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全网黑后,我成了影帝》路八千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29 19:54: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沈云邈单方面宣布和楚翊非成了朋友,楚翊非对此不置可否。
      
      在沈云邈的强烈要求下,楚翊非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并且就像是初中小女生相约一起去上学一样,约定一起去上课——依旧是单方面的。
      
      连续上了一个月的课,在相同的课程安排下,二人的关系当真亲近了很多。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那两个名叫梁娆和阮乐的歌神脑残粉也和他们的课程差不多,四个人时常碰到一起,只要碰到了,楚翊非就免不了听他们三人争吵。
      
      这么一个月下来,周围的人也都习惯了,就连上课的老师都知道了他们的恩怨情仇,有时候还会开玩笑的问上一句,今天不对付的那两对来没来。
      
      而网上针对楚翊非的“楚翊非滚出娱乐圈”话题热度似乎也慢慢平息了下来,不像最开始那全民皆黑。
      
      只是当楚翊非上自己大号看评论的时候,还是会被扑面而来的恶意所淹没。
      
      ‘#楚翊非滚出娱乐圈#哪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顶着一张整容脸,表情都做不出来,不知道背后有几个金主,指不定菊花都成向日葵了,恶心!’
      
      ‘自己就是个臭鱼烂虾,谁给你的勇气去对龙王评头论足?’
      
      ‘你敢骂我们歌神,你就别当缩头乌龟啊,你别躲在家不出声,我知道你在看评论!’
      
      ‘呕,他今天还没出现,可能已经臭了吧,让我们给他点蜡[蜡烛] #楚翊非滚出娱乐圈# #今天楚翊非死了吗#’
      
      ‘呵呵,趁着我们歌神不在国内,什么玩意儿都敢冒出来,当真是欺负我们歌神出国太久国内没粉丝吗?#楚翊非滚出娱乐圈#’
      
      而这些评论都堪称文雅,当楚翊非打开私信的时候,更是满目的污言秽语,生殖器和问候祖宗十八代是平常,有许多恶毒的诅咒、生殖器图片以及各种恶心或者恐怖的图片,甚至还有P了楚翊非的黑白照艾特他的。
      
      楚翊非对这些并不太在意,看过就过了,电话一关,网络一断,那些出口伤人的恶言恶语就约等于不存在。
      
      楚翊非能淡漠以对,沈云邈反而被气的七窍生烟,每天用注册的好几个小号去楚翊非微博下面撕逼,次次都大败而归,吃下一肚子的气。
      
      “粉丝的记忆很差,只要你消失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把你忘了。但他们的记忆又很好,只要你一出现,他们立刻就会想起你曾经的黑历史。于他们而言,你的黑历史已经和你本人划上了等号。”陈凛在网络暴力最严重的时候,曾这么跟楚翊非说过,“所以你这个黑点是洗不掉的了,只能尽可能的淡化,或者用其他优点去掩盖这个黑点。”
      
      楚翊非表示理解,他每天上课学习下课练习,与世无争现世安稳,那一场轰轰烈烈的网络暴力似乎与他完全无关。
      
      经过一个月的培训课,楚翊非才发现自己小瞧了娱乐圈,演戏需要演技,唱歌需要发声技巧,甚至明星也需要形塑和表情管理,需要时时刻刻维持人设不要崩塌……而不是楚翊非想象中的只要长得好看就能够当明星。
      
      楚翊非收敛了心中的轻视,认认真真的完成培训老师布置的作业,日子竟也觉得过得十分充实与平静。
      
      直到陈凛将他找了过来:“有个电影想让你去试镜。”
      
      “电影?找我?”楚翊非怀疑自己听错了,诧异反问道。
      
      陈凛点点头,将手里的剧本递给楚翊非:“时间就在一周后,你准备准备,去试试看吧。”
      
      楚翊非一脸茫然的接过剧本,看了看剧本的封面,印着大大的黑体《鲛人》二字,又看向陈凛,重复一次:“我才培训一个月,让我去试镜?”去陪跑吗?
      
      陈凛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你去就去,你自己琢磨琢磨,尽最大努力试试。”
      
      楚翊非想了想,继续问道:“我试镜什么角色?男五?”
      
      陈凛抬眼看了楚翊非一眼,道:“男主角。”她整理了一下表情,“让你去你就去,公司对你的进度有数,既然给你剧本,说明对你有信心,你不要怕,好好发挥。”
      
      楚翊非如在梦中,攥着剧本去上培训课的时候,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沈云邈早早就占好了位子,见他终于来了,手里还拿着东西,凑过来好奇道:“这是什么?”
      
      “剧本。”楚翊非恍惚说道。
      
      沈云邈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这是什么?!”
      
      不怪沈云邈这么诧异,韩氏娱乐的签约合同十分严格,不允许旗下艺人私接任何活动,而这一屋子的练习生,没一个有资格让韩氏给一个正式的剧本。
      
      你不会想不开私自去接外活了吧?沈云邈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这句话。要知道,韩氏娱乐的违约金可是天价。
      
      沈云邈的表情太过夸张,楚翊非将剧本放下,斜瞥了沈云邈一眼:“你放心,不是私活。”
      
      那就好。沈云邈松了一口气,笑眯眯的拍拍楚翊非的肩膀:“好同志,没想到你居然是第一个出道的,苟富贵。”
      
      嘴巴上说笑,沈云邈没有要求看看剧本,只是又鼓励了几句,就扭开头专心听课。
      
      沈云邈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是个非常有分寸的人,从不会越界。一般而言,拍戏的剧本都是保密的,他也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过多询问。
      
