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17章 ...

  •   17
      
      内文学馆又称习艺馆,位于临照殿附近,是一个小型的宫殿群。
      秦艽等人被带到内文学馆后,就被人领下去安顿了。
      内文学馆有宿馆,秦艽她们因为是新来的,被打散了分配,六个人分了两间房,有一个比她们先进馆的学婢,负责领着她们熟悉各种。
      
      秦艽和连翘被分在一起,一同的还有个叫莲儿的小宫女。秦艽对莲儿只限脸熟,以前并未交谈过,不过从刚接触来看,是个寡言少语之人,性格也比较内向。
      负责领她们熟悉各处的学婢叫茹儿,不过秦艽她们肯定不能叫茹儿了,而是要叫茹儿姐姐。
      茹儿的年纪也比她们大一些,今年十六,已经进文学馆快两年了。
      
      “第一日你们就不用上课了,先熟悉下情况。等会我会给你们一份课程表,你们自行挑选课程,确定要学什么后,以后每天都要按时去。宿馆、饭堂你们可以随便进出,至于其他地方,还是暂时不要去了,等以后熟悉了情况再说。”
      
      “谢谢茹儿姐姐。”
      “不用谢,我赶一堂经学课,回来再和你们细说。”说完,茹儿就拿起书袋,匆匆走了。
      
      因为初来乍到,三人也不敢随便乱走,把各自的床铺收拾了下,就坐在屋里大眼瞪小眼。
      “对了秦艽,你知道这内文学馆是什么地方吗?”这个问题,之前在路上时,连翘就问过一次秦艽,当时说话不方便,秦艽没回答她。
      
      秦艽没说话,去看莲儿,连翘就也跟着去看莲儿。
      看得出莲儿是个脸皮薄的,被两人看得颇为不自在。
      
      她捏着手指,小声道:“我听说这里是专门教导内廷宫人的地方,别的就不知道了。”
      “等茹儿姐姐回来,问她不就知道了。”秦艽说。
      
      *
      
      茹儿回来后,三人从她口中得到完整的答案。
      原来宫女作为服役宫廷的人群,内廷有女官制度,是仿造前朝的六部尚书制度而设,分别为六局一司,尚宫局、尚仪局、尚服局、尚食局、尚寝局、尚功局,及宫正司,其中六局下设二十四司,分管宫廷各项事务。
      
      诸如,尚宫掌导引中宫,凡六尚书物出纳文簿,皆印署之;其下司言掌宣传启奏;尚仪掌礼乐、朝见、宴会;彤史掌掌记宫闱起居及内庭燕亵之事等。
      如此一来,也就致使作为女官识字是必备的,而想向更高一层次进步,就必须拥有更高层次的学识。
      
      内文学馆就是负责教授内廷宫人的存在,之前秦艽等人在掖庭所学的东西,不过是最基础启蒙,也是为内文学馆筛选可塑之才,作为培养女官的后备役。
      不过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初入宫的小宫女不懂,等在宫中待上几年,知道其中的厉害后,却又错过最合适的时机。
      
      内文学馆只会在宫女初出掖庭时收人入馆。为什么会定下这么怪异的规矩,其中原因不得而知,反正在内文学馆建立之时,就是这样的规定。
      
      而秦艽之所以会知道,是基于那个梦。
      本来她想拉着丁香一同来内文学馆,可惜丁香对读书实在没有兴趣,去学了针黹,反倒连翘最终和她一起来到这里,不得不说是造化弄人。
      
      ……
      
      “同样是宫女,与你们一起的其他小宫女,正在各处劳作,而你们只用在窗明几净的授课处学习,甚至一般富户人家的千金,都没有这种条件。所以能来到这里,是你们的机缘,也是文贤皇后的恩慈,你们可要珍惜。”
      
      因为文贤皇后这个名称,在连翘的追问下,茹儿又给大家讲了文贤皇后的事迹。
      从文贤皇后在闺阁时,就是有名的才女说起,到她与陛下伉俪情深,再到她重设内文学馆,让宫中女子都有机会能学文识字。反正在茹儿口中,文贤皇后是世上最好的人,虽然她已经不幸薨逝了,却值得所有人缅怀。
      
