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红色丝绒 ...

  •   
      第四章红色丝绒
      
      #
      
      面对隐藏副本,薇尔维特心中隐约有了个猜测,却不大敢确定。
      
      不同于“面罩之下”那条主线中改编自《洛丽塔》名言的那条简介般促狭,隐藏副本“钢铁之心”的简介简直像是严肃文学。
      
      薇尔维特对预支奖励中的“智能客服J(休眠中)所需唤醒能量”很感兴趣,毕竟她早就想摆脱气死人不偿命的自动回复(1号)。
      
      但现在显然不是兑换奖励的好时候。
      
      眼前的洛丽帕……啊不是……彼得·帕克看起来对她的遭遇痛心疾首,恨不得即刻拯救被控制了人生的少女于水火。
      
      但问题是,薇尔维特她其实,并不很需要这个。
      
      也许她小时候需要,也许她和科特刚刚逃出马戏团的时候需要,也许她第一次被套上嵌有珠宝的皮颈链的时候需要……
      
      但现在真的,已经没有必要了。
      
      就像是深海瓶子中等待了三个世纪的魔鬼,终于被渔夫捞出后,早已没有了报恩的心。
      
      但薇尔维特自觉自己还算是个不好不坏的混乱中立派变种人,起码她不会恩将仇报。
      
      如果卷毛小少年能安静一会儿就更好了。
      
      科特一直缩在通风管道里估计不大舒服。
      
      ……
      
      上天仿佛听见了薇尔维特的心声。
      
      蜘蛛侠在真诚地劝说半天后,突然像是听见什么人说话一样住了嘴。
      
      薇尔维特猜测那是他的战衣AI。
      
      自从【主线-面罩之下】开启之后,她的通讯录面板里就多了被标注为【新的好友:好友推荐】的两个联系人:
      
      [蜘蛛侠-彼得·帕克]和[蜘蛛战衣AI-K]。
      
      他们的名字后面都有一个橙色的【可添加】的按键,不过薇尔维特暂时不打算点下去。
      
      三维的沙盒地图上,有一堆灰色的、立场未明的小气泡在往等比缩小的克劳奇宅邸靠近,她猜测这就是蜘蛛侠突然沉默的原因。
      
      果然,过了片刻,年轻的超级英雄用有些沮丧的音调说:“你大概不愿意让我抱你离开。我……我可能得走了,现在我还不能出现在一些人面前,尤其是FBI。”
      
      薇尔维特刚刚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已经告诉希尔特工你在这里。”他低落的声音突然又快活了一点点,“她虽然看起来凶巴巴很严肃但有时候还蛮温柔的,也许大姐姐的形象能让你放松一点?”
      
      薇尔维特:“……”
      
      不你不用这么客气的,真的。
      
      路过就路过呗咋还想带走主人家?
      
      :(
      
      ……
      
      蜘蛛侠离开的时候贴心地为少女合上了房门。
      
      但薇尔维特看见,沙盘上已经转为绿色的[蜘蛛侠-彼得·帕克]小气泡其实并没有离开太远。
      
      ——他大概不怎么放心,还躲在别墅的附近隐蔽处暗中观察。
      
      不用少女出声,科特自觉地“噗嗤”一声化作黑雾再度出现,小蓝脸上还残存着“哇哦刚刚是活的蜘蛛侠哎”的迟钝稀奇表情。
      
      薇尔维特早就习惯了小蓝魔不大聪明的亚子,伸手去握他的手:“小伙伴我们走!趁那群小灰点还没到我们抓紧收割一波克劳奇。”
      
      科特先是回握住她,再点点头,然后突然迟疑了一下,有点担心:“可是他刚刚看见你的样子了VV……”
      
      要知道,他们之前几年都是披着【红丝绒(基础)】的马甲皮肤行动的。
      
      在几乎所有人眼中,薇尔维特整个人都是他们所能想象的最美的样子:
      
      金发的红发的,长发的短发的,高挑的娇小的,灰眸的蓝眸的,风情万种的楚楚可怜的,撩人的青涩的……
      
      地球上几十亿的人类,想象中最美的脸千差万别,几乎不可能发生撞脸的可能。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VV的能力对蜘蛛侠无效”这种突发状况。
      
