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特殊人群的我药丸》大叽叽女孩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07-25 22:57: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许愿罐(捉虫) ...

  •   午餐时间。
      
      祁清越坐在办公桌面前沉默。
      
      他视线轻飘飘的放在自己的公文包里,那里面是他今天的午餐。
      
      他没有拿出来,他在等办公室里的人都离开。
      
      坐在他左边的办公格子里面的,是最近新来的大学生,非常活跃,和谁都打得火热,除了他。
      
      大学生年轻,有关系,才毕业就坐到了他的旁边,祁清越刚开始也很不平衡,可是他除了不平衡,在背后默默的咒骂,什么也做不了。
      
      他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公司老人,在这个经营尚可维持的公司里基本上属于一裁员,保准有他的那种底层地位。
      
      祁清越清楚的很,他也曾经努力过,但努力算个屁。是的,他一步步慢慢熬,好不容易用五年时间混成了正式员工,却还是做着打杂小弟的活计。
      
      祁清越目光幽幽的放在三五成群嘻嘻哈哈的围成小圈子去公司食堂吃午餐的那些人身上,心想:
      
      去吧去吧,最好今天食堂大妈没注意,掉进去个大老鼠,每人都尝尝老鼠汤的味道。
      
      他勾了勾唇角,黑框眼镜下面是由于经常熬夜而极差的皮肤,还有几个痘印,好几年了也消不掉。
      
      忽的,一沓文件一下子落在他的桌子上,‘咚’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他抬头便见办公室公认小美男的莫城扬着不好意思的笑容对他说:“清越哥,这是今天需要整理汇总的资料,下午三点前一定要给我哦。”
      
      莫城和祁清越几乎同年进入这个公司,当年祁清越费了老大的力气才让面试官认可自己,而莫城却很轻松,和面试官相视一笑,就这么过了。
      
      再之后,两个人的命运完全不同。
      
      他在打杂,莫城直接跟着主任,成了助理,一年后莫城到了部门经理的办公室里面当助理,自己还在打杂,现在莫城俨然是这个部门除了经理以外说话最好使的人了,他依旧做着打杂的事情。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祁清越目光放在对方的穿着上,莫城穿的很少,已经入冬,不过一件呢子大衣,里面是薄薄的蓝色针织毛衣,大衣敞开着,每次一动作,便能露出那短短的针织毛衣下面白嫩的肚皮……
      
      往上呢?
      
      完全不近视的眼睛在迎着光线的时候居然颜色是漂亮的棕色,皮肤很好,白皙透亮,发型潮流,身上还喷着香水。
      
      “喂,清越哥我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莫城笑着点了点桌子,敲出声响,等把男人的思绪拉回来,才继续道,“好了,我就不打搅你了,好好工作吧。”
      
      祁清越要是有骨气,现在应该站起来把摆在自己面前的这堆本不该他做的资料全部还回去,不然就爆发吧!把资料甩到这个卖屁股的死骚货脸上,告诉他劳资不干了!
      
      “哦哦,好的,我马上就弄好。”可惜祁清越没有。
      
      他露出个腼腆的笑来,对着莫城说:“可是能不能完点再交,现在已经快一点了,可能来不及……”
      
      莫城耸肩,很无辜的样子,说:“那我也没有办法,主任下午三点半要开会,明天上头要来人视察,你也不想大家都因为你而被批评吧。”
      
      祁清越缩在袖子里的手捏的很紧,他那手捏成了拳头,上面好几个常年握笔而产生的老茧让祁清越心里越发产生难言的妒忌……
      
      他,正在被岁月和工作摧残的卑微不堪,别人则好好的,被眷顾的好像和年轻时候一样。
      
      “喂,莫城,都等你啊,快点!”办公室门口一堆人等着莫城,喊道。
      
      莫城将拿在手上的红色围巾围在脖子上,很鲜艳,笑着拍了拍祁清越的肩膀就小跑了出去。
      
      再之后,一堆人带走了吵杂,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只剩下他一个人……
      
      祁清越想,要是有一天,自己爬到了比经理还要高的位置,一定要把这个办公室里面所有人都辞掉,但是留下莫城,让他也十年如一日的对着电脑,每天被排挤,被孤立,永远也做不完的工作,迅速的衰老,那肯定是没有人要他了!
      
      就像祁清越自己。
      
      祁清越压抑了很久,如果没有别的方法来让他处理消极情绪,那么早就受不了了。
      
      于是他学会了幻想,幻想自己有钱,有权,有比任何人都要好看的样子,有比牛奶都要柔滑白皙的皮肤,有无数的男人追捧,爱他,为了得到他不息一切代价。
      
      总之是怎么爽怎么来,反正也都是假的。
      
      他在现实里,依旧是个干了五年还打杂的正式小职工,是个二十七八岁还没有谈过恋爱的老处男,是个只敢默默喜欢同性不敢光明正大说出来的懦弱者,因为根本没有人会喜欢他啊。
      
      他是什么东西?
      
