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月神性别男[综神话]》彦缡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12 16:27: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皓月清辉(四) ...

  •   第4章
      宙斯离去了,只是走之前似有似无的的摩挲了一下阿尔忒弥斯的手背。
      
      银发的神明冷冷看了他一眼,目光就像是冷月的霜华,足以在一秒之内就让人所有的念头全部都被按下去,就好像是数九隆冬的时候,从头上“哗”的一下浇下去了一盆冰水一样。足以让心底全部的欲念都被冻的一点也不剩。
      
      虽然说神明不惧寒暑,不畏冷热,但是这种有如实质一般的精神压迫也足以让人觉得心头一跳了。
      
      宙斯干笑着松开手,转而将一朵月光花别在了阿尔忒弥斯的脑后。
      
      阿尔忒弥斯眼神微妙。
      
      可以啊,撩妹子手段不错啊。
      
      阿波罗木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按理来说他是应该上前去,不说出手也应该怒斥出声,将这个在对着自己的【姐姐】动手动脚的家伙给一个狠狠地惩罚才是。
      
      但是……
      
      别人不知道,难道阿波罗还不知道吗?你正在对着大献殷勤的这家伙……从本质上来说,是和你完全相同的性别啊。
      
      阿波罗知道自己是该生气的,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气起来,甚至还要努力的抑制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以免引起注意。
      
      他只好低下头去,肩膀微微颤抖——憋笑憋的。
      
      但是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另外的一番景象了。
      
      金发的男神像是气的浑身上下都在颤抖,仿佛下一秒就会跳起来照着宙斯的脑袋给他开个瓢一样。
      
      阿尔忒弥斯伸出手来搭上了自己耳边的那一朵花苞,靠近了【月亮】的花朵顿时盛放开来,一朵一朵繁复的白色花瓣挤在一起,粉雕玉琢,甚至是让阿尔忒弥斯那一张有些过分冷艳了的脸变得都柔软了几分。
      
      “那就谢过父神的花了。”她凉凉的道,“不过,既然是父神亲自邀请我和阿波罗带着母神前往奥林匹斯山,那么想来天后也定然是会微笑以对的是么?”
      
      阿尔忒弥斯的话语里面满满的都是刺。
      
      “啊呀,看我这记性……真要算起这先来后到的话,果然还是我的母神要先一步吧?”
      
      如果不是因为赫拉在被宙斯强取豪夺之后去找了他们共同的母神瑞亚哭诉、同时她的神职又是【婚姻】,是一定能够帮助宙斯稳固神王之位的神职,宙斯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决定要娶对方为自己的神后?
      
      那个位置空着多好啊,会有前仆后继的不自量力的女神想要尝试着为自己谋取那个位置的。
      
      而他宙斯只需要坐享其成就好。
      
      只是,正是因为赫拉的神职是【婚姻】,所以她才更加不能容忍宙斯在外面的沾花惹草。那不仅仅是对于她神后的身份的蔑视,更是对于她的神职的某种意义上的践踏。
      
      于情于理,赫拉都没有办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至于这样百般提防宙斯的时候,其中又有多少的对于宙斯的真心实意的爱慕所引发出来的嫉妒,那大概就只有这一位天后自己本神知道了。
      
      宙斯当然不可能放弃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这一对双子,与之相比之下,不过是回去稍微的警告和训斥赫拉几句,让她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以后不要再去继续的针对勒陀了,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宙斯并不担心这中间会出现什么样的差错。
      
      他可以放任赫拉去迫害所有的曾经和他有过一段的露水姻缘的女子,那是因为这些女子对于宙斯来说不过是一场欢愉的对象,但是并不值得他再一次的将自己的眼神过多的停留在对方的身上。对于宙斯来说,只要有那一次的征服就好,至于以后便是随缘和逢场作戏,不过是天时地利之时的一场人和而已。
      
      只是,宙斯也同样知道,赫拉是一个极有分寸的女神。她会用尽百般的手段去对付那些和他有关系的女神又或者是人类,只是因为赫拉清楚她们对于宙斯来说并不重要,仅仅是作为“工具”的身份而存在着;而相对的,如果宙斯真的明确的向赫拉表示【这个你不能动】的话,那么无论赫拉的内心之中是再怎么样的愤恨不已,宙斯相信,她都会停下自己的小动作,顺从的听从自己的指挥。
      
      这一对每天都会因为种种原因闹个鸡飞狗跳的、这世间最为尊贵的夫妇,在这种事情上面倒是意外地有默契。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明明赫拉看起来一点也不给宙斯面子,但是宙斯却还是一直尊她为神后的原因吧。因为赫拉是一位非常识趣的女神,她可以精准的卡住宙斯的底线,清楚地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宙斯大包大揽的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了,换句话说,只要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到达奥林匹斯山上,那么他们就可以为他们的母神勒陀赢得一个地位,宙斯就愿意承认勒陀的身份。这位原本普普通通的、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容貌放在一众的神明之中都丝毫也不起眼的女神将会因此而获得与神后几近相等的崇高地位,只不过是在明面上差那么一个头衔而已。
      
      这本该是赫拉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事情才是,因为那是对于她的一种深深地挑衅。
      
      但是……
      
      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管她呢。
      
      尽管之前还没有诞生于世,但是当他们存在于勒陀的腹中之时就已经能够将自己的神识衍生出去观察外界的一切。阿尔忒弥斯不知道多少次在夜晚操纵着月光为勒陀补充力量,阿波罗也不知道多少次在白天的时候用自己的力量去扭曲了赫利俄斯的日光,让他没有办法发现勒陀的踪迹去报告给赫拉,继而招来皮同的追杀。
      
      尽管那个时候的他们尚且弱小,甚至是还没有真正的诞生在这个世界上面,但是他们也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尽可能的去帮助他们的母亲。
      
      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深爱着勒陀。
      
      除了作为半身的对方之外,勒陀将会是这个世界上面获得这一对双生子最多的爱的存在。
      
      “好啊。”
      
      宙斯道。
      
      “带着你们的母神来奥林匹斯吧,我会在那里为你们摆好宴席,将你们介绍给全世界!”
      