      而内文学馆的小学婢的地位是超出同等级小宫女,因为宫里人都知道,这是专门培养女官的地方。
      当然这么好的地方,淘汰制度也是极为严格的,每月有月考,还有旬考季考半年考。半年一考核,不合适就会被打回原形,送出去继续当小宫女。
      
      听完茹儿所言,连翘讷讷不言。
      等茹儿出去后,她才拉着秦艽说她要完了。她基础本就不行,是走了后门才能来这里。其实到现在连翘都还不知道,为何冯姑姑要将她送到这里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可现在的情况是,她明显没办法安。
      
      “你有半年的时间,好好学吧,别太低估自己。不为其他,难道你想被茱萸嘲笑?其实报复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永远把她踩在脚下,站在她遥不可及的地方,俯视着她。”
      
      连翘陷入沉默。
      莲儿也在,她坐在自己铺位上,听见这边的对话,面色有些怔忪。
      
      “好,我一定好好学。”连翘突然说,态度罕见坚决。
      旋即,她又换了张讨好的脸:“秦艽,你看咱们一起入宫,又是同屋,来到内文学馆又被分在一起,这真是难得的缘分啊。”
      
      “你想说什么?”
      “我就想说,看着这些情分,你平时可得多帮帮我,我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问你了。”
      
      这画面逗笑了莲儿,她没忍住笑了声。等笑出声后,才发现这样容易得罪人,面色有点慌张。
      秦艽瞥了她一眼,对连翘道:“这屋里又不止我一个,还有莲儿和茹儿姐姐,你不懂的也可以请教她们。”
      
      “这样可以?”说话同时,连翘的眼睛却看着莲儿。估计她心中也有数,秦艽除了对丁香,对其他人都不太好说话,想找一个好说话的。
      “肯定可以,同屋的情义可是难得的缘分,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同屋的情分至少要修五十年。”秦艽道。
      
      都在这样了,莲儿能怎么说,只能小声道,说连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她。
      所以说,老实人就是好欺负,连翘很愉快的过去和莲儿套近乎了。
      接到连翘瞥过来的眼神,秦艽失笑。
      
      初来乍到第一日,同屋的几个人都是好相处的,秦艽有预感未来一段时间的日子会很平静。
      其实当初秦艽会选择来这里,就是因为这里是宫里难得的清净之地。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这里有她去紫云阁的机会。
      
      *
      
      内文学馆设有宫教博士十人,教导宫人经、史、庄老、书法、算数、棋艺等。
      宮教博士不拘于宫人内侍任教,也可从弘文馆选用有学识的学士。用白话点说,弘文馆挑剩下的学士,可以来内文学馆任教。
      
      不过也有学识出众者,却偏偏愿意来内文学馆任教的年轻学士,大抵与这里习艺者都是年轻貌美的宫女有关。
      大梁民风开放,男女大防并不森严,甚至宫闱内廷也不是不允许男子出入。像内文学馆中,教授棋艺、书法和经学的,便都是男子。
      
      而且就如秦艽所想,大抵是大家的功课都很繁重,人生的目标更远大,文学馆内的日子很平静。彼此之间以礼相待,客客气气,很少会有脸红的事发生。
      和之前在掖庭,小宫女之间鸡毛蒜皮,你的鼻子我的眼睛,这里俨然是两个世界。
      
      连翘还有点好奇,还是秦艽点破了关键。
      读书可以充实自己,眼界学识等等都得到了升华,心态眼光处事态度自然与以往不同。读书人知荣辱懂羞耻,讲究面子,斗得跟乌眼鸡似的,太伤颜面。
      
      连翘琢磨来琢磨去,觉得秦艽可能最想说的是最后这一句,不过她只限在心里想想,可不敢去戳破对方。
      
      日子一天天过着,在熟悉了情况后,秦艽她们在文学馆里也算是如鱼得水。
      认识了不少新朋友,日子过得十分充实。
      
      这里的日子确实挺悠闲,除了上课以外,什么事都没有。学馆一共设十门课程,小学婢阶段只用挑选两门,其他时间自己分配。
      不过在这里可没有人会撒着欢四处去玩,次数繁多的各种考,像鞭子一样,在后面鞭策着众人。例如连翘,她现在最担忧的便是半年考,只有过了这一关,她才算真正的留下来。
      
