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豪门,我不嫁了!》桐荣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21 19:48: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贺南方的人很快找到李苒,当得知李苒此刻在警察局时,男人那张冷峻的面孔终于有些异样,听着许明朗添油加醋将今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后,眼底的不满更是又添几分。
      
      李苒今晚的举动,确实跟以往温顺内敛的形象不符,尤其是去夜场,贺南方眯起了眼,显得十分危险。
      
      再接着,贺南方便带着不悦,亲自去接人。
      
      车上特助打了几个电话,便搞清楚事情原委。知道是有人诬陷李苒是夜场陪客,再加上她没带身份证无法证实身份被带走,另一方面却又验证她是在夜场内被带走。
      
      这两件事,不论哪一件不能让人敞怀,尤其对贺南方来说。
      自己的未婚妻跑去了夜场,还闹到被警察抓走的地步。
      车内,男人的面容冷峻,寒意逼人。
      
      **
      
      “李苒。”
      
      外面的警官叫她的名字,“出来。”
      “监护人来了。”
      
      李苒听到这几个字,打盹的眼皮骤然睁开,她爸远在千里之外,哪来的监护人。
      
      贺南方带来了李苒的护照,证实了她的身份,加上陪客这件事是个误会,便放她出去。
      
      休息室外面是警官办公室。
      贺南方背对着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立在门口的位置。
      李苒一出来时,便对上他浓郁的视线。
      
      在那一刹那,李苒恍然有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贺南方出差半年,这是他们这半年里第一次见面。
      
      地点却是在这种地方,四下都是人声,她颜面无存地被带到这里,而贺南方突然过来,将她救出去。
      有种闹剧感。
      
      上周,她提分手的那通电话,被贺南方身边的特助给摁了。
      从她决定分手到现在,两人一直两地分隔,没有好好谈明白这件事。
      这会儿,不知是太久没见还是什么原因,李苒有种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
      
      贺南方阔步走过来,分别这么久,两人再相见。他一如既往地想要碰碰她,却被李苒不动声色地躲了过去。
      
      气氛有些许微妙和尴尬,李苒不自在地绕过贺南方,没有跟他对视。
      
      男人走在她身后,灼灼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略有些思索,信步跟上。
      
      她出来时只穿了一件衬衣,套了一件牛仔外套,这会儿夜风阵阵,冷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
      
      没走几步,一件宽厚的外套落在她的肩上,她抱着手臂抬头,被贺南方揽着肩膀搂在怀里。
      “去车里。”
      
      半带着塞进车里,李苒始终一言未发。
      
      “开车。”
      
      车内一阵寂静,两人未说一句话。
      
      车行至一半,男人再迟钝,也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倏然开口:“夜场好玩?”
      
      李苒也没想到贺南方时隔半年再回国,跟她说的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她兀自低笑了一声,这个男人始终是这样。
      
      他不问李苒为什么会进警察局,不会问她为什么去夜场,张口便是她一副经常出入的样子。
      
      李苒:“不好玩。”
      
      显然贺南方要的就是这个答案,“下次不许去。”
      李苒一向温顺娴适,她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我不喜欢。”
      
      以前,贺南方的喜欢或不喜欢,直接成为李苒做事情的原则。
      
      贺南方不喜欢的她一概不碰,而贺南方喜欢的,李苒必定也喜欢。
      
      只不过,现在的李苒听到这句话,有种深深的叛逆感。
      “可我喜欢。”
      
      贺南方轻轻拧着眉头,似乎对李苒突如其来的叛逆感到不悦:“只此一次。”
      
      说完闭上眼,大概是想结束这个话题的意思。
      
      李苒顿时觉得没意思,也不想再多费无谓口舌讨论去夜场是她自由这件事。
      
      他们两人像是水墨画最轻重的两笔,一头一尾,中间隔着淡淡的墨印,李苒眼睁睁地看着中间的回忆一点一点地变淡。
      却不想去挽回什么。
      
      回到贺家,别墅灯火通明,白色的大理石砌成凉亭里站满了人。
      
      贺母等人站在院子里焦急地等待着,见车驶进院子时,纷纷向前。
      
      李苒本说回自己的公寓,可惜贺南方不发话,司机根本不听她的,意见被无视之后,她有些无奈,也多了几分坚定。
      如果留在这里,她的想法便继续的,永远没有人在乎。
      