      如果为了一个克劳奇贸然暴露,很容易让某些嗅觉敏锐的人类联想到之前几年的案件。
      
      想到当初被匡提科BAU(行为分析部)小组那群犯罪心理学家支配的恐惧,小蓝魔瑟瑟发抖。
      
      听到科特的话,薇尔维特也回想起匡提科死活刷不到80%的城市收集完成度,还有西彻斯特更加可怕的18%收集完成度……
      
      她只是一个饥饿的变种人而已啊。
      
      弱小,可怜,又无助。
      
      在克劳奇这个养鸟变态手下忍了这么多个月,要是什么都收不回来她岂不是血亏?
      
      更何况……
      
      即使对于蜘蛛侠执意拯救她的行为感到十足变扭,薇尔维特还是有种莫名的直觉——即便蜘蛛侠知道了后续发生的事情,他也不会把他看见的异状说出去的。
      
      毕竟那是。
      
      所谓的。
      
      超级英雄啊。
      
      ……
      
      乳白为主色调的大厅内。
      
      被蛛丝裹缠的克劳奇先生呜咽着挣扎着,朝蜘蛛侠消失的方向扭动。
      
      不……红丝绒……他的小红丝绒!
      
      他的天使,他的挚爱……
      
      不可以有人从他身边带走她,想都别想,谁都不行!
      
      也许他早就应该把她……
      
      克劳奇被蛛丝遮住大半的面孔潮红狂热,整个人透着股歇斯底里的神经质。
      
      他竭力蠕动时没有注意到蜘蛛侠红蓝相间的制服在某一时刻一闪而出。
      
      也没有注意到,在某一段小厅的监控死角,沾染了白葡萄酒液的红绸裙摆静静地落在那里,露出几枚白皙的脚趾和光洁的指甲盖。
      
      夜行者以绝对违反物理的姿势攀附在天花板上,他幽蓝发黑的长尾有力地卷着少女过分纤细的腰肢,像是随时准备带她离开。
      
      ……
      
      薇尔维特垂眸注视着发福的男人。
      
      像是注视着泡在臭水沟里的蛆虫。
      
      她那双猩红而美丽的眼睛里毫无情绪,桃核状的竖瞳更是细细地收缩起来,透着股节肢动物天生的极端理智和冷冽。
      
      你见过毒蝎捕食前如弓弦般绷紧的理性克制吗?
      
      头晌甲悄无声息地舒张,泛着毒液的长尾精妙地弓起,毒腺外面的肌肉收缩、如闪电般犀利地刺出,毒液自毒针的孔隙注入猎物的血管。
      
      剧痛和灼烧,如同死神低下头颅赐予的一吻。
      
      这是一场流畅到堪称艺术的杀戮美学。
      
      而现在,这致命的蝎尾正高高悬起、划开空气,缓缓垂向克劳奇狗一样爬行时露出的后脖颈。
      
      人类的肉眼无法看见这一幕。
      
      然而也不知是毒针的锋锐让猎物头皮发凉,还是流动的风送来红绸裙裙摆处的白葡萄酒香……
      
      克劳奇浑身一僵,突然猛地抬起头颅,喘息着,露出了纳西瑟斯第一次看见水中倒影时的痴迷。
      
      一时间,因薇尔维特尚未离开的欣喜让他无暇思考她究竟为何会离开黄金鸟笼。
      
      红丝绒,红丝绒,他的小红丝绒……
      
      他这样无声而癫狂地喃喃。
      
      可少女甚至连俯下身去听一听他想要说什么都不乐意。
      
      ——蛰伏数月的捕猎,最终的收割永远是她最期待的部分。
      
      在克劳奇拼命想看清却被大脑充血搞得愈发模糊的视线中,他纯净得近似虔诚的、无暇到如刚融化的雪山溪水的、代表着他此生挚爱与极致信仰的小红丝绒,突然斑驳腐败如枯骨。
      
      猩红的血色侵蚀了澄澈的蓝眸,恶魔的漆黑吞噬了纯美的金发……
      
      长着蝎尾的怪物杀死了他的洛丽塔。
      
      这个可怖的认知瞬间摧毁了慈善家的理智,燃爆了他的大脑。
      
      在薇尔维特的鼻尖,中年男人令人作呕的爱.欲彻彻底底转变为香甜浓稠的憎恨,宛若她期待数月终于被端上餐桌的珍馐。
      
      毒针刺透人类的颅骨。
      
      腥甜的血气融掉了男人意识崩塌前最后的呓语:
      
