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妲己》若然晴空 ^第3章^ 最新更新:2017-06-20 13:19:2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七国第一美人 ...

  •   越姬的住处就在齐公主所居的平西宫偏殿后,每日有侍女过来送饭,朝晚两膳,倒是没在吃食上苛待于她。
      
      妲己知道这并不是齐公主的恻隐之心,而是越姬有七国第一美人之称,连齐公主自己也拿捏不定秦王会不会忽然问起,她初来乍到总也不能一开始就使性子。细细想来,越姬青春正好,关在小院不过三年就抑郁而终,里头未必没有文章。
      
      不过这些和她无关,欣赏够了越姬的容貌,妲己好奇地一样一样拿起胭脂水粉比比划划,在越姬的记忆里,这似乎是这个朝代女人们出门必经的一关,雪白的粉匀在脸上,艳丽的口脂点在唇上,红红白白,怪异极了。
      
      妲己摆弄了半天,还是没个章法,她虽然有越姬的记忆,但从前根本没有用过这些东西,更别提以她粗暴的狐狸审美来看,一张大白脸上一点红,着实称不上好看。
      
      V384简直要被她的不务正业气死了,恼怒道:【请任务者规范自身,把心思用在完成任务上,不要玩物丧志】
      
      “那,出门可以不涂这些东西?”妲己惊讶道:“这个女人的记忆里全是那些大白脸!”
      
      V384气疯了:【胭脂水粉在这个朝代是用来掩盖脸上瑕疵的,并不是出门必要】
      
      妲己震惊了,她以前在帝辛的后宫里见过的那些妃子,无一不是天生的美人,脸上有了瑕疵简直不敢出门见人,在她的认知里,美人就该是完美无瑕的,万万没想到还能造假。
      
      听到妲己的心声,V384翻了一个白眼,随即就见她丢下手里的胭脂水粉,欢欢喜喜去翻越姬的衣箱了。
      
      越姬再如何也曾是公主,齐国国君又抱着拉拢秦王的心思,给越姬准备的一应物什都是最好的,只是来到秦国之后,那些华服美饰都被齐公主夺了去,妲己翻了好一会儿,找出一身浅白素底的绕襟袍。
      
      V384愣了愣,才想起来,越国被齐国灭了半年有余,越王室除越姬外都已身死,越姬确实还身在孝期里。
      
      妲己换上了白衣,眼神流转间却丝毫不带哀色,越姬楚楚可怜的容貌配上狐妖动人的神情,陡然间多了一丝清灵的风韵,宛若不谙世事的九天神女私下了凡尘,她照了照镜子,又照了照镜子,然后又照了照镜子。
      
      V384心中忽然起了一丝不妙的预感:【你,你该不会……】
      
      “没错呀,”妲己对着镜子抚摸了一下越姬眼角的泪痣,声音轻柔婉转中带着说不清的古韵,“我要去见……嗯,任务目标。”
      
      前车之鉴尸骨未寒,同样的套路,同样的容颜,莫非这只狐狸真以为秦王就会被她迷住?V384嘴上不屑,心里却还是存了那么一点不确定。
      
      事实证明它的想法完全和妲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它原本以为她也要像之前那位前车之鉴一样,拼了命地跑出平西宫只为让秦王看一看自己的容貌,没想到妲己抱着玉枕,素衣白裳翻了墙头,就窝在秦王殿去平西宫的必经之路上。
      
      【……你想干什么?】
      
      “自然是……自荐枕席了。”妲己看了看天色,按照越姬的记忆,今日是齐公主封夫人的隔日,按理秦王要临幸平西宫三日,这会儿迟了些,也该到了。
      
      V384抖了半天嘴唇才憋出一句无耻,反惹得妲己奇怪地看了它一眼,商周之时最是开放,帝辛大军压境那天,也是她从人群中走出来自荐枕席,以求部落血脉存续,晚上就幕天席地了。
      
      妲己也是从越姬的记忆里才知道,这年头自荐枕席还要带上枕席,她没法背着人抱个枕头还拖一床被褥出来,就只能这样意思意思。
      
      V384都要哭了,在心底为可怜的越姬祈祷,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辈子清清白白,临了还要被这只臭不要脸的狐狸黑一把,真不是自己的身子不心疼啊!
      
