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20章 ...

  •   20
      
      “丁香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不过丁香哭得有点厉害,好像碰到什么事了吧。”那内侍说得欲言又止。
      
      连翘对秦艽道:“那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
      那年轻内侍面露难色:“丁香说只叫秦艽一人,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受人之托,要不——你们就别过去了?”
      
      “这——”
      “行吧,我跟你去一趟。你等下,我拿个东西。”
      
      年轻内侍似乎很急躁,秦艽转身去拿东西时,一直催她,说自己还有差事耽误不得。不过秦艽也没耽误,很快就跟他去了。
      
      此时天色已黑,年轻内侍打着灯笼在前面走,秦艽跟在后面。
      经过御花园的时候,四周都是树影幢幢,有点吓人。
      
      见秦艽走得慢,年轻内侍停下脚步催她:“你走快点,我还等着有事。”
      秦艽盯着他,手掩在袖子下:“这黑咕隆咚的,若是摔了怎么办?”
      
      对方只能耐着性子,放慢脚步。
      又走了半盏茶的时间,到了一个拐角处。此处临着水池,在月光的照耀下,隐隐泛着波光。
      
      年轻内侍突然不走了,秦艽也停下脚步。
      “你也别怪我,我也是受人指使,下辈子投胎睁着些眼,哪儿都能去别来这宫里。”
      
      他将灯笼扔在地上,朝秦艽扑来,秦艽慌张想跑,却被人拽住一只手臂,他连拖带拉,竟是想把秦艽往水里扔。
      
      蓦地,他感觉手上一疼,瑟缩回了手。
      秦艽眼见击中,扬手又是一下,这一下竟扎在对方的肩颈之处。此人发出一声惨嚎,捂着伤口,却还是伸手想去拉扯秦艽。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隐隐还有连翘的声音。
      “就在前面了。”
      
      此人见势不对就想跑,秦艽搬起池边的石头砸向对方的腿。趁着对方被砸到在地,她扑了过去,拿着手里的剪子对着那人的后颈。
      “别动,你知道我不会手软。”
      
      此人万万没想到竟碰到个硬茬子,想着十几岁的少女,应该是轻而易举就能将之处理了,谁知道反倒是他自己受了伤,如今还被人胁迫。
      不过他来不及再想其他了,因为连翘已经带着人来了。
      
      来人竟是徐令人。
      
      ……
      
      之前秦艽借着去拿东西时,就暗示了连翘。
      连翘也是个机灵的,秦艽前脚走,她后脚就去找了徐令人。
      她告诉徐令人有不知名的人把秦艽诓了出去,本来徐令人还有些不信,谁闲的没事对付一个小宫女。可连翘说得信誓旦旦,再加上徐令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就带着人追了出来,直接抓了个现行。
      
      一时间,此地灯火大作。
      借着灯光看清楚现场情况,所有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秦艽。
      想着她莫是要吃亏,毕竟男子天生比女子力气大,谁知反倒她把对方拿下了,看样子就算她们不来,她也不会吃亏。
      
      但事实上若不是知道后面会有人来,秦艽也不会和此人起冲突,顶多把对方吓跑,毕竟她还算有自知之明。
      
      有自知之明的秦艽,十分明白按照她这个年纪和眼界,不该表现得太过妖孽。所以一看见徐令人,她就晕过去了。
      
      ……
      
      这个夜注定是个难眠之夜。
      御医再度被请了来,不过秦艽也苏醒了。大致诊了脉,诊出个受了惊吓之故,并无大碍。
      
      关于秦艽的说辞,也递到了徐令人那里。
      秦艽并不识得此人,也从没有得罪过谁,至于此人为何会想对她下毒手,她也不清楚为何。
      
      剩下的事就与她无关了,自然有人去办,她很想知道对她下手的到底是谁,能不能查出幕后主使者。
      
      秦艽被获准可以修养数日,并可延缓去紫云阁。
      关于是谁暗中对她下手,至今没有定数,连翘很气愤,说能抓到现行,竟然查不出结果。可秦艽知道没这么简单,也许暗中已经发生了许多事,只是她们不知道罢了。
      