      这个时候,沈云邈就非常羡慕楚翊非的胆魄了,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用全网黑来换取了曝光度,最后进入了韩氏,甚至有了个经纪人,成为了正式的签约艺人,有了曝光度,无论这曝光度是好是坏,总会有活儿找上门。
      
      准艺人·真培训生沈云邈还不知道,楚翊非能进入韩氏和曝光度没关系,而他的经纪人还是大名鼎鼎的金牌经纪陈凛,要是他知道了……估计会和楚翊非绝交吧。
      
      趁休息的时候看完了整个剧本,楚翊非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郁郁不欢。
      
      这个剧本还不错,就是故事内容有些致郁了。
      
      《鲛人》讲述的是某个不知名的朝代,在某个依山傍水的桃花坞中,世世代代生活着一群村民,这里的生活恬淡而平静,就像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在故事的最开头,一个渔民在河中捞起了一只半人半鱼的鲛人,鲛人一上岸,鱼尾就变成了属于人类的双腿,淳朴的村民们收留了鲛人。
      
      鲛人借住在村子里唯一的私塾先生家,由先生帮忙教他说话写字、教他如何在陆地上生活,在先生去学堂上课的时候,鲛人就由先生家的女儿照顾。
      
      前半部分,《鲛人》的基调都是平静而优美的,鲛人和先生的女儿嬉笑打闹,字里行间都透露着青涩而懵懂的感情,蠢蠢欲动且美好。
      
      故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笔锋一转,鲜少有外来人的桃花坞里来了一个行脚商。
      
      行脚商告诉村民们吃了鲛人肉可以长生不老,鲛人落泪所成的鲛珠也是价值千金的宝贝,原本淳朴的村民们慢慢起了贪念,开始时只是让鲛人落几滴泪,在那几滴泪卖出了高昂的价格后一发不可收拾,不停逼迫鲛人落泪,最后甚至觊觎起鲛人的皮肉。
      
      教书先生的女儿再也无法忍受,将鲛人偷偷放回到了水中,要与鲛人私奔,在最后一刻,女儿却后悔了,她无法接受鲛人的鱼尾,托词回家收拾东西,一去不返。
      
      村子因为鲛人的离开喧闹过一段时间,在确定找不到鲛人后,慢慢恢复了平静,仿佛鲛人没有出现过,这个世外桃源依旧宁静而美好。
      
      而姑娘最后嫁给了那个行脚商,随着行脚商离开了家乡,多年后年迈的姑娘回到村子,在被一片桃花围绕着的河边散步时,回忆往昔,却发现了一直偷偷留在这里等待着她的鲛人,姑娘已经垂垂老矣,鲛人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变过——鲛人一直在等着姑娘,等她回来。
      
      楚翊非合上剧本,静静看着封面上的《鲛人》二字,心里被大石压住一般的沉闷。
      
      鲛人虽然是主角,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名字,他懵懵懂懂的来到世间,又带着满身伤痕离开,躲在冰凉的河水中等一个不会回头的人。
      
      “本子怎么样?”沈云邈偷窥楚翊非的神情,忍不住问道。
      
      楚翊非仔细想了想,回答道:“这是一个非常压抑的故事,前面有多美好,后面就有多压抑。”
      
      从楚翊非的字里行间听出了他对这个本子的欣赏,沈云邈想了想,问道,“不知道是谁导演,拍出来效果怎么样,别到时候拍得乱七八糟,糟蹋了这么好一个剧本。”
      
      楚翊非翻开剧本的扉页,看到了名字:“孔鸿才。”。
      
      沈云邈迅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个导演……拍过几个电影,但口碑都在及格边缘徘徊,作为商业片导演票房也不咋样,除了有一个牛逼的老爸外,没什么优点了。”
      
      孔鸿才的爸爸是孔玉城,著名的文艺片导演,拍的电影不一定卖座,但一定叫好,好几次获得过最佳影片,上培训课的时候,就拉片解析过他的电影。
      
      “如果是他爸来拍还不错,他自己来拍的话,这个剧本浪费了。”沈云邈总结。
      
      楚翊非看沈云邈指点江山的模样,有些好笑。
      
      坐在不远处的梁娆听了半天,对沈云邈大言不惭的口气表示不屑,用沈云邈刚好能听见的声音嘲讽:“你一个连摄像机都没见过的培训生,哪来的大脸在这里夸夸其谈?”
      
      沈云邈呵呵冷笑一声,也学着她低声说话:“说得你好像见过摄像机一样,还不是培训生一个。”
      
      梁娆微微一笑,她身边的阮乐也微微一笑。
      
      楚翊非轻轻皱了皱眉,沈云邈没看出来,梁娆和阮乐的衣服不是市面上知名的大牌子,而是本城最高端的定制店定制的,这个店里的衣服只提供给有会员卡的客户,每张会员卡至少充值50万,而这五十万也只够定制几次衣服而已。
      
      她们身上的饰物楚翊非看不出品牌,却知道肯定价值不菲。她们的姿态和神情都充满了自信,走路挺胸抬头,与人说话直视对方眼睛,行为处事的方法也都带着笃定和强势,这是自小在家境富裕的家庭里生活才能养出来的自信和气场。
      
      阮乐看见了楚翊非的表情,也看见了桌子上的剧本,她意味深长的一笑:“你也要去试镜这个剧本?”
      
      二人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就像楚翊非能看出她们的衣服来历一样,她们观察仔细一点,也能看出楚翊非身上的衣服,和他们出自同一家定制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