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妲己》若然晴空 ^第5章^ 最新更新:2017-06-20 13:19: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七国第一美人 ...

  •   一夜温存,妲己枕着嬴昭的胸膛,如缎乌发散在他身上,嬴昭掬起一捧发丝,靠近些,隐隐有幽香传入鼻端,让他忍不住绕在手上把玩。
      
      妲己枕靠着嬴昭的胸膛,这动作其实并不是很舒服,却是一个全然依赖的姿势,连着一个多月,她总要这么靠,嬴昭从一开始的不习惯甚至下意识推开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几乎有些宠溺的意思在里面了。
      
      然而V384知道这是错觉,其实这个任务的难点不在宫斗,而在嬴昭这个人的身上。嬴昭不是秦国一统之君,却是秦国大一统的最后一个奠基人,在位四十年,没有一刻懈怠,他并不是冷漠,而是太过勤政,下意识地把自己对情爱的需求放在了最末。
      
      越姬是个亡国公主,哪怕就是抢在其他公主之前生下儿子,也没法册封,除了攻嬴昭的心没有别的路可走,按照V384过往的经验,攻略这回事,床榻应该是最后一步,可妲己直接翻了底牌,嬴昭的好感度升升降降,最终定格在了三十五点,稍有好感的阶段。
      
      翻了底牌才换来三十五点的好感度,都说男人得到手了就不珍惜了,这话虽然有失偏颇,但说到底这是人的劣根性,底下的路确实会变得很难走。
      
      妲己却浑然不在意的模样,V384想想也是,这只狐狸又不是什么正经的任务者,要靠做任务过日子的,是成是败对她又没影响,倒是它自己整个系统都落在了人家的手里,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等到这狐狸玩腻,好放了它。
      
      V384正胡思乱想着,猛然间听见嬴昭的好感度又上涨了五点,它愣了愣,再看去,只见嬴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双眼,妲己正抬手痴痴地凌空描绘着他的脸庞,那眼神千般缱绻万般温柔,又带着丝丝迷惘和哀伤。
      
      嬴昭睁开了眼睛,握住了妲己停在半空中的手腕,语气微微发冷:“哭什么?”
      
      要不是那上涨的好感度,V384真要被骗过去,妲己却似乎没有听到好感度上涨的提示音,身子微微一僵,随即别开视线,不敢去看嬴昭的双眼似的,有些发抖道:“妾,妾颠沛流离之时,从未想过还能有今日这样安逸的日子,一时感念王上恩典……”
      
      “不必同寡人讲这些虚话。”嬴昭冷笑一声,“不管你是思念故国也好,还是为着不清不楚跟了寡人也罢,日后再也别让寡人见你的眼泪。”
      
      妲己微微白了脸,连忙低眸擦去眼泪,嬴昭烦躁地蹙了蹙眉,他其实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不想见她再哭,一见她哭,他心里就发堵,一发堵,就忍不住说了些气话,只是话说出口了,又不好再转头哄。
      
      低头擦个眼泪的工夫,嬴昭的好感度又上涨了两三点,V384目瞪口呆地看着妲己擦干眼泪强展笑颜,惹得嬴昭又是好一阵心疼愧疚。
      
      嬴昭一早上朝,每次都是正午回宫,午时小睡一会儿,又去处理朝政,忙完朝政天也黑了,基本上就是一天见不着人了,可惜妲己是一天见不着人,其他妃嫔是连着好些日子不见人影。
      
      魏太后越发不高兴了,这年月还没什么请安问早之说,真要论起来,一个良人还没资格去觐见太后,嬴昭不提,她也不好主动说要见见越姬,回头好像她有多刻薄似的。
      
      好在几日之后就是嬴昭的生辰,他既然疼爱那个越姬,就必然会带她出来,到时候见见,说几句话,再让人传她过来的时候也有了说法。
      
      一国国君的生辰不是小事,各国僵持多年,有战有交,基本上有什么两国邦交或开战的事情都是借着国君的生辰,使臣来贺时一并通知到,往年嬴昭是不带妃嫔的,不过今年他刚纳了齐国公主为夫人,算是和齐国建了暂时的姻亲,不带齐姬就说不过去了。
      
      然而却不能只带齐姬,齐国并非铁杆盟军,秦国连横之势初成,齐国正是主张合纵的国家之一,虽有姻亲之实,却无姻亲之诚,这样的正式的场合只带齐姬一人,反而落了下乘。
      
      妲己从住进玉霞宫后就再也没见过齐姬了,齐姬也是从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嬴昭,原想着各国使臣来贺的重要场合,嬴昭总要给她一些面子,没想到她堂堂的公主竟然被分到下席,反而是那个亡国的狐媚子坐在了嬴昭的身边。
      