      车门打开,她将身上的衣服轻挑掉落在车上,之后便头也不回地出去。
      
      贺母见李苒回来,面色难掩惊讶。
      当然同样一脸诧异的,还有站在一旁的许明月。
      
      两人面面相觑,许明月年纪小,性子没沉住,小声问了句:“南方哥哥,李苒姐姐怎么回来了?”
      
      贺南方西装拎在手里,搭在腕上,闻言抬头,冷冰冰地问:“不回来去哪里?”
      
      他打量一眼许明月,倒是丝毫不留情面的问:“这么晚你怎么还在?”
      
      许明月听闻,脸立刻涨的通红:“我......我”
      她自然不好说自己已经在贺家住了一个多月。
      
      贺母立刻道:“是我叫明月住下的,她身体不好,咱们家后院有池温泉,多泡泡对她身体好。”
      
      贺南方并不理会许明月为什么来,以及住到什么时候,很直接地结束这段寄居,“明天让你哥接你回去。”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留下许明月在原地红了眼,小声问贺母:“南方哥哥,是不是在赶我走?”
      
      贺母轻拍了拍她的手:“不会,有我在。”
      
      **
      
      二楼卧室,贺南方边打电话边推门进来。
      
      李苒正打包衣服,这几天温度骤然有些降低,她拿了两件厚外套塞进包里。
      贺南方的眼神落在她的包上,一边说着电话,一边走过来。
      再然后,李苒手里的包便落入了男人的手中,继而被锁进了柜子里。
      
      眼神不明意味地警告了她一眼,然后移开,继续打电话。
      
      李苒在心里有事,打算等他打完电话就把分手的事情说清楚。
      
      事到如今,她心里也没有什么留念的。
      
      她在床上坐着时,贺南方打完电话,推门进来。
      李苒看见他刚刚脱下的西装又穿了起来。
      
      这是要出去?
      
      她连忙起身:“我有话要跟你说。”
      
      分手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所以她还是想好好地谈一谈。
      
      显然,贺南方连这点时间都没有。
      
      他一只手正了正脖子下的领带,另一只手揽过李苒,在她耳畔亲吻了一下。
      
      随后又靠着她垂落在耳边柔软的头发上蹭了一下,缱绻的语气:“我出去一趟,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来。”
      
      李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最近两年,他们一直这种相处状态。
      
      贺南方很忙,偌大的集团公司离不开他,整个贺家离不开他,唯独李苒不需要他。
      
      她可以在家,日复一日地的等待着她,就像候鸟等候春天,等一个希望渺茫的春天到来。
      
      楼下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几秒后铁质的轴轮滑动着轨道,大门被缓缓打开,车开了出去。
      
      李苒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苍暮的没有一点生气。
      
      她的心里很静,如同贺南方临走时那敷衍而又不走心的吻别一样,李苒突然就看开了。
      
      其实这个分手提不提已经不重要,她在贺南方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一目了然。
      
      她洗完脸,非常平静地回到卧室。
      
      回到贺家空气都是淤重的,像是身处一个牢笼里,连呼吸都带着被尘封已久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味道。
      
      李苒做了一夜噩梦。
      
      **
      
      第二天一早,头痛欲裂。
      她起的很早,将院子外面的几盆花浇上水,精心伺候完,便准备去公司。
      
      许明月一早被许家人接回去,贺南方昨晚发话,贺家人是不敢再留她。
      
      走时,李苒靠在院子里的走廊上,抱着手臂看她。
      
      命运就是这么神奇巧合,一个星期前她哥许明朗也是站在这个位置,看李苒如何灰溜溜的离开贺家。
      一个星期后,李苒站在同样的位置,看许明月是怎么离开的。
      
      不过心境不同往日,李苒并不觉有什么得意的。
      她自己主动分手,总归还有脸面一些。而现在满脸不舍的许明月,倒更像是死乞白赖。
      
      李苒吃早饭时,贺南方的车开进院子里。
      他的车是大型量的迈巴赫,路过院子里的草坪上时,会发出类似于重型机器压在草坪上压过的沉闷声。
      李苒立刻张望了一下,生怕他压到自己的花。
      在对上贺南方的眼神后,她又淡淡地收回视线。
      