      徐令人掌管掖庭,内文学馆也在其掌管之下,她在宫中一向独树一帜,也最厌恶有人捞过界,犯者轻则脱层皮。秦艽知道暗中人肯定没讨好,她不知道对方不止脱了一层皮,若不是断腕够快,自己也被牵连出来了。
      
      之前汪司赞扇侄女的一巴掌,如今被人赏在了她的脸上。
      不过动手的人不是萧皇后,是玉屏。
      
      这一巴掌打下去,疼得不光是脸,也是意味着汪司赞在萧皇后面前的地位大跌,萧皇后身边的得用之人,不止汪司赞一个,有人进,就有人退,有人退了,自然就有人进。
      倾轧永远不止是针对敌对阵营,同样也适用于己方。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萧皇后前些日子刚生产,却是生了个公主。这个公主生得让阖宫上下都高兴,唯独凤仪殿无人高兴,萧皇后自然也不高兴。
      
      她的年纪本就过了最佳适孕年纪,这次生得也十分艰难,生了一天一夜才生下来,还亏损了身子。
      为了养身子,她眼睁睁看着贵妃继续掌着宫权,坐了两个月的月子。可身子不见养好,气色还是那么差。
      
      “娘娘,都是奴婢办事不利。奴婢本想着除掉此人,奴婢侄女就能进一步,谁知手下人办事不利,出了这种岔子。”
      
      汪司赞匍匐在地,样子十分狼狈。
      萧皇后俯视她,想着她替自己也办了不少事,道:“幸亏你断腕够早,还知道往贵妃那边转移视线。不过你这做得未免太掩耳盗铃,瞎子也知道与你有关系。不过只要面上能过去,这事就没人敢主动捅破,下去吧,最近少往凤仪殿来。”
      
      “是。”汪司赞灰溜溜地下去了。
      等她下去后,玉屏道:“娘娘,这汪司赞也太不中用,一个小宫女竟然也没解决掉。”
      
      “她轻敌了。那徐老妖婆教出来的东西,能是等闲视之。”
      
      “那娘娘您说,这事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皇后沉吟一下:“本宫反倒其行,如她所愿。”
      
      “娘娘的意思是?”
      “本宫若束手束脚,未免惹人猜忌,不如反倒其行,就把那文琼赐过去。”
      
      “可若是如此一来,文琼的目标就太明显了,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本就是颗废子,本宫再另行安插一个,明虚暗实。其实本可不用监视,上官家如今就剩了个上官归,紫云阁又是个瞎子,徐老妖婆虽是上官云的人,但自打上官云死后,这老妖婆近些年一直安分,除了掖庭那一亩三分地,从不插手外面之事。可到底他是上官云的儿子,本宫多少有些不放心。”
      
      萧皇后眸色转厉:“那些人也真是无用,一个小丫头片子都对付不了,不然本宫何必煞费苦心,往里面安插一个又一个。”
      
      “那倩儿确实跋扈,可谁叫她有那层身份在。”玉屏犹豫了下,说:“娘娘,其实我们不用对紫
      云阁如此费心,陛下都不待见那处,您从中做了好,反而会惹了陛下不待见,您看贵妃那边……”
      “你懂什么!”
      
      见玉屏吓得垂下头,萧皇后转柔了脸色,道:“本宫是继后,旁人只当我视他为眼中钉,本宫偏偏对他好,那些人也都是傻子,现成的彰显本宫贤德之物,本宫为何要放弃。”
      “娘娘睿智。”
      
      “去把公主抱来给本宫看看。另外往雅文阁送些吃用的东西,不能因为本宫有了公主,就轻忽了五皇子。”
      “是,奴婢这就去办。”
      
      *
      
      听连翘说,皇后娘娘突然改了主意,本来说往紫云阁送去一人,如今改为两人,就从成绩优异者顺序挑选。
      也就是说,文琼也在此列。
      
      看来她真是高看了徐令人。不对,是皇后有够不要脸。俗话说,不要脸者天下无敌,这么想想秦艽心里就舒服了。
      
      再过两日,秦艽就要离开文学馆,前往紫云阁。
      丁香知道后,过来探望了她。
      其实之前秦艽出事后,丁香就来看过,听说是借用了她的名字,把她吓得不轻。就因为这事,几人和秦艽商量,以后若有事亲自去说,绝不假手他人,也免得遭人利用。
      