      “王上,妾坐在这儿,怕是不合礼数……”妲己说这话的时候,却是温婉大方地跪坐着,脸上丝毫没有怯懦的意思。
      
      嬴昭声音不高不低,稳当极了,“寡人尚未立后,想让谁坐在这里,就让谁坐在这里,没什么礼数不礼数的。”
      
      妲己瞥见底下齐姬的脸色都变了,用帕子掩了掩嘴角,低下头去,狐狸招子微带了一丝得意,这点表情变化没有逃脱嬴昭的眼睛,只是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心里泛上一丝古怪的感觉,似乎也跟着有些得意起来了。
      
      朝中官员一一敬贺过后,各国使臣奉上贺礼,这一回齐国派来的使臣是齐国二王子田余,齐姬同胞兄长,他入座之后齐姬连连朝他看去,想让他为自己说几句话,却见自家兄长直勾勾地盯着上座看,眼里的妒嫉和迷恋几乎要满溢出来。
      
      顺着他的视线,正是越姬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这些只知道看脸的肤浅男人!齐姬差点没咬碎了牙,一口把酒樽里的浊酒全都喝干。
      
      “那边的齐国使臣,你认识?” 田余的视线丝毫没有遮掩,嬴昭朝他看了几眼,他都没发觉似的,只盯着妲己看。
      
      妲己翻了翻越姬的记忆,随即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道:“王上,那是齐国国君的二子,昔日越王城破,他同几位王子争抢过妾。”
      
      嬴昭一顿,嗤笑一声道:“他们倒是有闲心。”
      
      妲己咬了下唇,无措地看着嬴昭,她的眸子有如一泓秋水,含情带泪,嬴昭微怔,发觉自己又说错话了,心中有些懊恼。
      
      其实并不止田余,底下的使臣包括秦国的官员,都在有意无意地朝着上座看去,胆子大的多看几眼,没胆的也要借着眼角余光瞟一下,实在是越姬的美貌世所罕见,偏生还不是个木头美人,一颦一笑勾魂夺魄,动人得很。
      
      嬴昭不知怎的,心头猛然冒起一股无名火来,简直恨不能把这些人的眼睛都挖出来,尤其是那个齐国使臣,眼睛珠子都快黏上他的女人了。
      
      回去的路上,妲己就察觉到嬴昭的心情不好,她的嘴角微微上翘,然而在嬴昭看过来时,又是一脸的不安。
      
      V384知道,妲己其实对自身的魅力收发自如,方才大殿上那样的情况,必然是她刻意做的,只是这会儿嬴昭的好感度不升反降,一路降到了三十点,让它实在不得不担心这只狐狸玩脱了。
      
      嬴昭这些日子一直宿在玉霞宫,这回却没有去,沉着脸上了车驾,一路无言,停在秦王寝宫前。
      
      秦王寝宫比起玉霞宫要好得多,比齐姬住的平西宫也要好,狐狸本性就是贪图享受,妲己盘算着今日留下来,以后就不走了,面上却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嬴昭心情不好,也不要人伺候,摆摆手,寝宫里伺候的宫人纷纷退到两旁,低着头退出殿外,妲己眨了眨眼睛,跪在了地上。
      
      “王上,您生气了?”妲己抬眼看着嬴昭,小心地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嬴昭回过身,脸色还是沉着的,他深吸一口气,道:“不关你的事,起吧。”
      
      妲己咬了咬唇,小声地说道:“王上是为妾生气的,妾该跪,除非王上不生气了,妾才起,不然,就让妾跪死在这里好了。”
      
      嬴昭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只是还压抑着一点理智才没有爆发,听了这样被这样不合时宜的一番话,只觉得火气上头,捏住妲己的下巴强逼她抬起头来,俊美的脸庞凑近,却是眯起眸子的冷笑。
      
      “什么时候寡人的事也轮的上你来管?”嬴昭指骨微紧,见妲己疼得蹙起了眉头,克制地收回了几分力道,语气微冷,“记得你的本分,寡人的喜怒哀乐和你无关,你不过就是一个……”
      
      一滴泪落在手背上,嬴昭一怔,到了嘴边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他顿了顿,起身道:“把眼泪擦了,伺候寡人就寝。”
      
      妲己掉眼泪从不走心,一向就是意思意思几滴,真让她一直哭她也是哭不出来的,低泣几声,用帕子擦干净脸,咬了一下唇,朝着嬴昭一笑。
      
      梨花落雨后的晴朗,美不胜收,然而嬴昭就是从这个极美的笑容里看出了一丝心酸,他有些不大自在地别过视线。
      
      V384近乎呆滞地看着嬴昭的好感度从三十点一路飙升到六十点,这何止是666啊!这简直就是666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