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糖》二月星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5 20:21: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牛轧糖酥 ...

  •   铃声响了,我不肯挪窝,一晃神的功夫班里的喇叭想起了眼保健操的“一、二、三、四……”
      
      现在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楼下也一个人都没有。
      
      我都要走了,还做什么眼保健操。
      我做了这么多年,度数也没减少眼镜反而越来越厚。
      我得做出点不一样的举动别人才会发现我有事儿。
      
      正当我给自己不进教室找理由时,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快点进去吧,一会班主任可能会过来检查纪律。”
      
      原来第二名的周翔也一直在栏杆上趴着,只不过我们中间隔了一个大柱子没有看到。
      
      “你知道了吗?转班的事儿?”我问他。
      “嗯。”他点头。
      
      周翔黑黑的,看到他我才知道炯炯有神并非大眼睛的特权,单眼皮小眼睛也可以。
      
      跟在他身后,一进教室门就看见牛苏贼眉鼠眼地四处张望着,看到我进来她立刻闭上眼假模假样地跟着大家一起“揉天阴穴,轮刮眼眶”。
      
      这人,干嘛看到我这个样子,平时眼保健操她不见班主任过来是绝对不愿意做的。据她说初中的时候做的很起劲,但是有一次轮到她戴着红色的袖章检查各班眼保健操时的纪律后才发现,全班一起闭着眼睛揉眼,真是太tm傻了!
      
      我看着她揉眼,在心里切了一声。
      
      这时头上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把我吓得魂飞魄散,那只手在我头顶摸了摸,“快点回座位。”
      
      班主任走到我旁边,还是那样笑着对我说。怪不得牛苏刚才在那装,原来大boss在我身后。
      
      灰溜溜地跑回位子,我撇了牛苏一眼,她开始按太阳穴了,我也跟着音乐按这最后一个穴位。
      
      今天眼保健操后的第三节课是自习。
      
      这个班级从军训结束后至今为止不过存在了一个星期,但是已经演变成了层次分明,分工明确的天然状态:第一排的同学在学习;第二两排的同学把头低的好像要埋进抽屉里;第三排的同学也就是我这一排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后面的同学更是千姿百态,打游戏的,听歌的,讨论问题的……
      
      总之一个字——热闹。
      
      “我的天呐,你一直不回来我都要紧张死了,看个人进来就怕他对我说老班找我。”牛苏歪过头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我要转班的事儿。
      “狼王子就交给你了,阿牛。”我轻拍她的肩膀,一本正经。
      
      “我说过多少遍了叫我苏苏,你再叫我阿牛我跟你急。”她从后面掐住我的脖子。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我不自觉地哼起那个叫阿牛的男歌手的歌。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交给我了,什么意思?”她接着问。
      
      这时王蒙蒙走过来,“莫希,听说你要走了,走之前你还欠我一道题呢,就这道。”
      
      她把那本翻开的练习册摆在我面前,拿笔点了点画着圈的第九题,“这个,我怎么算和答案不一样。”
      
      我看着那道数学题,脑袋一片空白。
      
      牛苏扯过我的胳膊,“你要走了?走去哪?”
      
      王蒙蒙不耐烦地看着她:“我上午在办公室听到老师们说莫希要转到尖子班了,咱们学校说的好听点叫加强班,反正她明天就不和咱们一个班了。嗳嗳,你让她先给我看看这一题。”
      
      “你要转班?!”牛苏大声看着我问道。
      
      全世界都安静了。
      
      大家手中的动作戛然而止,纷纷转过头看着我。我看不见后面的同学,不过他们也应该在望着我的后背。
      
      身为班长,我得潇洒一点。我若无其事地耸耸肩,笑着对牛苏说:“没事儿。”
      
      大家手中的活儿慢慢又开始了,只是听到后面同学的聊天资讯里有我。
      
      牛苏压低了声音:“什么没事啊,到底怎么回事儿。”
      
      “高希,你快点给我看!”王蒙蒙皱着眉头对我说。
      
      “刚上了几天的课学的啥啥还都不知道呢你哪儿这么多问题。”牛苏也不耐烦地看着她。
      
      王蒙蒙可是班里人最不想惹的,是不想,不是不敢。她小眼一翻,小嘴一张:“我又没问你,你上课看小说肯定不知道。”
      
      牛苏大声说:“这么多不会的还学什么学,干脆回家面壁去。”
      
      王蒙蒙气的合上书,一扭一扭地走了。
      
      “我走了以后你就改改吧,嘴别这么刻薄,不招人喜欢。”说完这句话我觉得,好像在心里把自己当做她的保护神了。
      
      成绩这玩意儿真的没啥,但是足够你在班里骄傲自大了。
      
      “她先气我的,家里有钱谁都瞧不起,就她那副四海之内成绩好的皆她妈的样子我真是受不了。再说了,你的嘴也好不到哪儿去,你呛别人的话还少?”牛苏摆正了坐姿说。
      
      “……可是我要走了,你还得自己和他们待三年。”
      