      这样说完,宙斯便离开了,想来应该是回去奥林匹斯上面和赫拉商量这件事情了吧。因为天空中很快就传来了隆隆的雷声,说不定就是这一对夫妻之间又一次的争执带来的后果之一。
      
      只是,一个宙斯走了 ,还有一个波塞冬在这里呢。
      
      “海皇还有什么事情吗?”
      
      阿尔忒弥斯转过头去看着他。
      
      波塞冬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
      
      “不,我只是在想……”
      
      波塞冬用感慨的语调道。
      
      “我的大海之中,居然同时升起来了日轮与月轮。”
      
      阿尔忒弥斯若有所思。
      
      “您说的也是……这一次,多谢您了。”
      
      他微微弯腰,朝着波塞冬行了半礼。
      
      如果没有波塞冬最开始的默许,和之后即便是注意到了,却也依旧是允许阿斯忒瑞亚化身而成的得洛斯岛依旧停留在他的海洋之中的话,那么就不会有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的诞生。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对于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来讲,这都是一份天大的情。
      
      “您的这一份帮助,我们记下来了。”
      
      阿波罗也上前一步。这位未来整个奥林匹斯山上最受人敬仰的、属于太阳的神明代表着自己和他的同胞兄弟,向着波塞冬许下了诺言。
      
      “如果他日,您有需要的话,那么无论是阿波罗还是阿尔忒弥斯,都愿意无偿的帮助您一次。”
      
      这一对日月双神做出了承诺。
      
      “哦,是吗?那我可是记住了哦?”
      
      波塞冬最开始还真的只是一时的心头恻隐,但是没有想到居然还可以有这样的收获。毫不夸张的说,他这次绝对是赚到了。反正因为他向来都觊觎着神王之位的原因,而赫拉本来也和他之间不大可能有什么好的脸色在里面。所以波塞冬当初完全是抱着就算是得罪了赫拉也无所谓的心情出手帮了一点点的小忙的——
      
      但是,能够因此而得到这一对双子的谢意,完全可以说是血赚。毕竟谁都知道,宙斯早就想要把旧一代的提坦神们全部都一个一个的顶下去了。日神与月神的诞生苛刻而又稀有,但是同时却又不可或缺。眼下好不容易有了这两个孩子,阿尔忒弥斯已经被给予了主神之位,而阿波罗也是板上钉钉的太阳神,大概只等宙斯找个什么理由撸掉赫利俄斯的神位了。
      
      本着交好的心思,波塞冬在回去海洋之前,还是给了阿尔忒弥斯和阿波罗一些指点。
      
      “宙斯没有直接带你们回去奥林匹斯。”他说,“也就是说,你们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前往那里。”
      
      现在还不是日后诸神最为辉煌的时刻,人类也未曾诞生。天空属于天神,地下属于冥神,海洋属于海神,而大地——属于怪物。
      
      属于据说是从深海和地府的下方的塔尔塔罗斯里面跑出来的怪物。
      
      他们中甚至有些的力量与神明不相上下,是足以将神明作为自己口中的食粮的那种。
      
      波塞冬用手在空中滑过,水流形成的地图被送到了两兄弟的面前。
      
      “这就当做我对你们姐弟诞生的贺礼吧!”
      
      海皇大笑着,走向了浪花之中,很快他的身形就隐没在了那起伏的波涛之中,再也看不见踪迹。
      
      阿尔忒弥斯的脸上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冷漠。
      
      他将宙斯插在自己耳边发丝里面的那一朵月光花摘了下来,五指一点一点的合拢。片片破碎的花瓣从他的指缝之间零落的掉了下来,带着某种凌虐的美感。
      
      阿波罗走过去。
      
      因为阿尔忒弥斯打散了自己作为男性的身体,转而重新凝聚了一副外貌更加偏向于女性的身体,所以原本应该和阿波罗差不多高的他现在其实勉勉强强才到对方的肩膀——或者比那还要更矮一点也说不定。
      
      他们一个是身材像是雕塑一般完美,每一块肌肉的曲线都恰到好处的俊美青年,另一个则是玲珑娇小清冷高洁的【少女】。
      
      阿波罗闷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伸出手臂来揽住了阿尔忒弥斯的肩膀,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将他整个人都揽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感觉怎么样?”
      
      阿波罗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了,但是从他偶尔的破音里面还是可以听出来……嗯,他是真的忍得很辛苦。
      
      阿尔忒弥斯狠狠的给了阿波罗的胸膛一肘子。
      
      “别提了。”
      
      阿尔忒弥斯闷闷的道。
      
      “——恶心坏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