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7章 ...

  •   07
      
      转眼间,就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在经过最初的训练后,这些小宫女都是大变模样。
      以前,多多少少各方面都有些毛病,现在终于有了宫里人的样子。改掉了大声说话,改掉了蹦蹦跳跳,学会了笑不露齿,离动不摇裙还差点,但指日可待。
      
      见她们规矩学出样子,冯姑姑也算松了一口气,又把其他功课提上日程。
      这些功课就是书、算及众艺,众艺中包括针黹、 庖馔等,不过现在她们很多人连字都不认识,学其他的未免太早,所以现在主要是学习读书识字及针黹、庖馔。
      
      对此,小宫女们都有些抵触。
      无他,她们平时学规矩够累了,现在还得学这些,等于加重了负担。尤其她们大多都十几岁了,现在开始学识字有些晚,学得也吃力。
      
      可冯姑姑也说了,宫女和宫女也是不一样的,有的可以进六局当差,有的可以去宫里贵人们身边服侍,有的甚至可以当女官,但有的却只能当杂役宫女,一辈子卖苦力。
      
      这是小宫女们第一次接触女官这个新名词,知道什么是六局制,知道女子原来也可以做官,这一切都给她们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她们对未来不再是宛如雾里看花,而是开始有了明确的目标。
      
      训导司,一间宽敞明亮的宫室中,次第摆了许多张条案。每张条案后都盘膝坐着一个小宫女,正和宫教博士学识字。
      宫教博士是官衔名,乃是掖庭局下从九品的女官,掌教习宫人各类技艺。因为品级太低,一般都以姑姑代之。
      
      看得出这些小宫女学得都很吃力,但态度都还认真。
      窗外,在小宫女们看不到的地方,站着两名女官。
      
      其中一人正是冯姑姑,还有一人梳盘桓髻,穿绛紫色团花联珠纹锦半臂,印花蓝绢上襦,深紫色条纹长裙,披檀香色帔帛。
      此人面容消瘦,年纪在四十岁左右,满身威严。若有在宫里待久的,只看她这一身装束,就知是宫里的高品阶女官,还是不下尚宫局两位尚宫的女官。
      
      女官中,只有正五品及以上,才可着紫。
      此人正是掖庭局的徐令人。
      
      “这些宫女终究是年纪太大了,不过年纪小的培养的年头长,一时也不当用。”徐令人叹了口气。
      冯姑姑低垂着头,道:“令人,您放心,奴婢一定用心教导她们。”
      
      徐令人点点头:“用心教导是一方面,另外也得培养几个当用之人,随着诸皇子日渐长成,这些娘娘们之间的争斗已近白日化,这几年损失了多少人,我掖庭虽独立于六局之外,又凡事不沾染不站队,可到底无法超然物外。”
      
      徐令人离开了这处地方,冯姑姑陪侍在侧。
      “对了,距离皇后娘娘的千秋节还有半月时间,尚宫局那边命人来打过招呼,可能需要抽调一批人手,你准备准备,只让她们做些洒扫的活计,命人多看着,我恐怕到时会出乱子。”
      
      “六局竟缺人至此?”冯姑姑有些诧异道。
      “她们既派人来打招呼,咱们且应着,以不变应万变就是。”
      “是。”
      
      *
      
      一堂课结束,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距离下一堂课,中间可以休息两刻钟,趁着这个时间,小宫女们有的去了恭房,有的则聚在一起说话。
      
      “秦艽,我觉得我学不下去了,读书识字太难了。”连翘苦着脸道。
      茱萸道:“连翘,你不如和我一起去学庖馔,庖馔学得好,以后可以去司膳司,但这读书识字学好了,说实话我还不知能干些什么。”
      
      “能干的事情多了,秦艽说了,想要当女官就得学识字。”丁香说。
      “可问题总要学得会,而且这个一时半会也学不出成果。你们不知我听蝉儿说,学庖馔的那些人,每次做了吃食不能扔,都是自己吃了。饭堂的伙食多差,你们是知道的,最近那些人可风光了,好多人巴结她们,就想混点吃食。”
      
      蝉儿是茱萸认识的一个小宫女,学的就是庖馔。
      虽然冯姑姑规定所有人都要学识字,但架不住很多人总是学不会又没耐心,于是在经过最初的磨合后,冯姑姑同意让大家除了识字外,再多选一门课程,所以现在这群小宫女分了好几群,其中以学庖馔的人最多。
      
      像茱萸就属意庖馔,她会一直没去,多数是不想被孤立在外,也是因为连翘,茱萸一直想拉连翘跟她去学庖馔,时不时总会鼓动几句。
      
      秦艽放下笔:“我的建议是把精力都放在识字上,毕竟你们没有基础,如果你们真想去学庖馔,也可以去。”
      “可是——”
      
      好吧,反正连翘和丁香也纠结得很,人的愿望肯定是越远大越好,所以不想当女官的宫女不是好宫女,但很多时候现实总会教会人做人,当可明白力所不及,就有人会踌躇、怯步。
      这时下一堂课开始了,暂时几个也没功夫去琢磨这个。
      
      下午,瞅着茱萸不在,秦艽对连翘说:“连翘,我建议你不要去学庖馔,如果读书你实在不行,不如去学针黹。”
      连翘看了她一眼,犹豫道:“秦艽,你是不是因为之前那事,还没原谅茱萸,才会不想让我跟她一起去学庖馔?”
      
