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4-23 02:01: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美人 ...

  •   
      羊群还在悠闲地吃草。
      
      苏迹琢磨着,以他的武器力度猎大羊就是犯傻,抓个小羊还有五成胜算。
      
      “咻”“咻”几声,利箭破空而出,苏迹的弹弓也随即弹出,接着就像慢动作一样,倒下两只后,野羊惊的纷纷逃窜,连身上带着箭的,只要不是打中要害,都没命的奔跑。
      
      除了苏林多和海叔都跑了出去,他们得去撵着自己的猎物啊,都打中了,总有他们跑不动的时候。
      
      苏迹的猎物也在跑,不过是一瘸一拐的,明显的落在了队伍最后面。
      
      趁热打铁,奔跑中他又打了两发,不过都打在了脖子附加,疼得小羊直叫唤。
      
      猎物越跑越慢,苏迹一个飞扑把羊推到,压住羊脖子,猎物终于到手。
      
      “哈哈哈……”苏迹忍不住笑出了声,心情澎湃的无与伦比,就像他当年第一次在军队拿了全军比武冠军一样,美得冒泡。
      
      把麻绳绑在羊脖子上,牵着一瘸一拐的小羊往回走,一路上脸都笑开了花。
      
      “喝,活的,不错不错。”海叔大声赞叹,脚下是一只成年母羊,脖子上有一个不大血洞,一箭穿喉,绝对好箭法。
      
      “阿达好小子,好好干,有前途。”苏林多旁边却是一只公羊,羊角又长又弯,说不得还是头羊。他对苏迹也满意极了,他是真没想到他这个傻侄子这次能有什么收获,还想着自己偷偷帮他一把,没想到啊,真不错,没给他大哥丢人!
      
      “运气,运气好,你们才厉害,一箭穿喉,回去一定跟你们好好学学。”苏迹是真心佩服他们,要知道他们的箭头可都不是金属,那臂力,眼力,准头,百步穿杨也不过如此。
      
      苏白东成也陆续回来,苏白扛着羊,东成却是空着手,脸臭臭的,拉着老长。
      
      苏白也对他一顿夸,只有东成看到苏迹牵着活羊眼里都能冒出火,一句话没说臭着脸跟众人一起往外走。要知道他是年轻一辈里打猎第一人,苏白都只能跟在他后面,没想到这一次好马失前蹄,箭头居然掉了,连小新人都有猎物,真是丢人。
      
      这个地方占了血气,得快点儿离开,用不了多久就会引来食肉动物,他们可不想成为其他生物的猎物。
      
      东成没有猎到东西,自然不愿意往回走,坚持要再往前看看,众人都劝他回去时打些小猎物也可以,他死活不同意,人人都有羊,就他打一堆兔子野鸡,脸往哪阁。
      
      苏迹倒是很理解他的心态,不过他才不开口帮他。
      
      都有猎物,百八十斤的抗在肩上,根本没有办法跟着他再往前跑,苏迹倒是可以,但一个新手他们也不放心,何况两人还在闹矛盾。
      
      “东成,你也不是小孩子,弓没练好怨得了谁,上山的规矩忘了?”苏林多沉下脸,一向温和好说话的人虎着脸,让人不由得皮绷紧。
      
      东成抿着嘴,有点儿怯,却硬撑着不吭声。
      
      “行了行了,回去了,说不定能碰上大东西呢。”海叔打圆场。
      
      最后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东成非常不甘心的跟大家一起回去。
      
      本来挺高兴的事让他这么一搅合心情都不太好,一路谁也没说话,只有小羊咩咩的叫唤。
      
      苏迹可不管那么多,对自己的猎物上心的不行,看着小羊湿漉漉的眼心软的一塌糊涂,一会抱起来走一段,一会放下喂两口草,时不时的就掉了队。还是苏白看不过去,抢了他牵羊的麻绳,不让他跟羊玩儿。
      
      晚上还是住在山洞,照例吃烧烤,这两天的伙食可比在家时好多了,阿母她们还在吃稀粥,突然有点儿吃不下。
      
      眼瞟向绑在一边的小羊,打起精神,没事,一定能让她们有肉吃!很多肉!
      
      晚上守夜东成主动要求守后半夜,就是快天亮那会儿,大家也没什么意见。
      
      苏迹悄悄跟苏白使个眼色,两人前后去了洞外。
      
      “东成晚上肯定搞事情,你注意点儿。”苏迹开门见山的说。
      
      “怎么会?你想多了。”苏白不信,也不是头一回打猎,还能出什么事。
      
      “反正你看着点儿就行,他不是在你后面守夜吗?”
      