      “红……”
      
      “丝绒。”
      
      ……
      
      【叮咚!进度条发生变化】
      
      【支线-笼中雀(已完成):完成度100%】
      
      【任务评价:终日藏雀,叫雀啄了眼,最纯洁的美人有着最狠毒的心肠。当你打造笼子时,要看清楚,你在笼外,还是笼内,是你饲养雀,还是雀在饲养你。可惜人人都是傻.逼。嘻嘻嘻嘻。】
      
      【结算:送给您三张心愿卡,目前心愿卡张数为4(6张可换取礼盒,抽取套装一次)】
      
      【系统通知:新套盒「蒲公英」上线,新套盒「哥特尸体」上线,进入皮肤主页可查看详情】
      
      ……
      
      “Shit!”
      
      拉起了亮黄色警戒线的别墅外,如嗅到腐肉的苍蝇般的记者被拦在一块。
      
      案发现场,希尔特工面无表情地朝另一方势力人员发射毒液。
      
      “难道你的听力已经退化到老年人的程度?我觉得我不需要再重申一遍,克劳奇的失智绝对,不可能,是蜘蛛侠干的。”
      
      在众多制服人员中间,明明还睁着眼睛却仿佛痴傻的克劳奇先生不言不语,儒雅的面庞僵硬无比,对外界的一切刺激毫无反应。
      
      FBI一方的探员也冷着脸,据理力争:“是蜘蛛侠先毫无缘由地攻击了一位政客,甚至是名气不小的慈善家!”
      
      “毫无疑问,自从身份暴露后彼得·帕克先生近期的一系列行为都有失身份,他起码应该知道擅闯私人领地是……”
      
      黑发的神盾局女特工冷冷地嗤笑一声:“那让我们先来谈谈非法囚禁是个什么罪吧,黄金鸟笼……想必外面的记者朋友会对保守党的慈善家如此新潮的一面非常感兴趣。”
      
      探员的脸顿时开始发黑,他挣扎道:“地下室根本没有人……”
      
      希尔特工双手抱胸,“哦”了一声。
      
      等另一位探员从众多医护人员中间挤出来、靠近他说了什么之后,他的脸色更是黑如锅底。
      
      FBI内部也不是那么和谐的,克劳奇手上的机密文件与部分人的利益息息相关,可显然现在东西没有了,除了蜘蛛侠他想不到还有谁能拿走。
      
      “你们神盾局这是要和谁作对?”探员从齿缝里憋出这句话,“……管得太宽可不是好事。”
      
      冷艳的女特工好笑地看着他:“总比你们连分内事情都做不到的好。”
      
      她毫不留情地接过下属递过来的平板,划开明明应该是机密此刻却大大咧咧被展示出来的陈年旧案。
      
      “代号【红色丝绒】,四年,接近十起案件。”
      
      “手法一致,现象一致,除了满柜子的红绸裙外证据全无,被害人都涉及非法囚禁与杀人未遂……还需要我继续往下念吗?”
      
      “先把你们的屁股搽搽干净再来和我谈权限吧。”
      
      “辣鸡。”
      
      ……
      
      这边希尔干脆利落地怼完全场,一回到车上就给蜘蛛侠打了通讯。
      
      “鸟笼里没有什么女孩,她不见了。”
      
      “你看见了吧?帕克先生。”
      
      “——她的脸。”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狛、阿宇喜欢虫虫太太、性感漫威,在线要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性感漫威,在线要命 29瓶;落落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