      嬴昭结束了一天的公务,外间天色已然暗沉下来,想起还要在新入宫的齐姬那儿待上一日,他俊朗面容带上几分厌倦之色,还是起身更了衣。
      
      他继承王位已有三年,母后为他打理后宫杂事,父王留给他满朝能臣干将,几位弟弟也都一心为秦国奔走,正因为如此,他这个做王的才不能懈怠,秦国早一日积攒下足够的实力,就能早一日实现天下共主的夙愿。
      
      齐国国力自百年前田氏窃国便大不如前,其实他并不必给齐姬太多面子,他不喜齐姬,连着两日宠幸已经是他极限,好在幸陪媵也是一样。
      
      自周起,贵女出嫁必有陪媵,媵即媵妾,两姓姻亲大多是嫡女出嫁,庶女做媵,两国交好则是长公主出嫁,另王室宗族其余待嫁之女不论嫡庶一并陪媵,若人数不够,还要由朝中高官嫡女填上空缺。
      
      这次齐姬出嫁,陪媵十六人皆是齐国王室公主,另齐王又将闻名七国的越姬一并送了来,看上去是打定主意要图这秦国王后之位,嬴昭不觉得喜悦,只有厌倦。
      
      美人再美也不过就是一具皮相,如今七国鼎立,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妄图用美人来拉拢一国,真以为是商之妲己,周之褒姒不成?
      
      车驾在转弯处骤停,嬴昭蹙眉看去,见几个侍卫正在驱赶一个跪在地上抱着枕头的素衣少女,那少女低着眉眼看不清长相,可她身形单薄跪在那儿被驱赶着,莫名就透出一股可怜来。
      
      嬴昭微微抬手,侍卫立刻退到一旁,他视线落在那少女身上,少女似有所觉,小心地抬起头来。
      
      很难形容嬴昭这一刻的感觉,他想起年前章台狩猎,遇见一只被追得无路可逃的白狐,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搭箭准备取了那畜生的性命,那畜生却小心翼翼抬起脑袋来,对着他屈起前肢,狐狸眸子里满是灵性的哀求。
      
      他只愣了一刻,那白狐却抓住了生机,一溜烟儿跑进了林子,再也寻不见了。
      
      妲己紧紧地抱着玉枕,咬了咬下唇,声音低低的,“妾为越女,亡国之身,无以为家,蒙王收留,心有惴惴,愿为王荐枕席,求王不弃……”
      
      嬴昭直勾勾地盯着妲己,直到那张天仙似的面容上泛上一丝羞色,才似心情很好地问了一句:“越姬?”
      
      妲己眸子轻动,微带了一丝不明的情绪,玉手按在枕上紧了紧,应了声是。
      
      “越国亡了半年,越王死了半年,国孝家孝在身,如此就来自荐枕席,不怕寡人斥你?”嬴昭坐在车驾内,墨眉微扬。
      
      妲己低下头,眸子却微抬,脸颊上血色尽褪,似乎十分羞耻,但又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温顺如同被豢养的羊羔。
      
      V384发誓它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弱气的妲己,简直有辱一代倾国妖姬的骂名,它疑心这只狐狸脑子出了问题。
      
      嬴昭却笑了:“着人告诉齐姬一声,今夜寡人宿在越姬处,让她不必准备了。”
      
      V384愣了。
      
      温热的水滑过凝脂般的肌肤,妲己靠着王宫的温泉闭上了眼睛,一头青丝散在热气朦胧的水面上,雪肤花颜,美不胜收,几名侍女低垂着眉眼为她沐浴净身。
      
      V384怎么也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发展!嬴昭是什么人?让无数任务者折戟沉沙的纯种工作狂,朝政就是他的五指姑娘,来这里的任务者,别管是圣女款,妖孽款,公主款,御姐款,青梅款,小燕子款,人家统统跟看木头一样,用的都是一样的脸,怎么通关的只有这只不要脸的狐狸呢?
      
      妲己懒洋洋地眯着眼睛,闻言低笑了一声,指尖轻轻滑过系统寄身的玉石,摸得V384浑身不自在,她才满意地解释。
      
      “那不是个喜欢玩心眼的男人……”妲己闭上眼睛,嬴昭的眼神她太熟悉了,“男人越是强势,越是对柔弱的女人有兴趣,更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玩心眼,玩手段,自然,他要是喜欢你了,这些就是情趣了。”
      
      所以霸道总裁和小白花才是标配吗?V384卡壳了一下,妲己却挑了挑眉:“小白花是什么?”
      
      V384立刻不吭声了,妲己得不到回应,捧了一捧水浇在脸上,低笑一声,眸中宛若有桃花绽放。
      
      越姬的院子是住不得人的,齐公主咬碎了牙,还是腾出一间陪媵的宫室给嬴昭用作临幸之所,妲己沐浴更衣后直接被带到了那处宫室里,嬴昭还没来,侍从纷纷退了下去,她不慌不忙照了照镜子。
      
      沐浴过后的越姬更美了,双眸带着不知所措的羞涩和一丝丝不安,脸颊上起了一层薄红,艳若桃李,妲己微微眯了眯眸子,将身上整整齐齐的绕襟袍扯开一线,露出优美细长的脖颈并一段雪白的肩。
      
      V384觉得自己要疯了,【你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啊!】
      
      妲己眼眸里满是让人心醉的春光,她戏谑地对着V384妖娆咬唇,“自荐枕席都放不开的话,那要怎么让木头似的男人留下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