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大国崛起》大船小舟 ^第33章^ 最新更新:2018-01-03 19:41: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神 ...

  •   
      从清晨一直到日落,所有的人都没有离开,他们固执的保持着匍匐祭拜跪立和调的频率,循环往至无止无休。
      
      信仰光带一直在,只见它由弱到强再由强到弱,丝丝缕缕的像是永远都不会断开。
      
      天渐渐黑透,呼呼的风声席卷着雪花,拍打掉落,没有人动,漆黑一片里嘶哑的老调还在低声回旋,却已经显得苍白无力。
      
      黑暗中,苏迹不止一次的想拉阿母回家,可都被无声的拒绝。
      
      有人昏过去,有人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更多的人脸色发青瑟瑟发抖,可所有人依旧不放弃,哪怕嗓子干哑撕疼,饿的没有力气,温度被带走,疾病侵袭,双膝疼痛,他们还不放弃。
      
      苏迹从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到现在于心不忍用了一天时间。他以为恶劣的天气,无望的等待会迫使他们会放弃,就想现代人轻易说放弃一样,经不住环境和时间的打磨。可没有,一个放弃的人都没有,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神在人们心中的位置,更领教了这些人的固执,哪怕是对指责过他的老人,他也忍不住动容。
      
      都是一群疯子!却是一群他不能不管的疯子。
      
      苏迹跟首领说再这样下去都得得一场大病,部落会出事的。可苏林多却抬头看天:“没有神就没有食物,没有神山林会枯萎,河流会干枯,天将降大灾于我有苏部,神不回来,有苏就完了。”
      
      苏迹皱眉,他根本不信,可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认可,他不由的奇怪,这种违背他三观的东西他怎么可能认可?
      
      这些他随便一想就全扔在了脑后,现在他必须把他老娘跟弟弟妹妹还有这一个个顽固的家伙弄回去,不然不用天降灾,他们自己都能把自己作死。
      
      他一个个去劝解,一个个去拉扯,可没用,都像是冻住的冰坨子,任他怎么扯都一动不动,包括苏白他们。
      
      苏迹着急又上火,却什么办法都没有,抱着扶桑立在一片匍匐的人群之中,显得即怪异又无能。
      
      “回去,睡觉。”扶桑在他耳边说。
      
      “祖宗,这儿都快死人了,您能不捣乱吗?”苏迹都要急死了,可对着他还得耐着性子说。
      
      “回去,睡觉。”扶桑的声音降了一个音调。这个黄泥人的眼睛一直看别人,心也想别人,他不喜欢。
      
      “要不我先送你回去?”苏迹看看人群,在看看不高兴的扶桑,那个都不敢惹,不得不想个折中的办法。
      
      “可。”
      
      苏迹火急火燎的抱着扶桑往藤屋走,边走还在想怎么把那些人弄回家。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一天没吃没喝不饿不渴,抱了扶桑一天也不觉得累,大晚上看东西清楚如白昼,眼睛亮得像装满了星星。
      
      到藤屋,放下扶桑就要走,扶桑却不干了:“睡觉。”
      
      “祖宗,我去看看行不?会出大事的。”说着,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往外走。
      
      “你走了,就没有神。”扶桑在他身后淡淡开口。
      
      “什么意思?”
      
      “你跟我睡觉,明天给你抓神。”扶桑绷着脸说。
      
      “你能找回来神?”苏迹大喜过望。
      
      “野神而已。”扶桑满不在乎是说。
      
      “阿桑,你是我救星!”苏迹上前狠狠的抱起扶桑,大笑着一口亲在他脸上,乐的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好。
      
      “轻浮。”扶桑轻声嘟囔,脸色却缓和下来。
      
      苏迹忍不住又是几口亲在他脸上,嫩嫩的笑脸让他弄了好几个口水印子,这才伺候他睡觉。
      
      但他并没有上藤床,跟扶桑商量道:“阿桑,我去跟他们说一声,马上回来行吗?”
      
      “不行。”
      
      “求你了,好阿桑。”苏迹涎着脸,第一次讨好的求他。
      
      扶桑看着心头痒痒,那张带着讨好笑意的脸看得他又想生气又想笑,好像捏两把出气。想着他就这么做了,两只小手捏住他两个脸颊死劲往外扯。
      
      苏迹诶哟哟的叫着,满眼的不可思议,这还是那个扶桑吗?
      
      好不容易扶桑捏满意了,苏迹的脸上也留下几个红红的手指印。
      
      他真没惜力气。
      
      揉着脸往外走,苏迹的心情满是轻松,跟回来时比天差地别。
      
      扶桑说能找回来,就一定可以,苏迹对他的信任没有由来,就是相信。
      
      回到人群中,苏迹高声宣布:“各位族人,明天神会回来,都回去休息吧。”
      
      “明天回来?”
      
      “真的吗?”
      
      “神要会来了?”
      