      被分给秋叶管着后,四人同一屋,虽之前三人与茱萸有些隔阂,但架不住抬头不见低头见。
      茱萸一直努力想改善和其他人的关系,尤其是和连翘的,连翘这人你别看她脾气火爆,实则吃软不吃硬,经不住茱萸的求,两人就又开始好了起来。倒是秦艽,一直对茱萸不冷不热的。
      
      “连翘,你怎么能这么说秦艽,秦艽才不是这样的人。”丁香道。
      “可——”
      
      秦艽看着连翘:“不管你信不信,如果想独善其身,熬过年头出宫,针黹比庖馔好。”
      连翘有点怔忪:“秦艽,你说的我有点听不懂。”
      “以后你就懂了。”
      
      这段对话不过是个小插曲,甚至连翘有没有听进去,也未能可知。不过她是明显没听进去,因为第二天她就和茱萸去学了庖馔。
      
      见此秦艽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她从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性格,这次会多说一句,很大程度是因为连翘之前跟她们站在一起。
      现在要说唯一会让她多管闲事,大抵就是只有丁香了。
      
      在那梦里,丁香死了,这几乎成了她的一个心魔。
      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秦艽回忆那个梦,觉得梦里的她性情大变,就是在丁香死了之后。
      现在丁香还好好的,她又有了这个梦当预知,也许未来可期?
      
      只是她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六皇子?
      秦艽本想着至少得等她出了训导司以后,万万没想到机会很快就来了。
      
      *
      
      “再有半月就是皇后娘娘的千秋节,宫里人手紧缺,将会从你们中间抽调一批人去后廷帮忙洒扫各处。”台阶上的冯姑姑,看着下面一众小宫女道。
      听到这话,小宫女们都是面面相觑,又不乏跃跃欲试。
      
      “秦艽、连翘、银朱、佩环、翠青,你们五人站出来。”
      几人虽心中疑惑,但都去了冯姑姑面前。
      
      “你们几个每人从这些人里挑出十人,接下来的日子里,将由你们带着这些人去宫中当差。是时掖庭里没有人能陪同你们一起,所以你们当谨慎挑选,记住我说的话,你们还未期满合格,即使去后廷当差,也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其他人心中还有些疑惑,但秦艽心中明悟。
      掖庭一直独立于六局之外,在宫中向来是保持中立的态度。这次估计是六局找掖庭要人,冯姑姑不得已才把这群小宫女放出去。只是放出去后,碍着六局的面,肯定不太适宜由掖庭里的人跟着,但又怕这群小宫女被人利用,牵连到掖庭,不得已才会挑几个人带头。
      
      而这被挑出的几人,大抵就是这近两个月来,冯姑姑私下观察比较看好的。
      秦艽没想到自己会被冯姑姑看中,不过她现在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马上就可以出掖庭,是不是就代表她能见到六皇子了?
      
      次日,晨光熹微,这次要去后廷的小宫女们已整装待发。
      出了这条长巷,这群小宫女才知道她们所待的掖庭宫有多大。
      
      她们所待的那条长巷,不过是掖庭宫里一条靠在边角处,最普通的一条长巷。类似这种长巷,在掖庭宫里还有许多许多。
      而掖庭宫虽叫掖庭宫,但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是掖庭。掖庭是最低等宫人所住之地,也是为六局培养宫女之地,而出了掖庭,掖庭宫里还有六局、内侍省、浣衣局、太仓等。
      这些区域都叫掖庭宫,位于皇宫西侧,整个掖庭宫都是为服务皇宫所生。
      
      掖庭宫共有三处宫门,除了通往宫外的西门外,就只有嘉猷门和通明门。
      通明门毗邻内侍省,又连通外朝,一般多为宦官之用,而嘉猷门则通往后廷,多为宫女之用。
      出了嘉猷门,眼前景色顿时为之一变,就见一条千步廊横穿南北,雕梁画栋,美不胜收。又有重楼叠阁,殿宇巍峨,水池假山,四处都是奇花异草,葱葱郁郁,简直就像来到了人间仙境。
      
      所有人都不禁屏息静气。
      
      “到了这里,就算到了后廷,接下来数日里,你们将被派往各处洒扫。尔等当谨言慎行,谨记之前姑姑们教你们的东西,若是分辨不出贵人的身份,只管跪拜即可。不得随意喧嚷,不得随意抬头看人,犯了规矩,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是什么下场。”
      
      “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庖馔指的是烹调、厨艺、做饭之类的。
    猜猜秦艽为什么不让连翘学庖馔?
    ~
    出了掖庭,其实就等于去了是非之地。不过她们现在都还不知道,还满心欢喜,想去看看宫里是怎么样。在见识到宫里的荣华富贵,她们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又有多少人会被搅合进后宫争斗之中,哎呀,我说这些干嘛,往下看就知道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