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10章 ...

  •   10
      
      “你是谁?”
      抱住茶壶的秦艽,像被猫咬了舌头,只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脸,直到对方又问,她才找到声音:“奴婢是在附近洒扫的小宫女。”
      
      “你怎么会来这里?”
      “奴婢从此处路过,听闻琴声优美,就忍不住驻足听了会儿。”
      
      六皇子哦了声,没有说话。
      “您是想喝茶吗?奴婢倒给您。”
      
      秦艽让宫怿坐好,去给他倒茶,茶已经凉了,但现在也只能将就下。
      她把茶端给他,就在他的左手侧面。
      
      是的,不是正面,而是侧面。
      一般不清楚盲人习性的,都是杵在正面上,殊不知看不见便不知距离,而正面的范围太大,接茶的人很可能会抓空。如果是普通人抓空也就罢,眼睛看不见那就认命,可皇室不一样,讲究颜面,让主子抓空,那就是让主子丢丑,所以只要在宫怿身边服侍过的,拿东西给他,都是在侧面。
      
      只需用左手轻轻一触,右手便可顺势拿下,不着痕迹。
      
      宫怿接过茶来,啜了一口。
      秦艽没忍住道:“您身边没人服侍吗?让您一个人在这儿?”
      
      “你认识我?”
      
      听闻这话,秦艽才意识到以她现在的身份来看,她不应该认识六皇子才对。可现在反口也晚了,只能硬着头皮圆谎。
      “奴婢是球场亭的洒扫小宫女,这附近只有个紫云阁,紫云阁里住着六皇子,奴婢见您衣衫华贵,不像是寻常人,就猜您应该是六殿下。”
      
      “你这小宫女挺聪明的。”六皇子轻笑着说。
      看他唇角的笑,秦艽又愣住了,直到宫怿面露询问之色,她才惊醒过来:“六殿下笑得真好看。”
      
      好吧,这又是一句蠢话。
      此刻,秦艽恨不得打自己几下,枉她梦里梦外也活了两辈子,见识过的大场面不计其数,可唯独在他面前,她从没有像他所言的那样聪明过。
      
      可怎么聪明?
      靠近了他,才感觉到整颗心都在抖颤,抖得不像样子,像司膳司做的红糖凉粉碗子,不去碰它,就颤颤巍巍的,软得似乎顷刻就会塌陷。
      
      “你在球场亭洒扫,听说那里是打马球的地方,你知道马球是怎么打的吗?”
      “殿下没见过打马球?”话出口,秦艽又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道:“其实马球也没什么好看的,就是几个人骑在马上追一颗球。”
      
      “那一定很有趣了。”宫怿脸上隐隐有着钦羡之色。
      秦艽想了想,说:“再过几日就是皇后娘娘的千秋节,宫里会举办击鞠比赛,您是皇子,到时候肯定可以出席的。”
      
      宫怿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秦艽想起他即使出席,也不受待见,更看不见,不是没事给自己添堵。
      
      “我去过球场亭,但每次只能听见皇兄和皇弟们的叫好声,却不知到底是何等场景。”
      见他容色黯淡,秦艽道:“六殿下如果想知道,奴婢可以讲给你听,这两日有人在球场练球。不过今天不行了,奴婢不能出来太久,等奴婢回去后认真看看,明天来给六殿下讲可好?”
      
      “你明天还来?”
      “奴婢趁吃午食的时候,偷偷跑出来。”
      “那我明日在这等你。”
      
      秦艽去看六皇子。
      宫怿的皮肤很白,白得像玉,晶莹剔透,泛着一种温润的光。这样的白,让他乍一看去像尊假人,尤其是没有情绪表现的时候。
      
      之后,等秦艽已经远远跑开,回头往亭子这里看时,脑中泛起了这么一个念头。
      
      *
      
      其实秦艽说回去看看再来给六皇子讲,不过是个托词。
      在那梦里,她整整在宫里待了十多年,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只是她还记着自己不过是个刚进宫的小宫女,应该什么都不懂才对。
      
      第二天她如约而至,六皇子竟真的在,她就把看到的那些贵人们练球的场景讲给他听。
      可惜时间有限,她只能待一会儿,就必须回去了。之后她又来过两次,六皇子每次都在,等着她给他讲击鞠的场面。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头绑蓝色额带的青衫少年,攥紧马缰,其□□白色骏马扬蹄嘶鸣,竟大半个身子腾空而起,从一旁险险避过。同时他一个回身,球仗直冲红色鞠球而去,将球挑起送至同队另一名红衫少年附近……”
      
      宫怿迟疑一下:“你是不是看过演义小说?”
      正说得慷慨激昂的秦艽,顿时消了声,过了会儿,她道:“倒是看过一两本。”
      
      “你识字?”
      “以前在村里的私塾外面听过两日,进了宫后,姑姑让学读书识字,所以学了一些。”
      
      宫怿嘴角蔓起笑:“我见你讲这些,有种听人讲演义小说的感觉。”
      “这个——”
      
      好吧,穷极秦艽梦里梦外两辈子,哪里给人讲过故事,还是讲击鞠。第一天讲的她自己听着都不忍耳睹,落荒而逃。回去后悉心在心中练习,却进展不佳,她实在想不出怎么才能把这种讲得生动有趣,不免就想到演义小说上。
      
      她曾在紫云阁听人给六皇子讲过演义小说,演义小说里武打场面激烈,正好符合了击鞠的激烈,然后她就现学现卖,按照演义小说里的表现方式,用语言把场面讲了出来。
      见秦艽不说话,宫怿体贴道:“也是为难你了,你恐怕还没给人讲过这个。”
      