      贺南方进来时,身后跟着一众智囊团。
      他们这些人,天生怪胎,加班熬了一晚上,个个却精神抖擞。
      显然是过来吃饭的,这是贺家多年的规矩,贺南方这个人傲慢归傲慢,却礼贤下士,待手下人很好。
      
      像今天这样平易近人,带着智囊团回来吃早饭,经常见。
      
      他们这些精英,素来不将李苒放在眼里。
      朝她点点头后,径直绕过她,聚到餐桌上。
      
      李苒见他们进来,潦草地吃了几口饭,便准备上楼。
      
      “站住。”
      
      贺南方刚进来,便见李苒往楼上跑,方才的饭还没动多少,不禁拧着眉头:“吃这么点?”
      
      李苒:“嗯,没胃口?”
      
      贺南方:“再吃些别的。”
      
      贺南方说的别的,其实是西餐。
      
      他跟他的智囊团们大多从小在国外长大,十分喜欢国外冷冰冰,干巴巴的西式早餐。
      
      李苒端着一碗小米粥在他们这群人里,像是异教徒。
      浑身都写着“不精英”三个字。
      
      她小口地喝着粥,耳边都是贺南方他们谈论她听不懂的东西。
      
      他们这群人,似乎天然就有一种能够把不属于他们一类的人排除在外面,虽然表面上礼貌客气,风度翩翩,但李苒知道自己永远都容不进去。
      他们并不需要刻意去排斥她,可与生俱来,骨子里的高傲,很容易让人自惭形秽。
      
      不过李苒现在不会过分自卑,她渐渐明白人并不是只活在一个圈子里。
      
      这个世界上既然有贺南方这种人存在,有适应他的圈子。
      同样,这个世界上也有李苒这样的人存在,也必然有适合她的圈子。
      
      不同圈子必然不容易相容,所以也不必强融。
      
      李苒吃完饭,打了声招呼便上楼。
      
      八点时,准时去公司。
      
      回归到李苒自己的舒适圈子时,她松了松紧张而又疲惫的肩膀,抬眼见公室的门口鬼鬼祟祟地探进来一个人。
      
      “进来。”
      
      于晓晓迈着小步子颠进来:“苒苒,昨天的事情对不起呀。”
      
      昨天李苒在警察局等于晓晓来救她,结果没等到她,反而等到了贺南方。
      
      “你听我解释,昨天车钥匙真没找到,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哥求助。”
      “你知道他们那个系统里,若是办件事,层层找人,挺费时间的,所以等到他找到时......你已经被贺南方带走了。”
      
      李苒:“行了。”
      “我又没怪你。”
      
      于晓晓立刻狗腿过来:“这次真的是我的错,没能及时把你救出来。”
      “还害得你被当成未成年。”
      
      “你还敢说!”
      
      于晓晓:“要不是你长得太嫩,警察叔叔能把你带走嘛。”
      
      李苒被气笑了:“还成我的不是了?”
      
      于晓晓连忙道:“我的,我的。”
      
      白天在工作室等待了一天,倒也充实忙碌。
      
      眨眼就到了晚上,她没有再回贺家,而是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回到家,她又将从贺家带出来的东西收拾了一番,尤其是画具。
      
      洗涮一通后,夜渐渐深了。
      捂着空荡荡的胃,她打开手机,点了份外卖。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读者百忙之中点开这篇文,如果您不喜欢这篇文,作者很抱歉。
    恳请不要口出恶言,感谢各位读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