惯了,性子也颇为张扬,但孙嬷嬷最是了解她,知她只是玩心重,其实天真无邪,胆子很小,此时失去庇护,如此处境,柔柔弱弱地坐在那一动不动,瞧着可不是可怜巴巴的。  
      
      小姐生的极美,的的确确是个尤物,不枉那京城绝色的美誉,当真是从小美到大,眼下刚刚及笄,身子也愈发地凸显玲珑起来,整个小人儿水嫩冰清,娇憨可人,透着一股天真。但那憨中又带着几分难掩的媚色,尤其是那一双杏眸,抬眼闭眼之间美目流眄,勾魂儿一般,使人冥迷。
      
      她若是看你一眼,即便是犯了错,也让人舍不得责怪分毫,若是嫁给旁人,必然是会被宠爱,但眼下如此情形,那新帝会怎样待她,来日到底又会是何种样子都是未知,孙嬷嬷也不免担忧。
      
      她这边想着;蓁蓁那边从怕房事到又想起了那梦,也渐渐地溜了神儿。
      
      就在这会儿,外头突然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不时,丫鬟鹊喜便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小姐,不好了!夫人,夫人和人打起来了!”
      
      一句话打破了屋中原本的安宁,将俩人的思绪皆是拽了回来。
      
      蓁蓁之母夏嫆,是京城赫赫有名的贵妇,人人羡慕的女子。她出身好,生的美,又有着一个有权有势,把她捧在手心儿的丈夫,自然为人所慕。
      
      论性子,她确实是个厉害且不吃亏的,但和人打起来这等事儿自然是从未发生过。
      
      蓁蓁心里七下八下,和孙嬷嬷几人顶风冒雪,踏着碎琼乱玉,着急忙慌地赶去了堂屋,远远地还未接近,便听那屋中传出了花瓶碎裂之声,与此同时,还有母亲夏嫆的怒斥。
      
      “你给我滚!带着她,统统给我滚!”
      
      “嫂嫂!我都是为了蓁蓁好!便不明白嫂嫂气的是什么?!”
      
      哗!
      
      碎裂声再度响起,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明显弱了下去。
      
      “嫂嫂,嫂嫂这是干什么呀?”
      
      “滚!”
      
      那夏嫆与她多一个字都没有。
      
      “嫂嫂怕是误会了什么,我又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看眼下蓁蓁处境不好,艺多不压身不是,杜妈妈呀在那方面是个行家,多学些总归是有备无患,这男人终究是男人......啊!”
      
      她话还没说完,一只杯子便朝她飞了过去,正好打在了门框上,“咣”的一声。
      
      屋外的蓁蓁一哆嗦,小脸儿煞白,但却不是被这声音吓的,而是......
      
      虽只片言只语,但蓁蓁却是全明白了。
      
      因为,这也是她梦中的事啊。
      
      那屋中的女人是她爹爹同父异母的妹妹,她的姑姑苏玉俪。
      
      而苏玉俪口中的杜妈妈,正是京城最大的青楼,花月楼的鸨儿。
      
      她带杜妈妈来做什么也是显而易见,便是想让她学妓-女的那些东西。
      
      蓁蓁:“......”  
      
      转眼,那堂屋的门已经被打了开,两个女人被一起撵了出去。  
      
      其中一个头上的珠钗有一支歪了,额前也落了两缕青丝,样子颇为狼狈,正是蓁蓁的姑母;另一个浓妆艳抹,瞧着四十多岁,想来便是那杜妈妈了。
      
      苏玉俪虽本是个外室女出身,长到十四岁方才被接回来,但从小丰衣足食,苏家没亏待过她。她也从未遭受过如此对待,此时心中自是不痛快。眼下再也用不上苏家,她也不再忍着,出门便不管不顾地骂了起来。
      
      “好心当做驴肝肺!都什么时候了还装清高,你们家死不死,活不活的,可别连累了我!”  
      
      她话刚一说完,抬头便看到了蓁蓁。
      
      风雪中,只见那小人儿一袭艳红色的披风,帽上雪白的绒毛微微浮动,映着她一张艳美绝伦的小脸儿......
      
      苏玉俪与那杜妈妈两人皆是心一颤,顿时看得呆住,半晌方才回神儿来。
      
      苏玉俪收回目光,也冷下了脸。
      
      她知道她长得美,更知道若是没这改-朝-换-代之事,过两年她便会嫁于太子,成为太子妃,来日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可那又怎样?一切尘埃落定,那些皆成泡影,还能改了么?
      
      她命不好,又能怪谁......
      
      

  •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久等,蓁蓁的故事,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老配方,苏爽甜。忘了的仙女重新看一下文案吧。然后排雷先放一下
    排雷:
    1.双C,HE
    2.全架空,勿考据
    3.男女主差六岁。女主千金大小姐,娇气+软萌+心机,无敌美。
    4.感情线先走肾,男主后来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女主
    5.一切剧情为了苏-爽-甜
    6.每周日不更,平时会尽量加更,更新时间无意外每晚10:30-11:30
    最后照旧,前三章评论发红包包,就酱,嘻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