      已经麻木的人群开始骚动,他们窃窃私语,不敢相信,却又极力想相信。
      
      “阿达迹,你怎么知道神能回来?”苏林多郑重严肃的问。
      
      “我……”苏迹顿了一下,“我就是知道。”苏迹的话转了个弯,本能的不想让人们的注意力放到扶桑身上,那不是个好现象。他早看出来那可不是个会庇佑人的性子,更是个不喜欢麻烦的,惹了他定没好事。接着他扬声对所有人说:“这是神的启示,大家都回去吧。”
      
      人们的骚动更加剧烈起来。
      
      “阿达迹,大话这时候可不能说。”
      
      “神不是你能拿来随便说的。”
      
      “阿达迹,如果真如你说的,明天神回来,万事好说,我们愿意奉你为部落下一代头人。”部落的老人嘶哑着嗓子说:“如果因为你我们没有求到神,那你就是整个有苏部落的罪人。”
      
      苏迹心头突然一动,稳稳的站着,眼神坚毅,正色道:“神一定会回来!如果神明天不回来,我苏迹愿意任凭部落处置。”一股无形的力飘散到空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力度。
      
      所有人安静下来,不由自主的看向他,这个少年突然间高大起来,有着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错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人们不由的去相信,打心底里仰望。
      
      大家满怀希望的散去。
      
      “阿达,你说的是真的吗?儿啊,你给阿母说实话。”苏母拉着他担忧的问。
      
      “真的,阿母,放心吧。”苏迹笑着,满脸自信。
      
      苏母又是担心又是激动。
      
      %%%%%
      
      苏迹一夜好睡。他本以为自己会睡不着,可当躺在床上抱着草果冰激凌阿桑,没一会儿就睡的跟死猪一样,连阿桑什么时候变回大高个美人都不知道。
      
      憨憨的在美人怀里蹭了蹭,他睡的更香了。
      
      扶桑垂首看看拱在怀里的黄泥人,一缕头发滑到苏迹脸上,被睡梦中的他一把抓在手里,缩在胸前,跟他胸前乱哄哄的头发搅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扶桑不知怎么突然一笑,弹手在空中一拨,无数的光点撒入空中,接着把人往怀里带了带,合上了眼。
      
      %%%
      
      苏迹是被鼻子上痒痒醒的。
      
      迷迷糊糊摸了一把鼻子,摸到绒毛样的东西,一摆手挥在地上,人也醒了。
      
      睁开眼就被一震,藤屋上铺天盖地的毛绒绒!入眼的全是白色绒毛,好像还会动,颤啊颤,跟活的一样。
      
      “喝!”什么东西!他一个翻身下了藤床,后撤两步这才看清毛绒绒的原貌,是好多条粗大的尾巴,把藤屋都盖住了,没看到是什么动物,光尾巴就挡住了他所有的视线。
      
      “阿桑?”苏迹疑惑的喊了一句,这是现原形了?巨大多尾怪?
      
      “醒了?过来。”扶桑的声音从屋后传来,跟门前的毛绒绒没半毛钱关系。
      
      苏迹艰难的绕过多尾怪,顺着墙摸到扶桑身边,眨眨眼,这回是美人阿桑。
      
      照例花痴一下。
      
      “做饭去。”扶桑交代。
      
      “哦。”他就往外走,突然回头,“那是什么?”
      
      “你们的神。”
      
      “啊?”苏迹一呆,神不都是人?起码不是人也是人形吧,这是什么?
      
      “做饭。”扶桑催促。
      
      天大地大阿桑最大,做饭做饭。
      
      后院堆满了各种食材,从野猪到鸡鸭,大部分都是肉,还有不少菌菇蛋类和没脱壳的麦子水稻,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时候弄来的,反正苏迹是见怪不怪了。
      
      早饭就不要太油腻了,劳烦扶桑大人把麦子稻米褪了壳,稻米放进筐子,麦子继续磨成粉,他自己捡了十七八个野鸡蛋,准备做鸡蛋饼吃。
      
      在陶锅里煮上米粥,接着调了满满一陶盆面糊糊,苏迹开始在大大的平底锅上摊蛋饼。
      
      每一张蛋饼都有脸盆那么大,香喷喷,金黄金黄的,看着就有食欲。
      
      苏迹摊一张,扶桑就在旁边吃一张,没一会儿就吃的只剩下锅里最后一张。
      
      “这是我的。”苏迹事先声明。
      
      “太少,不够吃。”扶桑不满的嘟囔。
      
      苏迹一指旁边的陶锅:“有粥,喝粥去。”他要誓死捍卫自己的食物,不然准得饿肚子。
      
      扶桑又干掉一锅稠稠的米粥,同样给他剩下一个锅底。
      
      苏迹老怀欣慰,好歹给他留了。
      
      “晚上用这个做。”扶桑指着苏迹能在里泡澡大陶釜说。
      
      “行,炖肉。”反正我不刷锅。
      
      吃完饭,苏迹迫不及待的去看多尾怪。
      
      从正面看去,它更显得庞大,大大的身体蜷缩着,尾巴拖在地上,就这也高过了藤屋,他必须仰着头才能看清它的全貌。
      
      “这是……狐狸?”苏迹不敢确定的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