      入宫这一年多来,发生了太多的事,这些天真烂漫的小宫女们早已不是刚进宫那会儿了,渐渐也明白了宫里的危机四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至少连翘终于懂了秦艽为何不去彤史馆,想要保命少生事,还是能怎么低调就怎么低调。这些思想影响了日后她与莲儿以及丁香的处世之法,不过这些以后才能看出。
      
      现在丁香在绣坊过得不错,管她们的姑姑十分欣赏她,似乎打算将她当徒弟培养,所以多为优待。绣坊又是事少之地,所以秦艽很放心丁香待在那里。
      
      至于连翘和莲儿,只要在文学馆里待一日,就不会沾上什么事,也不用担忧。唯独就是来喜了,不过秦艽想,经过那一日,来喜肯定有所改变。
      狼就是狼,总是一直当羊,也改变不了狼的本质。
      她对来喜有信心。
      
      想到这里,秦艽才发现自己很无聊,她就是换了个地方,又没离开皇宫,也不是不能出来,怎么就搞得像生死离别。
      被秦艽道破以后,连翘也有点愣神。
      
      是呀,又不是不能再见了,看来也是在秦艽身边待久了,习惯有这么个任何时候都让人很安心的人在身边,一时有些不能接受她的离开。
      
      不过这个连翘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反倒说秦艽婆婆妈妈影响了她,两人一顿嘴仗,不过一般都是秦艽赢。秦艽话少,但多数一针见血,连翘话多,可惜从不是对手。
      至于莲儿,也就是个观战的。
      
      *
      
      踏入紫云阁,秦艽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恍惚中。
      说是阁,其实是个小型宫殿群,有正殿、配殿、后寝殿,该有的一概都不少。
      
      “王内侍,就是这两个了。”
      
      来人将秦艽和文琼交给了王瑜,并没有多留,就离开了。
      王瑜审视了她们很长一段时间。
      他五十多岁的模样,头发是花白的,腰背是佝偻的,看着貌不其扬,甚至有些丑,却是掌管着紫云阁所有事物。
      
      文琼被看得站立难安,秦艽一直低着头。
      “你们先下去安顿,等殿下醒了,再过来拜见。”
      
      文琼有些诧异,因为这会儿正是上午,六皇子殿下竟然还没起。秦艽却知道宫怿因为眼睛问题,永远处于一片黑暗之中,所以他平时睡觉的时候比常人多。
      被一个叫芳姑姑的管事姑姑带下去安顿,住处是在后殿最边角处一个小跨院里。
      
      在那梦里,秦艽就是住这个小跨院的,不过却不是和文琼在一间屋。
      看着微笑走过来的文琼,秦艽有一种想弄死对方的冲动。毕竟若不是她有那个梦,可能那晚她已经被这个人害死了。
      
      “秦艽,以后我们就是同屋了,还请多多照顾。”文琼笑盈盈地道。
      “我们都是初来乍到,说不上谁照顾谁。”
      
      正说着,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粉衫宫女,瓜子脸、丹凤眼,相貌俏丽,就是眉眼之间隐隐有一股跋扈之气,一看就挺不好惹的样子。
      “你们就是新来的两个伴读宫女?”
      
      是倩儿。
      在那梦里,秦艽待在紫云阁,可没少被她找麻烦。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上午十点更。
    晋江这两天卡哭了,等不卡了我补发欠的红包。
    ~~
    谢谢各位妹子的雷,么么哒。
    JJ8586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4 12:46:50
    8鸣13路扔了1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8-09-24 21:25:53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5 12:06:37
    滞留的风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9-26 06:55:22
    爱吃面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6 19:31:58
    aj_ch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7 00:15:08
    瑪莉有隻小肥羊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7 10:29:53
    cicyseese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7 11:01:38
    骨头的胖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7 17:55:42
    赤豆家的小圆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9-28 16:20:1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