      他自己都嫌弃自己。
      
      祁清越不经意间透过电脑黑屏后的反光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模样,好一会儿,才晃动鼠标让屏幕重新亮起来。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午餐,感觉已经没有时间用餐了,便也不讨人嫌的拿出来,等会儿又被人说把资料上都弄上了饭菜味。
      
      祁清越低头整理资料,怀着这个公司要是垮了就好了的恶意,一面又想还是不要倒闭比较好,不然自己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大约半个小时候,祁清越伸了个懒腰。
      
      他站起来决定先去卫生间一趟,回来再继续工作。
      
      从办公室去往这层楼的卫生间不过一个走廊十几米的距离,很快,但是在他刚关上厕所门没多久,外面就响起了办公室那些人的声音。
      
      “嘿,莫城,干嘛之前和那土鳖说那么久的话啊?”说话的是坐在他旁边的大学生,“整个人总是阴沉古板,也就帮忙做些杂事的时候利索,和他说话简直是浪费时间。”
      
      莫城在笑:“你这就不懂了,你是没有看见他那表情,下次让你去把资料给他做就晓得了,完全不敢反抗哈哈。”
      
      两人说说笑笑的在撒尿,水声前后响起。
      
      “那行啊,下次我去。你是不知道,他也是个同性恋。”大学生突然压低了声音,语气中带着不着痕迹的讨好,“他总是偷看我,恶心死了。”
      
      之后有裤链被拉上的声音,莫城道:“怎么?恶心谁呢?”
      
      大学生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要是你看我,我当然高兴还来不及,他的话,啧,给我提鞋都不配,估计也就是个烂屁股,随便在大街上找个地方的混混都能来一发。”
      
      两人越说越限制级,祁清越坐在马桶上,就这么坐着,完全不敢动,生怕被发现。
      
      直到那两个人出去,他才敢小声的怂逼兮兮的骂人,骂给自己听。
      
      在冲厕所的时候,他还狠狠踹了马桶一脚,结果踢到了自己的小拇指,气的祁清越愤愤的打开厕所隔间的门。
      
      他没想到,隔壁单间的门也同时打开。
      
      走出来个约莫是混血的高大男人。
      
      男人穿着考究的西装,宽肩长腿,眉眼深邃,视线落在了祁清越的身上,祁清越浑身都不自在,快步离开,连手都没来得及洗。
      
      好不容易离远了,祁清越自我感觉安全了,才在心里安慰自己:
      
      没关系,肯定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可他还是心有余悸。
      
      于是开始找刚才那个人的槽点来让自己心理平衡:长得再帅,穿的再好,还不是一样蹲在他旁边呵?
      
      没什么了不起的。
      
      祁清越如此反复安慰自己数十次,才平复心情,坐回自己角落的工作位置,开始了接下来的工作。
      
      累的半死在三点半之前赶完资料后,祁清越就听到主任表扬莫城手脚快的话,他总也不能站起来说那都是自己做的吧,便再次怀着满腔的不平衡与不甘心饿着肚子等待下班。
      
      回家的路上。
      
      祁清越没能挤上公车,他只能走到公车的上一站去,看看下一班车能不能上去。
      
      此时正是晚六点,天刚刚擦黑,天边的最后一抹残红还在拖拽着大片厚厚的云层,企图让云层刻印上自己的颜色。
      
      祁清越在去车站的路上看见了一家超市,想了想,进去准备买几瓶啤酒,就当奖励自己今天依旧没有疯掉,还活的好好的。
      
      超市很小,应该不能叫做超市,叫做小卖铺才比较合适。
      
      小卖铺的老板慈眉善目,抱着一只颜色雪白的鸳鸯眼的白猫,说:“要买点儿什么?”
      
      祁清越说:“啤酒。”
      
      老板说:“啤酒一瓶三十。”
      
      祁清越皱眉道:“什么鬼啤酒?这么贵?”作为一个工资没有多少,每个月还要交房租的穷逼,祁清越可没有这么多的钱消费。
      
      老板说:“买一送一,复古欧式存钱罐,很灵哦。”一边说着,老板一边把啤酒和一个模样精致的拳头大的存钱罐拿出来,“用过都说好。”
      
      祁清越转身就走,送的什么玩意儿,他又不是三岁小孩。
      
      回到家后,祁清越发现自己手上居然真的提着一瓶啤酒和一个古怪的存钱罐。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买了啊!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颇嫌弃的看那存钱罐,发现居然还有使用说明。
      
      上书:许愿罐,只要向许愿罐投一枚硬币,不管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
      
      后面还有一串很小的字,祁清越没看。
      
      他正巧坐车剩下一枚硬币,直接丢了进去,笑道:“好啊,有本事就让大学生和莫城两个滚床单被主任捉奸吧。”他随口一说,硬币落了进去,发出清脆的声响……
      

  • 作者有话要说:  受目前颜值不过关,之后会大变身哈哈哈哈哈!开始作死之旅吧~
    啾咪~
    前排带cp的文文《痴癔症[重生]》非常棒的!欢迎大家收藏啊!
    这里戳链接(wap可点):

    简介:祁七爱着一个男人,从死到生都没有变过,爱得卑微怯弱,像老鼠,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隔着无比巨大的鸿沟,在祁七只能苦望的时候,那个男人朝他伸出了手。
    祁七是个既骚气又保守,既胆大又胆小的人,他做了所有前辈子不能做的事情,心也越来越大,他想靠近那个男人,想握住那个男人的手,想得到男人的爱,最后他得到了。
    向朝阳对祁七的感情,一开始是怜惜,到后来,这种感情渐渐发酵成了心疼和另一种隐秘的躁动,他觉得这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子看着他的眼睛像勾子,总要在他身上勾走什么似的…………
    这是一个有病的受重生后一步步靠近暗恋对象重获幸福的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