      当然,也有例如像秦艽这种本身学得很出众的,功课并不繁重的情况下,自己的时间就很多了。
      所以秦艽经常会去绣坊看丁香,至于其他时间,就是用来睡觉了。她也去过那片海棠林,可能因为冬日天寒,去了几次都没有碰见宫怿。
      
      秦艽讨厌冬天,她最怕天冷了。
      
      *
      
      转眼过了年,转眼冬去春又来,秦艽她们进宫也有一年了。
      脱去了冬衣,换上了春衫,大家才发现,似乎所有人都长大了。
      像秦艽,便长高了半头。个子高了,身段也隐隐有了姑娘家的样子,反正连翘和秦艽是同年,对方的小胸脯已经鼓了起来,她还是瘪瘪平平的。
      
      “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吃了什么?”见秦艽贴身诃子下耸起的曲线,连翘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宫装大多都是袒领襦裙,贵人和宫女之间的区别就是,除了花色布料不一样,更加华美外,还有就是袖子的区别。
      
      贵人们穿大袖,宫女因为要劳作,穿窄袖。
      所谓袒领服就是一种半袒胸的襦裙,会微微露出锁骨玉颈以及些许胸部曲线,显示女性之美。
      大梁以丰腴为美,这种衣裳的款式要能撑起来才好看,可很显然连翘是撑不起来的,不然她也不会嫉妒成这样。
      
      “你说我能吃什么?我们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秦艽道。
      莲儿也在边上换衣裳,不过她是属于中等状态,不像秦艽那样异军突起,但也不像连翘那样一点起伏都没有。反正她是挺满意的,见连翘还在眼红秦艽,耿耿于怀,她很好心地道破玄机。
      
      “你忘了有人每天给秦艽送乳子喝?”
      宫中有喝牛乳茶的习惯,所以在民间极少能见到的牛乳和羊乳,宫里并不少见。甚至还有专门的地方饲养这些牛羊,供以取奶。
      
      秦艽在宫里拢共没几个朋友,除过丁香、连翘、莲儿外,还有个叫来喜的小内侍。来喜在秦艽离开掖庭之前,就被调走了,就是被调去侍候这些牲畜。秦艽离开掖庭后,和他联系了上,知道秦艽喜欢喝乳子,来喜每天都会给她送一些过来。
      
      “乳子那么难闻,真亏秦艽能喝下去,再说了长这里和喝乳子有什么关系?”连翘一副不可置信样,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以形补形?”
      
      秦艽正在喝水,差点没一口喷出去。
      她红着脸,也不知是被呛红的还是害羞:“连翘,你乱说什么!”
      
      莲儿忍着笑:“我看书上有记载,喝乳子可以体丰,至于是不是以形补形,我也不太清楚。你看娘娘们都有喝乳子的习惯,说不定有用。”
      “不跟你们说了,我去拿东西。”秦艽收拾一下,出了门。每天早上这个时候,来喜都会给她送乳子。
      
      秦艽去了文学馆外,等了会儿还是不见来喜来。
      她本想是不是有事不来了,就见远远有个人影踏着薄雾而来。
      不是来喜,是跟他一起的小田子。
      
      “来喜哥哥呢?”
      “来喜今天有事,让我帮他送。”
      
      秦艽接过东西,却皱起眉,来喜从不假他人之手,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所以才没来?”
      “没什么事,就是早上起来他有些不舒服,我替他来送。好了,不跟你说了,还等着回去干活。”说完,小田子就匆匆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唐代是有内文学馆这种地方,设在太极宫后廷中,任教的宮教博士有许多年轻有为的士人。没有后期男人不能出入宫闱那么严格。
    另外,不要把袒领襦裙对号入座成冰冰演的那几个唐朝宫廷片,没有那么夸张的,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索图片看一下。唐代的仕女穿着大致是短襦+长裙,再多一件披帛。袒领服中有一种桃心领可能会有一点露沟,但绝不会挤成那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