      苏白点头,反正那会儿也快天亮,睡也睡不着。
      
      一夜无话,果然到东成守夜时他单独出去了。
      
      装睡的苏白跟了过去,见他向着林子深处走,一把把人拉住。
      
      还真让阿达说中了。
      
      苏白强拗着他回到山洞,瞪着眼看着,生怕人再跑。
      
      直到其他人都醒了,苏白这才搓了搓瞪木了的眼。以后再也不跟这小子出来打猎,太糟心。
      
      苏迹醒了,看到他们的情形无声是笑了笑。
      
      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出去放水的放水,胡乱吃点昨晚剩下的东西填肚子,几个人迫不及待的往回赶。
      
      没多长时间苏迹就发现走的路不对:“我们来时不是走这里。”
      
      “这边更近,半天就能回去,人等得,这些肉可等不起了。”海叔笑着。
      
      苏迹停下:“我得走那边,还有我下的套儿呢。”
      
      “你说什么?”
      
      “你看我这个小羊回去也得养着,没办法吃,我总得弄点儿吃的回去吧,那边应该有猎物进了我做到陷阱。”苏迹说。
      
      苏林多不同意:“不行!你迷路怎么办?”
      
      “我一路做了记号,没问题。”
      
      “不行,太危险。”他还是不同意。
      
      “没事,我跟他一起去。”东成突然开口,“我也没有收获,正好再去打点。”
      
      苏林多以为他们和好了,一见是两个人,没有多想就同意了:“不能往里走,天黑前下山。”
      
      苏迹边点头边把栓羊的绳子给苏白,让他帮忙牵回去。
      
      两人一离开众人视线,东成就几步闪进林子,“你自己走。”
      
      苏迹无所谓的提了提背上的筐子。
      
      没你我更自在。
      
      蘑菇采了,木耳摘了,野枣子不能错过,他就像一个不停的给自己藏食物的松鼠,不知不觉筐子就满了一半。
      
      他就纳闷了,林子里这么多吃的,他阿母是怎么把他们养成非洲难民的?
      
      第一个陷阱空的,下一个还是空的,但有血迹,接着用弹弓又打了一只兔子两只山鸡,还捡了一窝七八个鸡蛋,哼着小曲来到又一个下套子的地方。
      
      影影绰绰的看到有人偷他的猎物!
      
      “喂!不准动!那是我的!”苏迹边跑边喊,背篓里的东西都晃荡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没有听到还是不搭理他,那个人继续解在挣扎不休的小鹿腿上绳套。
      
      “喂,说你呢!”一巴掌准备拍在那人背上,却被风扬起的长发打在手上,滑不丢手的,让他忍不住捻了一下。
      
      嗖的把手藏在背后,眼向四周晃了一圈,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干。
      
      也就这么一晃神儿的功夫,那人已经一口咬在鹿腿上。
      
      “喂,我的!”苏迹吓了一跳,不忘一把夺过小鹿,奶奶,连皮带肉的,血都咬出来了。
      
      “嗯?”那人一回头,似乎才注意的有人在自己身边,阳光从头顶泻下,微微的眯了眯眼。
      
      苏迹有那么一刹那的呆滞,真真正正的被震到了。
      
      这个人整个人都像是在发着微光,阳光在他脸上都暗淡了起来,苏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现代什么美人没见过,被PS修得都要上天了,可跟他要比,都是路边的野花野草,不值一提。他不是单纯的美或漂亮,也不是哪个部分长得格外出众,而是美得有种极端的侵略性,只一眼就能扎进心里,生根,发芽。
      
      “我的!你……你自己打去!”本来想指着他偷猎物的苏迹非常怂的舌头拐了个弯。
      
      美人也不知怎么一动,猎物又跑到他的手上,看都没看他一眼,张嘴就咬。
      
      苏迹急了,也不管什么美不美人了,上手就去抢,“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套的!”
      