      “哦,对。”她的眼神突然乖起来。
      
      怂样,我忍不住笑。
      
      她看我笑她也笑。
      
      我把前因后果告诉牛苏,后座的同学也围上来。
      
      窗户旁的周翔也围了一圈人。
      
      “莫希,你真幸运。”
      “真好啊。”
      “祝你在别的班也如鱼得水。”
      “以后也常来玩啊。”
      “对对,别忘了我们。”
      ……
      
      我这个臭屁班长,从来没有为班级做过什么——在老师面前装听话,背后给老师起外号,才开学几天我已经树敌无数,很多人不喜欢我。
      估计老天爷怕我祸害这个班才不得不便宜我让我去加强班。
      
      不为我妈考虑,我可真不想捡这个便宜。
      
      可是现在,他们都一脸祝福,真心为我高兴。
      
      “放心吧,我会常来玩的。”我低着头接着小声说,“也不会让你们失望。”
      
      我会更好的。
      但我还是想在这里继续作威作福,如果可以,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兢兢业业,以身作则。
      
      大家吃完晚饭后陆续回班,我一早就坐在位子上装深沉。
      
      晚自习是两节语文课。
      7点,语文老师踩着上课铃拿着小音箱踏进教室,插上电源,里面响起一个好听的男声“沁园春雪……”
      
      第一节课就听着沁园春雪,雨巷和再别康桥过去了。
      
      第二节课预习。
      因为真的还没有学多少。
      9点放学,但是学校建议还要自习
      到10点才能回去。
      
      只是建议。
      
      有些走读的学生还是9点回家的。
      “为什么沁园春雪是男声,雨巷是女声?”牛苏歪头问我。
      
      “□□是男的,戴望舒是女的?……额……管他呢,那个男的读累了就换个女的。”
      
      “那你说戴望舒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觉得像女的。”她别过脑袋,开始喃喃地小声读这三首诗歌,老师说明天找人有感情地朗诵。
      
      “你翻讲解看看作者简介不就行了。”
      “我不,管他呢?”
      ……
      
      “阿牛,那本小说你什么时候看到
      最后就去找我告诉我结局。”
      
      她停下来,“就不告诉你,急死你。”
      
      我没和她计较,自顾自地说:“你以后自己一个人得好好学习,上课别睡觉了,也没人给你放风了。”
      
      我发现我走之后最放不下的就是她。
      
      “你少来了,谁给谁放风啊。”她嫌弃地看着我,扭过去看书,嘴里还在小声唱着,“我要像刘翔,跑的一样快,我要练射击,回回拿金牌,我要比比,比谁更可爱……2008,快乐一起来……”
      “怎么乐不死你呢。”
      
      牛苏,她爸姓牛,她妈妈姓苏。
      我一听到她的全名就想吃牛轧糖。
      
      我是多动症,坐不住,我后面的男生是话唠,上课总接老师话茬,阿牛是多动症加话唠。真让人操心。
      
      军训的时候,教官经常两手交叉叠放自然垂放在肚脐眼下方这样站着。我们坐在操场的草皮上听他讲部队的故事,牛苏在我旁边小声说,你看教官两个手捂着哪儿呢。
      我们俩笑的停不下来。
      
      我们俩在一起觉得什么都好笑。
      
      “当当当当……”她从背后掏出一个馒头,迅速拿打火机点燃了什么,我一看上面插着一支一次性筷子,烧着一团火,这决不能说是小火苗。
      
      这……安全隐患。
      
      在她完全掏出来之前我欠起身子鼓起一口大气给吹秃秃了,还不忘补上几下。
      
      那只头顶烧的黑乎乎的筷子升旗一缕青烟,有上香的感觉,我摇摇牛苏的胳膊说:“快许愿。”
      
      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在心里诚恳地说:上帝爷爷,祝我顺利。
      
      牛苏愣住了,有些意兴阑珊,歪头,“喂!我还没拿上来哎。”
      
      “等你拿上来这筷子都烧到底了,还不烫着你?哪来的打火机,这属于危险物品。”
      
      “不识好歹,我为了给你践行送馒头等到现在,否则我早回家睡觉了。”牛苏又伸手掐我的后脖子。
      “凉——”
      
      “你这离别礼物也太简陋了吧。”我倒拿着筷子,上面插着一个白馒头。
      
      “你还要什么?把你卖了也就值一个馒头。”阿牛开始收拾书包。
      她跨上书包,扭头对我说:“拜拜了您内~”
      
      “快滚吧。”我甩手。
      
      我最怕煽情,牛苏知道。
      

  • 作者有话要说:  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