      “不为难,不为难,反正奴婢也没什么事。”秦艽干笑。
      “你每次吃午食时跑出来,恐怕会耽误你用饭吧,我今日特意让人准备了两盘点心,你拿去吃。”
      
      宫怿伸手去摸矮案上的碟子,秦艽这才知道这两盘点心是准备给自己的。
      “殿下不用了,奴婢怎好去吃您的点心,我每次都是吃过了才来。”
      “不过是几块点心,用了也无妨,这个山药糕和茯苓饼,味道很好的。”宫怿捻起一块儿,递了过来。
      
      他看不见,虽可以听声辨位,但不会很精准,所以角度有些歪了。秦艽是最受不了这种场景的,见此忙接了过来。
      因为动作匆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秦艽手一抖,点心掉在地上。
      
      “没事吧?都是我没递好,掉了算了,这里还有很多。”
      
      秦艽抢先他一步,把两个碟子都捧了过来。
      “殿下你别动,奴婢自己拿就是。这点心真好看,以前奴婢都没见过呢,肯定很好吃。”她语速极快地说,又拿起一块儿点心,咬了一口,惊喜道:“这点心真好吃,估计连王母娘娘的蟠桃都比不上。”
      
      宫怿被逗笑了。
      不同于平时的浅笑,这次是笑出了声,清润如玉,沁人心腑。
      
      秦艽一面啃着点心,一面看着他笑,眼神又恍惚了。
      殿下笑得真好看。
      
      “小艽,你真是个体贴的丫头。”
      嗯?
      
      宫怿神态安然,微微侧着脸:“你是不是怕‘点心掉了’,触动我心中不舒服的地方,所以故意做出此番动作,既逗了我笑,又把话题岔开了。”
      呃?
      
      秦艽干笑道:“奴婢真没有啊,这点心真的很好吃。奴婢都有点舍不得吃了,等下都带走,拿回去慢慢吃。”
      她擦擦嘴角的点心渣子,站起来:“时候不早了,六殿下,奴婢得走了。后日就是皇后娘娘的千秋节,奴婢这几日恐怕没空过来了。”
      
      “没空过来了?”声音很轻。
      “奴婢得在球场亭那里守着,这种时候让人抓到乱跑,恐怕要挨罚。而且皇后娘娘千秋寿宴,六殿下肯定也是要出席的吧,就算奴婢有空来,您恐怕也不会来。”
      
      宫怿点点头:“说的也是。”
      “六殿下,那奴婢走了。”
      
      “把点心拿上,你不说带回去吃?”似乎听到小碟敲击在矮案上的声音,宫怿道。
      “奴婢刚才想起没带东西,点心也装不回去,总不能捧在手里,还是算了吧,谢谢六殿下。”
      
      “装?”宫怿想了想,从袖中掏出一块方帕,递过去:“用这个。”
      帕子是浅青色的底儿,一角绣了丛竹子,让帕子整体看起来清新素雅,一看就知是男子的物件儿。
      
      “这怎么能行?这可是您的帕子!这么好的料子,实在太贵重了,奴婢受不起。”
      “不过就是块帕子。”见秦艽不接,宫怿道:“那我帮你包。”
      
      见此,秦艽只能接过帕子,将盘中的点心包了起来。
      
      之后她跟宫怿道了别,就离开了这处海棠林。
      她心中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既觉得激动、诚惶诚恐,又觉得感慨。
      六皇子殿下,果然是这世上,也是这宫里最好的人!
      
      ……
      
      秦艽走后,宫怿端坐着,似若有所思。
      木亭旁的树梢突然抖动了一下,宫怿‘看’了过去。
      
      “影,你说这个小宫女回去后会挨罚吗?”
      “属下不知。”树梢上明明没人,却有男子的声音响起。
      
      “那两盘点心加起来有很大一包,现在天热衣裳穿得薄,她没地方藏又舍不得扔,吃又吃不掉,肯定会被人发现。”
      
      此时的宫怿,说话完全变了个腔调,若是秦艽在就能发现,若说六皇子平时与她说话,是轻灵柔和的,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仙气,而此时的他,因为腔调中的那点‘恶意’,似乎多了点人气。
      
      叫‘影’的男子没有说话。
      宫怿似乎一下子就失了趣味:“没意思,回去吧。”
      
      说着,他站了起来,笔直地步下木亭。若非他眼睛真看不见,是绝不会让人联想到他是一个盲人。
      海棠树的树梢一阵抖动,飘落了点点花瓣,这点点花瓣一路随着宫怿往前行去,仿佛他脚下步步生花,画面绝美。
      

  •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我看有人说秦艽单纯。
    不是单纯,是白月光的意义不一样,上辈子秦艽在六皇子身边待的时间不是太久,就被迫暴露了。她对六皇子的认知,是停留在白月光的层面上。就好像现在很多妹纸看爱豆一样,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在爱豆身上,爱豆都是不吃饭不拉屎的仙儿,反正就是十分美好。
    而六皇子对秦艽,还不仅仅是爱豆这个意思,还是她濒临绝望的救命恩人,是宫里唯一对她好的人(秦艽其实有点愤世嫉俗,看出来了吗?)这样的人倔强,而且执拗,认死理。
    当然,秦艽后面肯定会发现白月光的馅儿不对。
    宫怿这个人其实挺复杂的。别着急,后面会一一道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