      “嗯?”美人停下动作,一眼扫过去。
      
      就一眼,苏迹瞬间感觉一种无形的压力呼啸而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抢夺的手僵在半空中,不敢再向前伸一寸。
      
      “啰嗦。”美人不再理他,一口撕下一片血淋淋的肉,嚼巴嚼巴吞了。
      
      苏迹心里惊惧不已,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光眼神就能让他不敢动弹。本能告诉他这个人他惹不起。
      
      趁着他吃生肉的档口,他心里想着赶紧走,可脚却像是冻住了,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暗暗提劲,好不容易脚能动了,却一下踩到枯枝,一声脆响,惊动了吃肉的危险美人。
      美人不悦的抬头,突然像第一次看见这个人似的上下打量一眼。
      他啥意思?怎么跟看猪肉似的?苏迹一阵恶寒。
      
      那人突然凑到他面前,在他脖子上轻嗅:“香。”
      苏迹惊骇到了极点,他他想干啥?
      人还在,轻不可闻的呼吸声在他耳畔犹如惊雷,炸的他浑身激灵,瞬间能动了。
      苏迹急中生智,一把抢他手中被啃的乱七八糟的小鹿,紧接着后退一步,叨叨叨的说:“怎么能吃生肉呢?会闹肚子的,大哥你也太不讲究了,我给你烤哈,保证好吃。”
      
      “饿。”美人直勾勾的盯着他,到底是看鹿看是看他苏迹都不敢去深究。
      
      只见他卸下背筐,拎着猎物去处理,还不忘回头嘱咐:“你先呆着,不要乱跑。”最好离我远点儿。
      
      男人一步一跟的跟在他屁股后面,眼睛只盯着鹿,根本不存在乱跑的可能。就是苏迹感觉压力山大。
      
      不远处有一条小溪,他就着溪水把鹿处理了,先快手扒皮,然后开膛破肚,手脚之利落就像一个屠夫。
      
      其实这完全是应急反应超常规发挥,以前他的手真没这么稳。
      
      接着为了快速的烤熟肉,他把肉先片了下来,弄成鹿肉片,插在树枝上,洒上盐,没一会儿就烤出了香味。
      
      男人全程盯着他的手,眼里就一个字,饿。
      
      苏迹麻溜的把刚烤好的几串肉片儿给他,说:“您尝尝,烫。”
      
      男人咬了一口,停了一下,又看了他一眼,接着肉很快就大片大片的消失。
      
      苏迹觉得自己眼都快瞎了,只见他把黑缎似的头发撩到背后,嘴唇快速张合,却不见油星沾在唇上。可吃的也太快了,眨眼肉串就只剩下一个串棍,看得他目瞪口呆。他弄的可不是羊肉串那种小块,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手掌大小,近一厘米厚,都没见他咀嚼啊!
      
      苏迹惊异却又松了口气,边加快速度烤肉边想:赶紧吃,多吃点,一定吃饱,那我就安全了。
      
      他烤着肉,男人盯着肉,本来还想套两句话,后来也歇了心思,这个人似乎实在是太饿了,所有的心思都在肉上,根本不搭理他。
      
      苏迹烤一会儿就得去拣点柴,还得片肉串肉,那叫一通忙活,不是没想过跑路,可男人像是能看清他的打算,只是轻飘飘的撇他一眼,他就歇了所有心思。
      
      而那个男人就全程坐在那里,等吃。好像这个人天生就该被伺候,没有一丁点儿的违和。
      
      就这么闷着头一个烤一个吃,大半个下午愣是吃的大半头鹿。
      
      男人还在盯着肉,苏迹却心急如焚,天已经晚了,再不回去家人肯定着急。
      
      “诶呦,都下去这么多了,你吃饱了吗?”苏迹装作不经意试探着问。
      
      男人不说话,盯着没烤的肉,舔了舔嘴唇。
      
      一看他那样就是没吃饱,他赶紧接着烤,心里却在纳闷,这个人也太能吃了。
      
      终于最后一块鹿肉也进了美人嘴里,太阳也降到了大西边,红霞漫天,映的一起都染上了红晕。
      不经意看他一眼,赶忙收回眼神,美人更美,却也更加摄人。
      
      男人轻笑一声,心情很好的样子,还夸了他一句,“你很好。”
      
      苏迹抽抽嘴角,没有说话。
      
      男人突然又靠到他脖颈前,“香。”苏迹的顿时寒毛都炸了。
      
      “我不吃黄泥人。”男人轻笑一声,突然一挥手,躲在不远处林子里的小鹿被击中,“还给你。”
      
      苏迹看着他潇洒远去的背影,半天无语。
      
      

  • 作者有话要说:  抓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